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宗世家二十九






  刘军 译注

  【说明】

  本世家载述了孝景帝十三个为王儿子的衰败经过。他们有的父姬子奸,“尽与其姊弟奸”,淫乱无度,无视伦理;有的对奉汉法以治的朝廷官员“求其罪告之”,“无罪者诈药杀之”,以致“所杀伤二千石甚众”,贼戾巧佞,奸诈违上;有的“私作楼车镞矢”,阴谋反叛。在汉王朝隆盛时期,这股中央集权的敌对势力必然遭到有力的遏止。作者借人明史,通过孝景帝十三个为王儿子的衰败经过说明了这一点。

  皇子本应是封建王朝的坚强柱石,然而他们生活上道德败坏,政治上颠覆中央政权。文章的字里行间,融入了作者愤世嫉邪而不能已的深沉感慨,进而揭示了汉初封建制的弊端。

  【译文】

  孝景皇帝的儿子共有十三人受封为王,这十三人分别由五位母亲所生,同一母亲所生的为宗亲。栗姬所生的儿子是刘荣、刘德、刘阏(è,遏)于。程姬所生的儿子是刘余、刘非、刘端。贾夫的所生的儿子是刘彭祖、刘胜。唐姬所生的儿子是刘发。王夫人儿,姁(xǔ许)所生的儿子是刘越、刘寄、刘乘、刘舜。

  河间献王刘德在孝景帝前元二年(前155)以皇子的身份受封为河间王。他喜好儒学,衣著服饰言行举止都依仿儒生。山东的众儒生多附于他。

  他在位二十六年去世,儿子恭王刘不害继位。刘不害在位四年去世,儿子刚王刘基继位。刘基在位十二年去世,儿子顷王刘授继位。

  临江哀王刘阏于在孝景帝前元二年以皇子的身份受封为临江王。他在位三年去世,因为没有后代继承王位,封国废除,改为郡县。

  临江闵王刘荣在孝景帝前元四年(前153)被立为皇太子,四年后被废黜,以原太子的身份被封为临江王。

  他在位四年,因为侵占宗庙墙外的空地扩建宫殿获罪,天子征召他。刘荣应召出发,在江陵北门祭祀行路之神。上车之后。轴断车废。江陵父老认为这是不祥之兆,哭泣着私语道:“我们的君王恐怕回不来了!”刘荣到了京城,前往中尉府接受审讯。中尉郅责问他,他畏惧,自杀而死。埋葬在蓝田。几万只燕子衔土放在他的坟墓上,百姓都哀怜他。

  刘荣在景帝诸子中年龄最大,死后没有儿子继承王位,封国废除,封地并入朝廷,成为南郡。

  以上所述三国的第一代国王都是栗姬的儿子。

  鲁恭王刘余在孝景帝前元二年以皇子的身份受封为淮阳王。第二年,吴、楚七国反叛被击败后,在孝景帝前元三前(前154)改封为鲁王。他喜欢建造宫殿、苑,畜养狗马。晚年喜好音乐,不善辩说,说话口吃。

  他在位二十六年去世,儿子刘光继位为王。刘光最初也喜欢音乐车马,晚年变得吝啬,唯恐财产不够用。

  江都易王刘非在孝景帝前元二年以皇子的身份受封为汝南王。吴、楚七国反叛时,刘非十五岁,有勇有谋,上书天子,志愿领兵攻打吴国。景帝赐给他将军印,令其攻打吴国,吴国被击败后,第二年,改封为江都王,治理吴国原有的封地,因为有军功受赐天子的旌旗。孝武帝元光五年(前130),匈奴大举入侵汉境为寇,刘非又上书志愿攻打匈奴,天子没有答应。刘非喜好使弄气力,建造宫殿,招纳各地豪杰侠士,十分骄纵。

