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太公世家第二






  赵季 译注

  【说明】

  《齐太公世家》记载了姜姓齐国自西周初太公建国起,至公元前379年齐康公身死国灭,总计近千年的历史。

  姜姓齐国,是春秋时代我国中原的一个重要诸侯国。在地理上有着良好的自然条件,“自泰山属之琅邪,北被于海,膏壤二千里”;自开国以来又十分注重发展经济,太公时期就“通工商之业,便鱼盐之利”,管仲相齐后,又“连五家之兵,设轻重鱼盐之利”,为齐国发展打下了良好的物质基础。在政治文化上,既不象鲁国一样死死拘束于彻底的宗法制,又不象秦、楚早期那样“以夷狄自置”。而是顺应“其民阔达多匿知”的原有文化,有条件地推行宗法制和集权制的结合,“因其俗,简其礼”,为政简而不苛,平易近民。所以到齐桓公时,齐国终成为大国争霸斗争中的第一个霸主,一个名符其实的泱泱大国。

  自桓公去世,齐国渐趋衰落。一方面由于姜姓公室旧贵族日益腐败,另一方面由于统治阶级内部斗争日益激烈,尤其经过崔杼、庆封之乱,大伤元气,终于被新兴的贵族集团田氏所替代。

  本篇在艺术上的第一个特点是取材有法、详略得当。司马迁抓住最能代表齐国历史发展线索的几个时期,清晰地反映了它由盛而衰的历史过程。前半叶主要介绍了太公时期和桓公时期,中后叶则主要记叙了崔庆之乱与田氏代齐的详尽过程。这几部分作者运用浓墨重彩,生动形象地再现了斑烂多姿的历史画面。其余部分则仅仅记其大概,明其脉络,避免冲淡重点部分的思想意义,真正作到了“略小取大,举重明轻”。

  本篇的第二个艺术特点是塑造了生动复杂立体的人物形象。作者从生活中的历史现实出发,把握历史人物的复杂心理,加以真实再现,使人感到可亲可信。例如对于齐桓公,作者一方面极力写其机智果断,从谏如流,重义守信的明君风度,但也写了他晚年骄傲固执,好大喜功的思想变化。既写他九合诸侯,一匡天下的宏伟业绩,也写他好内多宠,以致死后虫出于户的性格弱点,给人留下深深的历史回味。即是反面人物崔杼,作者也写了他两次不杀晏婴的微妙心理,表现出人物的复杂个性。

  【译文】

  太公望吕尚,是东海边之人。其先祖曾做四岳之官,辅佐夏禹治理水土有大功。舜、禹时被封在吕,有的被封在申,姓姜。夏、商两代,申、吕有的封给旁支子孙,也有的后代沦为平民,吕尚就是其远代后裔。吕尚本姓姜,因为以其封地之名为姓,所以叫作吕尚。

  吕尚曾经穷困,年老时,借钓鱼的机会求见周西伯。西伯在出外狩猎之前,占卜一卦,卦辞说:“所得猎物非龙非螭,非虎非熊;所得乃是成就霸王之业的辅臣。”西伯于是出猎,果然在渭河北岸遇到太公,与太公谈论后西伯大喜,说:“自从我国先君太公就说:‘定有圣人来周,周会因此兴旺。’说的就是您吧?我们太公盼望您已经很久了。”因此称吕尚为“太公望”,二人一同乘车而归,尊为太师。

  有人说,太公博学多闻,曾为商纣做事。商纣无道,太公就离开了。四处游说列国诸侯,未得知遇之君,最终西行归依周西伯。有人说,吕尚乃一处士,隐居海滨。周西伯被囚禁在羑(yǒu,有)里时,西伯之臣散宜生、闳(hóng,宏)夭久闻吕尚之名而召请他。吕尚也认为“听说西伯贤德,又一贯尊重关心老年人,何不前往?”此三人为了营救西伯,寻找美女奇宝,献给纣王,以赎取西伯。西伯因此得以被释,返回周国。虽然吕尚归周的传说各异,但大旨都认为他是文王武王之师。

  周西伯昌从羑里脱身归国后,暗中和吕尚策划如何推行德政以推翻商纣政权,其中很多是用兵的权谋和奇计,所以后代谈论用兵之道和周朝的隐秘权术的都尊法太公的基本策略。周西伯为正清平,尤其在明断虞、芮(ruì,瑞)二国的国土争讼后,被诗人称道为膺受天命的文王。西伯又讨伐了崇国、密须和犬夷,大规模建设丰邑。天下三分之二的诸侯都归心向周,多半是太公谋划筹策的结果。

  文王死后,武王即位。九年,武王想继续完成文王的大业,东征商纣察看诸侯是否云集响应。军队出师之际,被尊称为“师尚父”的吕尚左手拄持黄钺(yuè,月),右手握秉白旄誓师,说:“苍兕(sì,似)苍兕,统领众兵,集结船只,迟者斩首。”于是兵至盟津。各国诸侯不召自来有八百之多。诸侯都说:“可以征伐商纣了。”武王说:“还不行。”班师而还,与太公同写了《太誓》。

  又过二年,商纣杀死王子比干,囚禁了箕子。武王又将征伐商纣,占卜一卦,龟兆显示不吉利,风雨突至。群臣恐惧,只有太公强劝武王进军,武王于是出兵。十一年正月甲子日,在牧野誓师,进伐商纣。商纣军队彻底崩溃。商纣回身逃跑,登上鹿台,于是被追杀。第二天,武王立于社坛之上,群臣手捧明水,卫康叔封铺好彩席,师尚父牵来祭祀之牲,史佚(yì,义)按照策书祈祷,向神祇禀告讨伐罪恶商纣之事。散发商纣积聚在鹿台的钱币,发放商纣屯积在钜桥的粮食,用以赈济贫民。培筑加高比干之墓,释放被囚禁的箕子。把象征天下最高权力的九鼎迁往周国,修治周朝政务,与天下之人共同开始创造新时代。上述诸事多半是采用师尚父的谋议。

  此时武王已平定商纣,成为天下之王,就把齐国营丘封赏给师尚父。师尚父东去自己的封国,边行边住,速度很慢。客舍中的人说他:“我听说时机难得而易失。这位客人睡得这样安逸,恐怕不是去封国就任的吧。”太公听了此言,连夜穿衣上路,黎明就到达齐国。正遇莱侯带兵来攻,想与太公争夺营丘。营丘毗邻莱国。莱人是夷族,趁商纣之乱而周朝刚刚安定,无力平定远方,因此和太公争夺国土。

  太公到齐国后,修明政事,顺其风俗,简化礼仪,开放工商之业,发展渔业盐业优势,因而人民多归附齐国,齐成为大国。到周成王年幼即位之时,管蔡叛乱,淮夷也背叛周朝,成王派召(shào,绍)康公命令太公说:“东至大海,西至黄河,南至穆陵,北至无棣,此间五等诸侯,各地官守,如有罪愆,命你讨伐。”齐因此可以征讨各国,形成大国、定都营丘。

  太公死时一百余岁,其子丁公吕伋(jí,及)继位。丁公死,其子乙公得继位。乙公死,其子癸公慈母继位。癸公死,其子哀公不辰继位。

  哀公时,纪侯向周王诬陷哀公,周王用大鼎煮死哀公,而立其弟静为齐君,就是胡公。胡公迁都于薄姑,此时正当周夷王在位。

  哀公同母少弟山怨恨胡公,就与自己党徒带领营丘人袭击杀死胡公自立为齐君,就是献公。献公元年,全部驱逐胡公诸子,借机把首都从薄姑迁到临淄。

  九年,献公死,其子武公寿继位。武公九年,周厉王逃亡,住在彘(zhì,志)邑。十年(前841),周王室大乱,大臣们主持国政,号称“共和”。二十四年(前827),周宣王即位。

  二十六年(前825),武公死,其子厉公无忌继位。厉公残暴肆虐,所以胡公之子又返回齐国,齐人想立胡公之子为君,就一同攻杀厉公。胡公之子也战死。齐人于是立厉公之子赤为齐君,就是文公,斩掉七十多个攻杀厉公的人。

