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年第3期

红花套遗址新石器时代的石制品研究

作者:张 弛 林 春







  红花套遗址位于湖北宜都城西的长江右岸岸边,在1974年时保留面积2万平方米。1973年~1977年5次发掘共揭露面积2825平方米,发现了大量的大溪文化中晚期至屈家岭文化早中期的房址、灰坑和墓葬等遗迹以及大量陶器和石器等人工制品{1}。其中石器及与石器制作相关的各种石制品数量巨大,引起了发掘者和研究者的极大关注。严文明和佟柱臣先生还结合有关遗迹做过专门论述{2}。这批石制品在历次发掘整理和随后的集中整理过程中经过初步研究,佟柱臣先生也曾经对这批石制品进行过观察并发表了研究结果{3}。为配合红花套遗址发掘报告的编写,2002年我们在佟柱臣和严文明先生的建议下又对这批出土石制品进行了比较全面的分类研究。同时在严文明先生的指导下,对红花套遗址进行了小面积的发掘,以采集70年代没有注意到的石制品细小碎屑,并对其中一处被认为是石器作坊的遗迹进行重新清理。以下摘选红花套发掘报告中石制品研究的部分内容,简单介绍这次的研究成果。
  
  在红花套遗址1973~1977年历次发掘的所有堆积单位中共采集了各种石料、石器废料、石器成品和石器残次品等共13000余件(没有1厘米以下碎屑),2002年小面积发掘还采集到大量1厘米以下的小石片和石制品碎屑,包括了石器从石料采集、制作、使用到废弃中各个环节的样本。因此可以判断红花套遗址是出产石器的地点,也是使用和废弃石器的地点。这些石制品大别可以区分为成品、石料、废料和残次品等几大类,以下即按这个分类分别介绍。同时又由于各类石制品特别是其中废料和残次品的形态主要是由加工工艺所决定的,因此在介绍中也可以看出这里石器加工的工艺及工艺流程。
  成品分类和形态
  红花套遗址是出产石器的地点,也是使用和废弃石器的地点,因此,这里的石制品中既有石器刚出产的成品和使用中或丢弃的耗损品,也有大量石器制作过程中的残次品和半成品。所谓成品是指具有成品形态,加工步骤比较完整,甚至刃部有使用痕迹的石制品,其中自然大部分应当是使用后丢弃的耗损器。但有些即便石器周身制作完整,只是刃部有较大的破损崩片疤,也很难断定是加工过程中修理石器刃部时产生的残品还是使用过程中产生的耗损品。如果是残断件,就更无法区分了。因此,我们不能对红花套石器所有种类成品的数量有准确的统计。
  
  红花套石器成品的种类大致有斧、锛、凿、钺、铲、穿孔小锛、圆盘形器、盘状器、砍砸器、切割器、尖状器、镞、纺轮、璜、玦等几类。其中数量最多的是斧,其次为锛和凿,再就是铲,其他器类的数量都不是很多。还有就是加工石器的工具,包括大量的石锤和一些石砧和砺(砥)石,此外,尖状器也可能是石器钻孔用的钻具。上述石器中,同类石器也还有一些不同的形态,以下将分类进行描述。在描述中,不论石器在实际使用中情况如何,均设刃部为下,与刃相对的顶部为上。
  1. 斧
  石斧有多种不同的形态,表现在体量上有大小和厚薄的区别;正立面有长方形和梯形的区别,横截面有弧边长方形和扁圆形的区别,刃部有正弧刃、平直刃和偏弧刃的区别。这些不同并没有固定的搭配,因此不能做系统的分类。正立面为标准长方形的石斧数量不是很多,一般的刃宽多少都要稍大于顶宽而近于梯形。多数的石斧横截面为两面略弧、两侧平直的长方形,只有一些中小型者为扁圆形。而在刃部特征中,平直刃或正弧刃的石斧数量是比较多的。
  这其中,最大的一件为采集品,被称为“石斧王”{4},长43.1、顶宽14.5、刃宽17.5、厚4.7厘米,重7250克。最小的石斧还有长不过10厘米者。而中等体量,长度在十几、二十几厘米之间的数量最多。如标本T75H375:53,以砾石为素材,制法应该是先以打击方法将砾石短径两侧部分去掉,使砾石更加窄长以制作目的器物的两侧,并将打出来的两侧破裂面琢平乃至磨光,形成初坯,再由两侧打击坯件的两面(砾石原面)去薄,形成目的器物器身的两面,并琢平磨光。两面侧缘尚留有未被琢磨掉的打击破裂面(图一,1)。
  小型石斧一般分宽、窄两种,刃多平直,少数为正弧,也有偏弧者。最小的石斧长度仅在7厘米左右,功能可能与凿类似,而不会是斧,但形态与斧一样。
  2. 锛
  石锛有固定的几种,以体量区分,有大、中、小三种型号。其中大型锛一般长度在十几、二十厘米,多用砾石大石片为素材;中型锛一般长八厘米左右,多用砾石做素材;小型锛多在五厘米上下,多用各种小石片做素材。但这三种之间体量相近的例子也有不少,因此并不能明确区分。以锛体正立面形状区分,大型锛一般都是长条形或近似梯形,但二者差别不大。中、小型锛则都有明显的梯形和条形两种形态,其中梯形的比较厚重,条形的比较扁薄。此外,还有极少小型的有段锛。
  