  他在位二十六年去世,儿子刘建继位为王。刘建在位七年自杀而死。在淮南、衡山两国谋反时,刘建略知他们的图谋。他认为自己的封国靠近淮南,恐怕一旦事发,被淮南王并吞,于是暗中制造兵器,并且经常佩带着天子赐给他父亲的将军印,载着天子的旌旗出巡。易王去世,尚未埋葬,刘建看上易王宠爱的美人淖姬,夜晚派人把淖姬接来,跟她在守丧的房舍中发生奸情。等到淮南王反叛事败露,朝廷惩治同党、涉嫌者,颇牵连到江都王刘建。刘建恐慌,于是派人多持金钱,通过活动想平息这件讼案。他又相信巫祝,派人祭祀祷告,编造虚妄不经的话。刘建还跟他的姊妹都有奸情。这些事被朝廷得知后,汉朝的公卿大臣请求逮捕刘建治罪。天子不忍心,派人臣去审讯他。他招认了所有犯之罪,畏罪自杀。于是封国废除,封地并入朝廷,成为广陵郡。

  胶西于王刘端在孝景帝前元三年(前154)吴、楚六国反叛被击败后,以皇子的身份受封为胶西王。刘端为人残暴凶狠,又患阳痿病,一接触女人,就因此病几个月。他有一个宠爱的年轻人,任为郎官。这个年轻郎官不久与后宫有淫乱行为,刘端捕杀了他,并且杀死他儿子和母亲。刘端屡次触犯天子法令,汉朝的公卿大臣多次请求诛杀他,天子因为他是兄弟的缘故不忍心这样做,因而刘端的行为更加过分。有关官员两次请求削夺他的国土,于是削夺了他的大半封地。刘端心里怀恨,于是对封国内的钱财不再计算管理。府库全都倒塌破漏,腐坏的财物以亿万计算,最终也不加以收拾整理。他又命令官吏不准收取租赋。刘端又全部撤除警卫人员,封闭宫门,只留下一门,从那里出宫游荡。屡次改换姓名,假扮为平民,到其他的郡国去。

  凡前往胶西任相国、二千石级的官员,如果奉行汉朝法律治理政事,刘端总是找出他们的罪过报告朝廷;如果找不到罪过,就设诡计用药毒死他们。他设诡计的办法穷极变化,强横足以拒绝他人的劝谏,智巧足以掩饰自己的过错。相国、二千石级官员如果遵从王法治理政事,就中其陷害,被朝廷以法治罪。因此,胶西虽是小国,而被杀受伤害的二千石级官员却很多。

  刘端在位四十七年去世,终于因没有儿子继承王位,封国废除,封地并入朝廷,成为胶西郡。

  以上所述三国的第一代国王都是程姬的儿子。

  赵王刘彭祖在孝景帝前元二年以皇子的身份受封为广川王。赵王遂反叛被击败后,彭祖仍为广川王。在位第四年,改封为赵王。在位第十五年,孝景帝去世。彭祖为人巧诈奸佞,卑下奉承,表面上谦卑恭敬讨好人,内心却刻薄阴毒。喜好玩弄法律,用诡辩中伤人。彭祖多有宠幸的姬妾及子孙。相国、二千石级的官员如果想奉行汉朝法律治理政事,就会妨害王家。为此每当相国、二千石级官员到任,刘彭祖便穿着黑布衣扮为奴仆,亲自出迎,清扫二千石级官员下榻的住所,多设惑乱之事来引动对方,一旦二千石级官员言语失当,触犯朝廷禁忌,就把它记下来。如果二千石级官员想奉法治事,他就以此相威胁;如果对方不顺从,就上书告发,并以作奸犯法图谋私利之事诬陷对方。刘彭祖在位五十多年期间,相国、二千石级官员没有能任满两年的,经常因罪去位,罪过大的被处死,罪过小的受刑罚,所以二千石级官员没有谁敢奉法治事。赵王也就因此专擅大权,派遣使者到属县作专利买卖,其收入多于王国正常的租税。因此赵王家多有金钱,然而这些金钱也都赏赐给姬妾诸子而耗光了。刘彭祖娶以前的江都易王的宠姬,即后来为刘建所夺取而相奸淫的那位淖姬为姬妾,非常宠爱她。

  刘彭祖不喜好营建宫室、迷信鬼神,而喜好做吏人做的事。上书天子,志愿督讨王国内的盗贼。经常夜间带领走卒巡察于邯郸城内。各往来使者以及过路旅客因为刘彭祖险诈邪恶,不敢留宿邯郸。

  赵王彭祖的太子刘丹与他的女儿及同胞姐姐通奸。刘丹跟他的门客充有嫌怨,江充告发刘丹,刘丹因此被废黜。赵国改立太子。

  中山靖王刘胜在孝景帝前元三年(前154)以皇子的身份受封为中山王。在位第十四年,孝景帝去世。刘胜这个人喜好饮洒,喜好女色,在子孙一百二十多人。经常和他的哥哥赵王相互指责,说:“哥哥为王,专门替代下级官吏治理政事。为王的人应当每日听音乐享受歌舞女色。”赵王也指责他,说:“中山王只是每天淫乐,不帮助天子抚慰百姓,如何可以称为藩臣!”

