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悼惠王世家第二十二






  支菊生 译注

  【说明】

  刘邦分封的同姓诸王中,齐国是封地最大的一个。吕后专权时,把它分割为四。吕后去世,文帝即位,为了安抚齐王刘襄,又把被吕后分割的土地复归于齐。齐文王时,齐国再被分割。文王死后无子,文帝又把齐悼惠王的几个儿子分封在齐地为王。这样,齐国终被分成了七个诸侯国。本篇所记就是从高祖到武帝时期齐国的分合兴衰史。齐虽分割为七,但国王都是第一齐王悼惠王刘肥的后代,因而名为《齐悼惠王世家》。

  齐国的兴衰与汉初百年的历史息息相关。本篇记事虽较纷杂,但却突出了两个重点。一是吕后专权及诸吕被诛,其中一些史实可与他篇互相印证,有些史实则为他篇所无。如朱虚侯刘章以军法行酒令一段,就是后颇为流传的历史故事。另一个重点是七国之乱,齐地七王中有济南、菑川、胶西、胶东四王直接参加了这次叛乱,结果都是兵败被杀。抓住了这两个重点,齐国的分合兴衰就尽在其中了。由此看来,本篇事虽杂乱,并非无章;头绪纷繁,却能有序。司马迁驾驭史料的能力令人叹服。

  本篇涉及的人物很多,读来有应接不暇之感,主要人物都给读者留下了较深的印象。刘泽的善于权谋在这里又有更具体的记载,可补卷五十一《荆燕世家》之不足。刘章的勇武、无畏,特别是在诛除诸吕中的重要作用,本篇记述较为集中。他如齐厉王的荒淫,其母纪太后的自私、专断,宦官徐甲的小人得志,武帝近臣主父偃的公报私仇等等,记述都较为生动。

  【译文】

  齐悼惠王刘肥,是高祖最大的庶子。他的母亲是高祖从前的情妇,姓曹氏。高祖六年前(前201),立刘肥为齐王,封地七十座城,百姓凡是说齐语的都归属齐王。

  齐王是孝惠帝的哥哥。孝惠帝二年(前193),刘王入京朝见皇帝。惠帝与齐王饮宴,二人行平等礼节如同家人兄弟的礼节一样。吕太后为此发怒,将要诛杀齐王。齐王害怕不能免祸,就用他的内史勋的计策,把城阳郡献出,做为鲁元公主的封地。吕太后很高兴,齐王才得以辞朝归国。

  悼惠王即位十三年,在惠帝六去世。他的儿子刘襄即位,这就是哀王。

  哀王元年(前188),孝惠帝去世,吕太后行使皇权,天下事都由吕后决断。二年,高后把她哥哥的儿子郦侯吕台封为吕王,分出齐国的济南郡做为吕王的封地。

  哀王三年,他的弟弟刘章进入汉宫值宿护卫,吕太后封他为朱虚侯,把吕禄的女儿嫁给他为妻。四年之后,封刘章的弟弟兴居为东牟侯,都在长安宫中值宿护卫。

  哀王八年,高后分割齐国的琅邪(yá,牙)郡把营陵侯刘泽封为琅邪王。

  第二年,赵王刘友入朝,在他的府邸被幽禁而死。三个赵王都被废黜。高后封吕氏子为燕王、赵王、梁王,独揽大权,专断朝政。

  朱虚侯二十岁时,很有气力,因刘氏得不到职位而忿忿不平。他曾侍奉高后宴,高后令朱虚侯刘章当酒吏。刘章亲自请求说:“臣是武将的后代,请允许我按军法行酒令。”高后说:“可以。”到酒兴正浓的时候,刘章献上助兴的歌舞。然后又说:“请让我为太后唱耕田歌。”高后把他当作孩子看待,笑着说:“想来你的父亲知道种田的事,如果你生下来就是王子,怎么知道种田的事呢?”刘章说:“臣知道。”太后说:“试着给我说说种田的事。”刘章说:“深耕密种,留苗稀疏,不是同类,坚决铲锄。”吕后听了默默不语。过了一会儿,吕氏族人中有一人喝醉了,逃离了酒席,刘章追过去,拔剑把他斩杀了,然后回来禀报说:“有一个人逃离酒席,臣谨按军法把他斩了。”太后和左右都大为吃惊,既然已经准许他按军法行事,也就无法治他的罪。饮宴也因而结束。从此以后,吕氏家族的人都惧怕朱虚侯,即使是大臣也都依从朱虚侯。刘氏的声势又渐渐强盛起来。

  第二年,高后去世。赵王吕禄任上将军,吕王吕产任相国,都住在长安城里,聚集军队威胁大臣,想发动叛乱。朱虚侯刘章由于妻子是吕禄的女儿,所以知道了他们的阴谋,于是派人偷出长安报告他的哥哥齐王,想让他发兵西征,朱虚侯、东牟侯做内应,以便诛杀吕氏族人,趁机立齐王为皇帝。

