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水

 

  在外省人的眼里,陕西是苦焦的黄土塬,没有水,也不长草的。其实陕西分三大块:陕北,陕南和关中。陕北的高塞,已经民歌里千遍万遍地唱过了,关中能孕育了秦腔剧,也能想象出那里的厚深而呆滞的地理和世情,陕南则迥然不同,它一派清明。
  今春里,来了一位沪上的文友,先在陕北、关中逛了一圈,极力嘲笑陕西人臀大没腰是因为缺水,性情冷倔是把辣子当菜,把面条做得像裤带,一大一大老碗所致。我就领他去了
一趟陕南。陕南有山有水,有米有鱼,也有白面长身的女子,他惊呆了,说,这是江浙么!我说:这里的山和江浙的山一样秀,但秀中有骨;这里的水和江浙水一样清,但清中透甜;江浙的女子有这里的女子待人泼辣吗,脸色红润吗?他气得要尿,把尿尿在汉江里,我警告说:你这一污染,就污染到黄浦江口喽!
  那天夜里,我画了这幅山水,我画的是陕南安康市的瀛湖畔。我们白天在那里钓了一尾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