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年第4期

吉州永和窑瓷塔

作者:王 宁







  永和窑地处江西吉安县永和镇,古属吉州,故又称吉州窑。宋代永和窑火鼎盛,是一座著名的民间窑场,烧造的瓷器乡土气息浓郁,装饰手法新颖,风格清新质朴,令人陶醉神往,在中国陶瓷史上占有重要地位。
  江西省文物工作队(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的前身)于1980年10月到1981年12月期间对永和窑遗址发掘过二次,揭露面积有限,出土的器物品种不多,尚不能全面反映永和窑瓷器的面貌。笔者首次介绍过去未曾足够重视的二件瓷塔,且与以前报道的同类器物综合比较且略加考证,认为它们属永和窑产品。
  
  一、绿黄釉四门方塔
  
  该器(封三,图一、图二)分上下二部烧造,叠加组合完整成形。现上部下段残缺,整器通高不矮于100厘米,残重39.2千克。
  它为仿木建筑,下部平面正方,顶上平齐,底有台基,通高54.3、檐宽49.3厘米。四角圆形倚柱,四面相同,每面一间,柱额间置格子门。门洞居中,宽阔高大,外框矩形,门券多弧连续,如火焰状。两旁落地高大格子门,印四直球文花,上接阑额,下立台地。阑额横接柱端,柱承梁架,梁上坐置斗拱。柱梁上角拱、插拱,补间铺作华棋,二跳出檐。拱旁下角置花叶形斜撑,相对如“八字”,上架短木,上安二斗,与拱共承托檐樽。角脊高起,檐飞深远,两端抬升。屋面覆盖琉璃瓦,瓦脊条沟整齐,瓦片隔分清楚,瓦当面印圆圈。四周围有回廊,重台钩栏,转角加粗,柱头低矮,似如宝珠,栏板印花,圈珠密集,构成菱形。
  上部下段残缺,残高24.0、顶身角径24.5厘米。身截面正六角形,屋面六角攒尖,覆盖琉璃瓦,顶托硕大宝珠。
  表面色彩丰富,上下部瓦面和勾栏绿釉,壁面格子门和门柱墨绿釉,下部阑额及以上构造和上部屋顶以下面施黄釉。绿釉浑厚莹润,色泽碧绿鲜艳,胎釉结合紧密。黄釉薄润欠均,厚处近褐,薄处显白。
  中国古代建筑形制和规模有着严格的等级规范,宫殿、寺塔建筑等级高,与民用建筑构造的不同体现在建筑的各个方面,“特别尊贵重要的建筑物的平面布置如重要宇殿及寺观等,则是使用殿座带周围廊(次要的用前后廊,再次要的用前廊,更次要的无廊)。”。此瓷质建筑样式采用抬梁式架构、飞檐斗拱、琉璃瓦、六方攒尖顶、周有回廊、双重勾栏和绿黄色彩,都说明其具有较高的建筑等级。
  器物整体平面四方、四向开门、火焰形门券、六方攒尖顶等构造特点,与塔的形制符合,故可名为绿黄釉四门方塔。我们细致观察其内底平面时发现,近一侧门旁,留有矩阵排列的四点断痕,推测原处粘接物体(见附图)。
  绿黄釉四门方塔胎土淘洗尚欠精细,质地不算致密,色泽白而泛黄。与我们常见的已知永和窑瓷器胎釉特征相符。此物确切出土地点不清,不过从入藏帐上可知,1956年3月12日由吉安市文化馆移交江西省博物馆,可以肯定它来源于现吉州区或附近地区。
  永和窑建筑雕塑瓷器未曾引起人们注意,与其存世稀少和科学发掘不见标本有关。只是1982年吉安县文物管理办公室收藏了一件当地出土的名之“素胎六方亭阁式雕塑建筑”(封三,图三、图四),残高29、檐宽45、底径9厘米。因其残缺较多,介绍简略,人们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