  齐王听到这个计策之后,就和他的舅父驷钧、郎中令祝午、中尉魏勃暗中谋划出兵。齐国相召平听到了这件事,就发兵护卫王宫。魏勃骗召平说:“大王想发兵,可是并没有朝廷的虎符验证。相君您围住了王宫,这本来就是好事。我请求替您领兵护卫齐王。”召平相信了他的话,就让魏勃领兵围住王宫。魏勃领兵以后,竟派兵包围了相府。召平说:“唉!道家的话‘当断不断,反受其乱’,正是如此呀。””终于自杀而死。当时齐王让驷君做国相,魏勃任将军,祝午任内史,把国中的兵力全部发出。派祝午到东边去诈骗琅邪王说:“吕氏族人叛乱,齐王发兵想西进诛杀他们。齐王把自己当作小孩子,年纪也小,不熟悉征战之事,愿把整个封国托付给大王。大王从高帝那时起就是将军,熟悉战事。齐王不敢离开军队,就派臣请大王到临淄去会见齐王商议大事,一起领兵西进平定关中之乱。”琅邪王相信了,认为不错,就飞驰去见齐王。齐王与魏勃等趁机扣留了琅邪王。派祝午把琅邪国的军队全部发出并且统领这些军队。

  琅邪王刘泽被骗之后,不能返回封国,于是就哄劝齐王说:“齐悼惠王是高皇帝的长子,推求本源来说,大王正是高皇帝的嫡长孙,继承皇位。如今大臣们还在犹不定,而我在刘氏中是最年长的,大臣来是等待我去决定大计的。如今大王把我扣留在这里,我也就不能有什么作为了,不如让我入关计议大事。”齐王认为很对,就准备了许多车送琅邪王入朝。

  琅邪王走了以后,齐王就起兵向西进攻吕国的济南。这时刘哀王给诸侯王发出书信说:“高祖平定天下之后,封子弟们为王,悼惠王封在齐国。悼惠王去世后,惠帝派留侯张良来立臣为齐王。惠帝去世,高后专政,她年纪已老,听任诸吕擅自废黜高帝所封诸王,又杀害了三位赵王,灭了梁、燕、赵三国,让吕氏族人去为王,还把齐国分为四国。忠臣们进谏,主上昏乱不听。如今高后去世,皇帝年少,还不能治理天下,当然要依仗大臣和诸侯。现在诸吕又擅自尊为高官,聚集军队耀武扬威,胁迫诸侯和忠臣,假传圣旨来号令天下,汉家朝廷因而十分危急。如今寡人率领军队入关就是要诛杀那些不应为王的人。”

  朝廷听说齐王发兵西进,相国吕产就派大将军灌婴带兵东进拦击齐兵。灌婴到了荥阳,心中考虑道:“诸吕领兵聚集关中,想要危害刘氏而自立为皇帝。我现在如果打败了齐国回朝报捷,这就等于为吕氏增加本钱了。”于是就让军队停下来驻扎荥阳,派出使者通告齐王和诸侯,愿互相联合,等待吕氏一叛乱就共同诛杀他们。齐王听说此事后,就向西进兵夺回他们的故地济南郡,并在齐国西界驻军来等待履行盟约。

  吕禄、吕产要在关中叛乱,朱虚侯刘章与太尉周勃、丞相陈平等诛杀了他们。朱虚侯首先斩杀了吕产,于是太尉周勃等才能全部诛杀吕氏族人。琅邪王也恰好从齐国来到长安。

  大臣商议要让齐王继皇帝位,可是琅邪王和一些大臣说:“齐王的母舅驷钧,凶恶残暴,像一只戴上帽子的老虎。刚刚由于吕氏的缘故几乎使天下大乱,现在又要立齐王,是想要再出现一吕氏呀。代王的母家薄氏,是忠厚君子,况且王又是高帝的亲生儿子,如今还在,并且最年长。以亲子来说,名正言顺;以善良人家来说,大臣们都会放心。”于是大臣们就计划迎立王为帝,并派朱虚侯把已经诛杀诸吕的事告诉齐王,让他收兵。

  灌婴在荥阳,听说魏勃本来是教唆齐王反叛的,诛灭吕氏之后,齐国也收了兵,灌婴派人召来魏勃责问他。魏勃说:“失火的人家,哪里有空先告诉家长然后才去救火呢?”说完就退立一旁,两腿发抖,像是吓得说不出话的样子,终于没再说什么。灌将军看了他半天,笑着说:“人们都说魏勃很勇敢,其实是个平庸无能的人罢了,哪会有什么作为呢!”于是免了他的职而不治罪。魏勃的父亲因善于弹琴而见过秦皇帝。魏勃在年少时,想求见齐相曹参,由于家贫没有财力亲自去疏通关系,就常常一个人半夜里到齐相的随身侍从门外去打扫。这位侍从很奇怪,以为是什么怪物,就暗中等待,结果捉到了魏勃。魏勃说:“我想拜见相君,没有门路,所以来给您打扫,想借此来求见。”于是这位侍从就带领魏勃去拜见曹参,曹参因而让他也做侍从。一次他给曹参驾车,说到对一些事情的意见,曹参认为他有才干,就向齐悼惠王推荐他。悼惠王召见魏勃,任命他为内史。起初,悼惠王有权自己任命二千石俸禄的官吏。到悼惠王去世,哀王即位以后,魏勃专断政事,权力比齐相还大。

