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与陶瓶

 

  在我的书房,除了书,堆放的有大大小小百十多个古陶瓶罐,许多人问我为什么爱这类东西,我说或许瓶与平谐音吧,说不清什么原因,一日有甲骨文专家和我谈起我的姓名三字,说贾字上半部的西来源于陶瓶的象形,下半部的贝就是贝壳,古时的货币;古人的钱是在家时压在炕席底下的,出门则装进陶瓶了顶于头上,原来我爱陶瓶的秉性是与生俱来的!环顾书房,可惜的只是没有很多的钱,瓶里罐里都在空着。
  二零零一年的春天,我得知陕西的富平县有一个专烧制陶器的陶艺村,自己以陶自喻,富平的县名又让我吉祥,便鼓动一些朋友去那里游玩。一位女熟人也嚷着她也爱陶,而且陶艺村三字中也有一个字与她的名相同,她应该去的,也就去了。在陶艺村我们每人都亲自制作了一件陶器,当然做得最好的是我。我做的就是一个瓶,烧好了我把它带了回来。
  事后,我为去陶艺村的每个朋友都画像,画得像本人的就属这幅画。这幅画之所以没有题名为“××造像”而是“女人与陶瓶”,我想,女人与陶瓶里有许多有意味的关系的,女人如贾宝玉所说是水做的,那么陶瓶是泥做的,女人是美丽的,陶瓶是粗陋的。当女人在做陶瓶时,陶瓶给了女人大气,女人给了陶瓶高贵。
  我印象深刻的是我的那个女熟人在做陶瓶的神情,她做得并不好,但却专注,她做陶瓶并不是为了装钱币,她是要把她的憧憬装进去,由于太想做好反而泥坯拉动时使瓶形变歪。大家都在笑她,我没有笑,当丑陋的瓶形渐渐在她的手中完成时,我觉得那丑陋的瓶子有了灵魂,她与陶瓶在瞬间里对应和融合了。
  女熟人来取这幅画了,她带给我一束晚菊。为什么不送一束玫瑰或勿忘我呢?她说:晚菊是半老徐娘啊!我将菊花就插进了我制作的那只陶瓶里,我也就说了:陶瓶不套徐娘老,犹有容光照紫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