>>> 2008年第3期

薛家岗文化石料利用特点及产源初探

作者:庄丽娜







  薛家岗文化自从80年代命名以来,学界对薛家岗文化的研究主要集中在文化分期、分布范围,文化因素分析、葬俗、玉石器等方面,针对薛家岗文化石器的研究,上世纪80年代佟柱臣先生从制作工艺,功能等方面进行过探讨{1}。张弛先生在《长江中下游地区史前聚落研究》中讨论长江中下游手工业与贸易时,提出苏皖区的石制品在新石器时代晚期的中国,其在手工业和贸易中的重要性{2};在《大溪、北阴阳营和薛家岗的石、玉器工业》一文中较为细致的探讨了北阴阳营-薛家岗的石、玉器制作系统{3}。朔知等人还曾对薛家岗遗址钻孔石刀的定位技术进行过研究{4}。但由于材料的限制,缺乏对整个薛家岗文化石器整体的观察,对于石料利用的研究也没有引起注意。随着薛家岗文化调查和发掘的遗址数量的增加,《潜山薛家岗》和《武穴鼓山》两本报告的发表,其所出的石器也都附有岩性鉴定结果,为薛家岗文化石器的研究提供了丰富的基础性材料。在对原料的分析上,本文采用了岩石学切片方法,对薛家岗文化较常见的一些石料,在偏光显微镜下进行了岩性分析和鉴定。另外没有切片的部分石器,采用肉眼比对和发掘报告所附的岩性鉴定结果。
  
  一. 薛家岗文化的分布与分期
  
  薛家岗文化分布在长江中下游的近江平原上,沿大别山和长江呈V形狭长条带分布,宏观的地貌为河网切割状的平原岗地地貌,海拔在20米以下,遗址类型主要为台地和岗丘。薛家岗文化的大部分遗址都分布在长江以北,最南不过鄱阳湖,江西靖安郑家坳遗址应该是其南端,最北端到安徽的岳西一带,东端不过枞阳,最西端在湖北的蕲水一带{5}(图一)。
  本文对石器的分析是在陶器的编年框架下进行。薛家岗文化的绝对年代为3500-2600年BC{6},本文采取的分期参照朔知在《潜山薛家岗》报告中对薛家岗遗址分期方案,把薛家岗文化分为早、晚两期。薛家岗文化早期的遗存包括:薛家岗早期墓葬;天宁寨下层{7};太湖王家墩第二期遗存;武穴鼓山墓地第一期;尺山早期墓葬;挂玉山墓葬早期{8};靖安郑家坳遗址第一段墓葬;望江黄家堰已经整理出13座墓葬中的8座{9}。相当于北阴阳营文化三期、崧泽文化晚期阶段。
  薛家岗文化晚期的遗存有薛家岗遗址晚期墓葬以及与墓葬同时的地层、房址、灰坑;潜山天宁寨打破新石器上层的墓葬;望江汪洋庙第③层和打破此层的墓葬以及开口于②层之下打破第③层的灰坑;安庆夫子城遗址;怀宁黄龙遗址;太湖王家墩第三期遗存;尺山晚期墓葬;挂玉山墓葬晚期;鼓山2~5段墓葬;靖安郑家坳遗址相当于晚期的第二段和第三段墓葬共13座包括九江大王岭第三层遗存;太湖何家凸T1;陆墩墓葬。此外经过调查的属于此期的遗址还有望江汪家山,枫岭墩、狗尾山、七星墩、双墩{10}等遗址,还有怀宁王家山、三桥牛桥李小屋、朱山嘴遗址{11}、岳西祠堂岗{12}、太湖阮家嘴遗址{13}、宿松野人湾遗址{14}、何家凸遗址、戴嘴遗址{15}。相当于良渚文化早中期。
  
