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召公世家第四






  赵叔 译注

  【说明】

  这篇传记本着“原始察终,见盛观衰”(《太史公自序》)的宗旨,记叙了西周开国功臣召(shào,绍)公奭(shì,世)所受封的燕国的八百余年的历史。文中通过民众爱戴燕召公,并突出记叙他听讼甘棠之下,后人思召公之政而作《甘棠》诗歌颂他的典型事例,高度赞扬了燕召公仁德爱民的思想和行为,并把这归结为弱小的燕国国运长久的重要原因,充分体现了作者主张德治的政治理想。

  这篇传记在材料取舍上是颇具匠心的。在诸多史料中,作者主要选取了这样两个方面的史实:燕王哙违背历史规律,盲目追求帝尧禅让的美名,把国家让给权臣子之,以致给百姓带来灾难,造成国破身亡;燕昭王谦恭下士,召来乐毅等四方贤材,与百姓同甘共苦,富国强兵,收复失地。作者对以上两个方面的史实,浓墨重笔,对比着进行生动的描述,褒贬锋芒,犀利而鲜明。

  在记述燕国衰世之秋时,作者又着重列举了以下几个方面的史实:燕惠王挟持私怨,迫走名将乐毅;燕王喜不听苦谏,袭击盟邦赵国,后又误用骄将剧辛;燕太子丹谋刺秦王等。通过记述这些史实,阐明了燕国衰亡在军事和外交上的原因。

  为了突出主旨,要言不繁,对另有传记详载的乐毅破齐奔赵及荆轲刺秦王等事的始末,篇中不再复述,只是提纲挈领,进行简笔勾勒,做到轮廓清楚,使读者可观大略。

  这篇传记在人物描写上也很有特色。作者往往抓住人物具有代表性的语言和行动,三言两语,生动鲜明地表现出人物的性格。比如:苏代为齐使燕的一番对话,透露着他十足的狡狯;鹿毛寿劝说让国的一段说辞,隐藏着他的叵测居心,而昏庸无能的燕王哙则被他们玩弄于股掌之上,神态堪称唯妙唯肖。再如:郭隗劝燕昭王招引贤士,理直气壮地大言“先从隗始”,于是燕昭王“改筑宫而师事之”;将渠劝燕王喜不去伐赵,以至“引燕王绶止之”,哭泣陈词,而“王蹴之以足”,这些场面也使读者如闻如见。

  【译文】

  召公奭和周王族同姓,姓姬。周武王灭掉商纣王以后,把召公封在北燕。

  在周成王的时候,召公位居三公:自陕地以西,由召公主管;自陕地以东,由周公主管。当时成王还很幼小,周公代他主持朝政,执掌国家大权,俨然同天子一样。召公怀疑周公的作为,周公就写了《君奭》一文进行表白。召公仍然对周公很不满。周公于是称扬殷商时的有关史实说:“商汤时有伊尹,功德感通了上天;在太戊时,就有像伊陟、臣扈那样的人,功德感通了上帝,并有巫咸治理朝政;在祖乙时,就有像巫贤那样的人;在武丁时,就有像甘般那样的人:这些大臣都有辅佐君王主持施政的功业,殷朝得到了治理和安定。”召公听了这番话,这才高兴起来。

  召公治理西部一带,很受广大民众的拥戴。召公到乡村城镇去巡察,附近有一棵棠梨树,他就在树下判断官司,处理政事。从侯爵、伯爵到平民都得到了适当的安置,没有失业的。召公去世后,民众思念他的政绩,怀念着那棵棠梨树,不舍得砍伐,并且歌咏着它,作了名为《甘常》的诗篇。

  从召公以后,经过九代传到惠侯。燕惠侯在位正值周厉王逃跑到彘(zhì,至),周定公和召穆公共同执政的时候。

  惠侯去世,他儿子釐侯即位。这一年,周宣王刚刚即位。釐侯二十一年(前806),郑桓公方始被封于郑。三十六年(前791),釐侯去世,他儿子顷侯即位。

  顷侯二十年(前771),周幽王淫乱,被犬戎所杀。秦国这时开始被列为诸侯。

  二十四年(前767),顷侯去世,他儿子哀侯即位。哀侯二年(前765)去世,他儿子郑侯即位。郑侯三十六年(前729)去世,他儿子缪侯即位。

  缪侯七年(前722年),正是鲁隐公元年。缪侯十八年(前711)去世,他儿子宣侯即位。宣侯十三年(前698)去世,他儿子桓侯即位。桓侯七年(前691)去世,他儿子庄公即位。

  庄公十二年(前679),齐桓公开始称霸。十六年(前675),庄公和宋国、卫国一起攻打周惠王,惠王逃奔到温,他们拥立惠王的弟弟颓(tuí颓)做周王。十七年(前674),郑国拘捕了燕仲父,并把惠王接回到京城。二十七年(前664),山戎侵犯燕国,齐桓公去救援燕国,于是率兵北上讨伐山戎,然后回国。燕庄公欢送齐桓公出了国境,齐桓公就把燕庄公所到的地方割让给了燕国,让燕庄公和诸侯一道向天子进贡,像周成王时的燕召公那样尽职;又让燕庄公重新修明燕召公时候实行的法度。三十三年(前658),庄公去世,他儿子襄公即位。