  文公十二年(前804)死,其子成公脱继位。成公九年(前795)死,其子庄公购继位。

  庄公二十四年(前771),犬戎杀死幽王,周王室东迁都到洛邑。秦国开始列位于诸侯。五十六年(前739),晋人杀死他们国君晋昭侯。

  六十四年(前731),庄公死,其子釐(xī,西)公禄甫继位。

  釐公九年(前722),鲁隐公即位。十九年(前712),鲁桓公杀其兄隐公而自立为鲁君。

  二十五年(前706),北戎攻伐齐国。郑国派太子忽来援救齐国,齐侯想把女儿嫁给他。忽说:“郑国小齐国大,我配不上。”就谢绝了。

  三十二年(前699),釐公同母弟夷仲年死。其子名叫公孙无知,釐公宠爱他,给他的级别车服生活待遇和太子一样。

  三十三年(前698),釐公死,太子诸儿立,就是襄公。

  襄公元年(前697),襄公原来还是太子时,曾与无知争斗,即位以后,降低无知的俸禄车马服饰的等级,无知心中怨恨。

  四年(前694),鲁桓公和夫人来到齐国。齐襄公过去曾与鲁夫人私通。鲁夫人是襄公的妹妹,在齐釐公时嫁给鲁桓公做夫人,此次与鲁桓公来齐国又与襄公通奸。鲁桓公发现此事,怒责夫人,夫人告诉了齐襄公。齐襄公宴请鲁桓公,把桓公灌醉,派大力士彭生把鲁桓公抱上车,接着折断桓公的肋骨杀死桓公,桓公被抬出车时已死掉了。鲁国人为此责备齐国,齐襄公杀死彭生以向鲁国谢罪赎过。

  八年(前690),齐国征伐纪国,纪国被迫迁都。

  十二年(前686),当初,襄公派连称、管至父驻守葵丘,约定七月瓜熟时前去,第二年瓜熟时派人去替换他们。他们前去驻守一年,瓜熟时期已过襄公仍不派人去替换。有人为他们要求派人,襄公不答应。所以二人生气,通过公孙无知策划叛乱。连称有一堂妹在襄公宫内,不被宠幸,就让她侦伺襄公,对她说:“事成以后让你给无知当夫人。”冬十二月,襄公到姑棼(fén,焚)游玩,又到沛丘打猎。见一大猪,侍从说“是彭生”,襄公大怒,用箭射去,大猪如人站立而叫。襄公害怕,从车上摔下伤了脚,鞋子也掉了。回去后把管鞋的名叫“茀(fú,拂)”的人鞭打三百下。茀出宫。无知、连称、管至父等人闻知襄公受伤,就带领徒众来攻袭襄公宫。正遇管鞋的茀,茀说:“先不要进去以免惊动宫中,惊动宫中后就不易再攻进去了。”无知不信此言,茀让他验看自己的伤痕,才被相信。他们等在宫外,让茀先进去探听。茀先入后,马上把襄公藏在屋门后。过了好久,无知等害怕,就进宫去。茀反而和宫中之人以及襄公的亲信之臣反攻无知等人,未能得胜,全被杀死。无知进宫,找不到襄公。有人见屋门下露着人脚,开门一看,门后正是襄公,就杀死襄公,无知自立为齐君。

  桓公元年(前685)春,齐君无知到雍林游玩。雍林有人曾怨恨无知,等到无知去游玩时,雍林人偷袭杀死无知,向齐国大夫宣告说:“无知杀死襄公自立为君,我已将他处死。请大夫们改立其他公子中该即位的,我唯命是听。”

  当初,襄公将鲁桓公灌醉杀死,与鲁夫人通奸,还屡屡杀罚不当,沉迷女色,多次欺侮大臣,他的诸弟害怕祸患牵连,因此次弟纠逃亡鲁国,他母亲是鲁国之女。管仲、召忽辅佐他。次弟小白逃亡莒国,鲍叔辅佐他。小白母亲是卫国之女,很得齐釐公宠幸。小白从小与大夫高傒(xī,西)交好。雍林人杀死无知后,商议立君之事,高氏、国氏抢先暗中从莒国召回小白。鲁国闻知无知已死,也派兵护送公子纠返齐,并命管仲另带军队遏阻莒国通道,管仲射中小白衣带钩。小白假装死了,管仲派人飞报鲁国。鲁国护送公子纠的部队速度就放慢了,六天才至齐国,而小白已先入齐国,高傒立其为君,就是桓公。

  桓公当时被射中衣带勾之后,装死以迷惑管仲,然后藏在温车中飞速行进,也因为有高氏国氏二大家族为内应,所以能够先入齐国即位,派兵抵御鲁军。秋天,齐兵与鲁兵在乾时作战,鲁兵败逃,齐兵又切断鲁兵的退路。齐国写信给鲁国说:“子纠是我兄弟,不忍亲手杀他,请鲁国将他杀死。召忽、管仲是我仇敌,我要求活着交给我,让我把他们剁成肉酱才甘心。不然,齐兵要围攻鲁国。”鲁人害怕,就在笙渎杀死子纠。召忽自杀而死,管仲要求囚禁。桓公即位时,派兵攻鲁,本欲杀死管仲。鲍叔牙说:“我有幸跟从您,您终于成为国君。您的尊贵地位,我已无法再帮助您提高。您如果只想治理齐国,有高傒和我也就够了。您如果想成就霸王之业,没有管夷吾不行。夷吾所居之国,其国必强,不能失去这个人才。”于是桓公听从此言。就假装召回管仲以报仇雪恨,实际是想任他为政。管仲心里明白,所以要求返齐。鲍叔牙迎接管仲,一到齐国境内的堂阜就给管仲除去桎梏,让他斋戒沐浴而见桓公。桓公赏以厚礼任管仲为大夫,主持政务。

  桓公得到管仲后,与鲍叔、隰(xí,席)朋、高傒共同修治齐国政事,组织基层五家连兵之制,开发商业流通、渔业盐业优势,用以给赡贫民,奖励贤能之士,齐国人人欢欣。

  二年(前684),齐国伐灭郯(tán,谭)国,郯国国君逃亡莒国。当初,齐桓公逃亡国外时,曾经过郯国,郯国对桓公无礼,所以讨伐它。

  五年(前681),征伐鲁国,鲁军眼看失败。鲁庄公请求献出遂邑来媾和,桓公允诺,与鲁人在柯地盟会。将要盟誓之际,鲁国的曹沫(huì,惠)在祭坛上用匕首劫持齐桓公,说:“归还鲁国被侵占的土地!”桓公答应。然后曹沫扔掉匕首,回到面向北方的臣子之位。桓公后悔,想不归还鲁国被占领土并杀死曹沫。管仲说:“如果被劫持时答应了人家的要求,然后又背弃诺言杀死人家,是满足于一件小小的快意之事,而在诸侯中却失去了信义,也就失去了天下人的支持,不能这样做。”桓公于是就把曹沫三次战败所丢的全部领土归还给鲁国。诸侯闻知,都认为齐国守信而愿意归附。七年(前679),诸侯与齐恒公在甄地盟会,齐桓公从此成为天下诸侯的霸主。

  十四年(前672),陈厉公子陈完,号敬仲,逃亡来到齐国。齐桓公想任命他为卿,他谦让不肯;于是让他做工正之官。这就是田成子田尝的祖先。

  二十三年(前663),山戎侵伐燕国,燕向齐国告急。齐桓公派兵救燕,接着讨伐山戎,到达孤竹后才班师。燕庄王又送桓公进入齐国境内。桓公说:“除了天子,诸侯之间相送不出自己国境,我不能对燕无礼。”于是把燕君所至的齐国领土用沟分开送给燕国,让燕君重修召公之政,向周王室进贡,就象周成王、康王时代一样。诸侯闻知后,都服从齐国。

  二十七年(前659),鲁湣(mǐn,闵)公之母叫哀姜,是齐桓公的妹妹。哀姜与鲁公子庆父私通,庆父杀死湣公,哀姜想立庆父为国君,鲁人改立起釐公。桓公把哀姜召回齐国,杀了哀姜。

  二十八年(前658),卫文公被狄人侵伐,向齐国告急。齐国率领诸侯在楚丘筑成城池,安置卫君在那里。

  二十九年(前657),恒公与夫人蔡姬乘船游玩。蔡姬熟悉水性,摇晃船只颠簸桓公。桓公害怕,命她停止,她仍不停,下船之后,桓公恼怒,把蔡姬送回娘家,但又不断绝婚姻关系。蔡侯也十分生气,就又把蔡姬另嫁给别人。桓公听说后更加生气,兴兵伐蔡。

  三十年(前656)春,齐桓公率领诸侯讨伐蔡国,蔡国大败。接着伐楚。楚成王兴兵来问:“为什么进入我的国土?”管仲回答说:“过去召康公命令我国先君太公:‘五等诸侯,各地守官,你有权征伐,以辅佐周室。’赐给我先君有权征伐的疆界,东至大海,西至黄河,南至穆陵,北至无棣。楚国应该进贡的包茅没有进献,天子祭祀用品不全,因此来督责。昭王南征不归死在南方,因此前来问罪。”楚王说:“贡品没有进献,确实如此,是我之罪过,今后不敢不奉上。至于昭王一去不归,并未在我楚国领土,请您到汉水边上去问罪。”齐军进扎于陉地。夏,楚王命屈完领兵抗齐,齐军退驻召陵。桓公向屈完炫耀兵多将广。屈完说:“您合于正义才能胜利;如果不然,楚国就以方城山为城墙,以长江、汉江为护城河,您怎么能推进呢?”齐桓公就与屈完订立协约而回。途径陈国,陈国大夫袁涛塗欺骗桓公,让齐军走东线难行之路,被齐国发觉。秋天,齐国讨伐陈国。这一年,晋国君杀死其太子申生。

