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年第4期

广富林文化初论

作者:陈 杰







  1999年开始的上海广富林遗址的发掘,发现了新石器时代晚期一类新的文化遗存。这类遗存,在环太湖地区考古工作中是首次确认。当时为便于研究,我们将之暂时命名为“广富林遗存”,并发表了关于广富林遗存的初步认识。广富林遗存的发现为研究环太湖地区文明化进程提供了新的线索,填补了环太湖地区新石器时代末期考古学文化谱系的空白,材料一经公布即引起学术界广泛关注。之后,相邻的浙江、江苏等地的考古工作中也陆续发现了一批与广富林遗存相关的遗址。
  通过对广富林遗址连续几年有计划的发掘和其他地区考古工作的深入开展,我们对于广富林遗存的文化面貌、分布范围和相对年代有了更加清晰的认识。根据考古学文化的命名原则,我们认为已经具备了将“广富林遗存”命名为“广富林文化”的条件。本文将主要根据广富林遗址的发掘资料,从文化因素分析入手,对广富林文化内涵进行初步的分析,敬请方家指正。
  
  一、基本特征
  
  广富林遗址是目前发掘的广富林文化内涵最为丰富的遗址,遗址中广富林文化的地层堆积局限于面积不超过2万平方米的小部分区域,主要遗迹有灰坑、水井、陶片堆等。灰坑形状多样,灰坑数量相对较多,形制也比较复杂,有圆形、椭圆形、长方形和不规则形等,坑壁有斜直壁和弧壁。陶片堆是一种特殊的遗迹,陶片在地层层面上呈集中式的平铺,出土遗物较多,可能是当时杂物遗弃地点。
  目前广富林文化的发掘资料公布较少,使我们很难从整体上分析、把握该阶段的社会和生活状况,但就其遗物所反映的物质文化特征还是比较清楚的。
  广富林文化的遗物主要有陶器和少量的石器和骨角器。遗物中陶器数量最多,也最能反映文化特征。
  广富林文化陶器根据陶质主要分夹砂和泥质两大类,夹砂陶约占63%,泥质陶约占3l%。夹砂陶又分灰陶、黑陶与红褐陶三种,夹砂灰陶较多。泥质陶有红陶、灰陶、黑陶,泥质灰陶和黑陶占大多数,红陶很少。黑陶中有的经过打磨,但数量极少。此外还有少量的粗泥陶和印纹陶片。粗泥陶,一般夹杂稻壳等植物类添加料,烧造火候较低。胎质疏松。印纹陶有黄白色、桔黄色和紫褐色等多种陶色变化,烧造火候较高,胎质坚硬,敲击有清脆的声音,因表面多装饰拍印的纹饰而得名(见附表)。
  