  齐王收兵回国之后,代王来到长安即皇帝位,这就是孝文帝。

  孝文帝元年(前179),把高后时从齐国分割出去的城阳、琅邪和济南郡全部归还齐国,琅邪王改封为燕王,朱虚侯、东牟侯加封领地各二千户。

  这一年,齐哀王去世,太子刘则即位,这就是齐文王。

  齐文王元年,汉朝廷把齐国的城阳郡封给朱虚侯刘章,立他为城阳王;把齐国的济北郡封给东牟刘兴居,立他为济北王。

  二年,济北王反叛,朝廷派兵把他诛杀了,他的封地归入朝廷。

  又过两年,孝文帝把齐悼惠王的儿子罢(pí,皮)军等七人全部封为列侯。

  齐文王即位十四年去世,没有儿子,国号废除,封地归入朝廷。

  一年以后,孝文帝分割齐国土地使原来所封的悼惠王的几个儿子为王。悼惠王的儿子齐孝王将闾是由杨虚侯改封为齐王的。原来齐国的其他郡县全部分封给悼惠王的儿子为王:刘志为济北王,刘辟光为济南王,刘贤为菑(zī,姿)川王,刘卬(áng,昂)为胶西王,刘雄渠为胶东王,与城阳王、齐王共为七王。

  齐孝王十一年(前154),吴王刘濞(bì,必)、楚王刘戊谋反,起兵西进,遍告诸侯说:“将去诛杀汉朝的贼臣晁错以使国家安定。”胶西王、胶东王、菑川王、济南王都擅自发兵响应吴王和楚王的举动。还想联合齐国,齐孝王犹豫不定,就坚守城池没有听从。三国军队共同包围齐国。齐王派路中大夫去向天子报告,天子又让路中大夫回去告知齐王:“好好坚守,我派的军队现在已经打败吴、楚了。”路中大夫回到齐国。三国军队把临淄重重包围,没有办法入城。三国的将领劫持路中大夫并与他订立盟约,说:“你反过来说汉朝廷已被攻破,齐国应赶快向三国投降,否则将被屠城。”路中大夫只好答应他们,来到城下,远远看见齐王,说:“朝廷已经发兵百万,派太尉周亚夫把吴楚叛军打败了,正领兵来救援齐国,齐国一定要坚守,不要投降!”三国将领杀死了路中大夫。

  齐国起初被围困到危急之时,曾暗中与三国谈判,盟约还没有议定,正好听说路中大夫从朝廷回来,非常高兴,大臣们就再次劝谏齐王不要投降三国。过了不久,汉将栾市、平阳侯曹奇等率领的军队来到齐国,打败了三国军队,解除了齐国的包围。不久又听说齐国起初曾与三国有过共谋,又要移兵攻打齐国。齐孝王惧怕,就饮毒药自杀了。景帝听说后,认为齐国是最好的,由于受到逼迫威胁才与三国有共谋,这不是他们的罪。于是立孝王的太子刘寿为齐王,这就是懿王,延续了齐王的后代。而胶西王、胶东王、济南王和菑川王都被诛灭了,他们的领地都归入汉朝廷。把济北王迁到菑川为王。齐懿王在位二十二年世,他的儿子次景即位,这就是厉王。

  齐厉王,他的母亲是纪太后。太后把她弟弟纪氏的女儿嫁给成厉王为后,厉王不喜欢纪氏的女儿。太后想让纪氏家族世世受宠,就让她的长女纪翁主进入王宫,整顿后宫的秩序,不准宫女接近齐王,想让厉王鼓纪氏的女儿。厉王却趁机和他的姐姐翁主通奸。

  齐国有个宦官徐甲,入朝侍奉汉皇太后。皇太后有爱女是修成君,修成君不是出于刘氏,太后怜爱她。修成君有个女儿名叫娥,太后想把她嫁给诸侯,宦官徐甲就请求出使齐国,定让齐王上书求娥。皇太后很高兴,就派徐甲前往齐国。当时齐国人主父偃知道徐甲出使齐国是为了娶王后的事,也趁机对徐甲说:“如果事情成功了,希望说一说我的女儿愿在齐王后宫服侍。”徐甲到齐国之后,先把此事暗中传出。纪太后听到后大怒,说:“齐王已有王后,后宫嫔妃具全。况且徐甲原是齐国的贫民,穷困已极才去做宦官,入朝侍奉汉宫,没得到什么便宜,又想来扰乱我们齐王之家!至于主父偃算什么人?竟然也想让女儿进入后宫!”徐甲非常尴尬,回朝禀报皇太后说:“齐王已经愿意娶娥为后,但是有一种后患,恐怕像燕王一样。”燕王就是由于和他的女儿姐妹们通奸,刚刚论罪处死,封国灭亡,所以徐甲故意用燕王的事触动太后。太后说:“不准再说嫁孙女到齐国的事了。”事情渐渐传天子耳中。主父偃从此也与齐国有了仇怨。

  主父偃正受到天子的宠信,专断政事,趁机对天子说:“齐国的临淄有十万户,贸易租税每天达千金,人口多而且富足,超过了长安,这种地方如果不是天子的亲兄弟或爱子不应在此为王。如今齐王和皇室亲属的关系日益疏远了。”接着又不慌不忙地说:“吕太后的时候齐国就想反叛,吴楚七国之乱的时候孝王几乎参与叛乱。现在又听说齐和他的姐姐有乱伦的事。”于是天子就任命主父偃为齐丞相,并且要查办这件事。主父偃来到齐国之后,就加紧审问齐王后宫的宦官中帮助齐王到达他姐姐翁主住所的人,命令他们在供词和旁证中都牵涉到齐王。齐王年少,害怕因大罪被官吏拘捕诛杀,就饮毒药自杀了。他子嗣断绝没有后。