  三十五年(前651)夏,桓公与诸侯在葵丘盟会。周襄王派宰孔赏赐给桓公祭祀文王武王的福肉、丹彩装饰的弓箭、天子乘用的车乘,而且特许桓公不要下拜谢恩。桓公本想答应,管仲说:“不可”。桓公于是下拜接受赏物。秋天,再次与诸侯在葵丘盟会,齐桓公愈发面有骄傲之色。周王派宰孔参加盟会。诸侯见桓公如此也使有些人离心。晋君病重,上路迟了,正逢宰孔。宰孔说:“齐桓公骄傲了,尽管不去也没什么关系。”晋君听从此言未去盟会。此年,晋献公死,里克杀死献公少子奚齐和卓子,秦穆公因为自己夫人是晋公子夷吾的姐姐,所以武力护送夷吾返晋为君。桓公也讨伐晋国内之乱,到达高梁地方,派隰朋立起夷吾为晋国君,然后撤军。

  此时周朝王室衰微,天下只有齐、楚、晋四国强盛。晋国刚刚参加盟会,晋献公便死去,国内大乱。秦穆公处地偏远,不参加中原诸侯的会盟。楚成王刚刚将荆蛮之地占为己有,认为自己是夷狄之邦。只有齐国能够召集中原诸侯盟会,齐桓公又充分宣示出其盛德,所以各国诸侯无不宾服而来会。因此桓公宣称:“寡人南征至召陵,望到了熊耳山;北伐山戎、离枝、孤竹国;西征大夏,远涉流沙;包缠马蹄,挂牢战车登上太行险道,直达卑耳山而还。诸侯无人违抗寡人。寡人召集兵车盟会三次,乘车盟会六次,九次会合诸侯,匡正天下于一统。过去三代开国天子,与此有何不同!我想要封祭泰山,禅祭梁父。”管仲力谏,桓公不听;管仲于是介绍封禅之礼要等远方各种奇珍异物具备才能举行,桓公才作罢。

  三十八年(前648),周襄王之弟带与戎人、翟(dí,狄)人合谋侵周,齐国派管仲到周去为双方讲和。周天子想用上卿之礼接待管仲,管仲叩头而拜说:“我是陪臣,怎么敢受此礼遇!”谦让再三,才接受以下卿之礼拜见天子。三十九年(前647),周襄王之弟王子带逃亡到齐国。齐国派仲孙请求周襄王,替带谢罪。周襄王很生气,不答应。

  四十一年(前645),秦穆公俘获晋惠公,又释放他归国。此年,管仲、隰朋都去世。管仲病重之后,齐桓公问他:“你死后群臣之中谁可做相国?”管仲说:“知臣莫如君。”桓公说:“易牙这人怎么样?”回答说:“他杀死自己的儿子来迎合国君,不合人情,不能任用。”桓公问:“开方这人怎么样?”回答说:“他抛弃双亲来迎合国君,不合人情,不可接近。”桓公说:“竖刀(diāo,貂)这人怎么样?”回答说:“阉割自己来迎合国君,不合人情,不可亲信。”管仲死后,桓公不听管仲之言,还是亲近任用这三人,三人专权。

  四十二年(前644),戎人伐周,周向齐国告急,齐国命各诸侯分别派兵戍卫周王室。此年,晋公子重耳来齐国,齐桓公把本族之女嫁给重耳为妻。

  四十三年(前643)。当初,齐桓公有三位夫人:名叫王姬、徐姬、蔡姬,都没生儿子。桓公好色,有很多宠幸的妾,其中地位等同于夫人的就有六个:长(zǎng,掌)卫姬,生的无诡;少卫姬,生的惠公元;郑姬,生的孝公昭;葛嬴,生的孝公潘;密姬,生的懿公商人;宋华子,生的公子雍。齐桓公和管仲曾把孝公昭托付给宋襄公,立为太子。易牙受到桓公长卫姬的宠幸,又通过宦者竖刀

  送给桓公厚礼,所以也受到桓公宠幸,桓公答应易牙立无诡为太子。管仲死后,五位公子都要求立为太子。冬十月乙亥日,齐桓公死。易牙进宫,与竖刀借助宫内宠臣杀死诸大夫,立公子无诡为齐君。太子昭逃亡到宋国。

  桓公病时,五公子各自结党要求立为太子。桓公死后,就互相攻战,以致宫中无人,也没人敢去把桓公装尸入棺。桓公尸体丢在床上六十七天,尸体爬满蛆虫以至爬出门外。十二月乙亥日,无诡即位,才装棺并向各国报丧。辛巳日夜,才穿衣入敛,停柩于堂。

  桓公有子十余人,总计前后五人曾登君位:无诡即位三月死去,没有谥(shì,示)号;接着是孝公;接着是昭公;再接下去是懿公;最后是惠公。孝公元年(前642)三月,宋襄公率领诸侯军队送齐太子昭归国并伐齐。齐人害怕,杀死其君无诡。齐人将要立太子昭为齐君时,其余四公子的徒众又攻打太子,太子逃到宋国,宋国与齐国四公子的军队作战。五月,宋军打败四公子立太子昭为君,就是齐孝公。宋国因为曾受桓公与管仲之托照顾太子,所以前来征伐。因为战乱,到八月才顾上埋葬齐桓公。

  六年(前637)春,齐国伐宋,因为宋国不参加在齐国的盟会。夏,宋襄公死。七年(前636),晋文公即位。

  十年(前633),孝公死,孝公之弟潘让公子开方杀死孝公之子而立潘为君,就是昭公。昭公是桓公的儿子,其母名叫葛嬴。

  昭公元年(前632),晋文公在城濮大败楚军,召集诸侯在践土盟会,朝见周天子,天子让晋做诸侯的霸主。六年(前627),狄人侵齐。晋文公死。秦兵在殽地兵败。十二年(前621),秦穆公死。

  十九年(前614)五月,昭公死,其子舍立为齐君。舍之母不被昭公宠爱,齐国人都不怕他。昭公之弟商人因为桓公死后未能争立为君,暗中结交贤士,抚恤存爱百姓,百姓拥戴。昭公死后,其子舍继位,孤独软弱,商人就与众人于十月在昭公坟前杀死其君舍,商人自立为君,就是懿公。懿公,是桓公之子,他的母亲名叫密姬。

  懿公四年(前609)春,当初,懿公还是公子的时候,与丙戎的父亲一同打猎,互相争夺猎物,懿公未争到,即位以后,懿公斩断丙戎父亲的脚,却让丙戎为自己驾车。庸职的妻子漂亮,懿公抢入宫中,却让庸职骖(cān,参)乘。五月,懿公在申池游玩,丙戎和庸职洗澡,互相开玩笑。庸职说丙戎是“砍脚人的儿子,丙戎说庸职是“被人夺妻的丈夫”。两人都为这些话感到耻辱,共同怨恨懿公。两个人谋划与懿公共同到竹林中游玩,二人在车上把懿公杀死,把尸体抛在竹林中逃跑。

  懿公即位后,骄横,人民不归附。齐国人废黜懿公子之子而从卫国迎接公子元回齐,立为国君,就是惠公。惠公,是桓公之子。他的母亲是卫国之女,名叫少卫姬,因躲避齐国内乱,所以逃往卫国。

  惠公二年(前607),长翟来齐,王子城父攻杀长翟,把他埋在北门。晋国大夫赵穿杀死国君晋灵公。

  十年(前599),惠公死,其子顷公无野继位。当初,崔杼曾得到惠公宠幸,等到惠公死后,高氏、国氏怕受他胁迫,把崔杼驱逐出国,崔杼逃到卫国。

  顷公元年(前598),楚庄王强盛起来,征伐陈国;二年(前597),围攻郑国,郑伯投降,后又让郑伯复国。

  六年(前593)春,晋国派郤克出使齐国,齐顷公让其母坐在帷幕中观看。郤克上阶,夫人笑话他。郤克说:“此辱不报,誓不再渡黄河!”回国后,请求晋君伐齐,晋君不答应。齐国使者至晋,郤克在河内捉住齐国使者四人,全部杀死。八年(前591),晋国伐齐,齐国让公子强到晋国做人质,晋军才离去。十年(前589)春,齐国征伐鲁国、卫国。鲁、卫二国大夫到晋国请兵,都是通过郤克。晋国派郤克率领战车八百乘,做中军之将,士燮率领上军,栾书率领下军,来救鲁、卫,讨伐齐国。六月壬申日,晋军与齐军在靡笄(jī,鸡)山下交兵。癸西日,在鞍地排列成阵。逄(páng,庞)丑父做齐顷公的车右武士。顷公说:“冲上去,击破晋军后聚餐。”齐国射伤郤克,血流到脚。郤克想退回营垒,他战车的驭手说:“我从进入战斗后,已两次负伤,我不敢说疼痛,害怕使士卒恐惧,愿您忍痛继续战斗。”郤克又投入战斗。战斗进行中,齐军危急,逄丑父怕齐顷公被活捉,就互相交换了位置,顷公成为车右武士,战车绊在树上抛锚。晋国小将韩厥拜伏在齐顷公战车之前,说:“我们晋君派我来救援鲁、卫。”这样嘲笑顷公。丑父装成顷公,让装成车右武士的顷公下车取水来喝,顷公借此得以逃脱,跑回齐军阵中。晋国的郤克要杀丑父、丑父说:“我替国君死而被杀,以后为人臣子的就不会有忠于君主的人了。”郤克就放了他,丑父于是能逃归齐军。晋军追赶齐军直到马陵。齐顷公请求用宝器谢罪,郤克不答应,一定要得到耻笑郤克的萧桐叔子,还命令齐国把田垅一律改成东西方向。齐人回答说:“萧桐叔子,是齐顷公的母亲。齐君的母亲就犹如晋君的母亲一样地位,您怎么处置她?而且您是以正义之师伐齐,却以暴虐无礼来结束,怎么可以呢?”于是郤克答应了他们,只让齐国归还侵占的鲁、卫二国的领土。

