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梁纪六 均王下贞明五年(己卯、919)






  后梁纪六 后梁均王贞明五年(乙印,公元919年)

  [1]冬,十月,出为楚州团练使。

  [1]冬季,十月,吴国派杨出任楚州团练使。

  [2]晋王如魏州,发徒数万,广德胜北城,日与梁人争,大小百余战,互有胜负。左射军使石敬瑭与梁人战于河,检击敬瑭,断其马甲,横冲兵马使刘知远以所乘马授之,自乘断甲者徐行为殿;梁人疑有伏,不敢迫,俱得免,敬瑭以是亲爱之。敬瑭、知远,其先皆沙陀人。敬瑭,李嗣源之婿也。

  [2]晋王到魏州,派数万名士卒扩建德胜北城,每天都和后梁争战,大小战争百余次,互有胜负。左射军使石敬瑭和后梁军在黄河边上交战,后梁军攻打石敬瑭,击断了石敬瑭战马的铠甲,横冲兵马使刘知远把自己的战马给了石敬瑭,自己骑着断了甲的马在军队在后面慢慢走。后梁军怀疑晋军有伏兵,不敢靠近,因此他们都幸免于难。因此,石敬瑭更加宠爱刘知远。石敬瑭、刘知远的先人都是沙陀人。石敬瑭是李嗣源的女婿。

  [3]刘围张万进于兖州经年,城中危窘,晋王方与梁人战河上,力不能救。万进遣亲将刘处让乞师于晋,晋王未之许,处让于军门截耳曰:“苟不得请,生不如死!”晋王义之,将为出兵,全已屠兖州,族万进,乃止。以处让为行台左骁卫将军。处让,沧州人也。

  [3]刘在兖州包围张万进已经一年多,城中危急窘困,这时晋王正和后梁军在黄河上作战,无力解救兖州。张万进派遣他的亲信将领刘处让向晋王请求援兵,晋王没有答应。刘处让在军营门口割掉自己的耳朵,说:“如果不答应请求,活着不如死了。”晋王认为他很义气,准备出兵援救兖州。这时正好刘已经攻下兖州,灭了张万进家族,才停止出兵援助。晋王任命刘处让为行台左骁卫将军。刘处让是沧州人。

  [4]十一月,吴武节度使张崇寇安州。

  [4]十一月,吴国武宁节度使张崇率兵侵犯安州。

  [5]丁丑,以刘为泰宁度使、同平章事。

  [5]丁丑(十三日),后梁帝任命刘为泰宁节度使、同平章事。

  [6]辛卯,王瓒引兵至戚城,与李嗣源战,不利。

  [6]辛卯(二十七日),王瓒率兵到了戚城,与李嗣源交战,没有取胜。

  [7]梁筑垒贮粮于潘张,距杨村五十里。十二月,晋王自将骑兵自河南岸西上,邀其饷者,俘获而还;梁人伏兵于要路,晋兵大败。晋王以数骑走,梁数百骑围之,李绍荣识其旗,单骑奋击救之,仅免。戊戌,晋王复与王瓒战于河南,瓒先胜,获晋将石君立等;既而大败,乘小舟渡河,走保北城,失亡万计。帝闻石君立勇,欲将之,系于狱而厚饷之,使人诱之。君立曰:“我晋之败将,而为用于梁,虽竭诚效死,谁则信之!人各有君,何忍反为仇雠用哉!”帝犹惜之,尽杀所获晋将,独置君立。晋王乘胜遂拔濮阳。帝召王瓒还,以天平节度使戴思远代为北面招讨使,屯河上以拒晋人。