  当时赵王害怕主父偃一出任齐相就废除了齐国,恐怕他要离间汉家骨肉,于是就给天子上书告发主父偃受贿以及因挟怨而对齐国说长道短。天子也就借此囚禁了主父偃。公孙弘说:“齐王因忧郁而死,没有后代,国土已归入朝廷,不诛杀主父偃无法杜绝天下人的怨恨。”终于诛杀了主父偃。

  齐厉王在位五年去世,没有后代,封地归入汉朝廷。

  齐悼惠王的后代还领有两国,即城阳和菑川。菑川土地紧靠齐国。天子怜悯齐国,因为悼惠王的墓园在郡城,就把临淄以东环绕悼惠王墓园的城邑全部划给菑川国,以便供奉悼惠王的祭祀。

  城阳景王刘章,悼惠王的儿子,他以朱虚的身份与大臣共同诛灭诸吕,而刘章亲身在未央宫首先斩了相国吕王产。孝文帝即位后,加封刘章领地二千户,赏赐黄金千斤。文帝二年,以齐国的城阳郡封立刘章为城阳王。齐章在位二年去世,他的儿子刘喜即位,这就是共王。

  共王八年(前168),改封为淮南王。四年以后,又回来做城阳王。在位共三十三年去世,他的儿子刘延即位,这就是顷王。

  顷王在位二十六年去世,儿子刘义即位,这就是敬王。敬王在位九年去世,儿子刘武即位,这就是惠王。惠王在位十一年去世,儿子刘顺即位,这就是荒王。荒王在位四十六年去世,儿子刘恢即位,这就是戴王。戴王在位八年去世,儿子刘景即位,到建始三年(前30),十五岁去世。

  济北王刘兴居,齐悼惠王的儿子,他以东牟侯的身份协助大臣诛灭诸吕,功劳不大。等文帝从代国来到长安,兴居说:“请让我和太仆夏侯婴入宫清除余患。”接着废黜少帝刘弘,与大共同尊立孝文帝。

  孝文帝二年(前178),以齐国的济北郡封立兴居为济北王,与城阳王一同即王位。即位两年,兴居反叛。起初大臣诛灭吕氏的时候,朱虚侯的功劳特别大,曾答应把赵地全部封给朱虚侯为王,把梁地全部封给东牟侯为王。到孝文即位后,听说朱虚侯、东牟侯起初想立齐王为帝,所以削减了他们的功劳。到文帝二年,封诸子为王,才划出齐国的两个郡封刘章、齐兴居为王。刘章、刘兴居自失去了应得的赵王、梁王之位,剥夺了他们的功劳。刘章死后,兴居听说匈奴大举侵汉,汉朝大量发兵,派丞相灌婴领兵反击,文帝亲自到太原,兴居以为天子亲自领兵反击匈奴,于是就起兵在济北反叛。天子听说后,止住了丞相和派出的军队,让他们都回长安。派棘蒲侯柴将军打败并俘虏了济北王,济北王自杀,封地归入朝廷,改为郡。

  十三年以后,文帝十六年(前167),又封齐悼惠王的儿子安都侯刘志为济北王。过了十一年,吴、楚谋反的时候,刘志坚守,不与七国诸侯合谋。吴、楚叛乱平定以后,改封刘志为菑川王。

  济南王刘辟光,齐悼惠王的儿子,孝文帝十六年,由勒侯晋封为济南王。十一年后,与吴王、楚王一同反叛。汉军打败叛军,杀死辟光,把济南设为郡,封地归入汉朝廷。

  菑川王刘贤,齐悼惠王的儿子,文帝十六年,由武城侯晋封为菑川王。十一年后,与吴王、楚王一同反叛。汉军打败叛军,杀死刘贤。

  天子因而徙封济北王刘志为菑川王。刘志也是齐悼惠王的儿子,由安都侯晋封为济北王。菑川王刘贤反叛,没有后代,就把济北王改封为菑川王。共在位三十五年去世,谥号是懿王。他的儿子刘建继承王位,这就是靖王。在位二十年去世,他的儿子刘遗继承王位,这就是顷王,在位三十六年去世,他的儿子刘终古即位,这就是思王。在位二十八年去世,他的儿子刘尚即位,这就是孝王,在位五年去世,他的儿子刘横即位,到建始三年(前30),十一岁去世。

  胶西王刘卬,齐悼惠王的儿子,文帝十六年,由昌平侯晋封为胶西王。十一年后,与吴王、楚王一同反叛。汉军打败叛军,杀死刘卬,封地归入汉朝廷,改为胶西郡。

  胶东王刘雄渠,齐悼惠王的儿子,文帝十六年,由白石侯晋封为胶东王。十一年后,与吴王、楚王一同反叛,汉军打败叛军,杀死雄渠,封地归入汉朝廷,改为胶东郡。

  太史公曰:诸侯中的大国没有超过齐悼惠王的。由于天下刚刚平定,刘氏子弟较少,汉天子感于秦朝对宗亲没有封给尺寸土地,所以就大封同姓,以此来镇抚万民之心。到以后被分裂为几国,本来也是理所当然的。