  大型锛多用石片为素材,保留一面石皮,由砾石原面向破裂面打两侧成形。由两侧向破裂面打击去薄,保留另一面的砾石原面,向一面或两面打击出顶部。利用石片边缘成刃部,再磨制成器,少见琢制者。如标本T26②:16,石英岩石片为素材,由石片向原面打出器物两侧,原面左下侧局部琢平,顶部打击两下,由破裂面向原面打出刃部,刃未磨,但似经使用(图一,4)。
  中型锛一般以砾石为素材,弧顶(多为原面)、梯形或长方形。标本T76⑤:150,玄武岩,似为石片素材,灰色。除顶部外周身磨光,顶有打击痕,刃缘有连片崩片疤(图一,5)。
  有段锛多见以切割法裁坯的例子,如标本T26③A:108(图一,6)。
  3. 凿
  石凿的形态也有多种,从体量区分,有大小的差别,但似乎没有固定的大小型号。从形态区分,则有条形、圭形、梭形和棒状四种。从各种凿的体量看,大型凿都是条形两面刃的,小一些的凿圭形两侧刃的比较多,但也有条形两面刃的。其中条形凿是从两面磨刃的,数量最多。如标本T74③:74,石英砂岩,似为石片素材,从石片原面打出两侧,两侧和石片破裂面磨制,顶残,刃缘有崩片疤(图一,2)。
  圭形凿是从两侧磨刃的,数量也不少,有些断面接近正方形,不能区分是两面刃还是两侧刃,一般也归为圭形凿。如标本T2④H18:57,灰色石英砂岩,周身斜砥磨光,顶角有破损,扁圭形(图一,3)。
  梭形凿也是两面磨刃,数量很少。棒状凿最少见,可能是将就石材原来形状的结果,与条形凿应该没有功能的区别。
  4. 铲
  石铲的数量比较多。大都是石英砂岩石片石器,一般以石片的打击点和远端为目的器物的两侧直接打制而成,个别柄部略琢。按形态区分,石铲分可分为有柄(或有肩)和无柄长条形两种,有柄的石铲又有长身与短身的区别。
  其中有柄铲如标本T101③A:9,铁质石英砂岩,以素材石片打击点和远端为两侧,上部由石片砾石原面向破裂面打出肩柄(图二,1)。
  无柄长条形铲如标本T56M204:54,玄武岩,向石片破裂面打出两侧,两侧及破裂面磨光,样子很像是大型锛,但为直刃(图二,2)。
  5. 钺
  石钺的数量不多。一般都是宽体的,窄长的仅一例。孔的钻法有空心管钻、实心钻和琢钻等的不同。如标本T89 ④:42,闪长岩,半残。周身磨光,两面横、两侧斜、刃面竖砥。孔为一面管钻未透,打通(图二,3)。
  
  6. 穿孔小锛
  形体细小扁薄的锛形器物,在上部或中部有一钻孔,应当为装饰品,材质多为灰色板岩。如标本T71⑤A:50,灰色板岩,周身磨光,偏刃圆钝,似为管钻孔(图二,8)。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