  十一年(前588),晋开始设置六卿,用以封赏鞍地战争中的有功人员。齐顷公朝见晋君,想用朝见天子的礼节拜见晋景公,晋景公不敢承受,齐君乃回国。回国后顷公开放自己游猎的园林,减轻赋税,赈济孤寡吊问残疾,拿出国家积蓄来解救人民,人民也十分高兴。齐顷公还给诸侯厚礼。直到顷公去世,百姓归附,诸侯没有侵犯齐国的。

  十七年(前582),顷公死,其子灵公环继位。

  灵公九年(前573),晋大夫栾书杀其国君晋厉公。十年(前572),晋悼公伐齐,齐让公子光到晋国做人质。十九年(前563),立公子光为太子,让高厚辅佐他,派他到钟离参加诸侯盟会。二十七年(前555),晋国派中行献子伐齐。齐军战败,灵公跑进临淄城。晏婴劝阻灵公,灵公不听。晏子说:“我们国君太没有勇气了。”晋兵合围临淄,齐人守内城不敢出击,晋军把外城内烧光后离去。

  二十八年(前554),当初,灵公娶鲁国之女,生下儿子光,立为太子。后又娶仲姬、戎姬。戎姬受宠,仲姬生儿子名叫牙,托付给戎姬抚养。戎姬请求立牙为太子,灵公答应了。仲姬说:“不行。光立为太子,已经名列诸侯,现在无故废黜他,您必定会后悔。”灵公说:“废立全在于我。”于是把太子光迁往东部,让高厚辅佐牙为太子。灵公患病,崔杼迎接原来的太子光立为国君,就是庄公。庄公杀死戎姬。五月壬辰日,灵公死,庄公即位,在句窦丘捉住太子牙杀死。八月,崔杼杀死高厚。晋国闻知齐国内乱,伐齐,到达高唐。

  庄公三年(前551),晋国大夫栾盈逃亡到齐国,庄公待以隆重客礼。晏婴、田文子谏阻,庄公不听。四年(前550),齐庄公派栾盈秘密进入曲沃做齐国内应,齐国大兵随后,上太行山,进入孟门关口。栾盈败露,齐军还师,攻取朝歌城。

  六年(前548),当初,棠公之妻美丽,棠公死后,崔杼娶了她。庄公又与她通奸,多次去崔杼家,还把崔杼的冠赏给别人。庄公的侍从说:“不能这样。”崔杼十分恼怒,借庄公伐晋之机,想与晋国合谋袭击庄公但未得机会。庄公曾经鞭打宦官贾举,贾举又被任为内侍,替崔杼寻找庄公的漏隙来报复仇怨。五月,莒国国君朝见齐君,齐庄公在甲戌日宴请莒君。崔杼谎称有病不去上朝。乙亥日,庄公探望崔杼病情,接着追嬉崔杼妻子。崔妻入室,与崔杼同把屋门关上不出来,庄公在前堂抱柱唱歌。这时宦官贾举把庄公的侍从拦在外面而自己进入院子,把院门从里边关上。崔杼的徒众手执兵器一拥而上。庄公登上高高的庭台请求和解,众人不答应,庄公又请求盟誓定约,众人也不答应,庄公最后请求让他到自己的祖庙里去自杀,众人仍不允许。大家说:“国君之臣崔杼病重,不能听你吩咐。这里离宫廷很近,我们只管捉拿淫乱之徒,没接到其他命令。”庄公跳墙想逃,被人射中大腿,反坠墙里,于是被杀。晏婴站在崔杼院门之外,说:“国君为社稷而死则臣子应为他殉死,国君为社稷而逃亡则臣子应随他流亡。国君为自己私利而死而逃,除了他的宠幸私臣,别人不会为此殉死逃亡的。”晏子等打开大门进入院内,把庄公之尸枕放在自己的大腿上抚尸而哭,起来后三次顿足以示哀痛然后走出院子。别人对崔杼说:“一定杀死晏婴!”崔杼说:“他深得众望,放过他我们会争取民心。”

  丁丑日,崔杼立起庄公异母弟杵臼为君,就是景公。景公母亲,是鲁国大夫叔孙宣伯之女。景公即位后,让崔杼当右相,庆封当左相。二位国相怕国内动乱不稳,就与国人盟誓说:“谁不跟从崔庆谁就别活!”晏子仰天长叹说:“我做不到,我只跟从忠君利国的人!”不肯参加盟誓。庆封想杀晏子,崔杼说:“他是忠臣,放过他。”齐太史记载在简策上“崔杼杀庄公”,崔杼把太史杀死。太史之弟又一次记载上,崔杼又杀了他。太史的小弟又记载上,崔杼放过了他。

  景公元年(前547),当初,崔杼生有儿子成、强,其母死去,崔杼又娶了东郭氏之女,生下明。东郭氏女让她前夫之子无咎、她自己的弟弟东郭偃做崔氏家族的相。成犯了罪过,无咎和东郭偃两位家相立即严治成,把明立为太子。成请求到崔邑告老还乡,崔杼答应,二相不肯,说:“崔邑是崔氏宗庙所在之地,成不许去。”成、强恼怒,告知庆封。庆封与崔杼有矛盾,希望崔氏败落。成、强在崔杼家中杀死无咎、偃,家人都奔逃。崔杼大怒,但没有家人,只好让一个宦官为他驾车,去见庆封。庆封说:“让我为您杀掉成、强。”于是派崔杼的仇人卢蒲嫳(piè,去声,撇)攻打崔氏,杀死成、强,全部消灭崔氏一族,崔杼之妻自杀。崔杼无家可归,也自杀。庆封当上相国,大权在握。

  三年(前545)十月,庆封外出打猎。当初,庆封杀死崔杼以后,愈发骄横,酗酒游猎,不理政务。其子庆舍执政,内部已有矛盾。田文子对田桓子说:“动乱将起。”田、鲍、高、栾四家族联合谋划消灭庆氏。庆舍派出甲兵围护庆封的宫室,四家族的徒众共同击破庆氏之家。庆封归来,不能进家,逃亡到鲁国。齐人责备鲁国,庆封又逃到吴国。吴国把朱方之地赏给庆封,庆封与族人居此,比在齐国时还富有。此年秋,齐人移葬庄公,而把崔杼尸体示众于市以泄民愤。

  九年(前539),景公派晏婴出使晋国,晏婴私下对叔向说:“齐国政权最终将归田氏。田氏虽无大的功德,但能借公事施私恩,有恩德于民,人民拥戴。”十二年(前536),景公到晋国,会见晋平公,想共同伐燕。十八年(前530),景公又到晋国,会见晋昭公。二十六年(前522),景公在鲁国郊外打猎,接着进入鲁国都,同晏婴一起咨询鲁国的礼制。三十一年(前517),鲁昭公躲避季氏叛乱,逃亡到齐国。景公想封给昭公千社人家连同土地,子家劝阻昭公不要接受,昭公就要求齐国伐鲁,攻取郓邑,让昭公居住。

  三十二年(前516),天空出现慧星。景公坐在柏寝台上叹息说:“堂皇的亭台,终归谁手呢?”群臣忧然泪下。晏子反而笑起来,景公很恼怒。晏子说:“我笑群臣过于谄谀了。”景公说:“慧星出现在东北天空,正是对着齐国的地域位置,寡人为此而担忧。”晏子说:“您筑高台凿深池,多收租税唯恐得的少,滥施刑罚唯恐不严苛,最凶的茀(bèi,倍)星将出现,您怕什么慧星呢?”景公说:“可以用祭祷禳除慧星吗?”晏子说:“如果祝祷可以使神明降临,那么祈禳也可以使它离去。但百姓愁苦怨恨的成千上万,而您让一个人去祈禳,怎么能胜过众口怨声呢?”当时景公好大造宫室,多养狗马,奢侈无度,税重刑酷,所以晏子借机谏止齐景公。

