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年第3期

广东韶关市矮石墓地发掘简报

作者:佚名







  广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广东韶关市曲江区博物馆
  
  
  2003年5月,韶关市曲江区(原曲江县)会展中心基建工地发现部分先秦时期墓葬。广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韶关市曲江区博物馆遂组织考古人员于同年5~6月间对已发现的墓葬进行了清理。在会展中心建设工程所涉及的约9000平方米范围内,共清理墓葬46座。现将本次发掘的资料简报如下:
  
  一. 墓地概况
  
  本次发掘的墓地位于韶关市曲江区马坝镇西南,东距马坝人遗址、石峡遗址约1000米,西距矮石岗东侧石灰岩洞穴中的矮石遗址仅百余米(图一)。墓地坐落在高出周围田地约3米的矮石岗顶部及西、北两侧的坡腰上。由于这些墓葬是在基本建设过程中发现,考古队进场清理时,矮石岗的表土已被普遍挖去约0.6米的厚度,因此所有墓葬的墓口均直接暴露于地表,部分位于坡要的墓葬受到的破坏较为严重,随葬器物已直接可见。
  
  本次发掘工作中,共布10×10米探方88个,已发掘的墓葬主要分布在发掘区的中部、东部和西北部,而东北和西南部基本没有墓葬发现。这些墓葬的墓向多接近南北向或东西向,均为长方形或者窄长方形的竖穴土坑墓。现存墓口长度在2~6米之间,宽0.5~1.5米,规模最大的墓葬长、宽分别达5.77和1.54米。墓坑深浅不一,深者在1米以上,浅者不足0.2米。墓葬填土均呈灰黑色,含炭屑和少量烧土颗粒,各墓均未见葬具和人骨。墓葬中的随葬品多寡不一,超过一半的墓葬无随葬品,随葬品1~2件的16座,随葬品在3件以上的墓葬6座。
  墓例介绍:
  M1位于T0207南部。平面为长方形,直壁、平底。现存墓口长2.39、宽0.70,墓坑深0.60米,墓葬方向30°。墓内填灰黑色土,含少量烧土粒和炭屑。随葬5件陶器和1件陶纺轮,均置于墓葬的中部偏北位置(图二)。
  M8位于T0601西北部。平面为长方形,斜壁、平底,两端有二层台。现存墓口长5.77、宽1.54,墓坑深1.36米,南北两端的二层台分别宽0.84和0.78米,墓葬方向5°。墓坑内填灰黑色土,含少量炭屑和烧土颗粒,未见随葬品(图三)。
  
  M11位于T0307中部。该墓为平面呈不规则长方形的带壁龛墓,现存墓口长3.56、宽1.20米,墓坑深0.45米,墓葬方向270°。壁龛在墓葬的东南端,长0.44,高0.35、深0.3米。壁龛内填灰黑色土,与墓坑内的红褐色填土畔然有别。随葬品放置在墓室西端,包括折肩罐、硬陶四系罐、陶钵各1件,夹砂陶釜3件,3件纺轮中的2个分别置于陶釜内(图四)。
  M44位于T0207东北部。平面呈窄长方形,直壁、平底。现存墓口长3.02、宽0.64,墓坑深0.60米,墓葬方向25°。墓内填土为红褐色花土,含少量烧土颗粒。墓内随葬陶豆、陶罐、纺轮各1件,分别放在墓室中部偏南的两侧(图五)。
  
  二. 随葬器物
  
  
  矮石墓葬的随葬器物种类包括陶器、原始瓷器、石器、玉器、青铜器等。
  陶器多为灰色或者橙黄色泥质陶,火候普遍较高,其中一部分为火候很高的印纹硬。泥质陶器包括鼎、凹底罐、圜底罐、钵等类型。陶器表面多装饰有几何形纹饰,以方格纹较为多见,组合纹饰包括弦纹+方格纹、弦纹+篦点纹、弦纹+雷纹等,一些陶器上可见刻划符号(图六)。夹砂陶器仅见陶釜和纺轮两类,火候低,器物表面剥蚀严重,隐约可见纹饰但无法确切辨识纹饰种类。原始瓷器仅见豆类,器表和豆盘内均施青绿色釉,釉面与陶胎结合不好,大部分已脱落。
  陶鼎标本M1:1,灰褐色泥质硬陶。侈口尖唇、沿面内凹,口沿部有对称的桥形耳。扁垂腹,底部近平,三个圆锥形鼎足略外撇。鼎腹外壁有刻划符号,底部饰拍印的大方格纹。通高10.5、口径9.8、腹径10.3厘米(图七,1)。
  
  平底罐标本M44:2,灰色泥质硬陶。仰折沿、尖唇、沿面内凹,中腹起凸棱,下腹弧收,平底,底部拍印大方格纹。口径9.3、腹径13、底径8.2、高6.3厘米(图七,2)。
  圜底罐标本M11:5,夹砂灰褐陶。仰折沿、圆唇,扁鼓腹,圜底近平。器物火候较低,器表拍印席纹。口径9、腹径10.8、高7.4厘米(图七,3)。
  陶釜均为灰褐色夹砂陶,烧制火候较低,器表纹饰无法辨识。标本M11:6,仰折沿,圆唇,腹部弧鼓,圜底。口径10.8、腹径14.4、高12.6厘米(图七,5);标本M11:4,仰折沿、尖唇,溜肩深腹、最大腹径在器腹中部,大圜底。口径18、腹径26、高22.2厘米(图七,6)。
  凹底罐标本M11:1,浅黄色泥质陶。仰折沿、方唇,鼓肩,弧腹凹底。肩部饰8周凹弦纹,肩部以下饰浅细的方格纹。口径16.2、底径10、高21.2厘米(图七,7);标本M11:2,敛口圆唇,折肩,弧腹,凹底。器物口部严重变形,肩部有四个对称的器耳。肩部饰刻划纹和戳印纹组合而成的纹饰带,下腹拍印有模糊不清的小方格纹。口径6.4-9.2、底径5.6、高9.6厘米(图七,8)。
  