  [7]后梁军在潘张修筑营垒,储蓄粮食,潘张离杨村五十里。十二月,晋王率领骑兵从黄河南岸向西行进,阻截后梁军的送粮人,俘虏了送粮人而返。后梁军在要害路段埋伏了士兵,晋军大败。晋王领着几个骑兵逃走,后梁军用几百骑兵包围了他们。晋将李绍荣认出是自己军队的旗帜,就一个人骑马去奋力解救晋王,仅使晋王免于一死。戊戌(初五),晋王又和王瓒在黄河南岸交战,王瓒先取得胜利,俘获了晋将石君立等。过了一阵,王瓒的军队被晋军打败,王瓒乘小船渡过黄河,跑回北城坚守。这次战败,有一万多士卒逃跑或被杀。后梁帝听说石君立非常勇敢,打算让他做自己的将领,把他关在监狱里,给他丰厚的待遇,并派人去劝诱他。石君立说:“我是晋军的败将,如果在梁国被起用,虽竭诚效死,有谁能相信我呢?”后梁帝还是很爱惜他,把俘获的其他晋将全部杀掉,只留下了石君立。晋王乘胜前进,一举攻下了濮阳。后梁帝把王瓒召回,任命天平节度使戴思远代理北面招讨使,驻扎在黄河抵御晋军。

  [8]己酉,蜀雄武节度使兼中书令王宗朗有罪,消夺官爵,复其姓名曰全师朗,命武定节度使兼中书令桑弘志讨之。

  [8]己酉(十六日),前蜀国雄武节度使兼中书令王宗朗犯了罪,前蜀主解除了他的官爵,恢复了他的姓名叫全师朗,命令武定节度使兼中书令桑弘志讨伐他。

  [9]吴禁民私畜兵器,盗贼益繁。御史台主簿京兆卢枢上言:“今四方分争,宜教民战。且善人畏法禁而奸民弄干戈,是欲偃武而反招盗也。宜团结民兵,使之习战,自卫乡里。”从之。

  [9]吴国禁止百姓私藏武器,盗贼越来越多。御史台主簿京兆人卢枢上奏说:“现在四方纷争,应当教百姓熟习战斗。况且善良的人是惧怕法律禁令的,而不安分守己的人舞弄干戈,这是想禁止争斗反而招来盗贼啊!应当组织民兵,让他们熟习战斗,各自保卫自己的家乡。”吴王听从了卢枢的意见。

  六年(庚辰、920)

  六年(庚辰,公元920年)

  [1]春,正月,戊辰,蜀桑弘志克金州,执全师朗,献于成都,蜀主释之。

  [1]春季,正月,戊辰(初五),前蜀将领桑弘志攻克金州,抓获全师朗,送到成都,前蜀主把他释放了。

  [2]吴张崇攻安州,不克而还。

  [2]吴将张崇进攻安州,没有攻下,率兵返回。

  崇在庐州,贪暴不法。庐江民讼县令受赇,徐知诰遣侍御史知杂事杨廷式往按之,欲以威崇,廷式曰:“杂端推事,其体至重,职业不可不行。”知诰曰:“何如?”廷式曰:“械系张崇,使吏如升州,簿责都统。”知诰曰:“所按者县令耳,何至于是!”廷式曰:“县令微官,张崇使之取民财转献都统耳,岂可舍大而诘小乎!”知诰谢之曰;“固知小事不足相烦。”以是益重之。廷式,泉州人也。

  张崇在庐州,贪暴不法。庐江的百姓上诉,说庐江县令接受了贿赂。徐知诰派侍御史知杂事杨廷式前往检查,打算以此来威胁张崇一下。杨廷式说:“杂端推事官,体制上非常重要,本职工作,不可不做。”徐知诰说;“怎么办呢?”杨廷式说:“给张崇戴上刑具,派一个官吏去升州,反复诘责都统。”徐知诰说:“现在查办的不过是一个县令,何至如此!”杨廷式说:“县令虽然是个小官,但张崇让他收取的民财都转献给了都统,难道可以舍去大官而去诘责一个小官吗?”徐知诰道歉说:“本来知道小事不足以麻烦你。”徐知诰因此更加器重杨廷式。杨廷式是泉州人。

