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年第4期

广东省蕉岭县东山、河岭遗址调查发掘简报

作者:广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等

底高圈足,底外侧中央有制胎遗留的乳突。施青釉,釉质丰厚,有开片。大部分脱落。口径12.8、足径5、通高6.6厘米(图三一,4)。H3:5,尖唇,侈口,弧壁内收,圜底矮圈足,底外侧中央有制胎遗留的偏心圆痕迹。施青釉,釉质釉质内满外不及底部,有开片。少许剥落。口径14.8、足径4.8、通高6.2厘米(图三一,5)。H4:l,尖唇外翻,侈口,曲腹,内底略平,圈足较高。施青釉,有开片。圈足内墨书“四”字。口径11.6、足径4.5、通高6.2厘米(图三二,1)。M4:3,尖唇,敞口,曲腹,内底呈小凹坑,圈足,其外沿经刮削,圈足内呈鸡心。施青釉,有开片,腹内刻“婴戏图”,圈足内墨书“□七五”三个字。口径18.2、足径5.5、通高7.5厘米(图三二、2)。N4:4,圆唇,敞口,弧腹,内底坦,中心下凹,圈足,其外沿经刮削,芒口,施青釉,有开片,内满釉,外釉不及圈足。口径13.7、足径4.8、通高3.5厘米(图三二,3)。M4:5,尖唇,敞口,曲腹,内底折并下凹,圈足,其外沿刮削。施青釉,内满釉,外釉不及圈足。六瓣葵口,内底有刻花纹样,外表上腹有两道凹弦纹,圈足周围有扭曲的放射状纹样,圈足内墨书两字。口径19、足径6、通高6厘米(图三二,4)。M4:9,尖唇,敞口,弧腹内收,内底折并下凹,圈足,其外沿经刮削。施青釉,内满釉,外釉不及圈足。六瓣葵口,壁内上腹刻有一道凹弦纹,内底刻花草纹图案,其上再刻一“大”字,外表上腹有两道凹弦纹,圈足内墨书。口径18.3、足径6.3、通高6.5厘米(图三二,5)。G1:l,圆唇,敞口,腹壁近直,内底平,圈足。施青釉,外满釉,内底有涩圈。内底和外壁共有5个“寿”字,内外腹壁上有几道弦纹,圈足内有印章。为青花瓷。口径14.2、足径8.2、通高5.5厘米(图三三.1)。
  瓷罐 2件。形制基本相似,圆唇向外翻卷,敛口,短颈斜直,圆肩鼓腹,柄足。外表施灰褐釉,外壁上腹有一凹弦纹,其下有数道拉坯弦痕。标本M4:10,口径8.3、腹径15.5、通高18.7厘米(图三三,2)。
  小瓷罐 2件。尖唇,子口内敛,折肩,腹筒状略鼓,内底平,假圈足。内满釉,子口和肩处无釉,外表施釉不及底。G1:2,施青釉有开片。口径3.3、腹径6.5、足径5.7、高6.4厘米(图三三、3)。G1:3,施暗黄色釉,口径3.5、腹径6.7、足径6.1、通高6.6厘米(图三三,4)。
  瓷壶 1件。M4:2,方唇,敛口,短颈,圆肩鼓腹,有一桥形耳,其对称一侧为流口(缺佚),外表施灰褐色釉,釉面粗糙,下腹部拉坯所形成的凹凸状弦纹。口径6.8、腹径12、底径6.6、通高13.2厘米(图三四,1)。
  瓷碟 l件。JH(采):1,圆唇,敞口,曲腹,内底平,矮圈足,施青釉。内底釉上描有黄色绿色的飞蝶戏花图案(有退色现象)。内外腹壁上划有几道弦纹,为青花,内底还刻有“贵记”二字。口径15、足径7.3、通高2厘米(图三四,2)。
  4.滑石器 1件。M4:12,环状佩饰,白色,表面磨光,直径2.1、内径1、厚0.4厘米(图三四,3)。
  5.铜钱 腐朽较甚,只有一枚,M4:13,能辨认清楚字迹“元丰通宝”。直径2.1、内廓边长0.7厘米。
  东山遗址的遗物以陶器为主,当中以泥质灰陶为多,其次有泥质浅褐色陶,夹砂灰陶,夹砂黑陶,夹砂浅褐陶,泥质软陶,泥质灰胎黑皮陶,泥质灰胎橙黄陶等,纹饰有梯格纹,条纹,方格纹,网格纹,回字纹,菱格填线纹,瓦楞纹,席纹,刻划纹,菱格凸点,三线菱格纹和素面等,而比较细的方格或网格纹数量多,陶器造型为凹底见常,不见三足器,这些特点均与“后山类型”遗存十分相似。
  河岭遗址的年代为商周时期和宋、明清等不同历史阶段。
  与东山遗址不同,其商周时期的墓葬出土了若干陶器,使我们有机会了解和认识分布于此“后山类型”遗迹和器物组合情况,其中一个值得注意的情况是M1与陶罐共存的圈足陶盘,其质地和烧成温度均表现出明显的先进性,肉眼观察,介乎硬陶器和釉器之间,可能向我们暗示了“后山类型”与其后的“浮滨类型”在陶器制作技术方面的联系。
  对于蕉岭而言,商周阶段的遗址以往发现很少,因此可以说为研究“后山类型”的分布和陶器技术演变等提供了新的素材和线索。
  (责任编辑:周广明)
  注:本文中所涉及到的图表、注解、公式等内容请以PDF格式阅读原文。

[1] [2] [3]


本文为全文原貌 请先安装PDF浏览器  原版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