  襄公二十六年(前632),晋文公召集诸侯在践上盟会,并成为各国的盟主。三十一年(前267),秦国军队在殽(xiáo淆)山被晋军打败。三十七年(前621),秦穆公去世。四十年(前618),襄公去世,桓公即位。

  桓公十六年(前602)去世,宣公即位。宣公十五年(前587)去世,昭公即位。昭公十三年(前574)去世,武公即位。这一年,晋国诛灭了三郤(xì细)大夫。

  武公十九年(前555)去世,文公即位。文公六年(前549)去世,懿公即位。懿公元年(前548),齐国崔杼(zhù柱)杀死了他的国君庄公。四年(前545)懿公去世,他儿子惠公即位。

  惠公元年(前544),齐国高止逃亡,前来投奔燕国。六年(前539),惠公有许多宠爱的小臣,他打算废黜大夫们任用宠臣宋,大夫们一起诛杀了宠臣宋。惠公害怕了,逃奔到齐国。他到齐国的第四年,齐国派高偃去到晋国,请求联合讨伐燕国,送燕惠公回国为君。晋平公答应了,和齐国一起讨伐燕国,把燕惠公送回了燕国。惠公刚到燕国就死去了。燕国人拥立了悼公。

  悼公七年(前529)去世,共公即位。共公五年(前524)去世,平公即位。这时候晋国的君权衰弱了,范、中行、智、赵、韩、魏等六个家族的力量开始强大起来。平公十八年(前506),吴王阖闾(hé lǘ,合驴)攻破楚国,进入郢都。十九年(前505),平公去世,简公即位。简公十二年(前493)去世,献公即位。晋国赵鞅把范氏、中行氏围困在朝歌。献公十二年(前481),齐国田常杀死了他的国君简公。十四年(前479),孔子去世。二十八年(前465),献公去世,孝公即位。

  孝公十二年(前453),韩、魏、赵三家灭掉了智伯,瓜分了他的封地,这三家逐渐强大起来。

  十五年(前450),孝公去世,成公即位。成公十六年(前434)去世,湣公即位。湣公三十一年(前403)去世,釐公即位。这一年,韩、赵、魏三国被列为诸侯。

  釐公三十年(前373),燕国在林营征伐并打败了齐国。釐公去世,桓公即位。桓公十一年(前362)去世,文公即位。这一年,秦献公去世,秦国更加强大了。

  文公十九年(前343),齐威王去世。二十八年(前334),苏秦初次来燕国拜见,对文公进行游说。文公赠给他车辆、马匹、黄金和绢帛,让他到赵国去,赵肃侯重用了他。苏秦于是与六国结成抗秦联盟,他成了联盟的领导者。这时候,秦惠王把自己的女儿嫁给燕国太子做妻子。

  二十九年(前333),文公去世,太子即位,这就是易王。

  易王刚刚即位,齐宣王就趁着给文公办丧事的机会攻打燕国,夺取了十座城池;苏秦到齐国游说,说服齐王把十座城池又归还了燕国。十年(前323),燕国国君才正式称王。苏秦和燕文公的夫人通奸,害怕被杀掉,于是就游说易王派他出使齐国去搞反间,借以扰乱齐国。易王十二年(前321)去世,他儿子燕王哙即位。

  燕王哙即位以后,齐国人杀掉了苏秦。苏秦在燕国的时候,和国相子之结成了儿女亲家,苏秦的弟弟苏代也和子之交往密切。等到苏秦死后,齐宣王又任用了苏代。燕王哙三年(前318),燕国联合楚国及韩、赵、魏三国去攻打秦国,没有取胜就回国了。当时子之做燕国的国相,位尊权重,主决国家大事。苏代做为齐国的使臣出使到燕国,燕王问他说:“齐王这个人怎么样?”苏代回答说:“肯定不能称霸。”燕王问:“为什么呢?”回答说:“不信任他的大臣。”苏代是想用这些话刺激燕王,使他尊重子之。于是燕王十分信任子之。子之因此赠给苏代一百镒黄金,任凭他使用。

  鹿毛寿对燕王说:“您不如把国家让给国相子之。人们之所以称道尧为君贤圣,是因为他把天下让给了许由,许由没有接受,因此尧有了让天下的美名而实际上并没有失去天下。如果现在您把国家让给子之,子之一定不敢接受,这就表明您和尧有同样的高尚品德。”燕王于是把国家托付给了子之,子之的地位就更其尊贵起来。有人对燕王说:“大禹举荐了伯益,却任用启的臣子当官吏。等到大禹年老时,又认为启不足以担当治理天下的重任,把君位传给了伯益。不久,启就和他的同党攻打伯益,夺走了君位。天下人都说大禹名义上是把天下传给了伯益,而实际上接着又让启自己夺了回去。现在大王说是把国家托付给了子之,但官吏却没有一个不是太子的臣子,这正是名义上把国家托付给子之,实际上还是由太子执政啊。”燕王于是把俸禄三百石以上的官吏的印信收起来,交给了子之。子之就面向南坐在君位上,行使国王的权力;燕王哙年老不再处理政务,反而成为了臣子,国家一切政务都由子之裁决。