  [3]晋王自得魏州,以李建及为魏博内外牙都将,将银松效节都。建及为人忠壮,所得赏赐,悉分士卒,与同甘苦,故能得其死力,所向立功,同列疾之。宦者韦令图监建及军,谮于晋王曰:“建及以私财骤施,此其志不小,不可使将牙兵。”王疑之;建及知之,行之自若。三月,王罢建及军职,以为代州刺史。

  [3]自从晋得到魏州以后,任命李建及为魏博内外牙都将,统率禁卫军银枪效节都。李建及为人忠诚壮节,得到的赏赐全部分给士卒,与士卒们同甘共苦,所以能够得到士卒们对他尽心尽力,只要他出去作战,一定会立功,同僚们很嫉妒他。宦官韦令图监管李建及的军队,偷偷地对晋王说:“李建及用自己的财物多次分给士卒,如此看来,他的志向不小,不能让他率领禁卫军了。”晋王产生了怀疑。李建及知道后,行之自若。三月,晋王免去李建及的军职,任命他为代州刺史。

  [4]汉杨洞潜请立学校,开贡举,设铨选;汉主岩从之。

  [4]南汉杨洞潜请求建立学校,开设贡举,量才授官,南汉主刘岩听从了他的意见。

  [5]夏,四月,乙亥,以尚书左丞李琪为中书侍郎、同平章事。琪,之弟也,性疏俊,挟赵岩、张汉杰之势,颇通贿赂。萧顷与琪同为相,顷谨密而阴伺琪短。久之,有以摄官求仕者,琪辄改摄为守,顷奏之。帝大怒,欲流琪远方,赵、张左右之,止罢为太子少保。

  [5]夏季,四月,乙亥(疑误),后梁帝任命尚书左丞李琪为中书侍郎、同平章事。李琪是李的弟弟,他的性情开朗出众,依仗赵岩、张汉杰的势力,颇通贿赂。萧顷和李琪同为宰相,萧顷谨慎秘密地观察李琪的短处。过了很久,有人想将试用的官改为正式的官,李琪就给他改试用官为守官,萧顷把这件事上奏给后梁帝。后梁帝十分生气,想把李琪流放到远方,经赵岩、张汉杰帮助,才未流放,降为太子少保。

  [6]河中节度使冀王友谦以兵袭取同州,逐忠武节度使程全晖,全晖奔大梁。友谦以其子令德为忠武留后,表求节钺,帝怒,不许。既而惧友谦怨望,己酉,以友谦兼忠武节度使。制下,友谦已求节钺于晋王,晋王以墨制除令德忠武节度使。

  [6]河中节度使冀王朱友谦率兵袭击并夺取了同州,赶走了忠武节度使程全晖。程全晖逃到了大梁。朱友谦任命他的儿子朱令德为忠武留后,并上表皇帝请求赐发符节和斧钺,后梁帝十分生气,没有答应。后来后梁帝害怕朱友谦心怀不满,己酉(十七日),任命朱友谦兼任忠武节度使。后梁帝的命令下达时,朱友谦已向晋王请求到符节和斧钺,归降于晋王,于是晋王直接发出亲笔手令任命朱令德为忠武节度使。

  [7]吴宣王重厚恭恪,徐温父子专政,王未尝有不平之意形于言色,温以是安之。及建国称制,尤非所乐,多沈饮鲜食,遂成寝疾。

  [7]吴宣王很厚道,而且谦恭谨慎,徐温父子掌管全权,宣王从来没有不平之意表现在脸色上,徐温因此就安然自在。到了建国称王以后,宣王更没有什么所高兴的,经常喝酒,很少吃饭,慢慢就卧床生病了。

  五月,温自金陵入朝,议当为嗣者。或希温意言曰:“蜀先主谓武侯:‘嗣子不才,君宜自取。’”温正色曰:“吾果有意取之,当在诛张颢之初,岂至今日邪!使杨氏无男,有女亦当立之。敢妄言者斩!”乃以王命迎丹杨公溥监国,徙溥兄为舒州团练使。