  四十二年(前506),吴王阖闾攻伐楚国,攻入楚都郢。

  四十七年(前501),鲁国大夫阳虎攻打鲁君,失败,逃亡齐国,请求齐国伐鲁。鲍子谏止景公,景公乃把阳虎囚禁。阳虎逃脱,逃到晋国。

  四十八年(前500),景公与鲁定公在夹谷盟会修好。犁(chú,锄)说:“孔丘深通礼仪但怯懦不刚,请允许让莱人表演歌舞,借机捉住鲁君,可以让鲁满足我们的要求。”景公担心孔子做鲁相,害怕鲁国成就霸业,所以听从犁之计。盟会时,齐国献上莱人乐舞,孔子登阶上台,命有关人员捉住莱人斩首,用礼仪责备景公。景公心亏,就归还了侵占的鲁国领土以谢罪,然后离去。此年,婴晏死。

  五十五年(前493),晋国大夫范氏、中行氏反叛其国君,晋君攻二氏吃紧,二氏来齐借粮。田乞想在齐国叛乱,想和晋国叛臣结党,劝景公说:“范氏、中行氏多次对齐国有恩,不可不救。”景公派田乞去救援并供给他们粮食。

  五十八年(前490)夏,景公夫人燕姬的嫡子死去。景公的宠妾芮姬生有儿子荼,荼年幼,其母出生微贱,荼又行为不端,诸位大夫担心荼成为太子,都说愿意在诸公子中选择年长贤德者做太子。景公因年老,讨厌提立太子事,又宠爱荼的母亲,想立荼当太子,又不愿亲自主动提出,就对大夫们说:“及时行乐吧,还怕国家没有君主吗?”秋天,景公病重,命令国惠子、高昭子立幼子荼立为太子,驱逐其他公子,迁居到莱地。景公死,太子荼为国君,就是晏孺子。冬天,齐景公还未埋葬,其他公子害怕被杀,都逃亡国外。荼的异母兄寿、驹、黔逃到卫国,公子驵(chǔ,楚)、阳生逃到鲁国。莱人为此唱道:“景公葬礼不能参加,国家军事不让谋划。众公子的追随者呀,你们最终去何方。”

  晏孺子元年(前489)春,田乞伪装忠于高氏、国氏,每次二氏上朝,田乞为他们骖乘,进言说:“您得到君王信任,群大夫都人人自危,想图谋叛乱。”又对群大夫说:“高昭子太可怕了,趁他还没开始行动迫害我们,我们抢先搞掉他。”大夫们都听从他。六月,田乞、鲍牧与众大夫带兵进入宫中,攻打高昭子。昭子听说,与国惠子共救国君。国君兵败,田乞的徒众追击,国惠子逃到莒国,田乞回来又杀死高昭子。晏圉逃到鲁国。八月,齐大夫秉意兹逃往鲁国。田乞击败高、国二相,就派人到鲁国迎回公子阳生。阳生到齐后,暗藏在田乞家中。十月戊子日,田乞邀请各位大夫说:“尝儿的母亲今天在家将操持菲薄的祭礼,敬请光临饮酒。”会餐饮酒时,田乞事先把阳生装在大口袋里,放在座席中央,然后打开口袋放出阳生,说:“这就是齐国之君!”众大夫就地拜见。接着要与众大夫盟誓而立阳生为君,此时鲍牧已醉,田乞就欺骗大家说:“我和鲍牧谋划一致立阳生为君。”鲍牧恼怒说:“您忘记了景公立荼为君的遗命了吗?”众大夫面面相觑想反悔,阳生上前,叩头而拜说:“对于我可立则立,否则作罢。”鲍牧也怕惹起祸乱,就又说:“都是景公的儿子,有什么不可的。”就与众盟誓,立阳生为齐君,就是悼公。悼公进入宫中,派人流放晏孺子去骀,于途中设帐幕将晏孺子杀死在里面,驱逐了孺子之母芮子。芮子本来微贱而孺子又幼小,所以无权势,国人轻视他们。

  悼公元年(前488),齐国伐鲁,攻取(huān,欢)、阐二地。当初,阳生逃亡在鲁,季康子把妹妹嫁给他。阳生归国即位后,便派人迎接妻子。其妻季姬与季鲂(fāng,方)侯私通,向家人说出真情,鲁人不敢把季姬给齐国,所以齐国伐鲁,终于把季姬接到齐。季姬受悼公宠爱,齐国就又把侵占的鲁国土地归还。

  鲍子与悼公有矛盾,关系不睦。四年(前485),吴国、鲁国伐齐国南方。鲍子杀死悼公,向吴国报丧。吴王夫差按礼仪在军门外哭吊三日,将要从海路进军讨伐齐国。齐军战胜吴军,吴军撤退。晋国赵鞅伐齐,到达赖地后撤军。齐人一致立起悼公之子壬为齐君,就是简公。

  简公四年(前481)春,当初,齐简公和其父悼公同在鲁国时,宠幸大夫监止。简公即位后,让监止执政。田成子怕他加害,在上朝时总戒备地回头看他。简公的御手田鞅向简公进言说:“田、监不能并存,你要选择其中一个。”简公不听。监止有次晚朝,田逆杀人,监止正遇上,就把田逆逮捕进宫。田氏宗族这时正非常团结,就让被囚禁的田逆伪装病重,借机由家人探监送酒给看守,看守醉后被杀掉,田逆逃脱。监止与田氏在田氏宗祠盟誓将此事和解。当初,田豹想给监止做家臣,让大夫公孙向监止荐举,正逢田豹服丧就作罢了。以后终于做了监止家臣,而且受到监止的宠任。监止对田豹说:“我要把田氏全部驱逐而让你当田氏之长,可以吗?”田豹回答说:“我只不过是田氏族中的疏远旁支、而且田氏族中不服从您的不过几个人,何必全都驱逐呢!”接着田豹告知田氏。田逆说:“他正得君主宠任,你田常如不先下手,必遭其祸。”田逆就住在国君宫中以便接应。

  夏五月壬申日,田常兄弟乘四辆车见简公。监止正在帏帐之中,出来迎接他们,他们一进去就把宫门关闭。宦官们抵抗田氏,田逆杀死宦官。简公正与妻妾在檀台上饮酒,田常把他带至寝宫。简公拿起戈要反击,太史子余说:“田尝不是要谋害您,而是要为您除害。”田尝出宫住进武库,听说简公还在发怒,就想逃到国外,并说:“哪儿没有国君!”田逆拔剑说:“犹豫迟疑,是坏事的祸根。这儿的人谁不是田氏成员?你如怯懦出逃不顾大家,我要不杀死你,祖宗不饶。”田尝才留下。监止跑回家,聚集徒众进攻宫城大小各门,都未成功,就出逃而走。田氏之众追赶。丰丘有人抓住监止并报告,田氏在郭门把监止杀死。田常要杀大陆子方,田逆为他求情被赦免。以简公的名义在路上截车,驰出雍门。田豹曾给他车,不要,说:“田逆为我说情,田豹给我车辆,人家会以为我与田氏有私交。我是监止的家臣而与仇家有私交,有何面目逃亡去见鲁、卫的士人呢?”

  庚辰日,田常在俆(shū,舒)州逮捕简公。简公说:“我要是早听田鞅之言,不会落到今天地步。”甲午日,田常在俆州杀死简公。田常立简公之弟鳌(áo,熬)为齐君,就是平公。平公即位后,田常为相国,专擅齐国大权,划割齐国安平以东广大国土为田氏封疆范围。

  平公八年(前473),越国灭掉吴国。二十五年(前456)平公死去,其子宣公积继位。

  宣公五十一年(前405)死,其子康公贷继位。田会在廪丘叛乱。

  康公二年(前403),韩、赵、魏开始成为诸侯。十九年(前386),田常曾孙田和开始成为诸侯,把康公流放到海滨。

  二十六年(前379),康公死,吕氏祭祀断绝。田氏终于占有齐国,到齐威王时,在天下称强。

  太史公说:我到齐国,看到齐地西起泰山,东连琅邪(yá,牙),北至大海,其间沃土两千里,其人民心胸阔达而又深沉多智,这是他们天性如此。由于太公的圣明,树好立国根基,由于桓公的盛德,施行善政,以此召集诸侯会盟,成为霸主,不是顺理成章吗?广盛博大呀,确是大国风貌啊!

