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山玉泉院

 

  上个世纪的八十年代,我曾三次去爬华山,每次走到玉泉院,因故没有上山,就回来了。第一次在玉泉院的时候,碰着一个道士,他坐在一间开窗的小房中写字画画,许多人都去求,他是给我写了四个字:“海风山骨”。从那以后,我给人提说华山,说华山是一块完整的白石头,险其天下,是真正的山,是父亲山。
  到了去年,我终于爬上了华山,在山上看到一块石刻:“太华顶上玉井莲,花开十丈藕
如船”,非常地喜悦。但那次坐的缆车到了北峰,后又由北峰坐缆车下山,没有经过玉泉院。
  回家后,常常琢磨,一个玉泉,一个玉井,华山是不是就这两个出水的地方,如果是,水根怕是连接的,而水又是怎么连接的呢?
  今早起来,突然想着要画画这两个地方。先画的是玉泉院,画着画着画了院前的那棵树,记得那日阴冷着,大树中天而立,威风高翔其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