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州初录(12)

 

 
  光头直是摇头。两个男人就笑得更疯,一个说:“没采,没采,没尝过甜头呢!”一个说:“傻兄弟,别末了落个什么也没有!”光头一抬脸儿瞧见我了,低声说:“勾子嘴儿没正经,别让人家听见了!”
  我笑笑地走过去,给他们三人打了招呼,弯腰就火点烟时,那光头用手捏起一个火炭蛋,一边吸溜着口舌,一边不断在两个手中倒换,末了,极快地按在我的烟袋锅里。我抽着了,说声“祝你走运!”他们疑惑地看着我,随即便向我眨眼,却并不同我走。在等我走过河上的一段列石,往一个山嘴后去的时候,回头一看,那三个男人还在那里吃烟。
  转过山嘴,这沟里的场面却豁然大了起来。两山之间,相距几乎有二里地,又一溜趟平。人家虽然不多,但每一个山嘴窝里,就有了一户庄院,门前都是一丛竹,青里泛黄,疏疏落落直往上长,长过屋顶,就四边分散开来,如撑着一柄大伞。房子不像是川道人家习惯的硬四川式的屋架,明檐特别宽,有六根柱子露出,沿明柱上下扎有三道檐簸,上边架有红薯干片,柿子,包谷棒子。山墙开有两个“吉”字假窗,下挂一串一串的烤烟叶子,辣椒辫儿。门前有篱笆,路就顺着一块一块麦田石堰绕下来,到了河滩。河水很宽,也很浅,看着倒不是水走而是沙流,毛柳梢,野芦苇,一律枯黑,变得僵硬,在风中铮泠泠颤响。我逆河而上,沙净无泥,湿漉漉的却一星半点不粘鞋。山越走越深,不知已经走了多少里,中午时分,到了一个蛋儿窝村子。
  说是村子,也不过五户人家,集中在河滩中的一个高石台上。台前一家,台后一家,台上三家。台子最高处有一个大石头,上有一个小小的土地神庙,庙后一棵弯腰古柏。我进去讨了吃喝,山里人十分好客;这是一个老头,一尺多长的白胡子,正在火塘口熬茶,熬得一个时辰,倒给我喝,苦涩不能下咽。老头就皱着眉,接着哈哈大笑,给我烫自家做的柿子烧酒。一碗下肚,十分可口,连喝三碗,便脖硬腿软起来,站起身要给老者回敬,竟从椅子上溜下桌底,就再也不省人事了。
  一觉醒来,已是第二天早上,老者说我酒量不大,睡手倒好,便又做了一顿面条。面条在碗里捞得老高,吃到碗底,下面竟是白花花的肥肉条子!我大发感慨,说山里人真正实在,老者就笑了:“这条沟里,随便到哪家去,包你饿不了肚子!只是不会做,沟垴驼子老五家的闺女做的才真算得上滋味,可惜那女子就托生在那不死的家里!”我问怎么啦?老者说:“他吃人千千万,人吃他万不能,一辈子交不过!今年八月十五一场病只说该死了,没想又活了……甭说了,家丑不可外扬的。”我哈哈一笑,对话也便终止,吃罢饭继续往深山走。中午赶到山垴,前日所见的那三个男人有两个正好也在河边。身边放着三根檩木,每根至少有一百五六十斤,两个男人从怀里掏出一手帕冷米饭,用两个树棍儿扒着往口里填,吃过一阵,就趴在河里喝一气水。见了我,认出来了,用树棍儿筷子指着饭让我。
  “那个光头呢?”我问了一句。两个男人就嘻嘻哈哈地笑,用眼睛直瞅着左身后的山洼洼眨眼。
  我坐下来和两个男人吃烟,他们才说:光头去会那女子了。他们昨日上来,三个人就趴在这里大声吹口哨,口哨声很高,学着黄鹂子叫,学着夜猫子叫。这叫声是女子和光头定的约会暗号。果然女子就从山根下的家里出来,一见面哭哭啼啼,说她爹横竖为难,一千二百元看来是不能少的,商定今日从山梁那边掮了木头回来再具体谈谈,今天下来,女子早早就在这里等着。现在他们放哨,一对情人正在山洼洼后边哩。
  我觉得十分有趣,也就等着一对情人出来看看结果。这两个男人吃足喝饱了,躺在石头上歇了一气,就不耐烦了,一声声又吹起口哨,后来就学着狼嗥,如小孩哭一样。果然,那山洼洼后就跑来了光头,一脸的高兴。一个男人就骂道:“你好受活!把我们就搁在这儿冷着?!”光头说:“我也冷呀!”那男人就又骂道:“放你娘的屁,谈恋爱还知道冷?”另一个就问:“干了吧?你小子不枉活一场人了!”光头又摇头又摆手,两个男人不信,光头便指天咒地发誓,说他要真干了,上山滚坡,过河溺水。一个男人就叫道:“你哄了鬼去!我什么没经过,瞧你头发乱成鸡窝,满脸热汗,你是不是还要发誓:谁干了让谁在糖罐里甜死,在棉花堆上碰死,在头发丝上吊死!?”
  光头一气之下就趴在河边喝水,叽哽叽哽喝了一通,站起来说:“现在信了吧?!”
  两个男人便没劲了。光头却从怀里掏出一包红布卷儿,打开说:“女子和我一个心的,和她爹吵了三天了,她爹直骂她是‘找汉子找急了!’要当着她在担子上吊肉帘子。她只好依了他,说定一千二分文不少,但她就偷了她爹一百元,又将家里一个铜香炉卖了一百元,又挖药赚了一百元,全交给我啦!”
  两个男人“啊”的一声就发呆了,眼红起来,几乎又产生了嫉妒,将光头打倒在地上说:“你小子丑人怪样子,倒有这份福分!那女子算是瞎了眼,给了钱,倒没得到热火,把钱撂到烂泥坑了!”
  光头收拾了布包,在衬衣兜里装了,用别针又别了,说这别针也是那女子一块带来的。“我抱了一下,亲了一口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