  子之当国三年,燕国大乱,百官人人恐惧。将军市被和太子平谋划,准备攻打子之。齐国众将对齐湣王说:“趁这个机会出兵奔赴燕国,一定能把燕国打垮。”齐王于是派人对燕太子平说:“我听说太子主持正义,将要废私立公,整顿君臣的伦理,明确父子的地位。我的国家很小,不足以做为您的辅翼。即使这样,我们也愿意听从太子的差遣。”太子平于是邀集同党聚合徒众,将军市被包围了王宫,攻打子之,没有攻克。将军市被和百官又翻过头来攻打太子平。结果将军市被战死,被陈尸示众。这样,国内造成了几个月的祸乱。死去了好几万人,民众非常恐惧,百官离心离德。孟轲对齐王说:“现在去讨伐燕国,这正是周文王、武王伐纣那样的好时机,千万不能失掉啊。”齐王于是命令章子率领五都的军队,并且偕同北方边境的士卒,一起讨伐燕国。燕国的士兵不迎战,城门也不关闭,燕君哙死,齐军大胜。燕子之死后两年,燕国人共同拥立太子平,这就是燕昭王。

  燕昭王是在燕国被攻破之后即位的,他以自身的谦恭和丰厚的礼物来招揽贤才。他对郭隗说:“齐国趁我们的国内混乱没有防备,攻破了燕国,我深知燕国国家小、力量弱,不足以报仇。可是如果得到贤士一起来治理国家,雪洗先王的耻辱,这是我的愿望啊。先生看到有这样合适的人才,我会亲自侍奉他的。”郭隗说:“假若大王一定要招致贤士,那就先从我郭隗开始。至于那些比我更贤能的人,难道还会以千里为远而不来吗?”昭王于是给郭隗改建了华美的住宅,并像对待老师那样用最高层次的待士礼节服侍他。这时乐毅从魏国到来,邹衍从齐国到来,剧辛从赵国到来,贤士们争着奔赴燕国。燕王吊祭死者,慰问孤儿,和臣下们同甘共苦。

  二十八年(前284),燕国殷实富足了,士兵都乐于出击,不惧怕战事。燕王于是任命乐毅为上将军,和秦、楚以及赵、魏、韩等国共同谋划,发兵征讨齐国。齐军战败,齐湣王逃到外地。燕军单独追击败逃的齐军,攻入齐都临淄,夺取了齐国所有的宝物,焚烧了齐国的宗庙宫室。齐国城池没有被攻下的,只有聊、莒和即墨三处,其余都隶属于燕国,达六年之久。

  昭王三十三年(前279)去世,他儿子惠王即位。

  惠王在做太子的时候,就和乐毅有嫌隙;等到即位以后,他不信任乐毅,让骑劫代替乐毅做将军。乐毅逃跑到赵国。齐国田单凭借即墨一城的兵力,打败了燕国军队,骑劫战死,燕军后退到本国,齐国又全部收复了其原有的城池。齐湣王在莒死去,于是齐国人拥立他的儿子为襄王。

  惠王七年(前272)去世,韩、魏、楚三国联合攻打燕国。燕武成王即位。

  武成王七年(前265),齐国田单征伐燕国,攻占了中阳。十三年(前259),秦国在长平打败了赵国四十多万军队。十四年(前258),武成王去世,他儿子孝王即位。

  考王元年(前257),秦国围围邯郸的军队解除包围,离开了赵国。孝王三年(前255)去世,他儿子燕王喜即位。

  燕王喜四年(前251),秦昭王去世。燕王派国相栗腹和赵国订立友好盟约,送上五百镒黄金给赵王置酒祝寿。栗腹回国报告燕王说:“赵王国内年轻力壮的人都战死在长平了,他们的孩子还没有长大,可以进攻赵国。”燕王叫来昌国君乐间询问这事情。乐间回答说:“赵国是个四面受敌、经常抗战的国家,他的百姓熟悉军事,不可以进攻。”燕王说:“我们是以五个人攻打他们一个人。”乐间仍然回答说:“不可以。”燕王很生气,这时群臣都认为可以进攻。燕国终于派出两路军队,兵车二千辆,栗腹率领一路攻打鄗(hào浩),卿秦率领一路攻打代。只有大夫将渠对燕王说:“和人家互通关卡,制订了盟约,拿出五百镒黄金给人家的君王祝酒,使者回来一报告就反过来进攻人家,这不吉祥,作战不会成功。”燕王听不进去,自己率领侧翼部队随军出发。净渠拉住燕王腰间系印的带子阻止他说:“大王一定不要亲自前去,去了是不会成功的!”燕王用脚把他踢开了。将渠哭着说:“我不是为了自己,为的是大王啊!”燕军到达宋子,赵国派廉颇率兵,在鄗打败了栗腹。乐乘也在代打败了卿秦。乐间逃奔到赵国。廉颇追赶燕国,追出五百多里,包围了燕国的都城。燕国人请求议和,赵国人不答应,一定要让将渠出面主持议和。燕国便任命将渠为国相,前去主持议和。赵国听了将渠的调处,解除了对燕国的包围。