  刘胜在位四十二年去世,由儿子哀王刘昌继位。刘昌在位一年去世,由儿子刘昆侈继位为中山王。

  以上所述二国的第一代国王都是贾夫人的儿子。

  长沙定王刘发,他的母亲唐姬,原来是程姬的侍女。景帝召幸程姬,适逢程姬有月事,不愿进侍,就把侍女唐儿加以装扮,使她夜晚进侍皇上。皇上醉酒不知内情,以为是程姬,就和她同床了,于是有了身孕。事后皇上才发觉并不是程姬。等生下儿子,于是就命名为刘发。刘发在孝景帝前元二年(前155)以皇子的身份受封为长沙王。因为他母亲身份微贱,不得天子宠爱,所以被封在低湿贫困之国为王。

  刘发在位二十七去世,儿子康王刘庸继位。刘庸在位二十八年去世,儿子刘鲋鮈(fùjū,付拘)继位为长沙王。

  以上所述一国的第一代国王是唐姬的儿子。

  广川惠王刘越,在孝景帝中元二年(前148)以皇子的身份受封为广川王。

  刘越在位十二年去世,儿子刘齐继位为王。刘齐有一个宠幸臣子桑距。后来桑距犯了罪,刘齐想诛杀桑距,桑距逃跑了,刘齐于是擒灭了他的宗族。桑距因此怨恨刘齐,于是上书告发刘齐与同胞姊妹有奸情的罪行。从此以后,刘齐为求自保,屡次上书告发汉朝公卿以及宠幸之臣所忠等人的罪行。

  胶东康王刘寄在孝景帝中元二年以皇子的身份受封为胶东王。在位二十八年去世。当淮南王谋划反叛时,刘寄暗中听说这件事,就私下制造楼车弓箭,做好了战、守的准备,等候淮南王起事。等到后来官吏审讯淮南王谋反之事时,在供辞中暴露出这件事。刘寄与皇上关系最亲密,心中为参与谋反而内疚哀痛,病情发作而死,不敢立传后之人,此事皇上听说了。刘寄有长子名贤,其母不受宠爱;小儿子名庆,其母受宠爱,刘寄曾经想立刘庆为传后之人,因为不合传承的次第,又因自己有罪过,终于不敢上言。天子哀怜他,就封刘贤为胶东王,做康王的继承人,把刘庆封在过去衡山王的封地,称为六安王。

  胶东王刘贤在位十四年去世,赐谥号为哀王。儿子刘庆继位为王。

  六安王刘庆在元狩二年(前121)以胶东康王儿子的身份被封为六安王。

  清河哀王刘乘在孝景帝中元三年(前147)以皇子的身份受封为清河王。在位十二年世,没有儿子,封国被废除,封地归属朝廷,成为清河郡。

  常山宪王刘舜在孝景帝中元五年(前145)以皇子的身份受封为常山王。刘舜是景帝最宠爱的小儿子,骄纵怠惰,多有淫乱之事,屡犯法禁,天子常常宽恕赦免他。在位三十二年去世,太子刘勃继位为王。