  五月,徐温从金陵回朝,商议谁当为继承王位的人。有人迎合徐温的心意说:“蜀先主刘备对武侯说:‘嗣子没有才能,您可以自代王位。’”徐温严肃地说:“我如果真有心取代王位,是在杀掉张颢的时候,哪能等到今日!即使杨氏没有儿子,有女儿也应当立她为王。再有敢胡说的,一律杀掉。”于是以宣王之命迎接丹杨公杨溥回来代行处理政事,调杨溥的哥哥杨任舒州团练使。

  己丑,宣王殂。六月,戊申,溥即吴王位。尊母王氏曰太妃。

  己丑(二十八日),宣王去世。六月,戊申(十八日),杨溥登吴王位。尊称他的母亲王氏为太妃。

  [8]丁巳,蜀以同徒兼门下侍郎、同平章事周同平章事,充永平节度使。

  [8]丁巳(二十七日),前蜀主让司徒兼门下侍郎、同平章事周以同平章事衔,出任永平节度使。

  [9]帝以泰宁节度使刘为河东道招讨使,帅感化节度使尹皓、静胜节度使温昭图、庄宅使段凝攻同州。

  [9]后梁帝任命泰宁节度刘为河东道招讨使,率领感化节度使尹皓、静胜节度使温昭图、庄宅使段凝一起攻打同州。

  [10]闰月,庚申朔,蜀主作高祖原庙于万里桥,帅后妃、百官用亵味作鼓吹祭之。华阳尉张士乔上疏谏,以为非礼,蜀主怒,欲诛之,太后以为不可,乃削官流黎州,士乔感愤,赴水死。

  [10]闰五月,庚申朔(初一),前蜀主在万里桥修建了高祖原庙,带领后妃、百官,供上高祖生前最喜欢吃的食品,击鼓吹乐来祭祀高祖。华阳尉张士乔上书劝说前蜀主,认为这样做不合祭礼。前蜀主十分生气,打算把他杀掉。太后认为不能杀,于是免了他的官职,把他流放到黎州。张士乔感到愤怒,跳水自杀。

  [11]刘等围同州,朱友谦求救于晋;秋,七月,晋王遣李存审、李嗣昭、李建及,慈州刺史李存质将兵救之。

  [11]刘等包围了同州,朱友谦请求晋国援救。秋季,七月,晋王派遣李存审、李嗣昭、李建及、慈州刺史李存质率兵前去援救。

  [12]乙卯,蜀主下诏北巡,以礼部尚书兼成者尹长安韩昭为文思殿大学士,位在翰林承旨上。昭无文学,以便佞得幸,出入宫禁,就蜀主乞通、渠、巴、集数州刺史卖之以营居第,蜀主许之。识者知蜀之将亡。

  [12]乙卯(二十六日),前蜀主颁发诏书,准备到北边巡视。任命礼部尚书兼成都尹长安人韩昭为文思殿大学士,地位在翰林承旨之上。韩昭没有文才,用花言巧语、阿谀逢迎得到的前蜀主宠幸,出入宫禁,在接近前蜀主时,请求卖通、渠、巴、集四州刺史官爵,用来修建他的住宅,前蜀主答应了。明白这件事的人知道前蜀将要灭亡。

  八月,戊辰,蜀主发成都,被金甲,冠珠帽,执弓矢而行,旌旗兵甲,亘百余里。雒令段融上言:“不宜远离都邑,当委大臣征讨。”不从。九月,次安远城。

  八月,戊辰(初十),前蜀主从成都出发,他身披金甲,头戴珠帽,手执弓箭而行,随从的旌旗兵甲,连接起来有百余里长。雒县守令段融上书说:“不宜远离都城,应委派大臣出去征讨。”前蜀主不听。九月,军队驻扎在安远城。

  [13]李存审等至河中,即日济河。梁人素轻河中兵,每战必穷追不置。存审选精甲二百,杂河中兵,直压刘垒,出千骑逐之;知晋人已至,大惊,自是不敢轻出。晋人军于朝邑。

  [13]李存审等到了河中,当天过了黄河。后梁军平时很轻视河中兵,每次战斗都要穷追不舍。李存审挑选了二百名精兵,其中又搀杂了一些河中兵,一直逼近刘的军营。刘率领一千骑兵出去追逐,发现晋军已经来到,十分吃惊,从此以后,刘不敢轻易出动。晋军驻扎在朝邑。

  河中事梁久,将士皆持两端。诸军大集,刍粟踊贵,友谦诸子说友谦且归款于梁,以退其师,友谦曰:“昔晋王亲赴吾争,秉烛夜战。今方与梁相拒,又命将星行,分我资粮,岂可负邪!”