  燕王喜六年(前249),秦国灭掉东周,设置了三川郡。七年(前248),秦国攻占了赵国榆林等三十七城,设置了太原郡。九年(前246),秦王赢政开始即位。十年(前245),赵国派廉颇率兵攻打魏国的繁阳,占领了它。这时,赵孝成王去世,悼襄王即位。悼襄王派乐乘接替廉颇统兵,廉颇不听命令,攻打乐乘,乐乘逃跑了,廉颇也逃奔到魏都大梁。十二年(前243),赵国派李牧进攻燕国,夺取了武遂和方城。剧辛从前住在赵国时,和庞煖(xuān,宣)很要好,后来逃跑到燕国。燕王看到赵国屡次被秦兵围困,而且廉颇又离开了赵国,这时正让庞煖领兵作战,就想要趁赵国疲惫的机会去进攻它。燕王这时询问剧辛,剧辛说:“庞煖很容易对付。”燕王就派剧辛领兵攻打赵国,赵国派庞煖迎战,俘获了燕军两万人,杀掉了剧辛。这时秦国攻取了魏国的二十座城池,设置了东郡。十九年(前236),秦国攻取了赵国的邺等九座城池。赵悼襄王去世。二十三年(前232),燕太子丹被送到秦国去做人质,这时逃回燕国。二十五年(前230),秦国俘虏了韩王安,灭掉了韩国,设置了颍川郡。二十七年(前228),秦国俘虏了赵王迁,灭掉了赵国。赵国公子嘉自立为代王。

  燕国君臣看到秦国即将灭掉六国,秦军已经到达易水,祸患将要降临燕国了。燕太子丹暗地里供养着二十名壮士,这时他派荆轲把督亢(gāng冈)地图献给秦王,乘机突然向秦王行刺。秦王发觉了,杀死了荆轲,派将军王翦进攻燕国。二十九年(前226),秦军攻取了燕国都城蓟,燕王逃走了,后来迁居辽东,杀掉了太子丹,把他的头献给了秦国。三十年(前225),秦国灭掉了魏国。

  三十三年(前222),秦军攻取了辽东,俘虏了燕王喜,终于灭掉了燕国。这一年,秦将王贲也俘虏了代王嘉。

  太史公说:召公奭可以称得上有仁德的人了!那棵棠梨树,尚且被民众思念,何况召公本人呢?燕国迫近蛮貉等域外部族,疆土又和齐、晋等国交错着,艰难地生存在强国之间,最为弱小,有许多次几乎被灭掉。然而国家延续了八、九百年之久,在姬姓的封国中只有它最后灭亡,这难道不是召公的功业吗?

  【原文】【注解】

  召公奭与周同姓,姓姬氏。周武王之灭纣,封召公于北燕①。

  ①北燕:即燕国。因其南尚有姞姓的燕国,故史书又分别称“北燕”、“南燕”以为区别。

  其在成王时,召公为三公①:自陕以西,召公主之;自陕以东,周公主之。成王既幼,周公摄政当国践祚②,召公疑之,作《君奭》③。君奭不说周公④。周公乃称“汤时有伊尹,假于皇天⑤;在太戊时。则有若伊陟、臣扈,假于上帝,巫咸治王家⑥;在祖乙时,则有若巫贤;在武丁时,则有若甘般:率维兹有陈⑦,保乂有殷⑧。”于是召公乃说。

  ①三公:周代称太师、太傅、太保为三公。当时召公为太保。 ②当国:执政,主持国事。 祚:同“阼”,王位前的台阶。践祚,登上皇位。这里指以天子的身份处理国事。 ③《君奭》:《尚书》篇名,相传为周公所作。 ④说:同“悦”。 ⑤假(gé,格):通“格”,感通。 ⑥王家:王室。指朝廷。⑦率:句首语气词。 维:语助词。 兹:此。指以上大臣们。 陈:布陈。指调理国事,实施政令。 ⑧保乂(yì,义):治理,安定。

  召公之治西方,甚得兆民和①。召公巡行乡邑,有棠树,决狱事其下②,自侯伯至庶人各得其所③,无失职者。召公卒,而民人思召公之政,怀棠树不敢伐,哥咏之④,作《甘棠》之诗⑤。

  ①兆民:民众。在古代,对天子而言称作“兆民”,对诸侯而言称作“万民”。这里指周天子的民众。 ②决狱:断案。 政事:处理政事。 ③侯伯:这里泛指有爵位的贵族。 庶人:泛指无官爵的平民。 ④哥:通“歌”。 ⑤《甘棠》:《诗经·国风·召南》中的一篇。