  原先,宪王刘舜有一个不被他宠爱的姬妾生下长男刘棁(zhuō,桌)。刘棁因为生母不被宠爱的缘故,也不得宪王喜欢。王后脩生太子刘勃。宪王姬妾很多,他所宠幸的姬妾为他生下儿子刘平、刘商,王后很少得幸。等到宪王病重,那些被宠幸的姬妾常去侍候,王后因为嫉妒的缘故不常去问病侍疾,总呆在自己的屋子里。医生呈进医药,太子刘勃不亲自尝药,又不留宿王室侍疾。等到宪王去世,王后、太子才赶到。宪王向来就不把刘棁做儿子看待,宪王死后,又不分给他财物。郎官中有人劝谏太子、王后,让诸子和长子刘棁共同分财物,太子、王后不肯。太子继位之后,又不肯收纳抚恤刘棁。刘棁因此怨恨王后、太子。汉朝使者来视理宪王丧事时,刘棁亲自告发宪王生病时,王后、太子不床前侍候,等到宪王去世,才六天就离开服丧的屋子,以及太子刘勃私下奸淫、饮酒取乐、赌赙为戏、击筑作乐,与女子乘车奔驰、穿城过市、进入监狱探看囚犯的种种事情。天子派遣大行张骞验证王后的所作所为并审讯刘勃,请求逮捕与刘勃相奸淫的诸人作为佐证,刘勃又设法把他们藏匿起来。官吏大举搜捕,刘勃非常着急,派人拷打吏人,擅自释放朝廷认为可疑而囚禁起来的人。官员请求诛杀宪王王后脩和刘勃。天子认为脩素来就品行不好,致使刘棁告发她有罪,刘勃没有好的太师太傅的辅佐,不忍心诛杀。官员又请求废黜王后脩,放逐刘勃,让他的家属和他一起迁居房陵,皇上答应了这一请求。

  刘勃为王只有几个月,被贬迁到房陵,封国绝灭。一个多月后,皇上顾念到宪王是最宠爱的小儿子,就下诏给官员说:“常山宪王早亡,王后与姬妾失和,嫡庶之间互相捏造罪名,互相争斗,因而陷于不义,封国绝灭,我很哀怜他。封宪王儿子刘平三万户,为真定王;封宪王儿子刘商三万户,为泗水王。”

  真定王刘平在元鼎四年(前113)以常山宪王的儿子的身份被封为真定王。

  泗水思王刘商,在元鼎四年以常山宪王儿子的身份被封为泗水王。在位十一年去世,儿子哀王刘安世继位。哀王在位十一年去世,没有儿子。天子怜悯泗水王绝后,就立刘安世的弟弟刘贺为泗水王。

  以上所述四国的第一代国王都是王夫人儿姁的儿子。后来汉朝又增封其枝属子孙为六安王、泗水王两国。总计儿姁的子孙,到现在有六王。

  太史公说:汉高祖在位的时候,诸候的一切赋税都归诸候王所有,可以自行任命内史以下的官员,朝廷只为他们派遣丞相,授予金印。诸候王自行任命御史、廷尉正、博士,跟天子相类似。自从吴、楚等国反叛以后,在五宗为王的时代,朝廷为他们派遣二千石级的官员,撤除“丞相”,改为“相”,授予银印。诸候王只能乘坐牛车了。

  【原文】【注解】

  孝景皇帝子凡十三人为王,而母五人,同母者为宗亲。栗姬子曰荣、德、阏于①。程姬子日余、非、端。贾夫人子曰彭祖、胜。唐姬子曰发。王夫人儿姁子曰越、寄、乘、舜②。

  ①阏(è,遏)于:卷十七《汉兴以来诸候王年表》亦作此,《汉书·景十三王传》则作“阏”,无“于”字。②儿姁(xǔ,许):其人其事见卷四十九《外戚世家》。

  河间献王德,以孝景帝前二年用皇子为河间王①。好儒学,被服造次必于儒者②。山东诸儒多从之游③。

  二十六年卒,子共王不害立④。四年卒,子刚王基代立。十二年卒,子顷王授代立

  ①孝景帝前二年:孝景帝前元二年(前155)。用皇子:以皇子的身份。②被服:衣著服饰。一说比喻信仰思想。造次:言行举止。于:从。③山东:战国、秦、汉时通称崤山或华山以东为“山东”。游:交游,来往。④共:通“恭”,用于谥号。

  临江哀王阏于,以孝景帝前二年用皇子为临江王。三年卒,无后,国除为郡。

  临江闵王荣,以孝景前四年为皇太子①,四岁废,用故太子为临江王②。

  四年,坐侵庙垣为宫③,上征荣。荣行,祖于江陵北门④。既已上车,轴折车废。江陵父老流涕窃言曰:“吾王不反矣⑤!”荣至,诣中尉府簿⑥。中尉郅都责讯王⑦,王恐,自杀。葬蓝田。燕数万衔土置冢上,百姓怜之。

