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年第1期

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红色经济

作者:谢敬霞 饶道良







  从1927年10月至1930年2月,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在湘赣边界持续了2年零4个月,全盛时期面积达7200平方公里,拥有人口50余万。
  古人有言,“民以食为天”,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内众多的百姓及红军官兵要生存,根据地要巩固要发展,还要应付敌人轮番的夹击“会剿”,井冈山的红色经济从无到有,为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创立、巩固和发展都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根据地创建前井冈山经济状况
  
  在毛泽东同志率领工农革命军到达井冈山以前,井冈山的中心地带——大小五井一带只是人口不满两千,产谷不满万担的穷乡僻壤,而整个的湘赣边界地区(包括宁冈、永新、莲花、遂川、茶陵、酃县等)还只是小农经济占主导地位。农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一般出产的粮食基本上只能保证自给,富余很少;只有宁冈一地,以出产大米为主,每收获一年只够两年之吃。井冈山斗争时期,曾担任过中共湘赣边界特委书记的杨克敏(杨开明)对边界的各种状况作过详细的调查,他在《关于湘赣边苏区情况的综合报告》中说井冈山地区“因为地处边陲的原因,受资本经济的侵蚀颇迟,洋货业在市场不甚发达,有些地方的交易还是‘日中而市’的逢圩办法,如宁冈的茅坪、遂川之黄坳、小井等是,有些地方更还是杵臼时代,如山上的农民都还是用手臼打米的,只有到山下如宁冈之龙头、古城、永新等才有碓臼。经济的状况,因地域的关系(较偏僻,与交通较便利之处)与此微有不同。茶、酃、永新各县要较进步,宁冈、遂川要较落后。平地与山上又不同,平地的进步些,山上的落后些。笼统的说,边界的经济其他地方都要落后些,人民多务农,商人及读书的占极少数,所以土豪劣绅在农村占极重要的地位,农民在红军未来之前,除遂、酃、茶、莲之大部外,颇觉安居乐业,有天下太平的气象。有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老死不相往来的神气。”应该说,杨克敏的调查报告是下过一番功夫的,他对边界的经济状况分析得相当透彻。
  然而,1927年10月,毛泽东同志带领秋收起义部队上井冈山后,打破了这里“老死不相往来的神气”,而小小地方一下增加了上千人(1928年5月,两军会师后,一度达到万人以上),粮食供应立显捉襟见肘。工农革命军的到来,成了边界必须加快经济发展的一股原动力。
  