  【原文】【注解】

  太公望吕尚者,东海上人①。其先祖尝为四岳②,佐禹平水土甚有功③。虞夏之际封于吕④,或封于申⑤,姓姜氏⑥。夏商之时,申、吕或封枝庶子孙⑦,或为庶人⑧,尚其后苗裔也。本姓姜氏,从其封姓⑨,故曰吕尚。

  ①东海:此处泛指江苏、山东一带沿海,非今之东海。上:岸边。②四岳:传说尧、舜时代掌管四时、主持方岳巡守的官长。③佐:辅佐。平:治理。④虞夏之际:即舜、禹执政时期。封:帝王将一方土地赐予臣下或宗室。⑤或:有的。⑥姓姜氏:严格地按上古说法,应为“姜性吕氏”。因为上古时人有姓有氏。姓是一种标志家族系统的族号,起于母系社会。氏是姓的分支,即一族分为若干支散居各地,每支的称号为氏。先秦时氏、姓分别,秦汉以后混而为一。此处司马迁就把姓、氏二词混用。此处说“姓姜氏”,应为“姓姜”;下文说“从其封姓,故曰吕尚”,应为“从其封地为氏,故曰吕尚”。⑦枝庶:“枝”同“支”。支庶,宗族中一本旁出的各支派。⑧庶人:平民。⑨本句意为:按照所封赐之地的地名吕,取为氏号。

  吕尚盖尝穷困①,年老矣,以渔钓奸周西伯②。西伯将出猎,卜之,曰:“所获非龙非彲③,非虎非罴④;所获霸王之辅⑤。”于是周西伯猎,果遇太公于渭之阳⑥,与语大说⑦,曰:“自吾先君太公曰‘当有圣人适周⑧,周以兴。’子真是邪⑨?吾太公望子久矣。”故号之曰“太公望”,载与俱归,立为师。

  ①盖:句中语气词,无义。②传说吕尚曾在渭水之滨的兹泉垂钓,等待和西伯昌(即周文王)知遇。奸:通“干”,有所求取而请见。③彲(chī,吃):通“螭”,无角之龙。④罴:棕熊。俗称“马熊”或“人熊”。⑤霸王之辅:能够帮助实现在天下称王称霸愿望的人才。⑥阳:河的北岸。⑦说:同“悦”。⑧适:到。⑨邪(yé,爷):疑问词,相当于今之“吗”。

  或曰,太公博闻,尝事纣。纣无道,去之。游说诸侯,无所遇,而卒西归周西伯。或曰,吕尚处士①,隐海滨。周西伯拘羑里,散宜生、闳夭素知而招吕尚。吕尚亦曰“吾闻西伯贤,又善养老,盍往焉②”。三人者为西伯求美女奇物,献之于纣,以赎西伯。西伯得以出,反国③。言吕尚所以事周虽异④,然要之为文武师。

  ①处士:有才德而隐居不做官的士人。②盍(hé,何):何不。③反:同“返”。④所以事周:为周服务的原因。

  周西伯昌之脱羑里归,与吕尚阴谋修德以倾商政①,其事多兵权与奇计②,故后世之言兵及周之阴权皆宗太公为本谋③。周西伯政平④,及断虞芮之讼⑤,而诗人称西伯受命曰文王⑥。伐崇密须、犬夷⑦,大作丰邑⑧。天下三分,其二归周者,太公之谋计居多。

  ①倾:推翻。②兵权:用兵的计谋。③阴权:隐秘灵活的措施方法。宗:尊法。本谋:基本策略。④政平:政治清平。⑤断虞芮之讼:虞国在今山西平陆,芮国在今陕西大荔,二国之君为土地疆界相争,久而不决,到周国请西伯评判。二君进入周境后,见到耕田者在田界上互相谦让,行人走路互相礼让,男女分道而行,老人受到尊重。二国之君非尝惭愧,也不去见西伯,自动把所争之地让出,作为闲田。详见《周本纪》、《诗经·大雅·绵》毛传。⑥诗人:《诗经》中诗歌的作者。称西伯受命文王:把西伯称作膺受天命的文王。如《诗经·大雅·大明》:“有命自天,命此文王”;《诗经·大雅·皇矣》载有天帝对文王的敕命。⑦犬夷:古代部族名,西周时活动在今陕西一带。⑧作:建设。

  文王崩,武王即位。九年,欲修文王业,东伐以观诸侯集否①。师行,师尚父左杖黄钺②,右把白旄以誓③,曰:“苍兕苍兕④,总尔众庶⑤,与尔舟楫,后至者斩!”遂至盟津。诸侯不期而会者八百诸侯。诸侯皆曰:“纣可伐也。”武王曰:“未可。”还师,与太公作此《太誓》⑥。

  ①集否:能否云集响应。②黄钺(yuè,月):以黄金为饰的一种长兵器,状如大斧、崤代为帝王所专用,或特赐给专主征伐的重臣。③白旄:竿顶以旄牛尾为饰的旗帜。④苍兕:水中猛兽之名,善于奔突,能覆舟船。借此名为主管船只的军官官职名。⑤总:统领。⑥《太誓》:周武王伐纣,兵至盟津所发出的誓师令。也写作《泰誓》,已佚失。《古文尚书》中的《泰誓》是后人伪作。

  居二年,纣杀王子比干,囚箕子。武王将伐纣,卜,龟兆不吉①,风雨暴至。群公尽惧,唯太公强之劝武王,武王于是遂行。十一年正月甲子,誓于牧野②,伐商纣。纣师败绩③。纣反走,登鹿台④,遂追斩纣。明日,武王立于社⑤,群公奉明水⑥,卫康叔封布采席⑦,师尚父牵牲⑧,史佚策祝⑨,以告神讨纣之罪。散鹿台之钱,发钜桥之粟⑩,以振贫民⑾。封比干墓⑿,释箕子囚。迁九鼎⒀,修周政,与天下更始⒁。师尚父谋居多。

  ①龟兆:将占卜用的龟甲烧灼以后,根据其裂纹形状决定吉凶,叫作龟兆。②其誓师令即《牧誓》,今存于《尚书》中。《周本纪》亦征引,可参看。③败绩:军队完全崩溃。④鹿台:纣所建之台,传说其广三里,高千尺。在今河南淇县。纣曾暴增赋税,将钱存放此处。⑤社:祭地神之所。⑥明水:洁净之水,祭神所用。⑦采:同“彩”。⑧牵牲:古代新朝驱除旧朝后,要重新立社,并杀牲取血来涂抹新社。吕尚掌管牵此牲畜。⑨策祝:史官将祈祷之辞写于竹简之上。⑩钜桥:商代之粮仓,在今河北省曲周县东北。€(11)振:同“赈”。(12)封:培土。⒀九鼎:传说夏禹平定水土划分九州之后,铸九个大鼎象征九州,后成为天下最高权力的象征。⒁更始:除旧布新,重新开始。

  于是武王已平商而王天下①,封师尚父于齐营丘。东就国,道宿行迟。逆旅之人曰②:“吾闻时难得而易失。客寝甚安,殆非就国者也③。”太公闻之,夜衣而行,犁明至国④。莱侯来伐⑤,与之争营丘。营丘边莱。莱人,夷也,会纣之乱而周初定,未能集远方⑥,是以与太公争国。

  ①王:做天下之王。②逆旅:客栈。③殆:大概。④犁:通“黎”。⑤莱:东方少数部族的一个小国,在今山东黄县一带。⑥集:安定。

  太公至国,修政,因其俗,简其礼,通商工之业,便鱼盐之利,而人民多归齐,齐为大国。及周成王少时,管蔡作乱①,淮夷畔周②,乃使召康公命太公曰:“东至海,西至河,南至穆陵,北至无棣,五侯九伯③,实得征之。”齐由此得征伐,为大国。都营丘。

  ①作乱:制造叛乱。事详见《周本纪》及《管蔡世家》。②畔:通“叛”。③五侯九伯:泛指各国诸侯。五侯,指公、侯、伯、子、男五等诸侯。九伯,指九州各地长官。伯是掌管一方的长官。