  荣最长,死无后,国除,地入于汉,为国郡。

  ①孝景帝前四年:孝景帝前元四年(前153)。②用故太子为临江王:以曾经作过太子的身份降为临江王。景帝废栗太子事详见卷十一《孝景本纪》。③坐:因……犯罪。 (ruán,阳平“软”):城郭旁或河边的空地,隙地。此指宗庙墙外的空地。④祖:出行时祭祀路神的迷信活动。⑤反:同“返”。⑥簿:文状、起诉书之类。此指对薄,即受审讯或质讯。⑦郅(zhì,至):姓。

  右三国本王皆栗姬之子也①。

  ①本王:第一代国王。

  鲁共王余,以孝景前二年用皇子为淮阳王。二年,吴楚反破后①。以孝景前三年徙为鲁王②。好治宫室苑囿狗马。季年好音③,不喜辞辩。为人吃④。

  二十六年卒,子光代为王。初好音舆马;晚节啬⑤,惟恐不足于财。

  ①吴楚反:吴、楚等七国反叛。事详见卷一百六《吴王濞列传》。②孝景前三年:孝景帝前元三年(前154)。徙:改封。③季年:晚年。季;排行的末了。④吃:旧读jī,语言蹇涩不流畅。⑤啬:吝啬。

  江都易王非,以孝景前二年用皇子为汝南王。吴楚反时,非年十五,有材力,上书愿击吴。景帝赐非将军印,击吴。吴已破,二岁,徙为江都王,治吴故国,以军功赐天子旌旗。元光五年①,匈奴大入汉为贼,非上书愿击匈奴,上不许。非好气力,治宫观②,招四方豪桀③,骄奢甚。

  ①元光五年:公元前130年。元光,汉武帝第二个年号(前134—前129)。②观(guàn,贯):宫门前的双阙。此指宫殿。③豪桀:指地方上有权势、横霸一方的人。桀,通“杰”。

  立二十六年卒,子建立为王。七年自杀。淮南、衡山谋反时①,建颇闻其谋。自以为国近淮南,恐一日发,为所并,即阴作兵器,而时佩其父所赐将军印,载天子旗以出。易王死未葬,建有所说易王宠美人淖姬②,夜使人迎与奸服舍中③。及淮南事发,治党与颇及江都王建④。建恐,因使人多持金钱,事绝其狱⑤。而又信巫祝⑥,使人祷祠妄言。建又尽与其姊弟奸⑦。事既闻,汉公卿请捕治建。天子不忍,使大臣即讯王⑧。王服所犯,遂自杀。国除,地入于汉,为广陵郡。

  ①淮南、衡山谋反:淮南王刘安与衡山王刘赐谋反。事详见卷一百一十八《淮南衡山列传》。②淖(nào,闹)姬:易王之妾。③服舍:守丧的房舍。④党与:朋党。⑤狱:官司。⑥巫祝:迷信职业者。巫,古代称能以舞降神的人;祠庙中司祭礼的人。⑦弟:妹妹。古代有时称妹妹为“弟”或“女弟”。⑧即:走近,去。

  胶西于王端,以孝景前三年楚七国反破后,端用皇子为胶西王。端为人贼戾①,又阴痿②,一近妇人,病之数月。而有爱幸少年为郎。为郎者顷之与后宫乱,端禽灭之③,及杀其子母④。数犯上法,汉公卿数请诛端,天子为兄弟之故不忍⑤,而端所为滋甚。有司再请削其国⑥,去太半⑦。端心愠,遂为无訾省⑧。府库坏漏尽⑨,腐财物以巨万计,终不得收徙。令吏毋得收租赋。端皆去卫⑩,封其宫门,从一门出游。数变名姓,为布衣,之他郡国(11)。

  ①贼戾:残暴凶狠。②阴痿:阳痿病。③禽:同“擒”。下文“王因禽其宗族”之“禽”同此。④子母:儿子和母亲。⑤天子:指汉武帝。⑥再:两次。⑦太半:大半,过半。《集解》引韦昭曰:“凡数三分有二为太半,一为少半。”⑧訾(zǐ,子):通“赀”,计算,估量。⑨坏:倒塌。⑩去卫:撤除警卫人员。(11)之:往……,到……。

  相、二千石往者①,奉汉法以治,端辄求其罪告之,无罪者诈药杀之②。所以设诈究变③,强足以距谏④,智足以饰非。相、二千石从王治,则汉绳以法⑤。故胶西小国,而所杀伤二千石甚众。