  【原文】【注解】

  齐悼惠王刘肥者,高祖长庶男也①。其母外妇也②,曰曹氏。高祖六年,立肥为齐王,食七十城③,诸民能齐言皆予齐王④。

  齐王,孝惠帝兄也。孝惠帝二年,齐王入朝,惠帝与齐王燕饮⑤,亢礼如家人⑥。吕太后怒,且诛齐王。齐王惧不得脱,乃用其内史勋计,献城阳郡,以为鲁元公主汤沐邑⑦。吕太后喜,乃得辞就国。

  悼惠王即位十三年,以惠帝六年卒。子襄立,是为哀王。

  ①庶男:古代指非正妻所生之子。②外妇:私通之妇。③食七十城:古代封地又称食邑,故称“食七十城”。④齐言:齐地的方言。⑤燕饮:宴饮。“燕”,通“宴”。⑥亢礼:互行平等礼节。⑦汤沐邑:原为周天子赐给诸侯供给沐浴的封地。汉朝皇帝、诸侯、皇后、公主等都有汤沐邑,收税供个人享用。

  哀王元年,孝惠帝崩,吕太后称制①,天下事皆决于高后。二年,高后立其兄子郦侯吕台为吕王,割齐之济南郡为吕王奉邑。

  哀王三年,其弟章入宿卫于汉②,吕太后封为朱虚侯,以吕禄女妻之。后四年,封章弟兴居为东牟侯,皆宿卫长安中。

  哀王八年,高后割齐琅邪郡立营陵侯刘泽为琅邪王。

  其明年,赵王友入朝,幽死于邸③。三赵王皆废④。高后立诸吕为三王⑤,擅权用事⑥。

  ①称制:代行皇帝的权力。制,皇帝的诏命。②宿卫:在皇宫中值宿守卫。③幽:拘禁。邸:汉代王侯为朝见而设在京都的住所。④三赵王:指刘如意、刘友和刘恢,三人先后为赵王,如意被吕后毒死,刘友幽禁而死,刘恢忧愤自杀。详见卷九《吕太后本纪》。⑤立诸吕为三王:吕产为梁王,吕禄为赵王,吕通为燕王。⑥擅权:专权。用事:执政。

  朱虚侯年二十,有气力,忿刘氏不得职。尝入侍高后燕饮,高后令朱虚侯刘章为酒吏①。章自请曰:“臣,将种也,请得以军法行酒②。”高后曰:“可。”酒酣③,章进饮歌舞。已而曰:“请为太后言耕田歌。”高后儿子畜之④,笑曰:“顾而父知田耳⑤,若生而为王子⑥,安知田乎?”章曰:“臣知之。”太后曰:“试为我言田。”章曰:“深耕穊种⑦,立苗欲疏,非其种者,而去之⑧。”吕后默然。顷之,诸吕有一人醉,亡酒⑨,章追,拔剑斩之,而还报曰:“有亡酒一人,臣谨行法斩之。”太后左右皆大惊。业已许其军法⑩,无以罪也。因罢。自是之后,诸吕惮朱虚侯(11),虽大臣皆依朱虚侯,刘氏为益强。

  ①酒吏:酒宴时监督执行酒令的人,又称酒令官。②行酒:即行酒令。③酣:饮酒畅快欢乐。④畜:养,对待。⑤顾:想来,看来。而:你。⑥若:你。⑦穊(jì,记):稠密。⑧:同“锄”。⑨亡酒:逃离酒席。⑩业:既然。(11)惮:惧怕。

  其明年,高后崩。赵王吕禄为上将军,吕王产为相国,皆居长安中,聚兵以威大臣,欲为乱。朱虚侯章以吕禄女为妇,知其谋,乃使人阴出告其兄齐王,欲令发兵西,朱虚侯、东牟侯为内应,以诛诸吕,因立齐王为帝。

  齐王既闻此计,乃与舅父驷钧、郎中令祝午、中尉魏勃阴谋发兵①。齐相召平闻之,乃发卒卫王宫。魏勃绐召平曰②:“王欲发兵,非有汉虎符验也③。而相君围王,固善。勃请为君将兵卫卫王④。”召平信之,乃使魏勃将兵围王宫。勃既将兵,使围相府。召平曰:“嗟乎!道家之言‘当断不断,反受其乱’⑤,乃是也。”遂自杀。于是齐王以驷钧为相,魏勃为将军,祝午为内史,悉发国中兵。使祝午东诈琅邪王曰:“吕氏作乱,齐王发兵欲西诛之。齐王自以儿子⑥,年少,不习兵革之事⑦,愿举国委大王。大王自高帝将也,习战事。齐王不敢离兵,使臣请大王幸之临菑见齐王计事,并将齐兵以西平关中之乱。”琅邪王信之,以为然,(西)〔逎〕驰见齐王⑧。齐王与魏勃等因留琅邪王,而使祝午尽发琅邪国而并将其兵。