  盖太公之卒百有余年,子丁公吕伋立。丁立卒,子乙公得立。乙公卒,子癸公慈母立、癸公卒,子哀公不辰立。

  哀公时,纪侯谮之周①,周烹哀公而立其弟静②,是为胡公。胡公徙都薄姑,而当周夷王之时。

  ①谮:说坏话诬陷别人。②周烹哀公:烹,是将人放入鼎内用开水煮死的酷刑。据《公羊传·庄公四年》何休注,是周懿王烹死齐哀公。

  哀公之同母少弟山怨胡公,乃与其党率营丘人袭攻杀胡公而自立,是为献公。献公元年,尽逐胡公子,因徙薄姑都,治临菑。

  九年,献公卒,子武公寿立。武公九年,周厉王出奔①,居彘。十年,王室乱,大臣行政,号曰“共和”②。二十四年,周宣王初立。

  ①奔:逃亡。周厉王因国人暴动,仓皇逃亡。②周厉王出奔后,周公、召公共同执政,称作“共和行政”。时在公元前841年,共14年。

  二十六年,武公卒,子厉公无忌立。厉公暴虐,故胡公子复入齐,齐人欲立之,乃与攻杀厉公。胡公子亦战死。齐人乃立厉公子赤为君,是为文公,而诛杀厉公者七十人。

  文公十二年卒,子成公脱立。成公九年卒,子庄公购立。

  庄公二十四年,犬戎杀幽王,周东徙洛。秦始列为诸侯。五十六年,晋弑其君昭侯。

  六十四年,庄公卒,子釐公禄甫立。

  釐公九年,鲁隐公初立。十九年,鲁桓公弑其兄隐公而自立为君。

  二十五年,北戎伐齐①。郑使太子忽来救齐,齐欲妻之。忽曰:“郑小齐大,非我敌②”。遂辞之③。

  ①北戎:又名山戎,戎族的一支,春秋时活动于今河北北部。②敌:相当。③事详见《郑世家》、《左传·桓公六年》。

  三十二年,釐公同母弟夷仲年死。其子曰公孙无知,釐公爱之,令其秩服奉养比太子①。

  ①秩服:俸禄等级和车马服饰、奉养:生活待遇。此:按照。

  三十三年,釐公卒,太子诸儿立,是为襄公。

  襄公元年,始为太子时,尝与无知斗,及立,绌无知秩服①,无知怨。

  四年,鲁桓公与夫人如齐。齐襄公故尝私通鲁夫人。鲁夫人者,襄公女弟也,自釐公时嫁为鲁桓公妇,及桓公来而襄公复通焉。鲁桓公知之,怒夫人,夫人以告齐襄公。齐襄公与鲁公饮,醉之,使力士彭生抱上鲁君车,因拉杀鲁桓公②,桓公下车则死矣。鲁人以为让③,而齐襄公杀彭生以谢鲁④。

  ①绌:通“黜”,减少。②拉杀:折断肋骨致死。③让:责备。④谢:道歉赎过。

  八年,伐纪,纪迁去其邑。

  十二年,初,襄公使连称、管至父戍葵丘,瓜时而往①,及瓜而代②。往戍一岁,卒瓜时而公弗为发代③。或为请代,公弗许。故此二人怒,因公孙无知谋作乱。连称有从妹在公宫,无宠,使之间襄公④,曰:“事成以女为无知夫人”⑤。冬十二月,襄公游姑棼,遂猎沛丘。见彘⑥,从者曰“彭生”。公怒,射之,彘人立而啼。管惧坠车伤足,失屦⑦。反而鞭主屦者茀三百。茀出宫。而无知、连称、管至父等闻公伤,乃遂率其众袭宫。逢主屦茀,茀曰:“且无人惊宫,惊宫未易入也。”无知弗信,茀示之创⑧,乃信之。待宫外,令茀先入。茀先入,即匿襄公户间。良久,无知等恐,遂入宫。茀反与宫中及公之幸臣攻无知等,不胜,皆死。无知入宫,求公不得⑨。或见人足于户间,发视,乃襄公,遂弑之,而无知自立为齐君。

  ①瓜时:指七月。因七月瓜熟,故称。②及瓜:到第二年七月。代:派别人去管代二人。③卒:尽。弗:不。④间:侦伺。⑤女:同“汝”,你。⑥彘:大猪。⑦屦(jù,巨):用葛、麻等制成的鞋。⑧创:伤口。⑨求:寻找。

  桓公元年春,齐君无知游于雍林①。雍林人尝有怨无知,及其往游,雍林人袭杀无知,告齐大夫曰:“无知弑襄公自立,臣谨行诛。唯大夫更立公子之当立者,唯命是听。”

  ①雍林:据《左传·庄公八年、九年》,雍林又作“雍廪”,是人名,其职为渠丘大夫、芩处司马迁误以雍林为地名。

  初,襄公之醉杀鲁桓公,通其夫人,杀诛数不当①,淫于妇人,数欺大臣,群弟恐祸及,故次弟纠奔鲁。其母鲁女也。管仲、召忽傅之②。次弟小白奔莒,鲍叔傅之。小白母,卫女也,有宠于釐公。小白自少好善大夫高傒。及雍林人杀无知,议立君,高、国先阴招小白于莒。鲁闻无知死,亦发兵送公子纠,而使管仲别将兵遮莒道③,射中小白带勾。小白详死④,管仲使人驰报鲁。鲁送纠者行益迟,六日至齐,则小白已入,高傒立之,是为桓公。

  ①杀诛:杀人及罚罪,泛指执行刑法。数:屡次。②傅:辅佐。③遮:阻遏。④详:通“佯”。

  桓公之中勾,详死以误管仲,已而载温车中驰行①,亦有高、国内应,故得先入立,发兵距鲁②。秋,与鲁战于乾时,鲁兵败走,齐兵掩绝鲁归道。齐遗鲁书曰:“子纠兄弟,弗忍诛,请鲁自杀之。召忽、管仲雠也③,请得而甘心醢之④。不然,将围鲁。”鲁人患之,遂杀子纠于笙渎。召忽自杀,管仲请囚。桓公之立,发兵攻鲁,心欲杀管仲。鲍叔牙曰:“臣幸得从君,君竟以立。君之尊,臣无以增君。君将治齐,即高傒与叔牙足也。君且欲霸王⑤,非管夷吾不可。夷吾所居国国重,不可失也。”于是桓公从之。乃详为召管仲欲甘心,实欲用之。管仲知之,故请往。鲍叔牙迎受管仲,及堂阜而脱桎梏⑥,斋祓而见桓公⑦。桓公厚礼以为大夫,任政。

  ①温车:一种密闭的卧车。桓公佯死,为保密故乘温车。又作“辒车”。②距:通“拒”,抵御。③雠:仇敌。④醢(hǎi,海):将人剁成肉酱的酷刑。⑤霸王:指霸王之业,即称霸天下,做各诸侯国的盟主。⑥桎:木制拘束脚的刑具,作用同于现在的脚镣。梏:木制拘束手的刑具,作用同于现在的手铐。⑦斋祓:古人在大典礼前要戒酒荤,沐浴别居,虔诚庄敬,叫做“斋”。进行除灾求福之祀叫做“祓”。

  桓公既得管仲,与鲍叔、隰朋、高傒修齐国政,连五家之兵①,设轻重鱼盐之利②,以赡贫穷,禄贤能,齐人皆说。

  ①连五家之兵:管仲所制定的一种军事制度。据《国语·齐语》记载,这种制度是:五家为轨,十轨为里,四里为连,十连为乡。战时每家出一战士,每乡两千战士,五乡战士为一军,计万人。全国设三军。就最基层而言,称作“连五家之兵”。②轻重鱼盐之利:轻重,是指通过国家对商业流通、产品物价的控制,加强耕战,富国强兵。鲁盐,齐国滨海,有渔业及煮盐业,管仲对此加以控制管理,齐国大富。

  二年,伐灭郯,郯子奔莒。初,桓公亡时,过郯,郯无礼,故伐之。

  ①郯:据《左传·庄公十年》应作“谭”,郯国至鲁昭公十七年仍存。参见洪亮吉《春秋左传诂》及陈直《史记新证》。

  五年,伐鲁,鲁将师败。鲁庄公请献遂邑以平①,桓公许,与鲁会柯而盟②。鲁将盟,曹沫以匕首劫桓公于坛上,曰:“反鲁之侵地!”桓公许之。已而曹沫去匕首,北面就臣位③。桓公后悔,欲无与鲁地而杀曹沫。管仲曰:“夫劫许之而倍信杀之④,愈一小快耳⑤,而弃信于诸侯,失天下之援,不可。”于是遂与曹沫三败所亡地于鲁。诸侯闻之,皆信齐而欲附焉。七年,诸侯会桓公于甄⑥,而桓公于是始霸焉。

  ①平:媾和。②盟:诸侯间签定协约的一种仪式,杀牲取血抹于参加人之口边,以示信义。③北面:古代君臣同在的场合,应该国君面向南,以示威重;臣下面向北,以示恭敬。④倍:通“背”。⑤愈:通“愉”,高兴。快:满足。⑥会:亦称盟会。是春秋时代诸侯间聚会议事的外交活动。大型盟会的盟主有的在实际上被各诸侯承认为霸主。齐桓公在甄地之盟时成为春秋时代第一位霸主。

  十四年,陈厉公子完,号敬仲,来奔齐。齐桓公欲以为卿,让;于是以为工正。田成子常之祖也。

  二十三年,山戎伐燕,燕告急于齐。齐桓公救燕,遂伐山戎,至于孤竹而还。燕庄公遂送桓公入齐境。桓公曰:“非天子,诸侯相送不出境,吾不可以无礼于燕。”于是分沟割燕君所至与燕,命燕君复修召公之政,纳贡于周,如成康之时。诸侯闻之,皆从齐。