  陶钵可分为二型。
  A型凹底钵。标本M11:3,浅黄色泥质硬陶。敛口、方唇,鼓腹,凹底。器物口部严重变形,口沿下部饰两周凹弦纹,凹弦纹以下拍印较浅的小方格纹。口径8~11.5、腹径14.5、底径7.5、高6.6厘米(图七,4)。
  B型平底钵。标本M1:4,红褐色泥质硬陶。侈口、尖唇,沿面内凹,斜直腹,平底,素面。口径9.2、底径5.3、高3.5厘米(图八,4);标本M1:5,浅灰色泥质硬陶。敞口、尖唇,口沿内凹,斜弧腹,平底。下腹饰一周凹弦纹。口径10、底径5.6、高3.2厘米(图八,5)。
  陶豆可分为两型。
  A型标本M1:2,浅灰色泥质硬陶。直口尖唇,沿面略内凹,豆盘较浅,矮喇叭形圈足。口沿外侧有两周凹弦纹,其下饰戳印的篦点纹,豆盘外侧底部拍印印方格纹。口径11.2、底径5.8、高6.2厘米(图八,1);标本M1:3,浅灰色泥质硬陶。形态与M1:2基本相同,豆盘较浅,矮喇叭形圈足。口径11.1、底径5.2、高5.6厘米(图八,2)
  B型标本M44:1,浅灰色原始瓷。敞口尖唇,深腹起折,矮喇叭形圈足。豆盘内侧有两周戳印的豆荚纹纹饰带和清晰的轮修痕迹,豆盘外侧饰凸弦纹和戳印纹,圈足内侧可见刻划符号,豆盘内底残留少量青绿色釉。口径11.4、底径6.3、高7厘米(图八,3)。
  纺轮算珠形纺轮,中间起脊。均为夹砂陶,火候较低。可分为二型。
  A型体较扁薄,最大直径与厚度之比接近3:1。标本M11:7,夹砂红褐陶。最大直径3.2、孔径0.4、厚1厘米(图八,6);标本M11:8,夹砂红褐陶。最大直径3、孔径0.5、厚1厘米(图八,7);标本M11:9,夹砂红灰褐陶,最大直径2.7,孔径0.4、厚1厘米(图八,8)。
  B型体较厚,直径与厚度之比接近1.7:1。标本M1:6,夹砂红褐陶。最大直径2.8、孔径0.5、厚1.6厘米(图八,9);标本M44:3,泥质灰陶。平面近椭圆形,最大直径3.5,孔径0.4、厚2厘米(图八,10)。
  三. 分期与年代
  矮石墓地发现之时已遭基建工程的部分破坏,所有墓葬均直接暴露于地表,打破生土层。根据这些墓葬中随葬品的组合、形态的不同特点,可以将矮石墓地的墓葬分为早、晚两期。
  早期墓葬以M11为代表。这些墓葬的方向多接近东西向,平面多作长方形、墓穴较浅。墓葬中的随葬品种类、数量相对较多,包括青铜器、玉器、陶器等,其中陶质器皿中软陶、硬陶兼备,并以罐、釜为基本组合。早期墓葬随葬陶器的软、硬陶并存、多见凹底器、器表流行装饰方格纹、席纹等特征与博罗横岭山墓地一期二段及二期遗存{1}相同,因此其年代大致相当于西周早中期。
  晚期墓葬以M1、M8、M44为代表。这些墓葬多呈南北向或者东北-西南向,平面多作窄长条形,墓穴较深。墓葬的随葬品较少或者没有,葬品种类包括陶器、原始瓷器和石器等,其中陶器基本都是泥质硬陶。相同形态和纹饰的陶豆见于石峡遗址上文化层{2}、博罗梅花墩窑址{3}、横岭山墓地三、四期之际,可知晚期墓葬的年代大致相当于春秋时期。
  矮石墓地晚期墓葬的形制呈现多样化的特点。除了当时岭南越人墓葬的窄长条形、墓葬随葬品较少等特征外,本次发掘所见的带二层台结构墓葬也是以前考古工作中很少见到的,为研究粤北地区先秦时期的墓葬制度和丧葬习俗提供了新的资料。
  
  发掘与整理: 李岩、魏峻、吴孝斌、梁国劲、黎飞艳、余万勤、李晓雯、甘永莲、魏保京、徐安民
  绘图: 吴孝斌、徐安民
  执笔: 魏峻、吴孝斌
  
  注释:
  {1} 广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博罗横岭山》,科学出版社,2005年。
  {2} 广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发掘资料。
  {3} 广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博罗县博物馆:《广东博罗县园洲梅花墩窑址的发掘》,《考古》1998年第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