  ①阴谋:暗中谋划。②给:哄骗。③虎符:古代调兵遣将的信物。铜铸,虎形,背上有铭文。分为两半,右半留存中央,左半发给地方官吏或统兵将帅。调兵时由使臣持符,经验证两半合一,方能生效。通称兵符,各代所铸形状不一。④兵卫:士兵和守卫和器械。有人认为这句多一“卫”字。⑤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古代流行的成语,《史记》、《汉书》中屡见。《后汉书·杨伦传》说,此语出自黄石公《三略》。⑥儿子:男子对长辈自称。齐哀王刘襄是高祖的孙子,琅邪王刘泽与高祖同辈,所以祝午才说“齐王自以儿子”。⑦兵革:武器和盔甲。引申为战争。革,甲。⑧逎:同“乃”。

  琅邪王刘泽既见欺,不得反国,乃说齐王曰:“齐悼惠王高皇帝长子,推本言之,而大王高皇帝適长孙也①,当立。今诸大狐疑未有所定②,而泽于刘氏最为长年,大臣固待泽决计。今大王留臣无为也,不如使我入关计事。”齐王以为然,乃益具车送琅邪王。

  琅邪王既行,齐遂举兵西攻吕国之济南。于是齐哀王遗诸侯王书曰③:“高帝平定天下,王诸子弟④,悼惠王于齐。悼惠王薨⑤,惠帝使留侯张良立臣为齐王。惠帝崩,高后用事,春秋高,听诸吕擅废高帝所立,又杀三赵王,灭梁、燕、赵以王诸吕,分齐国为四⑥。忠臣进谏,上惑乱不听,今高后崩,皇帝春秋富,未能治天下,固恃大臣诸(将)〔侯〕。今诸吕又擅自尊官,聚兵严威,劫列侯忠臣⑦,矫制以令天下⑧,宗庙所以危⑨。今寡人率兵入诛不当为王者。”

  ①適:同“嫡”。②狐:迟疑不决。③遗(wèi,卫)给。④王:使称王。⑤薨:古代诸侯死去称薨。⑥分齐国为四:吕后当政时,把齐国分割为济南、琅邪、城阳和齐四国。⑦劫:威胁。⑧娇制:假传皇帝诏命。⑨宗庙:古代天子及诸侯祭祀祖先之处。常指朝廷或国家。

  汉闻齐发兵而西,相国吕产乃遣大将灌婴东击之。灌婴至荥阳,乃谋曰:‘诸吕将兵居关中,欲危刘氏而自立。我今破齐还报,是益吕氏资也①。”乃留兵屯荥阳,使使喻齐王及诸侯,与连和,以待吕氏之变而共诛之。齐王闻之,乃西取其故济南郡,亦屯兵于齐西界以待约。

  吕禄吕产欲作乱关中,朱虚侯与太尉勃、丞相平等诛之。朱虚侯首先斩吕产,于是太尉勃等乃得尽诛诸吕。而琅邪王亦从齐至长安。

  ①益:增加。资:本钱。

  大臣议欲立齐王,而琅邪王及大臣曰:“齐王母家驷钧,恶戾①,虎而冠者也。方以吕氏故几乱天下,今又立齐王,是欲复为吕氏也。代王母家薄氏,君子长者②;且代王又亲高帝子,于今见在③,且最为长,以子则顺,以善人则大臣安。”于是大臣乃谋迎立代王,而遣朱虚侯以诛吕氏事告齐王,令罢兵。

  ①戾:凶暴。②长者:这里是指忠厚有德之人。③见:同“现”。

  灌婴在荥阳,闻魏勃教齐王反,既诛吕氏,罢齐兵,使使召责问魏勃。勃曰:“失火之家,岂暇先言大人而后救火乎①!”因退立,股战而栗②,恐不能言者,终无他语。灌将军熟视笑曰:“人谓魏勃勇,妄庸人耳③,何能为乎!”乃罢魏勃④。魏勃父以善鼓琴见秦皇帝。乃魏勃少时,欲求见齐相曹参,家贫无以自通,乃常独早夜埽齐相舍人门外⑤。相舍人怪之,以为物⑥,而伺之⑦,得勃。勃曰:“愿见相君,无因⑧,故为子埽,欲以求见。”于是舍人见勃曹参,因以为舍人。一为参御,言事,参以为贤,言之齐悼惠王。悼惠王召见,则拜为内史,始,悼惠王得自置二千石⑨。及悼惠王卒而哀王立,勃用事,重于齐相。

  王既罢兵归,而代王来立,是为孝文帝。

  孝文帝元年,尽以高后时所割齐之城阳、琅邪、济南郡复与齐,而徙琅邪王王燕,益封朱虚侯、东牟侯各二千户⑩。

  是岁,齐哀王卒,太子(侧)〔则〕立,是为文王。

  ①大人:家长。②股:大腿。战而栗:即战栗,因恐惧而发抖。③妄庸:寻常平庸。妄,平凡寻常。④罢:不治罢而职。⑤埽同“扫”。舍人:战国至汉初,诸侯贵官的侍从宾客、亲近左右,通称舍人。又,周至明各职官中都有舍人之官,此句中的舍人不是官名。⑥物:怪物。⑦伺:暗中察看、等候。⑧因:机会,机缘。⑨二千石:汉代,郡守或相当于郡守官职等级的俸禄为二千石。按:汉初各诸侯王国除太傅、丞相由朝廷派遣外,其他官员可由国王自己任命,文帝、景帝时,这种权力被取消。所以这里说“始,悼惠王得自置二千石”。⑩益封:增加封地。

