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年第3期

羊烈夫妇墓志考略

作者:孙英林







  上世纪90年代,在山东省新泰市羊流镇出土了北齐羊烈夫妇墓志,是为泰山羊氏家族文物的重要发现。
  羊流传为西晋名臣羊祜故里,乾隆《新泰县志》卷七《古迹》载:“羊流店,羊祜故里,史称世吏二千石,至祜九世并以清德闻,地有羊氏之流风,故以为名。”又卷十九《艺文》清新泰知县卢綋《羊太傅祖墓表》称:“羊流店北里许,有羊太傅(祜)祖墓三冢,碑表圮,莫辨所葬谁何。询诸土人,参稽志传,咸称其一为太傅祖南阳太守续,其一为太傅父上党太守衜,其一为太傅兄子暨之少子曼。”
  历史上曾数次被盗,随葬品洗劫几空。"文革"初期及农田基本建设期间,复遭毁坏,墓砖被拆出修建水渠,封土夷为平地。县志所载之三羊墓,位于今羊流镇沟西村之北。新泰市博物馆于1993年6月中旬对该墓群进行了初步清理,发掘了三羊墓中的一座,此墓为砖室,平面呈方形,6×7米,墓道长5米。此次发掘时,除发现墓志两合外,还同时出土了残陶俑,残青釉罐、碗,残白瓷瓶,五铢钱等随葬物品。
  墓志分别为:一. 羊使君墓志。志盖顶,长87、宽78、厚17厘米,题楷书“义州羊使君墓志之铭”。志石长宽同志盖,厚10厘米,隶书共31行,满行27字。据志文:“(使君)开皇六年(586年)……九年(589年)八月壬戊朔十一日壬申迁厝宫山之阳”。志石当为其时所镌(图一)。

  二. 羊使君长孙夫人墓志。石为方形,边长59、厚9厘米。志盖顶,前面文字已剥蚀无存,盖背镌有附记,阴刻隶书17行。志石隶书18行,满行18字。据志文:夫人“(开皇)十二年(592年)十月癸由朔卅日葬。”志石当镌刻于此时(图二)。

