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步

 

  在《散文》杂志上连续发表了两年的画,现在该结束了。最后这一期是告别画,我画的是鹰。
  我所见到的从古至今的画作里,只要有鹰,差不多是展翅腾起或者俯冲,也有立于岩上来作雄视,霸气十足。我这只鹰却是个皱鹰,才学步,目光惊恐,颤颤兢兢。
  我画的是我么。

  2003.1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