  
  二. 薛家岗文化石器原料利用率分析
  
  薛家岗石器工业所采用的石料主要为变质岩和岩浆岩两大类,少量沉积岩。变质岩类主要是一些浅-中变质岩:板岩、片岩、变质砂岩(长石石英砂岩、变质玄武质凝灰砂岩)、千枚岩。岩浆岩类有:橄榄岩、橄长岩、辉橄岩、纯橄岩、流纹岩、花岗岩。沉积岩可见粉砂岩、砂岩、页岩。在不同的地区,石料的应用情况不同。为了方便比较,本文选择了不同遗址的薛家岗文化最常见的几种质料的石器进行切片,由北大地质系地矿教研室主任魏春景教授在偏光显微镜下进行岩性鉴定(表一)。没有切片的大部分石器采用发掘报告中的岩性鉴定结果,对于没有岩性鉴定结果的材料,笔者采用肉眼对比。
  12件标本均为低度变质的变质岩,所选的鼓山、尺山的标本,有两件肉眼鉴定为板岩石刀的残片,镜下鉴定为千枚岩。一件肉眼鉴定为变玄武质凝灰岩的石环,镜下鉴定为角岩。如果这种误差是系统性的,则其他鉴定为变玄岩和部分板岩产品应该为角岩,部分的板岩质品应为千枚岩和角岩。但是这几种石料都是低度变质的岩石,所含矿物成分相当,它们之间的差别只是变质程度的差异,岩石自然分布几十米距离就能产生这种差异。
  (一) 薛家岗文化石器原料利用特点
  1. 薛家岗文化早期
  早期阶段薛家岗墓葬随葬石器所用石料主要为板岩和变质砂岩,分别占早期石器总数的48%和24%。另外还利用少量绿泥类片岩和花岗岩。黄家堰遗址的材料没有详细发表,见有粉砂岩制作的精美的石锛和橄榄岩制作的小石斧及变质砂岩制作的石锛凿{16}。鼓山一段墓葬随葬石器所用质料最多为橄长岩,其次为变质玄凝灰岩、板岩、变质长石石英砂岩、零星见到辉橄岩、硅化高岭土岩、黑云斜长片岩,绿帘斜长片岩、绢云石榴片岩、绿帘石榴角岩{17}。
  
  通过对薛家岗遗址和鼓山遗址早期墓葬中出土石器石料利用情况来看(图表一),多孔石刀仅在薛家岗遗址有发现,且都用板岩制作,两个遗址制作石钺的原料主要都是板岩,其他的材料也都是低-中级变质的角岩和片岩。石锛、凿的制作原料两地相差最大。薛家岗遗址采用的原料相对单一,为板岩、变质砂岩。鼓山遗址不见板岩用于制作石锛,见有变质砂岩、变质玄武质凝灰岩、石榴石片岩等变质岩,此外占有大部分比例的是橄长岩。另外一个不同是,鼓山在早期墓葬随葬的砺石数量远大于薛家岗遗址,其原料基本同于石锛、凿所用原料。在薛家岗遗址,砺石的原料则与利用率最高的两类石料同。
  2. 薛家岗文化晚期
  晚期阶段除了墓葬区的材料较多以外,在望江汪洋庙、安庆夫子城、太湖王家墩还发现了生活区的堆积。下面按墓葬区和生活区两类不同遗存来比较石料利用上的差别。
  (1) 墓葬随葬品石器石料利用特点
  
  从图表中可以看出(图表二,图表三),薛家岗遗址和鼓山遗址晚期随葬的石器中,多孔石刀的比例较早期显著增加,石钺亦然,这种趋势在薛家岗遗址最为明显,其他的调查材料也支持。制作石刀的材料在晚期绝大部分是板岩,另外还有个别的变质砂岩,辉长岩和辉橄岩制品。用于制作石钺的材料,薛家岗遗址板岩利用高达61%,变质砂岩25%,早期就开始利用的绿泥石石英片岩,石榴石片岩、片麻岩,花岗岩等保持着稳定的比例。晚期鼓山墓葬所用石器原料的种类和早期相同,但是比例有很大变化,橄长岩比例稳定,板岩和绿帘斜长片岩增多,还有较多的变玄武质凝灰岩、辉橄岩{18}。板岩质石钺也达到62%,又出现砂岩和变质玄武质凝灰岩质制钺。用于制作石锛的材料,继续着早期分化较大的特点,但鼓山遗址也能见到个别变质砂岩和板岩质锛,占最大比例的是绿帘斜长片岩和橄长岩,分别占39%和38%,薛家岗遗址60%是板岩,30%变质砂岩,10%是流纹质角岩。
  
  怀宁黄龙可见有板岩钺、刀,变质砂岩石锛,安庆夫子城的墓葬中随葬板岩质石钺,尺山遗址可见有板岩、橄长岩、绿帘斜长片岩、绿泥石英片岩,偶见玄武岩,就笔者观察到的51件石器中,较为确定为板岩的有14件,其余的片岩的占少数,大多为岩浆岩类。挂玉山遗址出土的石器(成品)数量不多,其用来制作石钺的深色的有流纹的角岩比较特别,也见有板岩。黄梅地区塞墩窑墩的材料没有详细的发表,陆墩墓地,随葬品的石料也只有板岩和变质玄武质凝灰岩石钺{19}。靖安郑家坳出土橄长岩,绿帘斜长片岩,砂岩、橄榄岩质石锛,不见板岩的原因与没有发现石钺和石刀类产品有关。九江大王岭板岩三孔石刀、石钺,千枚岩石钺,橄长岩,绿帘斜长片岩石锛等{20}。南昌青云谱见有板岩质品{2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