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泊的草

 

  曾经是很久很久的岁月,我未参加过任何文学活动,也不出远门,终日都闷在这个老城里。但我的灵魂到处流浪,精神无以附著。在屋里的藤椅上窝倦,自己都能看见另一个我在地板上踱来踱去,走到街上了,又不知要往哪里,只是无目的地走,直走得两腿发困,已经是晚上了,才蹴在路灯下喘息,又疑惑白天那么多的人现在竟然都没有了,他们都回家了,怎么都能寻着属于自己的家呢?这时候小巷里钻出一个骑自行车的人,经过我身边时看了我一眼,猛地车速就慢了,说:贾平凹?!我没有应声。那人的车子还是慢慢往前骑,骑出十米远了,便掉了车头又骑过来。我知道他认出我了,我不想让任何人认出,起身就走。他在后边叫:贾平凹,贾老师。是贾老师吧?一定是贾老师!我读过你所有的书,你给我我帽子上签个名吧!我的脚步到底没停,而不知怎么啦竟有一股眼泪就流下来。
  壬午年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