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佛

 

  我是文坛很著名的病人,差不多的日子都是身体这儿不舒服那么又难受,尤其在三十出头的年龄里患上了乙肝,一直病蔫蔫近二十年。这几年胳膊腿儿来了劲,肝病竟没事了。得知肝病没了,许多人都来讨药方,我答复是:我吃药打针太多了,也不知道上哪种药哪种针起了效果,但我觉得有两点可以使自己健康,那便是精神放松和多做好事。
  精神放松我是这样的:不就是个病吗,我们每个人体验到死却体验了无法再总结,而病是生与死的过渡,是可以成为参透人生的一次哲学啊!能很快治好当然好,一时治不好就与病和平相处,受折磨要认定是天意就承受折磨,最后若还治不好,大不了不就四么,活着都不怕还怕死?至于做好事我做得更好,能帮别人的事就帮别人的事,帮不了别人的事就倾听别人诉说,与生人相处要尊重生人,与熟人相处要宽容熟人,要求朋友不能像要求家人,要求家人不能随心所欲,修炼大胸襟为目标,爱个小零钱就停止。
  每做了一次好事,心情非常愉快。这愉快是不能告白别人的,于是就感谢佛,给佛画像。
  我画过了许许多多的佛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