  自召公已下九世至惠侯①。燕惠侯当周厉王奔彘,共和之时②。

  惠侯卒,子釐侯立。是岁,周宣王初即位③。釐侯二十一年,郑桓公初封于郑。三十六年,釐侯卒,子顷侯立。

  顷侯二十年,周幽王淫乱,为犬戎所弑④。秦始列为诸侯⑤。

  二十四年,顷侯卒,子哀侯立。哀侯二年卒,子郑侯立。郑侯三十六年卒,子缪侯立。

  ①已:通“以”。 ②共和:公元前841年,都城内奴隶和自由民大暴动,周厉王逃跑到彘(zhì至),周定公和召穆公共同执政,称作“共和”,共十四年。 ③据《十二诸侯年表》及《卫世家》,周宣王即位在燕釐侯即位的前一年,与此不同。 ④弑:古代把臣子杀死君主或子女杀死父母叫做“弑”。幽王淫乱被犬戎攻杀的事,详见《周本纪》。 ⑤前此秦仅为大夫,并未列为诸侯。公元前771年,西戎伐周,秦襄公救周有功,又将兵护送周平王东迁,到这时才被封为诸侯。详见《秦本纪》。

  缪侯七年,而鲁隐公元年也。十八年卒,子宣侯立。宣侯十三年卒,子桓侯立。桓侯七年卒,子庄公立①。

  庄公十二年,齐桓公始霸。十六年,与宋、卫共伐周惠王,惠王出奔温,立惠王弟为周王②。十七年,郑执燕仲父而内惠王于周③。二十七年,山戎来侵我,齐桓公救燕,遂北伐山戎而还。燕君送齐桓公出境,桓公因割燕所至地予燕④,使燕共贡天子,如成周时职⑤;使燕复修召公之法。三十三年卒,子襄公立。

  襄公二十六年,晋文公为践土之会,称伯⑥。三十一年,秦师败于殽.三十七年,秦穆公卒。四十年,襄公卒,桓公立。

  ①燕君自此始称为“公”。“公”是古代五等爵位的第一等。 ②:同“颓”。 公元前675年,周惠王强占大臣的花园和住宅,引起叛乱,并召致燕、卫等国伐周,惠王出逃。详见《周本纪》及《左传·庄公十九年》。 ③执:捉拿,拘捕。内:同“纳”,接纳。 ④《括地志》记载,燕君送齐桓公所至的地点在今河北沧州东北,后人在那里筑了燕留城。 ⑤成周:周成王时,周公营建东都洛邑,称为成周。“成周时”即指此时。 职:指做臣子的向君王进贡的职份。 ⑥伯:通“霸”。

  桓公十六年卒,宣公立。宣公十五年卒,昭公立。昭公十三年卒,武公立。是岁晋灭三郤大夫①。

  武公十九年卒,文公立。文公六年卒,懿公立。懿公元年,齐崔杼弑其君庄公。四年卒,子惠公立。

  惠公元年,齐高止来奔②。六年,惠公多宠姬③,公欲去诸大夫而立宠姬宋④,大夫共诛姬宋,惠公惧,奔齐⑤。四年⑥,齐高偃如晋,请共伐燕,入其君。晋平公许,与齐伐燕,入惠公。惠公至燕而死。燕立悼公。

  悼公七年卒,共公立⑦。共公五年卒,平公立。晋公室卑⑧,六卿始强大⑨。平公十八年,吴王阖闾破楚入郢。十九年卒,简公立。简公十二年卒,献公立。晋赵鞅围范、中行于朝歌⑩。献公十二年,齐田常弑其君简公。十四年,孔子卒。二十八年,献公卒,孝公立。

  ①郤:姓。 公元前573年,晋厉公命人袭杀大夫郤锜、郤犨、郤至、紧接着又被大夫栾书、中行偃所囚杀。详见《晋世家》及《左传·成公十七年》。 ②齐大夫高止因为好兴事,并以其事为己功,被放逐出国,投奔到燕。详见《左传·襄公二十九年》。 ③姬:当作“臣”。《十二诸侯年表》:公欲杀公卿而立幸臣,公卿诛幸臣,公恐,出奔齐。”《左传·昭公三年》:“公多嬖宠,欲去诸大夫而立其宠人。冬,燕大夫比以杀公之外嬖。公惧,奔齐。”注云:“外嬖谓宠臣。”下文两“姬”字亦应作“臣”。 ④宋:当为宠臣为首者之名。 ⑤“奔齐”之事,《左传》作“简公”。简公较惠公晚五代,与《史记》所载不同。 ⑥齐、晋伐燕,事在惠公九年,此云“四年”,当是惠公出奔的第四年。 ⑦共:通“恭”。 ⑧公室:诸侯的家族,也用以指诸侯的政权。 ⑨六卿:这里指晋国的范、中行、智、赵、韩、魏六大家族。因他们世代都为晋卿,称作“六卿”。 ⑩范、中行:指晋大夫范吉射和中行寅。赵鞅围朝歌的事,《十二诸侯年表》作“燕简公十二年”,前于此二年,《左传》作“鲁哀公元年”。

