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蛙

 

  我在饮食上特别简单,却也有许多忌讳,比如不吃蛇,不吃鳝,不吃鳗,也不吃牛蛙和甲鱼。广东来了一帮文艺界人士,我们请人家吃饭,席间他们奇怪我怎么就不吃鳝和鳗?我说:它们象蛇。他们说:为什么象蛇的都不吃,蛇肉香啊!我说:蛇和龙是同类,我属龙。不吃牛蛙是因蛙字与我名中的凹谐音。自己咋能吃自己呢?我还不吃甲鱼的。他们说:连甲鱼也忌了?我说:是的。他们想了想,说:噢,明白了,甲和贾的读音差不多!
   饮食上忌讳吃蛇、牛蛙和甲鱼,就对这些东京敬畏,且屋里尽摆着这些东西的图形。就说蛙吧,有园雕的石蛙,有刺绣的布蛙,有剪贴的纸蛙,连给着蛙纹的彩罐也收藏了几个。有朋友就奚落我:蛙有什么好图腾的,井中之蛙嘛!我很丧气,又没办法反驳他,以后的日子里虽见了有蛙形的物件就还是珍藏,却也警惕不与姓井的姓景的姓丁的或各中有此类字的人交往。一日偶尔翻书,看到毛泽东十二岁时写了一首咏蛙诗,大为震奋,诗是这么写的:

  独坐池塘如虎踞,
  绿荫树下养精神;
  春来我不先开口,
  那个虫儿敢出声?!

  毛泽东到底是毛泽东,十二岁就能说出这么大的诟,我已经五十岁了还伏低伏小,很是感慨。麻雀是不知鸿鹄之志的,但毛泽东的诗毕竟鼓动了我,当即就画了此幅画,挂在屋中,一是为己壮胆,二是要吓别人。

  2003.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