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

 

 







  ●宗教是被压仰生物的哀叹,且它同等于没有灵魂状态下的心绪,是无情的世界的感情,也就是民众的鸦片(马克思)

  ●宗教是一种逻辑上的必然性,人们之所以被迫承认和接受宗教的存在,不仅因为宗教是历史事实,还因为它是一种逻辑上的社会必然性(迪尔凯姆)

  ●一个神作为一个人来表达,组织了社会的力量,一种尽管不能有意识的确定,但却能清楚地感觉到的力量(迪尔凯姆)

  ●所谓宗教,就是把我们的义务的一切都看作是神的命令(康德)

  ●人类明白了肉体的药不灵验时,才寻找出灵魂之药(费谢特)

  ●宗教人类经验最低沉的声音(马·柯诺德)

  ●宗教希望和恐惧的女儿向无知解释的不可知性(安·比尔斯)

  ●宗教、信誉和眼睛都是不可触伤的(欧洲)

  ●任何一个时代都存在宗教(伊拉斯漠)

  ●宗教就像萤火虫一样,为了发光而需要黑暗(叔本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