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屋

 

  随着年龄增长,回故乡的愿望越来越强,但回故乡的次数却越来越稀了。去年回去了一趟,老屋的上房已经无人居住,墙壁斑驳,灰絮挂梁,父亲的遗象还装在插屏里摆在柜上,儿时我用炭写在窗顶上的豪言壮语也蚀失了一半,不禁落下泪来。
  那日阳光强烈,站在屋里,窗子亮明发白,倒象是打开的书籍,我永远记住了这个场景。

  20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