  这件亭阁式雕塑建筑尽管有残缺,但主要形制依然可辨。器物平面六方,仿木建筑。下有台基,屋身角柱间有的被墙壁封闭,有的安装格子门。门上透雕如《营造法式》上所载“四斜球文格眼”。柱上架梁,梁置斗拱,补间铺作,斗拱出跳,屋檐飞出,角脊高翘,屋面铺盖琉璃瓦。周围回廊,重台钩栏,寻杖三跨。中有立柱,上下出卯,下卯立在地袱上,穿透中间横木,将寻杖和地袱连为一体。柱头低矮,瓜样造形,二层华板,减地雕刻出阳起的如意头纹。器物结构复杂,制成规整。器表素胎,只有屋顶一角可见斑点绿釉。
  宋代永和窑瓷器的绿釉仍以铜为着色剂,先高温烧成素胎,然后二次烧成低温绿釉。绿釉瓷是其主要品种之一。常见的永和窑绿釉器是印刻花纹枕,窑址曾出土此类器物素胎残片。因此素胎六方亭阁式雕塑建筑是一件没有完工的半成品。
  “六方亭阁式雕塑建筑”屋面半截平齐,从绿黄釉四门方塔的形制看,其上部盖顶缺失。它那抬梁式的构造,复杂的斗拱,飞出的屋檐,高贵的琉璃瓦,精雕球文的格子门,还有高规格的重台钩栏等特征无不说明建筑等级的高贵。
  绿黄釉四门方塔和“素胎六方雕塑建筑”二者有许多共同点,均为仿木建筑,台基、回廊、重台钩栏、球文格子门(窗)、琉璃瓦,且上下分段烧制,层叠组合完整。后者虽为素胎,也沾附绿釉,它们的绿釉色泽、质感相同,胎质相近。因此它们的产地、时代、功用相同。后者墙壁封闭,并非全面敞开或全为门窗,因而不是亭,亦是塔,故可名为素胎六方塔。此件形制类同的六方塔印证了绿黄釉四门方塔也属永和窑的产品。
  唐代没有木塔遗存,砖石塔多为仿木建筑,普遍采用方形平面,不少是单层的方塔。宋代塔的平面普遍采用六边、八边或十二边形,方形反而少用。如山西平顺县海会院内明惠大师塔是唐乾符四年(877年)建的一座单层方形石塔,顶有二段,截面八边形。绿黄釉四门方塔的主体风格与明惠大师塔相近,具有唐代风韵。素胎六方塔则有典型的宋代构形。
  唐代塔身多用方柱或八方柱支承,宋代多用圆柱。绿黄釉四门方塔倚柱圆形,柱承梁架,二跳棋承托出檐。翼角的做法具有南方地区特点,结构合理,实用简洁,角棋和插斗配合,这在福建闽候雪峰崇圣寺上可以见到,两者做法相同。补间铺作二跳华栱,棋边下内角置花叶形的叉手,如“八”字斜撑一短木,上又加二斗,亦承檐樽。此种铺作较为特殊,“八”字斜撑与六朝起始、唐代中叶便退出的檐下斗棋补间的人字棋的做法有相似之处,也具有稳定构架的功能。
  唐代立面较为宽阔,间的高宽比例接近,宋代高度增加,横宽缩窄。唐代单层的四方塔常用单弧的火焰券门,如山西五台县佛光寺祖师塔,河北房山县云居寺小塔。永和窑绿黄釉四门方塔面间高宽接近,多弧火焰门券,承接了前代风格。
  四门方塔和素胎六方塔门窗精致,两侧落地球纹格子门(窗),上顶阑额,下立台地。素胎六方塔则镂雕四斜球文格子门。唐代盛行直棂窗,咸通七年(866年)所建山西运城县招福寺禅和尚塔就有如球纹(或称龟锦纹)的窗棂。五代末年的虎丘塔,又发展为花纹繁密的球纹。宋代门窗流行四直、斜球文格眼纹,具有时代特点。宋代落地格子门窗“自顶至地全部为方格眼,无腰华版、障水版,用在台基边缘。其做法是先在台基边缘立小柱,上端抵在出跳拱或椽下,在柱间偏上处加横枋,下端加地袱,其间装这种满布格眼的格子门。……它应是始于南宋初,至中期

[2] [3]


本文为全文原貌 请先安装PDF浏览器  原版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