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00 假面具

  Author :列·纳乌莫夫

  Issue : 总第 107期

  Provenance :《俄苏文学》

  Date :1990

  Nation :苏

  Translator :应 晖

  我生来就有一张死板的脸。起初,我对此一点不在意,幼稚地认为,脸不起什么特殊的作用,其他方面的素质重要得多。但是,生活很快地消除了我的错误认识。

  还在读书时,我就开始发现,不是极端需要,同班同学尽量不和我交往,好像在他们面前的不是一个活生生的同龄人,而是一片真空。课堂上,老师听完我的回答,漫不经心地点点头,从来不提另外的问题,似乎急于要极大限度地缩短同我的接触。

  稍晚些时候,当我成为一名大学生,我爱上我们年级的一位姑娘,开始加紧向她献殷勤。我们的约会持续了近半年,但令人吃惊的是,她突然嫁给了另外一个小伙子,在我看来,这个小伙子同样没有什么独特之处。对于我的指责,姑娘诡辩地回答说,我和他两个惊人相似,她痛苦了很久,不知道该偏向谁,但后来看中了我的竞争对手不落俗套的耳朵,这就决定了她的选择。

  大学毕业后,我分配了工作,工作虽不怎么的,但总算是在莫斯科。我竭尽全力要出人头地,按时完成各项任务,提出一些大胆方案,但纵然是这样,也不能引起领导对我的注意。领导常常忘记我的名字,把我和另外一个人混淆一起,看来,他们根本无视于我的存在。

  一次,在一个春天的夜晚,我久久地研究自己的脸蛋,醒悟到抱怨任何人都是可笑的和不公平的。我的面貌全无特征可言。在任何一个办事处都可以见到这样的面孔。

  我冷静地分析了自己的研究结果,下定决心永远放弃空幻的希望和远大的理想。

  但,机遇特意安排我成另外一个样子。

  一个周末文娱晚会上,我偷听到两个有点喝醉了的男人的谈话,此番谈话从根本上改变了我的命运。

  “你得到了一副新面具!”一个黑发男人哈哈大笑,声音忽高忽低地说,从外表看,他是一个有知识的人,脸上显露出才气。“你还想高升吗?为什么?你刻意追求名誉地位会使你垮台的,你瞧着吧!”

  “我不会完蛋,你别吓唬人!”另一个回答说。他傲慢,目光冷淡。“全都没错!”

  我出于好奇而蠢蠢欲动了。我等到谴责个人名利主义的那个人离开后,坐到有知识的人的跟前,言过其实地赞扬起他的衣着、仪表、音容笑貌。他转眼间就上钩了,开始吹嘘自己在艺术世界所起的作用,有哪些熟人,有带壁炉的别墅和一辆汽车,并且如何受到妇女的垂青。我又给他升了升温,但结果适得其反。他突然嚎啕大哭,既而哽咽着,开始低声说,他讨厌面具,戴着面具早就失去了一切,也不可能有什么,似乎已无退路了。

  我格外小心地从他那儿掏出尽量多的信息。他向我口授地址,原来,在离谢列兹涅夫斯基澡堂不远的一个胡同里,住着一位制作各种各样面具的手工业者。此人制作的面具如此精致和逼真,以致谁也不能够将他制作的面具与真人的面孔辨别开来。随时可以摘下面具,换用另一个面具,做这件事差不多只要一瞬间,但是,绝对不容忘戴面具的事发生,否则,会导致彻底的失败。所有面具不同于化妆舞会或戏剧用的面具,不是刻板不变的,是些能适应环境变换表情,出色地模仿出过人的才智和非同一般的美德,只是让面具的主人取悦于人。对于自己的产品,师傅不收费,但是,人们只要一得到面具并戴上它,就会有种失落感,的确,这种感觉很快就会消失。

  流着眼泪和我谈话的人坦率地说出这一切之后,突然用怀疑的眼光看了我一会,想必有点吃惊。与一位素不相识的人怎能这样坦率地谈话。我没等到他解释,就混入众多客人中去了。

  第二天早晨,我去寻找那间不平常的作坊。这没费多大功夫:我轻而易举地找到了它,看见在地下室的门上贴着一张黑色廉价的半成品面具。

  作坊主人是一位个头不高的大胖子,像儿童读物中常见的圆面包。他很有礼貌地接待了我。

  “欢迎光临!”他尖声地说。“我很高兴为您效劳。你请坐!”