  孝公十二年,韩、魏、赵灭知伯①,分其地,三晋强②。

  十五年,孝公卒,成公立。成公十六年卒,湣公立。湣公三十一年卒,釐公立。是岁,三晋列为诸侯。

  釐公三十年,伐败齐于林营。釐公卒,桓公立。桓公十一年卒,文公立。是岁,秦献公卒。秦益强。

  文公十九年,齐威王卒。二十八年,苏秦始来见,说文公③。文公予车马金帛以至赵,赵肃侯用之。因约六国,为从长④。秦惠王以其女为燕太子妇。

  二十九年,文公卒,太子立,是为易王。

  易王初立,齐宣王因燕丧伐我,取十城;苏秦说齐,使复归燕十城⑤。十年,燕君为王⑥。苏秦与燕文公夫人私通,惧诛,乃说王使齐为反间⑦,欲以乱齐。易王立十二年卒,子燕哙立。

  ①知:同“智”。 《索隐》云:“按《纪年》,智伯灭在成公二年也”。 ②三晋:公元403年,晋国被韩、赵、魏三家瓜分,三家各立为国,史称“三晋”。 ③说:劝说说服,此指劝说君王采纳自己的政治主张。 公元前334年,苏秦首次到燕国,劝说燕君亲善赵国,形成“合纵”,被采纳。详见《苏秦列传》及《战国策·燕策》。 ④从:同“纵”,即合纵。战国时六国结成的抗秦联盟。 长:首领,领导人。 苏秦接连游说燕、赵、韩、魏、齐、楚各国君主,结成六国联盟的事,详见《苏秦列传》。 ⑤公元前333年,齐国趁燕国的丧事攻取了燕国十城。苏秦劝说齐王,指出燕王是秦王的女婿,归还十城可以交好秦、燕两国。于是齐王归还了燕国城池。详见《苏秦列传》及《战国策·燕策》。 ⑥燕君为王:文公太子即位十年,才正式称王。前文所说的“易王”,是写史者对燕君的追谥。 ⑦反间:深入敌方内部,使其落入我方圈套而取胜。 燕王听信了苏秦的假话,果真放他出使齐国。详见《苏秦列传》。

  燕哙既立,齐人杀苏秦。苏秦之在燕,与其相子之为婚①,而苏代与子之交②。及苏秦死,而齐宣王复用苏代。燕哙三年,与楚、三晋攻秦,不胜而还。子之相燕,贵重③,主断④。苏代为齐使于燕,燕王问曰:“齐王奚如⑤?”对曰:“必不霸。”燕王曰:“何也?”对曰:“不信其臣。”苏代欲以激燕王以尊子之也。于是燕王大信子之。子之因遗苏代百金⑥,而听其所使。

  ①为婚:结为亲家。 ②交:结交,友好。 ③贵重:位尊任重。 ④主断:主持并决断国家大事。 ⑤奚:何。奚如,怎么样。 ⑥遗(wèi谓):给予,赠送。 金:古代黄金计量单位。秦以前以一镒(二十两或二十四两)为一金。

  鹿毛寿谓燕王:“不如以国让相子之。人之谓尧贤者,以其让天下于许由①,许由不受,有让天下之名而实不失天下。今王以国让于子之,子之必不敢受,是王与尧同行也②。”燕王因属国于子之③,子之大重④。或曰:“禹荐益,已而以启人为吏⑤。及老,而以启人为不足任乎天下⑥,传之于益。已而启与交党攻益⑦,夺之。天下谓禹名传天下于益,已而实令启自取之。今王言属国于子之,而吏无非太子人者,是名属子之而实太子用事也⑧。”王因收印自三百石吏已上而效之子之⑨。子之南面行王事,而哙老不听政,顾为臣⑩,国事皆决于子之。

  ①传说尧让君位给许由,许由不接受,逃到箕山下,农耕而食。 ②行(xìng,杏):品行,品德。 ③属(zhǔ嘱):委托,交付。 ④大重:极其尊贵。 ⑤已而:不久。 人:臣。 启人:启的亲信臣子。 ⑥句中的“人”字是衍文。《战国策·燕策》及《韩非子》中,此句均无“人”字 。 ⑦交党:同党,同伙的人。 ⑧用事:执政,当权。 ⑨印:印信,为官的凭证。 三百石:指官吏俸禄的数量。 效:呈献,交给。 ⑩顾:反而,却。