  陶器一般为素面,器表有纹饰的约占总数26%。装饰技法主要有压印、刻划、堆贴和拍印。压印纹饰有绳纹、篮纹和方格纹等,常常用弦纹做隔断,其中绳纹最常见。刻划纹饰种类比较多,有单线方格纹、复线菱形纹、错向斜线纹和相交斜线纹等,主要装饰于瓮的肩部。附加堆纹围绕器物表面堆贴,其上多有指捺纹,大型器物如瓮等器表常有数周附加堆纹。拍印纹饰主要装饰在印纹陶上,有绳纹、云雷纹、折线纹、方格纹、网纹、席纹、叶脉纹和大麻布纹等。
  陶器主要器形有鼎、瓮、罐、甗、钵形釜、豆、钵、盆、杯和圈足盘等。
  鼎是数量最多的器形,也是广富林文化代表性器型之一。根据口沿与腹部变化,主要可以分为小口罐形鼎和大口罐形鼎两大类。口沿有折沿和卷沿之分,沿面一般内凹,唇面有一道凹槽,腹部多饰有弦纹,部分器表饰绳纹,鼎的底部一般有错乱交错的绳纹(图一,1、2)。鼎足形态多样,以侧扁三角足最多,剖面为椭圆形,足尖有按捺成勾状的特点,少数表面注:本文中所涉及到的图表、注解、公式等内容请以PDF格式阅读原文。饰有单面或双面竖向划纹,部分鼎足的足根处有按捺窝。鼎足部位的内壁常见腹、足拼接时形成的近椭圆形按窝。此外还有少量的鸭嘴状凿形足和圆锥足等。
  瓮,大都为夹砂陶。主要可以分为直领与侈口两类。直领瓮,一般唇部外卷,部分器物颈部有轮旋形成的弦纹,鼓肩,肩上有组合变化多样的刻划纹饰或饰弦纹,也有部分器表为素面。侈口瓮,方唇,领上有凸弦纹,溜肩,肩部多饰有绳纹和附加堆纹的组合纹饰。瓮的底部可能为平底内凹(图一,4、6、7)。
  罐的种类非常丰富,下面按照夹砂、泥质和印纹陶分别介绍其主要器型。
  夹砂陶罐一般为尖圆唇,沿面凹,溜肩,腹部饰篮纹。根据出土陶片比对,部分器形的腹部呈下垂状(图一,5)。
  泥质陶罐口沿变化多样,有折沿凹口、矮领卷沿等多种形态。折沿凹口罐,是罐类主要器型,数量最多,其特征是方圆唇,口沿内凹,沿面窄,缩颈,鼓肩,腹下部斜收,平底内凹,最大径位于肩部。矮领卷沿罐,圆唇,矮领,其他器形特征与折沿罐大致相同。这两类罐的腹部一般饰方格纹(图一,8、9)。
  印纹陶罐种类丰富,特征明显,主要有高领罐、卷沿罐、直领罐等。印纹陶罐的底部一般圜底附加圈足或为圜底内凹,多为泥条盘筑而成,在制作方法上与轮制的泥质陶罐平底内凹的风格有着明显的区别。
  高领罐,领略外侈,唇面外勾,领上有凸棱。肩上饰叶脉纹。此类罐的底部应附有圈足,足部外勾,器底也装饰有叶脉纹。卷沿罐,矮领,唇外卷,鼓肩,圜凹底,肩下饰小方格纹(图一,10、13)。
  此外,还有矮领罐、窄折沿罐等,其器形多为鼓肩,圜凹底,腹部拍印绳纹或篮纹(图一,11)。
  我们在遗址中还采集到一件紫褐色的印纹陶罐,器表装饰云雷纹,总体器形特征与前述卷沿罐非常相似,而云雷纹的陶片在广富林文化中也有发现,因此,该器应该也是广富林文化的遗物(图一,12)。
  觑,夹砂陶,大口,平折沿,直腹,束腰,下部残(图一,3)。
  钵形釜数量较多,都为夹砂陶,敞口,厚圆唇,深弧腹圜底,胎较厚。腹部一般饰绳纹(图二,1)。
  豆主要有细柄和粗柄两类。细柄豆,豆盘或为折腹或为浅弧腹,豆细柄上常饰凸棱纹,足底为喇叭形。粗柄豆,敞口,浅腹,豆柄上饰凸弦纹(图二,2—4)。
  钵,多为泥质,敛口,斜弧腹,部分器物口沿下饰数周凹弦纹(图二,7)。
  鬶,夹砂陶,仅存流口,流较矮,流口内弇,流下有三道凸弦纹(图二,5)。
  平底鬶,夹砂黑陶,直领,口部有流,鼓腹,平底内凹,腹上有把(图二,6)。
  盆有深腹盆和浅腹盆两类,器表以素面为主。深腹盆,侈沿,束颈,窄圆肩。浅腹盆,斜腹,大平底(图二,9、10)。
  杯,仅有下半部,筒形杯,杯身下部内收,近底部外撇,平底微凹,近底部有一周凸棱,杯身饰竖条纹(图二,11)。
  器盖,主要为夹砂陶,以覆碗式为主,顶平,可能同时具有器盖和碗两种器型的功用(图二,8)。
  其他可辨的陶器器型还有盉、刻槽盆、纺轮等(图二,12、13)。
  石器、骨器是广富林文化主要的生产工具。石器主要器型有斧、镞、刀、犁、锛、凿等(图二,14~18)。镞的锋部变化较多,截面有菱形、六边形,三角形等变化。犁为三角形,器大,两侧有刃,中间有钻孔。刀有半月形、长方形双孔等变化。骨器的主要器型有锥等。
  根据目前广富林遗址的发掘资料,广富林文化

[2] [3] [4]


本文为全文原貌 请先安装PDF浏览器  原版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