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年第1期

江西婺源县茅坦庄遗址汉、唐、宋、清墓清理简报

作者: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江西省婺源县博物馆







  婺源县位于江西省东北边陲,地处赣浙皖三省交界、五县接壤的山区。东邻浙江开化县,北界安徽休宁县,西南与乐平县毗邻。为配合景婺黄常高速公路建设,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在婺源县博物馆的配合下,于2004年11月至2005年1月对婺源县茅坦庄遗址进行了抢救性发掘。遗址位于县城西面约5公里的秋口镇河村东面段莘河的二级台地上,现存面积约10000平方米(图一)。共开5×5平方米探方84个,发掘面积2100平方米。遗址主体内涵为商代文化堆积层,上层被汉至清代的一些墓葬以及近现代瓦窑、房屋基址所破坏,现将该遗址中所清理的墓葬简报如下,而商代遗存将另文叙述。
  
  在遗址上部共清理汉至清代墓葬四座,编号为M1-M4,除M3位于发掘区南部外,其余三座均在发掘区的北部(图二),以下按早晚顺序对各墓葬进行描述。
  
  一. 墓葬形制
  
  M2 位于T49西南角,部分延伸至隔梁未发掘。墓口距地表为20厘米,为梯形土坑竖穴。西宽东窄。已发掘部分,墓室长273、宽159~170厘米。直壁平底。西部较深东部略浅,深25~30厘米。墓向76°。棺木和骨骼不存。填土灰褐色,松软。随葬品有陶器6件,器形有釜、罐、瓮等;铁器3件,有斧、刀;铜钱数枚,均为五珠钱,已锈蚀。随葬品主要置于东部,只有二件置于中部偏南。陶器在北面,而铁器在南面(图三)。
  
  M4 位于T41西部、T47东部。墓口距地表23厘米。梯形土坑竖穴。东宽西窄。墓室长247、宽88~100厘米。直壁近平底。墓底东高西低,深30~34厘米。墓向72°。棺木和骨骼不存。填土灰褐色,夹杂红烧土颗粒,松软。随葬品5件,置于中部,较为分散。均为青瓷器,器形有钵和碗(图四)。
  M3 位于T44西南角。墓口距地表20厘米。长方形土坑竖穴。墓室长193、宽70、深34厘米。直壁平底。墓向79°。棺木和骨骼不存。填土灰褐色,松软。随葬品置于东部。其中影青碗5件、青瓷盂1件、铁刀1件、铜镜1件(图五)。
  
  M1 位于T59北部,部分伸入隔梁未发掘。墓口距地表35厘米。梯形土坑竖穴。东宽西窄。直壁凹底、南侧较深。底部经火烤留有一层厚约5厘米的灰烬。墓底东部铺青灰色瓦作为尸枕。墓室长275、已发掘部分宽90~145、深65~75厘米。墓向90°。棺木和骨骼不存。填土灰褐色,松软。未见随葬品,仅在墓底发现几粒铜钮扣(图六)。
  
  二. 出土器物
  
  除M1未见随葬品外,其余三座墓葬都有数量不等的随葬品,以M2的随葬品最多。有陶器、青瓷器、影青瓷器、铁器、铜镜和铜钱等。下面按墓口介绍随葬品。
  
  1. M2出土器物
  M2除铜钱外共出土随葬品9件。有陶器和铁器。
  
  双系罐。泥质灰色硬陶。修复。侈口,尖唇,束领,鼓肩,弧腹,平底。肩部双系,纵向,桥形。通体饰方格纹,肩部一周凹弦纹。口径20.6、底径13.2、通高14.6厘米(图七,1)。
  折沿罐。泥质红硬陶。修复。侈口,斜折沿,尖唇,肩略鼓,弧腹,平底。口沿内饰数周弦纹,器内壁有轮弦纹,器外壁通体饰方格纹,肩部一周凹弦纹。口径10.4、底径8.4、通高16.8厘米(图七,2)。
  釜。夹细砂红硬陶。口部已残。侈口,卷沿,圆唇,垂腹,圜底。腹饰弦纹,底部有烟薰痕迹。口径20.5、最大腹径21、通高14厘米(图七,3)。
  折沿罐。泥质红软陶。修复。侈口,斜折沿,方唇,肩略鼓,弧腹,平底。器内壁有轮弦纹,器外壁通体饰方格纹,肩部一周凹弦纹。口径9.9、底径7.4、通高16.8厘米(图七,4)。
  双系罐。完整。泥质红硬陶。敛口,斜折沿,尖唇,鼓肩,弧腹,平底。肩饰双系,横向桥形。器内壁有轮弦纹,器外壁通体饰方格纹,肩上部饰二周、腹饰一周凹弦纹。口径10.2、底径9.4、通高8.6厘米(图七,5)。
  