  河中事奉后梁时间已经很长,将士们都是脚踩两只船。各路军队都集中在河中,粮草价格昂贵,朱友谦的儿子们劝说朱友谦诚心归服后梁,以此来让后梁军撤兵,朱友谦说;“从前晋王亲自率兵解救我的危急,手持火把连夜作战。现在正和后梁军相持,晋王又命令将帅披星戴月赶来援救,还给我们物资粮食,我们怎么能辜负他呢?”

  晋人分兵攻华州,坏其外城。李存审等按兵累旬。乃进逼刘营,等悉众出战,大败,收余众退保罗文寨。又旬馀,存审谓李嗣昭曰:“兽穷则搏,不如开其走路,然后击之。”乃遣人牧马于沙苑。等宵遁,追击至渭水,又破之,杀获甚众。存审等移檄告谕关右,引兵略地至下,谒唐帝陵,哭之而还。

  晋军分兵去攻打华州,破坏了华州的外城。李存审等按兵不动,几十天后才逼近刘的军营,刘等率领全军出来迎战,被打得大败,只好收拾剩下的军队退守罗文寨。又过了十几天,李存审对李嗣昭说:“野兽到了最困难的时候就会拼死搏斗,不如放开一条路让他们逃走,然后从后面追击他们。”于是李嗣昭派出人到沙苑去放马。刘等乘夜逃跑,李嗣昭率兵追击到渭水,又将刘的军队打败,斩杀和俘获很多。李存审等张贴檄文,告示关右,同时率兵攻占了很多地方,一直到下,谒拜了唐帝的陵墓,在陵前痛哭一番后返回。

  河中兵进攻崇州,静胜节度使温昭图甚惧。帝使供奉官窦维说之曰:“公所有者华原、美原两县耳,虽名节度使,实一镇将,比之雄藩,岂可同日语也,公有意欲之乎?”昭图曰:“然。”维曰:“当为公图之。”即教昭图表求移镇,帝以汝州防御使华温琪权知静胜留后。

  河中的军队向崇州发起进攻,静胜节度使温昭图非常害怕。后梁帝派供奉官窦维劝他说:“你仅仅有华原、美原两个县罢了,虽然名为节度使,其实是一个镇将,和一些强大的藩镇来比,怎么可以同日而语,你想扩大一点吗?”温昭图说:“当然。”窦维说:“让我为你来谋划。”于是就让温昭图上书请求改换个地方。后梁帝于是让汝州防御使华温琪暂为静胜留后。

  [14]冬,十月,辛酉,蜀主如武定军,数日,复还安远。

  [14]冬季,十月,辛酉(初三),前蜀主去了武定军,几天以后又回到安远。

  [15]十一月,戊子朔,蜀主以兼侍中王宗俦为山南节度使、西北面都招讨、行营安抚使,天雄节度使·同平章事王宗昱、永宁军使王宗晏、左神勇军使王宗信为三招讨以副之,将兵伐岐,出故关,壁于咸宜,入良原。丁酉,王宗俦攻陇州,岐王自将万五千人屯阳。癸卯,蜀将陈彦威出散关,败岐兵于箭岭,蜀兵食尽,引还。宗昱屯泰州,宗俦屯上,宗晏、宗信屯威武城。