  根据地初创时期的经济政策
  
  工农革命军初上井冈山,虽然对地方的粮食等物资供应造成了一定的压力,但革命军的给养倒还不觉得太窘迫。因为毛泽东一到井冈山,便与袁文才、王佐两支绿林武装取得了联络,以支援他们的武装,互相取得了信任。当时井冈山的王佐在茨坪有大量秘密的存粮,在收到毛泽东代表工农革命军赠送的70支枪后,王佐喜出望外,当即送给工农革命军500担稻谷和一些银元。这500担稻谷解决了工农革命军一个多月的吃饭问题,使工农革命军在井冈山上初步站稳了脚跟,而袁文才和毛泽东初次见面,也赠给革命军1000块银元。
  工农革命军确定在井冈山建立根据地后,立即开展了发动群众、打倒土豪劣绅,没收地主存粮的活动。在以后的几个月,工农革命军基本上是以打土豪的方式来筹集粮食的,每次打了土豪,除留下一部分粮食给部队食用,还能把剩下的部分分给穷苦群众。1928年4月底,朱德、陈毅带领湘南起义农军和南昌起义余部上了井冈山,这时候,打土豪筹粮仍是解决部队的一个重要方面,在五百里井冈之内,家有存粮的土豪不少,部队每到一个地方,便立即派出一支小队伍专门打土豪筹集部队所需的粮食,通过这样的办法,不但筹集到了部分粮食,也取得了一些其它物资。
  然而也正因为这种办法,造成一些红军官兵头脑中发展经济的思想淡薄,因而在根据地初创时期,实行过一些过左的政策,攻下县城圩镇,往往“把商人、小贩的货物也没收了,甚至连药铺里秤药的戥秤也拿上了井冈山。”(谭冠三回忆)。毛泽东也承认,“四月全军到边界,烧杀虽仍不多,但对城市中等商人的没收和乡村小地方富农的派款,是做得十分厉害的。”这种左的政策,客观上无疑给本已基本停滞的边界经济加上了一块绊脚石,同时,这种方式的经济斗争产生了一个更为恶劣的政治后果,即是“这种打击小资产阶级的过左的政策,把小资产阶级大部驱到豪绅一边,使他们挂起白带子反对我们。”(毛泽东:《井冈山的斗争》)
  随着斗争的不断深入,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影响越来越大,给敌人造成极大的恐慌,在对井冈山加紧军事“进剿”的同时,敌人也加强了对井冈山严密的经济封锁,在红区与白区之间,造成人为的障碍,使红白区域成为敌对国,这样一来,更完全断绝了贸易经济,“因为敌人的严密封锁和我们对小资产阶级的处理失当这两个原因,两区几乎完全断绝贸易,食盐、布匹、药材等项日常必需品的缺乏和昂贵,木材、茶、油等农产品不能输出,农民断绝进款,影响及于一般人民。”这还只是对一般人民的深刻影响,更有甚者,这种情况如果继续下去,“则小块地区的红色割据,在经济上将受到极大的压迫,割据的长期存在将成问题。因为这种经济压迫,不但中等阶级忍不住,工人贫农和红军亦恐将有耐不住之时。”(毛泽东:《井冈山的斗争》)
  杨克敏在分析到这一时期边界的经济情形时一针见血地指出:“因为红军经济唯一来源全靠打土豪,又因对土地革命政策的错误,连小资产阶级富农也在被打倒之列,又以大破坏之后,没有注意到建设问题,没有注意到经济恐慌的危机,以致造成乡村全部的破产,日益激烈的崩溃。加之反动派又厉行经济封锁政策,货物金融彼此不能流通,生息困难,坐之待毙,需用缺乏,供不应求。每年的农民的丝、木、茶油、米粒、花生,鸦片等生产品不能运出卖钱,而需用食盐、棉花、布匹等日用必需品,亦无法取得。生息停滞,有溃败而不可收拾之势。”(杨克敏:《关于湘赣边苏区情况的综合报告》)这样,造成了根据地内物价飞涨,几等于大都市如上海等地的物价,农民经济生活没有保障,陷于不安定与恐慌之中,致使“一般民众感觉得非常痛苦,而找不到出路,所以富中农多反水,中农动摇,贫农不安,农村中革命战线问题发生了严重的危机。”他还进一步指出:“这个经济恐慌的危机,是边界割据的致命伤。”
  这样,经济能否发展,直接关系到井冈山革命根据地能否存在下去,中国的红色政权能否存在下去。
  
  红色经济政策
  
  在共产党人的头脑中,发展经济被首次提到了极其重要的位置上,根据地开始大规模地提倡发展对外贸易,鼓励小商小贩做生意,而且,首先由边界党组织和政府设立公营性质的商店。1928年初宁冈县工农兵政府在茅坪滩头村设立了第一个既为红军医院提供药材,也满足群众需要的具有公营性质的药店。
  根据地的主要领导人如毛泽东等人开始关注发展经济这个关系到“国计民生”的大事。1928年5月下旬,湘赣边界工农兵政府在宁冈茅坪苍边村成立。政府下设财政部,这个财政部的负责人就是颇通经济的余贲民。后来,每次战斗,毛泽东都反复重申“保护工商业”和“保护中小商人”的政策。1928年初,工农革命军攻占遂川县城后,毛泽东立即向部队宣布了城市政策,对于上文中提到的把商人小贩的货物统统没收的情况,马上予以纠正。谭冠三回忆到毛泽东的这次遂川之行说:“他指出,我们反对封建剥削,只能没收地主的财产,保护工商业利益,如地主兼商人,就只能没收封建剥削的部分,商业部分连一个红枣也不能动。如果有些特别坏的土豪必须没收他们商店的话,就一定要出布告,宣布他的罪状。”1月14日,毛泽东亲自带领工农革命军一个连队到达遂川草林,到处张贴打土豪、保护工商业的标语,利用赶集,召开群众大会,向大家宣布保护工商业的政策,要大家放心做生意,对草林街上100多家中小商人秋毫无犯,而且鼓励他们大力经商。
  

[2]


本文为全文原貌 请先安装PDF浏览器  原版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