  瓮。修复。泥质灰硬陶。敛口,方唇,鼓肩,收腹,平底。通体饰方格纹,肩饰一周凹弦纹。口径22.5、底径17、通高38厘米(图七,6)。
  铁刀。已锈蚀。长条形。背略弧,平刃,环形柄。背厚刃薄。通长57.6、厚0.1~1厘米(图七,7)。
  铁斧。已锈蚀。方孔。束腰,平刃。顶端较窄,刃部较宽。纵截面呈三角形。通长14.3、上部宽9.8厘米(图七,8)。
  
  2. M3出土器物
  M3包括填土中出土的1件影青碟,共出土器物10件。其中铁刀1件、铜镜1件、青瓷器1件,余皆影青瓷。
  碗。完整。影青瓷,釉色偏青。侈口,圆唇,卷沿,弧腹,圈足。除圈足底部外均满釉。口径14.8、底径6.7、高6.4厘米(图八,1)。
  碗。完整。影青瓷,釉色偏黄。侈口,圆唇,卷沿,弧腹,圈足。除圈足底部外均满釉。口径15、底径6.9、高6.7厘米(图八,2)。
  碗。完整。影青瓷,釉色偏黄。敞口,尖唇,腹较斜,矮圈足。圈足底部无釉外余均满釉。口径14.8、底径6.8、高4厘米(图八,3)。
  碟。完整。影青瓷,釉色偏青。侈口,尖唇,弧腹,凹底。底部留有垫饼痕迹。除底部外均满釉。口径12.5、底径4.4、通高3.1厘米(图八,4)。
  碗。修复。影青瓷,釉色偏黄。侈口,尖唇,弧腹,矮圈足。圈足底部无釉外余均满釉。口径17、底径6.4、高6.6厘米(图八,5)。
  花口碟。完整。影青瓷,釉色泛黄。侈口,尖唇,折腹,平底。口部分成近等分的十瓣。除底外均满釉。口径13.8、底径5.9、通高3.9厘米(图八,6)。
  M3填土,碟。修复。影青瓷。釉色白中泛绿,玲珑剔透,光泽度好。敞口,尖唇,斜腹,平凹底。芒口。内壁布满印花。分为二层,底层为写意水波纹,上层为四条鲜蹦活跳的鲤鱼写实图案。整个图案结构紧凑,富有诗意,给你以遐想的空间。是影青瓷中的精品,只可惜破了一半。口径14.4、底径9.4、通高2.9厘米(图八,7)。
  盂。修复。青釉瓷,略显黄。直口,圆唇,唇稍外凸,矮领,鼓肩,斜腹,圈足。口沿下双系,已残,纵向。内外釉均不及底。口径10、底径5.3、通高8.1厘米(图八,8)。
  铜镜。修复。近圆形。制作较为粗糙,背面一侧有缘凸起,似为专门的冥器,光泽较差。直径3.6、厚0.15厘米(图八,12)。
  铁刀 1件。已锈蚀,一碰即碎。
  
  3、 M4出土器物
  M4共出土器物5件,均为青瓷,器型有钵和碗。
  碗。修复。胎灰白,壁较厚。侈口,尖圆唇,鼓腹,饼足略凹,内外釉均不及底。口径11.3、底径4.6、通高4.6厘米(图八,9)。
  碗。完整。胎灰白,壁较厚。口微侈近直,弧腹,圆唇,饼足略凹。釉已脱落。内外釉均不及底。口径16.9、底径7.4、通高6.7厘米(图八,10)。
  钵,修复。胎灰白,壁较厚。敛口,圆唇,鼓肩,收腹,平底。内满釉,外壁釉不及底。口径22.2、底径12.9、通高10.9厘米(图八,11)。
  
  碗。修复。胎灰白,壁较厚。口微侈。尖圆唇,弧腹,饼足略凹。内外釉均不及底。口径16.8、底径7.8、通高6.4厘米(图八,13)。
  钵。修复。胎灰白,壁较厚。敛口,圆唇,鼓肩,弧腹,平底已变形。内外釉均不及底。口径16.4、底径5.3、通高5.3厘米(图八,14)。
  

[2]


本文为全文原貌 请先安装PDF浏览器  原版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