  三年,国大乱,百姓恫恐①。将军市被与太子平谋,将攻子之。诸将谓齐湣王曰②:“因而赴之③,破燕必矣。”齐王因令人谓燕太子平曰:“寡人闻太子之义④,将废私而立公,饬君臣之义⑤,明父子之位。寡人之国小,不足以为先后⑥。虽然,则唯太子所以令之。”太子因要党聚众⑦,将军市被 围公宫,攻子之,不克。将军市被及百姓反攻太子平,将军市被死,以殉⑧。因搆难数月⑨,死者数万,众人恫恐,百姓离志。孟轲谓齐王曰:“今伐燕,此文、武之时,不可失也。”王因令章子将五都之兵⑩,以因北地之众以伐燕(11)。士卒不战,城门不闭,燕君哙死,齐大胜。燕子之亡二年,而燕人共立太子平,是为燕昭王(12)。

  ①百姓:百官。 恫恐:恐惧。 ②齐湣王:《孟子》、《战国策·燕策》均作“齐宣王”,当以“齐宣王”为是。考辨详见《史记会注考证》。 ③赴:奔赴,这里指驱兵去进攻。 ④寡人:古代君主自谦的称谓。 ⑤饬:整顿,修治。 ⑥先后:即“左右”。辅翼的意思。 ⑦要:通“邀”,招集。 ⑧徇:示众。 ⑨搆:同“构”。搆难,造成祸乱。⑩五都:战国时齐国设置的五个政区。 (11)北地:齐国北部边境地带。 (12)这里关于燕昭王的记载,与《六国年表》及《赵世家》有矛盾之处。或说燕昭王为公子职;或说燕昭王名平,字职,说见陈直《史记新证》。

  燕昭王于破燕之后即位,卑身厚币以招贤者①。谓郭隗曰:“齐因孤之国乱而袭破燕,孤极知燕小力少,不足以报。然诚得贤士以共国②,以雪先王之耻,孤之愿也。先生视可者,得身事之。”郭隗曰:“王必欲致士③,先从隗始。况贤于隗者④,岂远千里哉!”于是昭王为隗改筑宫而师事之⑤。乐毅自魏往,邹衍自齐往,剧辛自赵往,士争趋燕。⑥。燕王吊死问孤,与百姓同甘苦。

  ①卑身:使自身卑下,即待人非常谦恭的意思。 币:币帛。古人用束帛作为馈赠和祭祀的礼物,后来泛指车、马、玉、帛等各种礼物。厚币,即丰厚的礼物。关于燕昭王广招贤士的事,详见《战国策·燕策》。 ②共国:共同治理国家。 ③致:招致,引来。 ④况:若,至于。 ⑤宫:宫室,这里指华美的住宅。 师事之:用对待“士”的最高层次礼节来对待他。战国时期,贤明的君主尊重“士”阶层形成风气,他们与“士”的关系,大体分为“师、友、臣”三种类型。即如《战国策·燕策》所云:“帝者与师处,王者与友处,霸者与臣处。” ⑥趋:奔赴。

  二十八年,燕国殷富,士卒乐轶轻战①,于是遂以乐毅为上将军,与秦、楚、三晋合谋以伐齐。齐兵败,湣王出亡于外。燕兵独追北②,入至临淄,尽取齐宝,烧其宫室宗庙。齐城不下者,独唯聊、莒、即墨③,其余皆属燕,六岁。

  昭王三十三年卒,子惠王立。

  惠王为太子时,与乐毅有隙④;及即位,疑毅⑤,使骑劫代将。乐毅亡走赵。齐田单以即墨击败燕军⑥,骑劫死,燕兵引归,齐悉复得其故城。湣王死于莒,乃立其子为襄王。

  惠王七年卒。韩、魏、楚共伐燕⑦。燕武成王立。

  ①轶:突,袭击。乐轶,乐于出击。 轻战:轻视作战,实指不怕打仗。②北:败逃。追北,追击败逃的敌人。 ③《乐毅列传》、《田单列传》、《战国策·燕策》及《齐策》均无“聊”字,梁玉绳以为“聊字衍”,是正确的。 ④隙:裂痕。借指嫌隙、嫌怨。 ⑤《战国策·燕策》记载,惠王怀疑乐毅,是因为受了齐人的反间。 ⑥田单在即墨纵火牛击败燕军,详见《田单列传》。 ⑦《战国策·燕策》作:“齐、韩、魏共伐燕。”

  武成王七年,齐田单伐我,拔中阳①。十三年,秦败赵于长平四十余万。十四年,武成王卒,子孝王立。

  孝王元年,秦围邯郸者解去②。三年卒,子今王喜立。

  ①拔:攻取,占领。 中阳:据梁玉绳《史记志疑》考证:“中阳”当作“中人”。 ②解:指解除包围。

  今王喜四年,秦昭王卒。燕王命相栗腹约欢赵①,以五百金为赵王酒。还报燕王曰:“赵王壮者皆死长平②,其孤未壮,可伐也。”王召昌国君乐间问之。对曰:“赵四战之国③,其民习兵,不可伐。”王曰:“吾以五而伐一。”对曰:“不可。”燕王怒,群臣皆以为可。卒起二军,车二千乘④,栗腹将而攻鄗,卿秦攻代。唯独大夫将渠谓燕王曰:“与人通关约交⑤,以五百金饮人之王,使者报而反攻之,不祥,兵无成功。”燕王不听,自将偏军随之⑥。将渠引燕王绶止之曰⑦:“王必无自住,往无成功。”王蹴之以足。将渠泣曰:“臣非以自为,为王也!”燕军至宋子,赵使廉颇将,击破栗腹于鄗。〔乐乘〕破卿秦(乐乘)于代。乐间奔赵。廉颇逐之五百余里,围其国⑧。燕人请和,赵人不许,必令将渠处和⑨。燕相将渠以处和⑩。赵听将渠,解燕国。