  [15]十一月,戊子朔(初一),前蜀主任命兼侍中王宗俦为山南节度使、西北面都招讨、行营安抚使,任命天雄节度使、同平章事王宗昱,永宁军使王宗晏,左神勇军使王宗信为三名招作为副职,辅助王宗俦领兵伐岐。他们率兵出故关,在咸宜修筑壁垒,后进入良原。丁酉(初十),王宗俦向陇州发起进攻,岐王亲自率领一万五千军队驻扎在阳。癸卯(十六日),前蜀将陈彦威从散关出兵,在箭岭击败了岐兵。前蜀军的粮食吃完后,才率兵回去。王宗昱驻扎在泰州,王宗俦驻扎在上,王宗晏和王宗信驻扎在武威城。

  庚戌,蜀主发安远城;十二月,庚申,至利州,阆州团练使林思谔来朝,请幸所治,从之。癸亥,泛江而下,龙舟画舸,辉映江渚,州县供办,民始愁怨。壬申,至阆州,州民何康女色美,将嫁,蜀主取之,赐其夫家帛百匹,夫一恸而卒。癸未,至梓州。

  庚戌(二十三日),前蜀主自安远城出发,十二月,庚申(初三),到达利州,阆州团练使林思谔来朝拜,请求前蜀主巡视阆州,前蜀主答应了他的请求。癸亥(初六),顺江而下,龙舟彩船,光辉照映在江的两岸,这些都是强制沿江州县供应,老百姓开始发愁抱怨。壬申(十五日),前蜀主到了阆州,阆州的百姓何康有个很漂亮的女儿,将要出嫁,前蜀主就夺为己有,然后赏赐给她的夫家一百匹丝帛,那个未婚夫极其悲痛而死。癸未(二十六日),前蜀主到了梓州。

  [16]赵王熔自恃累世镇成德,得赵人心,生长富贵,雍容自逸,治府第园沼,极一时之盛,多事嬉游,不亲政事,事皆仰成于僚佐,深居府第,权移左右,行军司马李蔼、宦者李弘规用事于中外,宦者石希蒙尤以谄谀得幸。

  [16]赵王王熔依仗世代镇守成德,颇得赵地人心,生活富裕,地位显贵,容仪温文,悠然自得。他治理的府第园池,在当时是最好的。他经常游玩,不问政事,一切政事都依靠僚佐来处理。他深居府第,把大权交给了他的左右官员。行军司马李蔼、宦官李弘规掌管内外事务。宦官石希蒙尤其靠阿谀奉承得到宠爱。

  初,刘仁恭使牙将张文礼从其子守文镇沧州,守文诣幽州省其父,文礼于后据城作乱,沧人讨之,奔镇州。文礼好夸诞,自言知兵,赵王熔奇之,养以为子,更名德明,悉以军事委之。德明将行营兵从晋王,熔欲寄以腹心,使都指挥使符习代还,以为防城使。

  当初,刘仁恭派牙将张文礼随他的儿子刘守文去镇守沧州,刘守文到幽州去看望父亲,张文礼随后占据了沧州城发动叛乱,沧州人讨伐他,他逃到了镇州。张文礼喜欢吹大话,自称会打仗,赵王王熔认为他很奇特,于是收为养子,并改名为德明,把全部的军事委托给他。德明率领着行军部队跟随着晋王,王熔想委派一个亲信去,于是派都指挥使符习替代德明,让他回来,任防城使。

  熔晚年好事佛及求仙,专讲佛经,受符,广斋醮,合炼仙丹,盛饰馆宇于西山,每往游之,登山临水,数月方归,将佐士卒陪从者常不下万人,往来供顿,军民皆苦之。是月,自西山还,宿鹘营庄,石希蒙劝王复之他所;李弘规言于王曰:“晋王夹河血战,栉风沐雨,亲冒矢石,而王专以供军之资奉不急之费。且时方艰难,人心难测,王久虚府第,远出游从,万一有奸人为变,闭关相距,将若之何?”王将归,希蒙密言于王曰:“弘规妄生猜间,出不逊语以劫协王,专欲夸大于外,长威福耳。”王遂留,信宿无归志。弘规乃教内牙都将苏汉衡帅亲军,擐甲拔刃,诣帐前白王曰:“士卒暴露已久,愿从王归!”弘规因进言曰:“石希蒙劝王游从不已,且闻欲阴谋弑逆,请诛之以谢众。”王不听,牙兵遂大噪,斩希蒙首,诉于前。王怒且惧,亟归府。是夕,遣其长子副大使昭祚与王德明将兵围弘规及李蔼之第,族诛之,连坐者数十家。又杀苏汉衡,收其常与,穷治反状,亲军大恐。

