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年第4期

《佛说造像量度经》:作者及汉译者

作者:孙晓晨







  谁见过佛?佛的形象是如何传下来的?人们所见的佛像又是根据什么雕塑和绘制的?
  古人为了求得一个统一的佛的标准像,便编造了由佛说佛像的神话故事,在雕塑佛像时,用手指量度佛像的各个部位的指数,这故事演绎成《佛说造像量度经》。
  《佛说造像量度经》的作者为舍利弗。舍利弗(梵文Sariputra),是舍利弗多罗的简称,意译为鹙鹭子或秋露子,古印度摩揭陀国王舍成人,属婆罗门种姓,其母为与摩揭陀国王舍城婆罗门论师之女,出生时以眼似舍利鸟,乃命名为舍利,故舍利弗之名,即谓“舍利之子”。又名优波底沙(梵文Upatisya),或称优波提舍·优波提须,即从父而得之名称。舍利弗“自幼形貌端严,及长,修习诸技艺,通晓《四吠陀》。年十六即能挫伏他人之论议,诸族弟悉皆归伏”,初从六师外道的删阁那毗罗胝子出家,后因听到马胜比丘说因缘所生法的偈颂,改学佛法。由于他步行稳重,忍辱谦让,持戒多闻,敏捷智慧,善讲佛法,被誉为佛弟子中“智慧第一”,很快成为释迦牟尼的首座弟子。
  《佛说造像量度经》为梵文,在中国不易普及,做佛像艺匠都是师傅传徒弟,口授心记,并不完全知道《经》的要旨。清乾隆七年(1742年),《佛说造像量度经》被译成汉文,译者为工布查布,又称衮布扎布公,生于康熙二十九年(1690年),殁于乾隆十五年(1750年),终年60岁。清代著名史学家、语言学家、佛经翻译家。蒙古乌珠穆沁部人,博尔济吉特氏,成吉思汗二十三代后裔。后金崇德六年(1641年),其五世祖多尔济·彻辰·济浓封札萨克和硕车臣亲王,领乌珠穆沁部右翼(俗称西乌珠穆沁旗)。顺治三年(1646年),其祖父察罕巴拜袭和硕车臣亲王。顺治十五年(1658年),其伯父素达尼承袭和硕车臣亲王,时其父乌达喇协理旗务。康熙四十八年(1709年)四月,清太组努尔哈赤玄孙奉国将军威塞第五女封乡君,嫁工布查布,称其为仪宾。雍正时(1723~1735年)“因其通西土之语,世宗皇帝特留帝都,以为西番学(藏文学校)总管,兼营翻译之事焉”。乾隆时被封为“大清内阁掌译番蒙诸文西番学总管”。其主要学术业绩有:历史学方面,雍正三年(1725年)用蒙文撰写蒙古编年史《恒河之流》,乾隆元年(1736年)用藏文撰写《汉区佛学源流》等著作。语言学方面,撰写《元音字母与辅音字母》一书,乾隆二年(1737年)编写《藏语易学书》,该书成为编撰《海比忠乃辞典》的底本,乾隆六年至七年(174l~1742年),与其他学者共同编就藏蒙佛教名词术语对译词汇集《海比忠乃辞典》。在译经方面,乾隆六年至十四年(1741~1749年),作为主要修撰官将《丹珠尔》经译成蒙文,博得“深通五明,精习三倚,心珠内含,慧月外照”的赞誉。乾隆七年(1742年)将藏文《佛说造像量度经》译成汉文,并撰写《造像量度经引》、《佛说造像量度经解》、《造像量度经续补》各一卷,成为汉文《大藏经》中惟一讲述佛像工巧的珍贵典籍,又将五世达赖喇嘛的经文一卷从藏文译成汉文。乾隆八年(1743年)从梵文翻译了《佛说弥勒菩萨发愿王偈》一卷,以上二经均编人汉文《大藏经》。另有《药师七佛供养仪轨如意王经》,不知何时译出。从汉文译成藏文的经典有唐玄奘的名著《大唐西域记》、唐不空大师的汉文译著《菩提场庄严陀罗尼经》,并编入拉萨版《甘珠尔》。此外,还著有藏、汉、蒙三体合璧的《明楽》以及《诸种要义》、《诸种药品要目》等医药书籍,均在清代刊行。工布查布博学多才,精通蒙、藏、满、汉四种语言文字,学问甚佳,既通达于史语学科,又精湛于佛学著译,名声远播海外,著述传之千秋,实乃旷世奇才。