  ①约:订立盟约。 欢:合作友好的意思。约欢,订立友好盟约。 ②王:《战国策·燕策》作“民”,《赵世家》作“氏”。作“民”文意畅达;作“氏”、“王”,亦通。 ③四战之国:意指四境皆邻强敌,但能拒战的国家。 盖赵东邻燕国,西接秦境,南错韩、魏,北连胡,故云“四战”。 ④乘:古代称四匹马拉的一辆兵车为一乘。 ⑤通关约交:互通关卡,制定盟约。 ⑥偏军:在侧翼配合主力军作战的部队。 ⑦绶:用来系印的绸带。 ⑧国:国都,都城。 ⑨处和:参与并主持议和。 ⑩相:这里是任命为国相的意思。

  六年,秦灭东(西)周,置三川郡。七年,秦拔赵榆次三十七城,秦置大原郡①。九年,秦王政初即位。十年,赵使廉颇将攻繁阳,拔之。赵孝成王卒,悼襄王立。使乐乘代廉颇,廉颇不听,攻乐乘,乐乘走,廉颇奔大梁。十二年,赵使李牧攻燕,拔武遂、方城。剧辛故居赵②,与庞煖善,已而亡走燕。燕见赵数困于秦,而廉颇去,令庞煖将也,欲因赵獘攻之③。问剧辛,辛曰:“庞煖易与耳④。”燕使剧辛将击赵,赵使庞煖击之,取燕军二万,杀剧辛。秦拔魏二十城,置东郡。十九年,秦拔赵之邺九城。赵悼襄王卒。二十三年,太子丹质于秦,亡归燕。二十五年,秦虏灭韩王安,置颍川郡。二十七年,秦虏赵王迁,灭赵。赵公子嘉自立为代王。

  ①大原郡:即“太原郡”。秦置太原郡应在燕王喜八年,见《秦本纪》及《六国年表》。 ②故:从前,过去。 ③獘:通“弊”。困顿,疲惫。 ④易与:容易对付。 ⑤虏灭:指俘虏韩王,灭掉韩国。《六国年表》:“秦虏王安,秦灭韩。”

  燕见秦且灭六国,秦兵临易水,祸且至燕。太子丹阴养壮士二十人①,使荆轲献督亢地图于秦,因袭刺秦王②。秦王觉,杀轲,使将军王翦击燕。二十九年,秦攻拔我蓟,燕王亡,徙居辽东,斩丹以献秦。三十年,秦灭魏。

  三十三年,秦拔辽东,虏燕王喜,卒灭燕。是岁,秦将王贲亦虏代王嘉。

  ①阴:暗中,暗地里。 ②袭刺:乘其不备而刺杀。荆轲刺秦王事,详见《刺客列传》及《战国策·燕策》。

  太史公曰:召公奭可谓仁矣!甘棠且思之,况其人乎?燕(北)〔外〕迫蛮貉①,内措齐,晋②,崎岖强国之间③,最为弱小,几灭者数矣。然社稷血食者八九百岁④,于姬姓独后亡⑤,岂非召公之烈邪⑥!

  ①蛮貉:又作“蛮貊”。古代对我国东北部少数民族的蔑称。 迫:迫近,逼近。 ②措:通:“错”。交错、夹杂。 ③崎岖:道路险阻不平。这里用来比喻处境困难艰险。 ④社稷:社是土地神,稷是谷神。古代帝王都祭祀社稷,社稷便成为国家的代称。 血食:指享受祭祀。古代杀牲取血用来祭祀,称为“血食”。 ⑤关于燕国“于姬姓独后亡”,《史记会注考证》引了两种说法。其一:梁玉绳曰:“姬姓之国,卫最后绝,燕先灭矣。何云后亡?”其二:中井积德曰:“燕独后亡者,以其在边陲最远也。且以此颂召公,则将置周公于何地也?太史公之论未得当。”泷川资言只认为这两种说法“失于凿”(即不确凿),并未说明原因。按:燕、卫都是姬姓国。公元前222年,秦灭燕;公元前209年,秦二世废卫君为庶人,看来卫之亡后于燕。但是,在公元前353年,卫君就由公自贬为侯,公元前320年,又自贬为君,仅仅有濮阳一县之地。至公元前242年,秦国将濮阳并为东郡,而把卫君徙往野王。这时的卫君,已在秦国掌握之中,卫国已经名存实亡了。因而《史记》关于燕国“于姬姓独后亡”的说法,是符合实际的。⑥烈:事业,功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