  我在一张板凳上坐下,附近放着一大堆不知名的杂物,我不知从何说起。

  “我了解您的困境,”师傅点点头。“我试试帮助您。我们就从就业指导开始,好吗?一生最重要的就是按意愿选择职业。从零开始永远不算晚。面具会使事情变得简单化。对现在的工作,您满意吗?”

  “工作可没说的!”我耸耸肩。我只是有个要求。物质上的……威望上的……高于一般水准。”

  “您想成为心理学家吗?”他快言快语问道。

  “嗯——不。”

  “做投机商人?外交家?报幕员?收买赃物者?工会基层委员会脱产主席?律师?著名女电影明星的丈夫?请您回答!”

  “这太奇特了!”我低声含糊地说,“我的要求比较简单。”

  “比较简单!”胖子微笑了一下,“建筑工人或矿工不需要面具。电力机车驾驶员也不需要。顺便说一下,既然不需要,我也不必为他们做什么。如果具体职业使您害怕,我可以向您提供一副卓有成就的活动家的面具。这完全不必承担什么责任,可以做愿意做的一切。”

  “同意,”我考虑了一下,回答说。

  “说好啦!”他在一堆杂物中翻了一会儿,将一块软东西扔到我膝盖上。“请你抚平料子,放在脸上。”

  我按他吩咐的去做了,感到皮肤有点轻微抽搐。

  “好极了!”师傅笑笑,“请您拿着镜子!”我接过他递来的镜子,哎哟叫了一声。

  镜子里映出一张刚毅的脸,高高的额头,一双过于自信和蛮横无礼的眼睛,一张长着两片鲜红嘴唇而富有性感的嘴和一个总是不安分的大鼻子,似乎要从空气中吸取它需要的气味。

  “这是什么?”我叫道,“我不喜欢!”

  “极好的鼻子!”作坊主安慰说,“面具将会使它永远顺风。出色的事业型鼻子!有了这样的鼻子,谁也不会没有出路!”

  他还给我试了几个面具。那些面具同第一个相似,但是,大概它们做得不够雅致,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戴上第一个面具,我的外表看起来过于忠诚和勤勉可靠,第二个面具掩饰不住狡猾,第三个面具让人感到精力过于充沛。

  “不行!”作坊主坚决地挥了挥手,“对选定的角色来说,这些面具太直率。请您选用我开头建议的那一个面具,是错不了的。请您不要和鼻子争论什么,特别是在工作时。它会悄悄地揭示说该说的话。只要面具上了您的脸,鼻子就会开始独立行动。当您要过家庭生活,参加文娱晚会,野餐和其他活动时,您得使用另外一套,您在家里试戴一下,您就会弄清什么时候该戴哪种面具。一言为定吧?”

  “我该付您多少钱?”

  “都是一些不值钱的东西。我将换得您的个性。”

  “我没有个性。或者说差不多没有。。”

  “只要‘差不多’我就满意了。在任何人身上都会找到一点什么。祝您在新的生涯中取得成就!请原谅,有人要来找我。”

  “您打算拿什么作交换呢?我不愿意白白得到它。”

  “已经够了。再见!”

  在回家路上,我脸上戴着面具,感到似乎失去了某些有价值的东西,但是很快就忘掉了这一点。

  我的事业进行得很顺利。我几乎得到了以前只能幻想的一切。第一个面具的鼻子完全主宰了我,我也不和它争辩,将它与其他一些非工作场合不得不戴着的面具上的鼻子同样对待。开始,我觉得有点奇怪,我想的是一件事,说的是另一件事,而做的又是别的什么了,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对此可以习以为常。

  有时,当我开始考虑自己的生活,怀疑在我身上占了上风,这时,我面具上的鼻子气愤得连连喘息,要求我抛弃头脑中愚蠢的想法。

  然而,有一次面具的鼻子说:

  “任何人为了个人利益而放弃了自己的原则,戴上面具,就得听从它指挥,明白吗?不可能有第三种情形!”

  “这意味着什么?!”我吃惊地问道。

  “这我就一点也不知道了!”鼻子抽搐道。“是主人这么说的。我只不过是一个面具。确切地说,只是面具的一小部分。”


 

 

 
     


本书由语文资源网免费制作 更多好书尽在语文资源网 读书频道(ds.eywedu.com)!

 
free por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