  立四十七年,卒,竟无男代后,国除,地入于汉,为胶西郡。

  ①相:指诸候国国相。②诈:设诡计。③所以设诈: 设诡计的办法。④距:通“拒”。⑤绳:处治,治罪。

  右三国本王皆程姬之子也。

  赵王彭祖,以孝景前二年用皇子为广川王。赵王遂反破后①,彭祖王广川。四年,徙为赵王。十五年,孝景帝崩。彭祖为人巧佞卑谄②,足恭而心刻深③。好法律,持诡辩以中人。彭祖多内宠姬及子孙。相、二千石欲奉汉法以治,则害于王家。是以每相、二千石至,彭祖衣皂布衣④,自行迎,除二千石舍⑤,多设疑事以作动之⑥,得二千石失言,中忌讳⑦,辄书之。二千石欲治者,则以此迫劫;不听,乃上书告,及污以奸利事。彭祖立五十余年,相、二千石无能满二岁,辄以罪去,大者死,小者刑,以故二千石莫敢治。而赵王擅权,使使即县为贾人榷会⑧,人多于国经租税⑨。以是赵王家多钱,然所赐姬诸子,亦尽子矣。彭祖取故江都易王宠姬王建所盗与奸淖姬者为姬,甚爱之。

  ①赵王遂反:赵王刘遂参加了吴楚七国叛乱。②巧佞卑谄:巧诈奸佞,卑下奉承。③刻深:刻薄阴毒。④皂布衣:黑布衣,服役者所穿的衣服。⑤除:清扫。⑥疑:惑乱。⑦中忌讳:触犯朝廷禁忌。⑧榷:专利专卖。会:指人物商旅会集之地。⑨经:正常,寻常。

  彭祖不好治宫室、祥①,好为吏事②。上书愿督国中盗贼。常夜从走卒行徼邯郸中③。诸使过客以彭祖险陂④,莫敢留邯郸。

  其太子丹与其女及同产姊奸⑤。与其客江充有郤。充告丹,丹以故废。赵更立太子。

  ①祥:敬鬼神以求福。②吏:下级官吏。③徼:巡察。④陂(bì币):不正,邪佞。⑤同产姊:刘丹同母姐姐。

  中山靖王胜,以孝景前三年用皇子为中山王。十四年,孝景帝崩。胜为人乐酒好内①,在子枝属百二十余人②。常与兄赵王相非③,曰:“兄为王,专代吏治事。王者当日听音乐声色④。”赵王亦非之,曰:“中山王徙日淫,不佐天子拊循百姓⑤,何以称为藩臣!”

  ①乐酒好内:好酒贪女色。②枝属:亲属。③非:指责。④声色:歌舞女色。⑤拊:抚慰,安抚。循:安慰,慰问。

  立四十二年卒,子哀王昌立。一年卒,子昆侈代为中山王。

  右二国本王皆贾夫人之子也。

  长沙定王发,发之母唐姬,故程姬侍者。景帝召程姬,程姬有所辟①,不愿进,而饰侍者唐儿使夜进。上醉不知,以为程姬而幸之,遂有身②。已乃觉非程姬也。及生子,因命曰发。以孝景前二年用皇子为长沙王。以其母微,无宠,故王卑湿贫国③。

  立二十七年卒,子康王庸立。二十八年,卒,子鲋鮈立为长沙王④。

  ①辟:回避,此指妇人月事。②身:身孕。③卑:低。④鲋鮈:音“fùjū,付拘”。

  右一国本王唐姬之子也。

  广川惠王越,以孝景中二年用皇子为广川王①。

  十二年卒,子齐立为王。齐有幸臣桑距。已而有罪,欲诛距,距亡,王因禽其宗族。距怨王,乃上书告王齐与同产奸。自是之后,王齐数上书告言汉公卿及幸臣所忠等。

  ①孝景中二年:孝景帝中元二年(前148)。

  胶东康王寄,以孝景中二年用皇子为胶东王。二十八年卒。淮南王谋反时,寄微闻其事,私作楼车镞矢①,战守备,候淮南之起。及吏治淮南之事,辞出之②。寄于上最亲,意伤之③,发病而死,不敢置后,于是上(问)〔闻〕。寄有长子者名贤,母无宠;少子名庆,母爱幸,寄常欲立之④,为不次⑤,因有过,遂无言。上怜之,乃以贤为胶东王奉康王嗣,而封庆于故衡山地,为六安王。

