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

 

 








  ●一定量的权力,必然以某种名义存在于社团中,存在于一些人的手中(埃德蒙·伯克)

  ●权力应该被用来限制权力(孟德斯鸠)

  ●财富、知识、荣耀,不过是权力几种类型(霍布斯)

  ●用罪恶手段得来的权力决不会被用于正当的目的(塔西佗)

  ●权力会奴化一切(塔西佗)

  ●世间没有一种无娄罗的权力,也没有一种无臣仆的尊荣(雨果)

  ●王冠的难治头痛(英国)

  ●权力是在他人反抗时下达的一个他所服从的命令的可能性(韦帕)

  ●权力可以被看成存在于人或个人的身上,第二种形式不存在于个人的身上,它存在于此人所占据的职务或地位中(韦帕)

  ●没有能力使用权力的人等于没有权力(菲·贝利)

  ●在不其位者未必没有权(塞·约翰逊)

  ●最大限度地行使权力总是令人反感;权力不易确定之处始终存在着危险(塞·约翰逊)

  ●合法而稳定的权力在使用得当时很少遇到抵抗(塞·约翰逊)

  ●只有傻子才把他们的幸福放在他们的权力之外(法朗士)

  ●当权若不行方便,如入宝山空手回

  ●有权不用,过期作废

  ●上帝说过,你要么享有权力,要么享有乐趣。两者不能兼而有之(爱献生)

  ●什么是气派?什么是权力?更重的劳动,更深的痛苦 (托·葛雷)

  ●要想知道掌权的痛苦,就该去问那些当权者;要想知道它的乐趣,就应该去问它的追求者(查·科尔顿)

  ●无限的权力会毁掉它的占有者(威·皮特)

  ●权力越大,滥用起来就越危险(伯克)

  ●一切世俗的权力都会使人成为无赖(肖伯纳)

  ●在众人之上玩弄权势固然极够引诱人,但权势本身也潜伏着毁灭及危险的种子(海塞)

  ●虽然权力是一头固执的熊,可是金子可以拉着它的鼻子走(莎士比亚)

  ●财产会随着权力的增加而增加(威·柯珀)

  ●兜里有钱不如朝中有人(英国)

  ●财主就能当官,当官就是财主

  ●有钱能买高官做

  ●官家想一想,银子一千两

  ●用赢得的权力的品质来维护权力,就很容易获得成功(萨卢斯特)

  ●通过战争手段比通过广开言路更能牢靠地维护政权塔西佗)

  ●稳坐权力宝座的人很快就会学会思考安全问题,而不是图发展这一治国的最大的课题(詹·拉·洛威尔)

  ●处于权力顶峰的人不再向上看,而是向四周看(詹·拉·洛威尔)

  ●有权即有理(塞内加)

  ●强权压倒公理

  ●强权是衡量公理的尺度(卢卡努斯)

  ●我宣布,强权就是公理,正义就是强者的利益(柏拉图)

  ●世上唯权与公理主宰一切;强权先于公理(儒贝尔)

  ●人生往往是复杂的,使复杂的人生简单化除了暴力就别无他法(齐川龙之介)

  ●不要让疯子的手拿到剑(苏格兰)

  ●理从何来,手中有权常有理;畏是什么,目中无人最无畏

  ●我们看到,一方面是一定的权威,不管它怎样造成的,另一方面是一定的服从,这两者,不管社会组织怎样,在产品的生产和通赖以进行的物质条件下,都是我们所必须的(恩格斯)

  ●不强迫某些人接受别人的意志,也就是说没有权威,就不可能有任何的一致行动(恩格斯)

  ●权是调动支配他人的力量,威是能压服人的力量或使人敬畏的态度。威是基础,权是保证。威能得权,权靠威护

  ●法律应对人有权威,而不是人对法律有权威(波萨尼亚)

  ●真正的威力在于闪电,而不在一于雷声

  ●粗暴的语言,过分的刑罚,就像钢锉一样把权力的铁棒慢慢磨灭(印度)

  ●与有权势的人交朋友是不安全的(菲得洛斯)

  ●上司的房间里充斥着武器,外表的舒适解除了那些进入者的武器,但实际上却是一座隐藏起来的军火库(沃尔特·本耶明)

  ●伴君如伴虎

  ●出身卑贱的小人一旦大权在握,就会比谁都凶残(克劳德兰纳斯)

  ●权力会使人渐渐失去温厚善良的美德(伯克)

  ●权力把受害者的百般苦恼看作忘恩负义(泰戈尔)

  ●权力不能使卑劣的人就得高尚

  ●一朝权在手,谁敢不低头

  ●纱帽一戴,鼻根就歪了

  ●要冒犯几个芝麻大的小权威,我们还得拥有对真理的公正无私的爱以及性格力量才行呢,大些的权威就更不用说了(别林斯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