  今将两志石文字,写录并标点如下([]内文字为笔者依文意揣补)。
  □□[太中]大夫□光禄少卿义州使君羊公墓志:
  公讳□[烈],字儒卿,泰山梁父人也。自夫唐祚□开国之基,□□□□□□□。大夫匡霸,太常典礼,晋□[甘]露亭侯□,即公之九世祖。□□□□□□人□□。□领袖于山东,著大姓于海右。高祖哲,济南相。曾祖□□□□□,□治流俗,希世无伦。祖规之,营州刺史。父灵珍,兖州别驾。□□□□□故□古,竹出会稽,书生□□。我膺世业,果袭家风。故能弋射□□,田□百氏,羁鞅仁义,黼黻礼义,行藏开我,逢时则驾。年十七,辟州主簿,仍□□平郡守兼当州赞治,便似侯伯功曹仍转河东之位,公明事□□□□□之官。解巾太师咸阳王府参军事。属齐文襄皇帝时□□□□□□为秘书郎,更补公府仓曹参军。俄而魏运数穷,有齐受禅,更迁步兵校尉,仍兼并省比部侍郎,除主衣都统。又敕判领军府□事,□左右民部侍郎,仍转祠部侍郎,除黎阳郡守,食卫国县干。除光禄□□[少卿],拜龙骧将军,兖州大中正,迁平南将军、太中大夫。出为东郡守,仍□□[骠]骑大将军,义州刺史。周宣政元年,更除乡郡守。便似谯、李去蜀,□□□[显声魏]朝,顾、陆离吴,光名晋室。夫其河汉炳灵,斗卯标状,金声玉色,龙章凤藻。孝友作仁让之基,信义为言行之地。学穷贾、郑,名逾李、杜,居俭好礼,讵假利剑之,论道进德,不贵拱璧之珍。才为世须,入仕天邑。视刘仓之阁,优游何进之府。司文东观,清论南宫。分竹大邦,举刺外部。自朝徂野,咸归淮的。便似伯玉非前,接舆悔往;疏公解出,韦叟知还。入老室以练神,安庄领以全朴。睿如冲壑,豫若涉川,遂注道佛二经七十余卷,仍似公纪作释玄之论,昭晋无已;辅嗣制指例之篇,肸向不息。岁次辰巳,日昃之离,厌是天行,奄从物化。开皇六年二月壬午朔十六日丁酉薨于沙丘里舍,春秋七十有四。九年八月壬戊朔十一日壬申,迁厝于宫山之阳。昔邢山之墓,便生乔祭之疑;广陵之冢,有致公王之或,故勒石泉门,传诸不灭。春兰秋菊,天长地久。其铭曰:苍帝降精,赤乌流庆,桐圭胙土,掌文膺命。佐霸兴功,受氏分姓;世笃繁祉,后昆无竞。北海称治,南阳表清;爰曹暨马;或公或卿。我膺世载,基构增荣;公业不死,君谋复生。天祑有礼,求我懿德;麾盖大蕃,剖符邦国。言为世范,行成士则;尤畏四知,能除三或。功名既立,谢病归田;上樽时赐,安车载悬。倒屣礼士,挂榻迎贤;竹林清宴,濠水谈玄。令龟告殒,阴堂梦逝;桑户化真,子来厌世。玄台杳杳,□阴□□;勒石土泉,飞声万岁。
  齐义州羊使君长孙夫人墓志铭
  夫人长孙氏,讳敬颜,河南洛阳人也。荣华□□自齐光,槃根将州岳□固,本枝百世岂易。夫人祖稚,魏录尚书、上党王。父子彦,仆射、司州牧。□阿衡所寄,具瞻斯在。夫人生自兰房,早称淑□,言吉师氏,有此家室,邕密礼教,肃穆闺门。仪□内成,风犹水扇,远近人物,德□是钦。去□□□,宪章所属。异因积德,永祈夫辅、与□□征,短辰奄及。春秋六十有五,以大隋开皇十一年岁在辛亥闰十二月戊寅廿二日己亥薨于兖州太阳里。十二年十月癸酉朔卅日壬寅葬于宫山之阳。恐山谷陵夷,身名永灭,立铭镌石,期之不朽。乃为铭曰:於精家业,积叶传芳;乃祖乃父,令闻令望。四德爰备,造舟为梁;言归百两,亦显其光。叶繁蕰藻,□赐蒸尝;绢谐中外,谨敬帷房。松贞桂馥,地久天长;拂石期书,□永服昌。大暮昏晦,旷野荒茫;九泉雾含,风悲白扬。
  长孙志盖附记
  男行思,早亡。男敏方,妻博陵崔氏。男敏正,早亡。男敏行,妻赵郡李氏。男敏则,妻□□□氏。男敏博,妻□□□氏。男敏齐,早亡。女樊□,早亡。女静□,(下残)。女静则,适安□□□。女静德,适敦煌李□英。女静猗,早亡。女静□,适清河□□□。女无□,早亡。女静质,适北海王弘基。女静□,(下残)。
  按羊使君墓志:“公讳”下名不清,今考《北齐书》卷四十三、《北史》卷三十九《羊烈传》,载烈字信卿,泰山钜平人,父莹字灵珍,兖州别驾从事。烈弱冠辟州主薄,又兼治中从事。释巾太师咸阳王(元坦)行参军,迁秘书郎。显祖初为仪同三司,开府,以烈为苍曹参军,寻迁并省比部郎中,除司徒属,历尚书祠部,左、右民部郎中,所在咸为称职。九年,除阳平太守,有能名。皇建二年迁光禄少卿,加龙骧将军,兖州大中正,又进号平南将军。天统中,除太重大夫,兼光禄少卿。武平初,除骠骑将军、义州刺使。今核之《羊使君墓志》,所记墓主家世、履历,皆与正史《羊烈传》相合,使君即羊烈无疑。
  新泰出土的羊烈夫妇墓志同史籍对勘,不但可以补充史籍许多缺漏之处,而且一些错误的记载也可以籍以订正。今举示数例:
  
  一. 补史之缺
  
  家族世系得以补充:《北齐书》本传载阳烈为“晋太仆卿琇之八世孙”。但羊琇至羊烈之祖羊规之中间四世世系,史简有缺。今据墓志,知烈之高祖名哲,官济南相(按:此人即羊规之祖父)。这一史料,可补羊氏谱系之缺略。
  又,羊规之累官之职,《魏书》、《北史》均计作“雁门太守”,而志石作“营州刺史”,考《梁书》卷三九《羊侃传》亦称侃祖规之“魏授卫将军、营州刺史”与志相合,当可信,可据以补《魏书》、《北史》二史之缺漏。
  生平事迹得补苴:羊烈之妻,正史失载,今据《长孙氏墓志》知烈妻长孙敬颜,洛阳人,为长孙稚之女孙,长孙子彦之女。按:稚、子彦,《魏书》卷二十五、《北史》卷二十二并有传(后者“稚”作“幼”,盖避唐高宗讳改),略云:稚字承业,上党王长孙观之子,仕魏立官至雍州刺史,司徒公、侍中。武帝入关,随赴长安,位太师,录尚书事,封上党王。子子彦,历官中军大都督,行台仆射,武帝依为心膂。及从帝入关,累官尚书令、行司州牧。所记皆与志合。另据《魏书》卷七七《羊深传》,长孙稚父子乃是与羊深(羊祉之子、羊烈堂兄)一同剿灭萧宝寅之变的人物,本传载:“萧宝寅反,攻围华州,正平薛凤贤等聚众作逆。敕深兼给事黄门侍郎,与大行台、仆射长孙稚共会潼关、规模进止。事平以功赐爵新泰男。”今据《长孙墓志》的发现,说明长孙氏与羊氏不仅是政治上的盟党,两家尚有联姻之谊,这对进一步研究南北朝时门阀制度在婚姻上的反映,提供了新的史料。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