  胶东王贤立十四年卒,谥为哀王。子庆为王⑥。

  六安王庆,以元狩二年用胶东康王子为六安王⑦。

  ①楼车:古代战车,上设望楼,用以瞭望敌军城堡或营垒中的虚实。②出:牵涉,暴露。③伤:内疚,哀痛。④常:通“尝”。⑤不次:不合次序。⑥庆:不宜与叔父同名,相承之误。《汉兴以来诸候王年表》和《汉书·景十三王传》都作“通平”,一本作“建”。⑦元狩二年:公元前121年。元狩,汉武帝第四个年号(前122—前117)。

  清河哀王乘,以孝景中三年用皇子为清河王。十二年卒,无后,国除,地入于汉,为清河郡。

  常山宪王舜,以孝景中五年用皇子为常山王①。舜最亲,景帝少子,骄怠多淫,数犯禁,上常宽释之。立三十二年卒,太子勃代立为王。

  初,宪王舜有所不爱姬生长男棁②。棁以母无宠故,亦不得幸于王。王后脩生太子勃。王内多③,所幸姬生子平、子商,王后希得幸。及宪王病甚,诸幸姬常侍病,故王后亦妒媢不常侍病④,辄归舍。医进药,太子勃不自尝药,又不宿留侍病。及王薨,王后、太子乃至。宪王雅不以长子棁为人数⑤,及薨,又不分与财物。郎或说太子、王后,令诸子与长子棁共分财物,太子、王后不听。太子代立,又不收恤棁⑥。棁怨王后、太子。汉使者视宪王丧,棁自言宪王病时,王后、太子不侍,及薨,六日出舍⑦,太子勃私奸,饮酒,博戏⑧,击筑⑨,与女子载驰,环城过市,入牢视囚。天子遣大行骞验王后及问王勃,请逮勃所与奸诸证左⑩,王又匿之。吏求捕勃大急,使人致击笞掠(11),擅出汉所疑囚者。有司请诛宪王后脩及王勃(12)。上以脩素无行(13),使棁陷之罪,勃无良师傅,不忍诛。有司请废王后脩,徙王勃以家属处房陵,上许之。

  ①孝景中五年:孝景帝中元五年(前145)。②棁音“zhuō,桌”。③内:姬妾。④妒媢:嫉妒。⑤雅:平素、向来。⑥收恤:收纳抚恤。⑦出舍:离开服丧的庐舍。⑧博:赌博。⑨筑:古代乐器名。⑩左:证据,证人。(11)掠:拷打。(12)有司:指有关官吏。古代设官分职,各有专司,因称官吏为“有司”。(13)无行:没好品行。

  勃王数月,迁于房陵,国绝。月余,天子为最亲,乃诏有司曰:“常山宪王蚤夭①,后妾不和,适孽诬争②,陷于不义以灭国,朕甚闵焉。其封宪王子平三万户,为真定王;封子商三万户,为泗水王。”

  ①蚤:通“早”。②适(dí,敌):同“嫡”。正妻所生的儿子。有时也指正妻所生长子。孽:宗法制度下指家庭的旁支。

  真定王平,元鼎四年用常山宪王子为真定王①。

  ①元鼎四年:前113年。元鼎,汉武帝第五个年号(前116—前111)。

  泗水思王商,以元鼎四年用常山宪王子为泗水王。十一年卒,子哀王安世立。十一年卒,无子。于是上怜泗水王绝,乃立安世弟贺为泗水王。

  右四国本王皆夫人儿姁子也。其后汉益封其支子为六安王、泗水王二国。凡儿姁子孙,于今为六安。

  太史公曰:高祖时诸侯皆赋①,得自除内史以下②,汉独为置丞相③,黄金印。诸侯自除御史、廷尉正、博士,拟于天子。自吴楚反后,五宗王世,汉为置二个石,去“丞相”曰“相”,银印。诸侯独得食租税,夺之权④。其后诸侯贫者或乘牛车也。

  ①诸侯:指诸侯王。皆赋:封国内的一切田赋税收都归其所有。②除:任命,授职。③丞相:此指诸侯国相。④权:指管理政事的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