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马图

 

  X年X月,我去拜会西北某个小市的画家王XX,王先生虽在国内的画坛无足轻重,却是这个小市的名片,凡是省上的什么官员来到小市,市领导就必将他招去,在宾馆当面为贵宾作一天两天的画。我去的那天,刚刚在王先生的家里坐定,市领导又一个电话过来,让他带一卷四尺整张的画去宾馆吃饭,王先生就把我也叫上,说:好得很,省得我为你接风破费了!宴会很丰盛,大家都兴高采裂,频频举杯向一个年轻人祝福,原来这位年轻人是市办公室主任,已被任命为省长的秘书,明日就要赴省城了。这位新秘书衣着鲜亮,人也英俊,因为将要离开这个小城了,就向老领导敬酒,感谢多年培养之恩,而老领导则也站起来,说:我得敬你了,你已经是我的上级了嘛!结果杯盏狼籍,差不多的人都喝醉了。
  吃完饭,我和王先生往回去,疑惑地问:现在的秘书可是中国最好的职业,更是仕途上最捷的一条道,省长怎么会在这儿物色呢?王先生说:这是市领导举荐的。我还是不解:省长怎么就采纳了这么一个小市领导的举荐?王先生说:我们市领导曾风传过要调回省上当厅长的,但不知什么原因没有成功。王先生给我挤挤眼,又说:他肯定要上调的,如今会更快了。我问这位新秘书人怎么样。王先生介绍说小伙子原来在一个小县当副县长,市领导提拨到办公室当主任有两年吧,是匹好马。我说:这是遇上伯乐了。王先生说:不是遇,是要寻的。现在一级一级的领导,对下是伯乐,对上都是马呀。
  那天晚上,我和王先生在他的画室里作相马图。他画的马都明显地呈女性化,丰硕的臀,长长如发的鬃,眼睛明媚似在说话。我则画了一匹马,又黑又瘦,鬃硬且乱,一团野气。王先生目注了半响,没有吭声,却将他的马画一把就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