  齐文王元年,汉以齐之城阳郡立朱虚侯为城阳王,以齐济北郡立东牟侯为济北王。

  二年,济北王反,汉诛杀之,地入于汉。

  后二年,孝文帝尽封齐悼惠王子罢军等七人皆为列侯①。

  齐文王立十四年卒,无子,国除,地入于汉。

  后一岁,孝文帝以所封悼惠王子分齐为王,齐孝王将闾以悼惠王子杨虚侯为齐王。故齐别郡尽以王悼惠王子:子志为济北王,子辟光为济南王,子贤为菑川王,子卬为胶西王,子雄渠为胶东王,与城阳、齐凡七王。

  ①列侯:爵位名。秦立爵位二十级,最高的是彻侯。汉承秦制,后因避武帝名讳,改称通侯,又 称列侯。

  齐孝王十一年,吴王濞、楚王戊反,兴兵西,告诸侯曰“将诛汉贼臣晁错以安宗庙”。胶西、胶东、菑川、济南皆擅发兵应吴楚①。欲与齐,齐孝王狐疑,城守不听,三国兵共围齐。齐王使路中大夫告于天子。天子复令路中大夫还告齐王:“善坚守,吾兵今破吴楚矣。”路中大夫至,三国兵围临菑数重,无从入。三国将劫与路中大夫盟,曰:“若反言汉已破矣,齐趣下三国②,不且见屠。”踟中大夫既许之,至城下,望见齐王,曰:“汉已发兵百万,使太尉周亚夫击破吴楚,方引兵救齐,齐必坚守无下!”三国将诛路中大夫。

  齐初围急,阴与三国通谋,约未定,会闻路中大夫从汉来,喜,及大乃复劝王毋下三国。居无何③。汉将栾布、平阳侯等兵至齐,击破三国兵,解齐围。已而复闻齐初与三国有谋④,将欲移兵伐齐。齐孝王惧,乃饮药自杀。景帝闻之,以为齐首善⑤,以迫劫有谋,非其罪也,乃立孝王子寿为齐王,是为懿王,续齐后。而胶西、胶东、济南、菑川王咸诛灭,地入于汉。徙济北王王菑川。齐懿王立二十二年卒,子次景立,是为厉王。

  ①前154年,吴王濞、楚王戊以诛晁借口,串联另外五国发动叛乱,史称《七国之乱》。七国,除文中到的六国外,还有赵国。详见卷一百六《吴王濞列传》。趣:通“促”,急速。下:降,屈服。③居无何:过了不久。④已而:不久。⑤首善:最好的。

  齐厉王,其母曰纪太后,太后取其弟纪氏女为厉王后。王不爱纪氏女。太后欲其家重宠①,令其长女纪翁主入王宫②,正其后宫,毋令得近王,欲令爱纪氏女。王因与其姊翁主奸。

  齐有宦者徐甲,入侍汉皇太后③。皇太后有爱女曰脩成君,脩成君非刘氏④,太后怜之。脩成君有女名娥,太后欲嫁之于诸侯,宦者甲乃请使齐,必令王上书请娥。皇太后喜,使甲之齐。是时齐人主父偃知甲之使齐以取后事⑤,亦因谓甲:“即事成,幸言偃女愿得充王后宫⑥。”甲既至齐,风以此事⑦。纪太后大怒,曰:“王有后,后宫具备。且甲,齐贫人,急乃为宦者,入事汉,无补益,乃欲乱吾王家!且主父偃何为者?乃欲以女充后宫!”徐甲大穷⑧,还报皇太后曰:“王已愿尚娥⑨,然有一害,恐如燕王。”燕王者,与其子昆弟奸⑩,新坐以死(11),亡国,故以燕感太后。太后曰:“无复言嫁女齐事。”事浸浔(不得)闻于天子(12)。主父偃由此亦与齐有郤(13)。

  ①重宠:世代受宠。②翁主:汉代皇帝之女称公主,诸侯之女称翁主。③皇太后:指汉武帝的生母王太后。④这句指的是,王太后当初曾先嫁金王孙,生有一女,即这位脩成君,所以说她“非刘氏”。详见卷四十九《外戚世家》。⑤取:同“娶”。⑥充:充任,充当。后宫:帝王妃居住的地方,又代指妃嫔。⑦风:通“讽”。用含蓄的语言暗示或劝说。⑧穷:窘迫,堪。⑨尚:娶帝王之女为妻。⑩子:女儿。古汉语中“子”兼指男女。昆弟:兄弟,这里是指姐妹。燕王刘泽之孙定国与女儿通奸事,见卷五十一《荆燕世家》。(11)坐:定罪。(12)浸浔:渐渐。(13)郤(xì,戏):通“隙”。裂痕,隔阂。

  主父偃方幸于天子,用事,因言:“齐临菑十万户,市租千金,人众殷富①,巨于长安,此非天子亲弟爱子不得王此。今齐王于亲属益疏。”乃从容言:“吕太后时齐欲反,吴楚时孝王几为乱②,今闻齐王与其姊乱。”于是天子乃拜主父偃为齐相,且正其事③。主父偃既至齐,乃急治王后宫宦者为王通于姊翁主所者,令辞证皆引王④。王年少,惧大罪为吏所执诛⑤,乃饮药自杀。绝无后。

