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年第3期

浙江余杭星桥后头山良渚文化墓地发掘简报

作者: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浙江杭州市余杭区文管会







  后头山遗址位于杭州余杭区星桥街道南星村,西距良渚遗址群约16公里。遗址处于一片以主峰海拔为93.1米的横山及其余脉构成的小山地的西北部。遗址附近也分布着许多低山,西南有天目山余脉之半山、黄龙山和皋亭山,西北和东南分别有超山和临平山等孤山,山间水田海拔多在4米左右(图一、图二)。1993年在横山的东南坡清理过两座规格较高的良渚文化时期墓葬①。
  2004年6月,为配合宣杭铁路复线建设进行的三亩里遗址发掘即将结束,我们对铁路沿线再作考古补充调查时发现该遗址,并作了探沟试掘。同年9~12月,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和余杭区文管会联合对遗址进行抢救性发掘,揭露面积700平方米。发掘一处良渚文化墓地,共清理墓葬21座,灰坑4座,出土玉、石、陶等各类器物近250件(组)(图三)。
  
  
  一.地层堆积
  
  后头山良渚文化墓地营建在东侧自然山坡的近坡脚地带,依托东高西低的地势,在西侧低洼处先营建土层,从而形成一个相对平缓的埋葬环境。此后,在墓地延续一定时间后,又堆土营建成为新的墓地。最后形成一个南北长约50米、东西宽约15~25米南北狭长形的墓地。
  现以地层堆积较完整的T103、T203、T1(西段)北壁地层剖面(图四)为例介绍如下:
  第1层:耕土层,厚20~100厘米。土质疏松。包含有近代瓷片和良渚文化时期陶器、石器和玉器。H1、M4、M5在此层下开口。
  第2层:浅黄土,厚0~25厘米。包含有瓷片、陶片、残石器等,属于近代翻动层。M2、M3、M10、M11和H2在此层下开口。
  
  第3层:灰斑红褐土,夹较多红烧土颗粒,厚0~40厘米。分布在发掘区中部。出土遗物有陶片和少量残石器,属于良渚文化时期营建层。此层下开口的遗迹有M6、M7、M19。
  第4层:灰褐土。分布在T204、T205东部和T304西部,本剖面不见。良渚文化时期营建层。M15在此层下开口。
  第5层:分为3小层。均为良渚文化时期营建层。
  第5A层:灰斑棕褐土,含少量红烧土颗粒,质地坚硬,厚0~30厘米。出土遗物有陶片和残石器等。M8、M9、M13、M14、M16、M17、M18、M21在此层下开口。
  第5B层:褐斑灰黑土,质地致密。分布在T103、T203南部和T102、T202内,本剖面不见。H4在此层下开口。
  第5C层:砂性褐色土。分布在T102,本剖面不见。
  第6层:深灰褐土,土质坚硬,厚0~50厘米。出土遗物有陶片、石器等,为良渚文化时期营建层。M1、M12、M20在此层下开口。
  第7层:分为2小层。均为良渚文化时期营建层。
  第7A层:深灰褐土,厚0~55厘米。分布于发掘区中西部。包含有少量陶片。
  
  第7B层:褐斑黄土,含少量细砂,厚0~15厘米。仅在发掘区东侧局部分布,包含有少量陶片。
  第8层:黄褐土,厚0~45厘米。包含有少量夹砂陶片,为良渚文化时期营建层。H3在此层下开口。
  第9层:分为2小层。均为营建层。
  第9A层:黑褐斑灰褐土,厚0~60厘米。分布于发掘区西部。土质硬,包含有少量碎小陶片。
  第9B层:褐斑黄土,厚0~35厘米。分布于发掘区西部,质地较硬,发掘范围内没有发现包含物。
  第9B层以下发掘区中西部为铁锈斑黄褐土,即生土。发掘区东部露出基岩。
  
  二.遗 迹
  
  (一)灰坑
  共4座。坑口形状有长方形、不规则狭长形、梯形、椭圆形等,均为浅圜状坑底。
  H1位T204西北部。第1层下开口。坑口为不规则东西狭长形,西端伸出T204西壁外。东西残长146、南北宽40~70、深17厘米。坑壁平缓。灰黑色填土,含红烧土颗粒和草木灰,土质较松。出土陶纺轮2件、陶盆1件(残)和少量陶片(图五)。
  