  王熔晚年信佛,喜欢求仙,专门讲习佛经,又学习道家符,广设斋醮向仙道祈祷,冶炼金丹。在西山把馆宇装饰的非常华丽,经常去那里游玩。他登山观水,几个月后才回来,陪他的左右将士经常不下一万人。来往食宿,耗资巨大,军民都深受其苦。这个月,从西山回返,住在鹘营庄,石希蒙劝王熔再到别的地方去玩。李弘规对王熔说:“晋王在黄河两岸和梁军血战,栉风沐雨,亲自冒着箭石率兵前进。而大王专门把供给军队用的物质挪用于一些不急的事情,况且时下正处在困难时期,人心难测,大王如果长期离开府第,远出游玩,万一有奸人叛变,关起关门,把我们隔在外面,该怎么办呢?”赵王准备回去,石希蒙又偷偷地和赵王说:“李弘规胡乱猜想,口出不逊之言来威胁大王,专门对外夸示自己,以提高自己的威福。”于是赵王又留了下来,连续住了两夜还不想回去。李弘规于是让内牙都将苏汉衡率领亲军穿甲持刀,到帐篷前面对赵王说:“士卒们离家在外已经很长时间了,都希望跟从大王回去。”李弘规因此也劝赵王说:“石希蒙劝大王没完没了地游玩,而且还听说他准备谋害大王,请把他杀掉来向大家认错。”赵王不听,于是卫队士卒大声喧哗起来,杀了石希蒙,拿着他的头到赵王面前诉说。赵王十分生气也很害怕,于是赶快回到了府第。当天晚上赵王就派他的长子副大使王昭祚和王德明率兵包围了李弘规和李蔼的住宅,把他的全家全部杀掉,受牵连的有几十家。又将苏汉衡杀掉,拘捕了他的党羽,彻底追究他们反叛的情况,赵王的亲信部队感到十分惊恐。

  [17]吴金陵城成,陈彦谦上费用册籍,徐温曰:“吾既任公,不复会计。”悉焚之。

  [17]吴国修筑的金陵城落成,陈彦谦将开支帐册送给徐温过目,徐温说:“我既然任用你办,我就不再检查核算了。”于是把那些帐簿全部烧了。

  [18]初,闽王审知承制加其从子泉州刺史延彬领平卢节度使。延彬治泉州十七年,吏民安之。会得白鹿及紫芝,僧浩源以为王者之符,延彬由是骄纵,密遣使浮海入贡,求为泉州节度使。事觉,审知诛浩源及其党,黜延彬归私第。

  [18]当初闽王王审知承照制书让他的侄儿泉州刺史王延彬兼任平卢节度使。王延彬治理泉州十七年,官民都安居乐业,正好在这个时候,王延彬得到了白鹿和紫芝等祥瑞物品,僧人浩源认为这是王延彬要做帝王的征兆。王延彬因此骄傲放肆起来,他偷偷派人过海去帝王那里纳贡,并请求闽王任命他为泉州节度使。事情败露后,王审知诛灭了浩源及其同党,罢免了王延彬的官爵,打发他回了家。

  [19]汉主岩遣使通好于蜀。

  [19]南汉主刘岩派遣使者到蜀国去互通友好。

  [20]吴越王遣使为其子传求婚于楚,楚王殷许之。

  [20]吴越王钱派遣使者到楚国为他的儿子钱传求婚,楚王马殷答应了他的请求。

  龙德元年(辛巳、921)

  龙德元年(辛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