  是时赵王惧主父偃一出废齐,恐其渐疏骨肉,乃上书言偃受金及轻重之短⑥。天子亦既囚偃。公孙弘言:“齐王以忧死毋后,国入汉,非诛偃无以塞天下之望⑦。””遂诛偃。

  齐厉王立五年死,毋后,国入于汉。

  ①殷富:富足。殷,富裕。②几:几乎。③正:纠正,正法。④引:牵连。⑤执:拘捕。⑥轻重之短:指主父偃因对齐有私怨而谈论齐国的是非。或云指主父偃大事小事的错误。⑦望:怨恨。

  齐悼惠王后尚有二国,城阳及菑川。菑川地比齐①。天子怜齐,为悼惠王冢园在郡,割临菑东环悼惠王冢园邑尽以予菑川,以奉悼惠王祭祀。

  城阳景王章,齐悼惠王子,以朱虚侯与大臣共诛诸吕,而章身首先斩相国吕王产于未央宫②。孝文帝既立,益封章二千户,赐金千斤。孝文二年,以齐之城阳郡立章为城阳王。立二年卒,子喜立,是为共王。

  共王八年,徙王淮南。四年,复还王城阳。凡三十三年卒,子(建)延立,是为顷王。

  顷王二十(八)〔六〕年卒,子义立,是为敬王。敬王九年卒,子武立,是为惠王。惠王十一年卒,子顺立,是为荒王。荒王四十六年卒,子恢立,是为戴王。戴王八年卒,子景立,至建始三年③,十五岁,卒。④

  ①比:紧靠。②未央宫:西汉著名的宫殿,皇帝常在此朝见大臣。故址在今西安市西北郊。③建始:汉成帝年号,三年即公元前30年。④《正义》指出:“从建始四年上至天汉四年,六十七矣,盖褚先王次之。”天汉为汉武帝年号,四年即前97年,也就是荒王始立之年。荒王卒年已是宣帝甘露二年(前52)。司马迁大约卒于武帝末或昭帝初,不可能记述昭帝以后的史事,所以《正义》认为荒王以下的记事是褚先生(褚少孙)补记的。

  济北王兴居,齐悼惠王子,以东牟侯助大诛诸吕,功少。及文帝从代来,兴居曰:“请与太仆婴入清宫①。”废少帝②,共与大臣尊立孝文帝。

  孝文帝二年,以齐之济北郡立兴居为济北王,与城阳王俱立。立二年,反。始大臣诛吕氏时,朱虚侯功尤大,许尽以赵地王朱虚侯,尽以梁地王东牟侯。及孝文帝立,闻朱虚、东牟之初欲立齐王,故绌其功③。及二年,王诸子,乃割齐二郡以王章、兴居。章、兴居自以失职夺功。章死,而兴居闻匈奴大入汉,汉多发兵,使丞相灌婴击之,文帝亲幸太原④,以为天子自击胡,遂发兵反于济北。天子闻之,罢丞相及行兵⑤,皆归长安。使棘蒲侯柴将军击破虏济北王,王自杀,地入于汉,为郡。

  后十(二)〔三〕年,文帝十六年,复以齐悼惠王子安都侯志为济北王。十一年,吴楚反时,志坚守,不与诸侯合谋。吴楚已平,徙志王菑川。

  ①婴:夏侯婴。清宫:清查宫殿。这里含有清除吕氏余患的意思。②少帝:惠帝无子,惠后以后宫人之子为己子,惠帝死后立为少帝。不久,被吕后杀死。吕后又立常山王刘义(后改名弘)为少帝,其实刘义也不是惠帝之子,所以诛灭吕氏之后废了这个少帝。③绌:减。④幸:皇帝亲到某地即为幸某地。⑤罢:停止。

  济南王辟光,齐悼惠王子,以勒侯孝文十六年为济南王。十一年,与吴楚反。汉击破,杀辟光,以济南为郡,地入于汉。

  菑川王贤,齐悼惠王子,以武城侯文帝十六年为菑川王。十一年,与吴楚反,汉击破,杀贤。

  天子因徙济北王志王菑川。志亦悼惠王子,以安都侯王济北。菑川王反,毋后,乃徙济北王王菑川。凡立三十五年卒,谥为懿王。子建代立,是为靖王。二十年卒,子遗代立,是为顷王。三十六年卒,子终古立,是为思王。二十八年卒,子尚立,是为孝王。五年卒,子横立,至建始三年,十一岁,卒①。

  ①顷王以下纪事可能是褚少孙续补。

  胶西王卬齐悼惠王子,以昌平侯文帝十六年为胶西王。十一年,与吴楚反。汉击破,杀卬,地入于汉,为胶西郡。

  胶东王雄渠,齐悼惠王子,以白石侯文帝十六年为胶东王。十一年,与吴楚反,汉击破,杀雄渠,地入于汉,为胶东郡。

  太史公曰:诸侯大国无过齐悼惠王。以海内初定,子弟少,激秦之无尺土封①,故大封同姓,以填万民之心②。及后分裂,固其理也。

  ①激:有感于。②填:通“镇”。安定,镇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