  工布查布汉译《佛说造像量度经》云: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祗树给孤独园,与诸菩萨声闻弟子,一切人天龙神,无量眷属大众俱。正乃世尊,因为母说法,将升忉利天土时也。尔时贤者舍利弗,向佛敬礼而作是言:“世尊不住斯间,若有善人不胜怀慕,思睹世尊,愿造容像者,则其法如何为之?”佛言:“善哉舍利弗!我今暂升天土,未旋斯间,或示无馀涅槃之后,若有善人,思睹瞻仰,及为自他利益作福田故,愿造容像者,则须遵准量度法为之。如来身纵广相称!如尼拘口落(二合)陀树,满自一寻,今其体肢大小节分,竖横制度,起从顶髻,略说与汝,谛听,善思念之。”於是世尊即说《伽陀》日:
  以自手指量,百有二十指。
  肉髻崇四指,发际亦如此。
  面轮竖纵度,带半十二指。
  分三为额鼻,及颏俱得一。
  下分四指半,颏身只二指。
  广向十六足,深分径四指。
  上唇长二指,宽有其半矣。
  中显频婆形,边角各一指。
  口长度四指,贤者须要知。
  此《伽陀》共一百五十六句。伽陀是梵语,译成汉文为《偈》,偈文义详辞约,学者容易掌握。
  佛说完《伽陀》,舍利弗及诸弟子一切大众,皆大欢喜,信守奉行,于是有《佛说造像量度经》一书传世。汉译者在《经》题后,署“大清内阁掌译番蒙诸文西番学总管工布查布译”。
  工布查布为了完善雕塑佛像的规范性,除翻译《佛说造像量度经》外,还撰述了《造像量度经引》、《佛说造像量度经解》、《造像量度经续补》三篇重要著作。
  《引》除追求佛像之另一由来外,还区别佛像传人中国各个朝代不同类型。有所谓“汉式”和“梵式”两种佛像,还附八幅佛像图以供临摹。引者在《引》题后,署“番学总管漠北工布查布谨识”。
  《解》对《经》中佛像各个部位的指数作了全面的分析,并“按西来专业像家量度法”作了必要的参考。比《经》的篇幅长五倍多。解者在《解》题后,署“大清内阁掌译番蒙诸文西番学总管仪宾工布查布译解述”。“仪宾”非官名,是亲王女婿之称号。
  《续补》通过九个问题对雕塑佛的各个方面进一步作了阐述:一、菩萨像;二、九搩度,(搩读折音,用手指量物日搩);三、八搩度;四、护法像;五、威仪式;六、妄造诫;七、徙灵略;八、装藏略;九、造像福。在异怪方面,作者还谈到“十一面千臂观世音”。《续补》比《经》篇幅长十倍。续补者在《续补》题后,署“乌朱穆秦奇渥温工布查布述”。
  佛寺在中国遍布城乡,有佛寺必有佛像,而佛像之雕塑亦必有一个固定的模式,否则,既丑化了佛,也是善人弟子对佛的不敬。而用手指量度佛像,比用尺寸量度,要简易些,边雕塑,边用手指量。这种奇妙的办法,只有佛想得出。后人雕塑佛像,用佛自己说的话来量度,是不会离经叛道的。工布查布为求得佛像的一致性,于清乾隆六年开始编纂解释佛像经,至十三年完成,请和硕庄亲王爱月居士作序刊印。工布查布对中国的雕塑艺术作出了重大贡献,其像经成为后世雕塑家之必读物,一卷在手,按图索佛,“虽不中.不远矣”!
  (感谢范和元先生提供《佛说造像量度经》,清同治十三年(1874年)春正月,金陵刻经处版本;感谢刘蒙林先生提供工布查布有关资料)
  (责任编辑:周广明)


本文为全文原貌 请先安装PDF浏览器  原版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