  H2位T103西北部及往西、往北扩方处。第2层下开口,打破第6层。灰坑上部被第2层破坏,中部和北部分别被东西向近代沟和坑扰乱。H2坑口呈不规则南北向梯形,上边长550、下边长835、高约885厘米,残深约30厘米。红褐色填土,夹杂有较多烧土块和草木灰,局部红烧土分布比较密集,烧土的颜色有红、黄、黑、褐等多种,也发现有少量细碎的被烧透后呈乳白色的动物肢骨。出土物中有豆、壶、盆、罐、缸等陶器、锛、斧、犁、刀、耘田器、砺石等石器,另有鼎、器盖、杯等残片。其中H2:13为一件形态少见的两件套组合石犁,出土时大小碎片分布集中,经拼对后基本完整(图六)。
  
  H4位T103往西扩方处,第5B层下开口。坑口为长方形,南北长98、东西宽88、深24厘米。坑壁斜直,内填夹条状青灰斑的褐色土,含少量红烧土颗粒和草木灰,质地紧密。出土陶盆、双鼻壶各1件和少量陶片(图七)。
  (二)墓葬
  共清理墓葬21座(附表一)。这些墓葬开口在6个不同层位下。其中第1层下开口的有M4、M5;第2层下开口的有M2、M3、M10、M11;第3层下开口的有M6、M7、M19;第4层下开口的有M15;第5A层下开口的有M8、M9、M13、M14、M16、M17、M18、M21;第6层下开口的有M1、M12、M20。墓葬之间有3组叠压或打破关系:M6打破M19,M13叠压M20,M10叠压M15。第1层和第2层下开口的墓葬均遭不同程度破坏。
  
  墓葬均发现有长方形竖穴土坑,骨架均已腐朽不存,M18发现有木棺葬具痕迹。M17墓坑较小,随葬品仅2件,应为未成年人墓。根据随葬品位置推定的墓向都为南向略偏东。墓葬随葬品数量多寡不一,随葬品种类有陶器、玉器和石器。以下举10例说明:
  M1长方形竖穴土坑墓,壁直。墓口长205、宽65、深19厘米。墓向170度。褐斑深灰色填土。随葬品共14件,陶器3件(鼎1、豆2)置于墓坑北部,4件石锛和石凿、砺石各1件置于墓坑南部,另有石钺、石钺半成品、石锛、石凿和玉镯等5件器物发现于墓坑中部(图八)。
  M3长方形竖穴土坑墓,上部被扰。墓口长223、宽98、残深3厘米。墓向178度。灰褐色填土。随葬品共8件,鼎、豆、罐3件陶器置于墓坑北部,圈足盘和玉管各1置于墓坑南部,石镞、玉锥形器、陶纺轮各1散见于墓坑中部(图九)。
  M4长方形竖穴土坑墓,上部被扰。墓口长212、宽72、残深9厘米。墓向174度。夹灰斑红褐色土,土质板结呈块状。随葬品共9件(组),鼎、豆、罐、杯4件陶器置于墓坑北部,串饰(31粒)和玉管各1发现于墓坑中部,墓坑南部有陶盆、玉珠和玉璜各1件(图一○)。
  
  M9长方形竖穴土坑墓。壁直,底略南高北低。墓口长231、宽78、深36厘米。墓向175度。褐斑深灰色填土。随葬品共25件(组),墓坑南部墓主头部附近共发现有玉锥形器5件、冠状器1件、泡形珠2粒、串饰1串,墓主颈部有串饰1串,墓主胸腹部至腿部有石钺、玉锥形器、珠各1件、玉管5件,墓主脚部有串饰1串,墓主脚端另有鼎、豆、罐、杯等陶器4件和玉管2件。其中发现于墓主头部附近、颈部和脚部的串饰各由19(件)粒、46件(粒)和74粒组成。(图一一)。
  
  
  M11长方形竖穴土坑墓,坑壁斜弧,底平。墓坑上部被扰。墓口长197、宽72、残深14厘米。墓向176度。灰黄色填土。随葬品共9件,墓坑南部有陶盆和串饰(31粒)各1,墓坑北部有鼎、罐、圈足盘、杯等4件陶器,陶器以南有2粒玉珠和1件纺轮(图一二)。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