  二十七年,鲁湣公母曰哀姜,桓公女弟也。哀姜淫于鲁公子庆父,庆父弑湣公,哀姜欲立庆父,鲁人更立釐公。桓公召哀姜,杀之①。

  ①详情参见《鲁周公世家》。

  二十八年,卫文公有狄乱,告急于齐。齐率诸侯城楚丘而立卫君。

  二十九年,桓公与夫人蔡姬戏船中。蔡姬习水,荡公,公惧,止之,不止,出船,怒,归蔡姬,弗绝①。蔡亦怒,嫁其女。桓公闻而怒,兴师往伐。

  ①弗绝:未断绝婚姻关系。

  三十年春,齐桓公率诸侯伐蔡,蔡溃。遂伐楚。楚成王兴师问曰:“何故涉吾地?”管仲对曰:“昔召康公命我先君太公曰:‘五侯九伯,若实征之①,以夹辅周室②。’赐我先君履③,东至海,西至河,南至穆陵,北至无棣。楚贡包茅不入④,王祭不具,是以来责。昭王南征不复⑤,是以来问。”楚王曰:“贡之不入,有之,寡人罪也,敢不共乎⑥!昭王之出不复,君其问之水滨⑦。”齐师进次于陉⑧。夏,楚王使屈完将兵陉齐⑨,齐师退次召陵。桓公矜屈完以其众。屈完曰:“君以道则可;若不⑩,则楚方城以为城,江、汉以为沟,君安能进乎?”乃与屈完盟而去。过陈、陈袁涛塗诈齐⑾令出东方,觉。秋,齐伐陈。是岁,晋杀太子申生。

  ①若:你。②夹辅:辅佐。③履:(可以征伐的)疆界。④包茅:楚国特产植物,进贡周王室,王室祭祀时用以过滤供酒中的杂质。⑤昭王南征不复:据三家注引《帝王世纪》,周昭王南征楚,将渡汉水,当地人把用胶粘连的船供给昭王,渡至江中,胶溶船散,昭王落水而亡。⑥共:通“供”,供给。⑦本句深意意为:当时汉水一带非楚之国土,周昭王死于汉水,楚国没有责任。⑧次:军队驻扎某地超过两天。⑨扞(hàn,汗):同“捍”,抵御。⑩不:同“否”。€(11)陈国怕齐国大兵过陈境扰民,所以骗齐兵由东道沿海回齐。但东道难行,是以齐怨陈。

  三十五年夏,会诸侯于葵丘。周襄王使宰孔赐桓公文武胙、彤弓矢②、大路③,命无拜。桓公欲许之,管仲曰“不可”,乃下拜受赐。秋,复会诸侯于蔡丘,益有骄色。周使宰孔会。诸侯颇有叛者。晋侯病,后,遇宰孔。宰孔曰:“齐侯骄矣,弟无行④。”从之。是岁,晋献公卒,里克杀奚齐、卓子,秦穆公以夫人入公子夷吾为晋君⑤。桓公于是讨晋乱,至高梁,使隰朋立晋君,还。

  ①文武胙:周天子祭祀周文王周武王的供品之肉。古人认为,祭祀完毕后的胙肉,食用之人会得到福佑。把文武胙赐给齐桓公,是周天子对桓公的特殊嘉奖。②彤弓矢:以丹彩塗饰的弓箭。③大路:也写作“大辂”,天子所乘之车。赐予特别有功的诸侯,随同此车还有一套配套的龙旗等。参见《国语·齐语》。④弟:通“第”,尽管。⑤以夫人:因为夫人的缘故。秦穆公的夫人穆姬是夷吾的姐姐。

  是时周室微,唯齐、楚、秦、晋为强。晋初与会,献公死,国内乱。秦穆公辟远①,不与中国会盟②。楚成王初收荆蛮有之③,夷狄自置④。唯独齐为中国会盟,而桓公能宣其德,故诸侯宾会⑤。于是桓公称曰:“寡人南伐至召陵,望熊山;北伐山戎、离枝、孤竹;西伐大夏,涉流沙;束马悬车登太行,至卑耳山而还。诸侯莫违寡人。寡人兵车之会三⑥,乘车之会六⑦,九合诸侯,一匡天下。昔三代受命⑧,有何以异于此乎?吾欲封泰山⑨,禅梁父⑩。”管仲固谏,不听,乃说桓公以远方珍怪物至乃得封⑾,桓公乃止。

  ①辟:同“僻”。②中国:此指中原地区。③荆蛮:上古中原人对南方部族的统称。④夷狄自置:以非华夏族的部族自居。⑤宾:服从。⑥兵车之会三:为军事行动而召集的三次盟会:公元前681年,平宋乱;公元前656年,伐蔡、楚;公元前654年,伐郑。⑦乘车之会六:为非军事的外交活动而召集的六次盟会:公元前680年,会于鄄;公元前679年,会于鄄;公元前678年,盟于幽;公元前655年,会于首止;公元前652年,盟于洮;公元前651年,即本年,会于葵丘。⑧三代:指夏、商、周三朝的开国之王禹、汤、文王。⑨封泰山:在泰山上筑土为坛,报天之功。⑩禅梁父:在梁父山上辟场为祭,报地之德。封禅是帝王才能举行的祭天地大典,齐桓公不是天子,他要行封禅是越礼,所以管仲谏止。⑾管仲所说封禅需要的远方珍宝奇怪之物有“鄗上之黍,北里之禾”,“江淮之间,一茅三脊(三条主叶脉)”、“东海比目之鱼”、“西海比翼之鸟”等。详见《封禅书》。

  三十八年,周襄王弟带与戎、翟合谋伐周①,齐使管仲平戎于周②。周欲以上卿礼管仲③,管仲顿首曰:“臣陪臣④,安敢!”三让,乃受下卿礼以见。三十九年,周襄王弟带来奔齐。齐使仲孙请王⑤,为带谢。襄王怒,弗听。

  ①襄王父周惠王宠爱襄王异母弟王子带。襄王即位后,王子带召诸戎伐京师。参见《周本纪》及《左传·僖公十一年》。②管仲在周王室与诸戎之间斡旋媾和,获得成功。③上卿:齐国为次国,有三卿。二卿由天子任命,为上卿;一卿为国君任命,为下卿。管仲是桓公任命,是下卿。④陪臣:诸侯的臣对天子自称“陪臣”。⑤请:请求。

  四十一年,秦穆公虏晋惠公,复归之。是岁,管仲、隰朋皆卒。管仲病,桓公问曰:“群臣谁可相者①?”管仲曰:“知臣莫如君。”公曰:“易牙如何?”对曰:“杀子以适君,非人情,不可。”公曰:“开方如何③?”对曰:“倍亲以适君,非人情,难近。”公曰:“竖刀如何?”对曰:“自宫以适君④,非人情,难亲。”管仲死,而桓公不用管仲言,卒近用三子,三子专权。

  ①相(xiàng,向):做国相。②据《管子·小称》,易牙为桓公掌管烹饪,桓公想吃蒸婴儿,易牙就把自己的儿子蒸了献给桓公。③开方:本是卫国公子,齐、卫很近,但他事桓公十五年,却未回家看望母亲。④宫:阉割生殖器。

  四十二年,戎伐周,周告急于齐,齐令诸侯各发卒戍周。是岁,晋公子重耳来,桓公妻之。

  四十三年。初,齐桓公之夫人三:曰王姬、徐姬、蔡姬,皆无子。桓公好内①,多内宠,如夫人者六人,长卫姬,生无诡;少卫姬,生惠公元;郑姬,生孝公昭;葛赢,生昭公潘;密姬,生懿公商人;宋华子,生公子雍。桓公与管仲属孝公于宋襄公②,以为太子。雍巫有宠于卫共姬,因宦者竖刀以厚献于桓公③,亦有宠,桓公许之立无诡。管仲卒,五公子皆求立。冬十月乙亥,齐桓公卒。易牙入,与竖刀因内宠杀群吏,而立公子无诡为君。太子昭奔宋。

  ①内:女色。②属:同“嘱”,托付。③因:通过。

  桓公病,五公子各树党争立。及桓公卒,遂相攻,以故宫中空,莫敢棺①。桓公尸在床上六十七日,尸虫出于户。十二月乙亥,无诡立,乃棺赴②。辛巳夜,敛殡③。

  ①棺:将尸体装棺。②赴:同“讣”,报丧给各国。③敛:同“殓”,给尸体穿衣装棺。殡:停柩待葬。《礼记·王制》载:诸侯五日而殡,五月而葬。”为等同盟之国来人吊丧。榨柩停放于堂前西阶。

  桓公十有余子,要其后立者五人①:无诡立三月死,无谥②;次孝公;次昭公;次懿公;次惠公。孝公元年三月,宋襄公率诸侯兵送齐太子昭而伐齐。齐人恐,杀其君无诡。齐人将立太子昭,四公子之徒攻太子,太子走宋,宋遂与齐人四公子战。五月,宋败齐四公子师而立太子昭,是为齐孝公。宋以桓公与管仲属之太子,故来征之。以乱故,八月乃葬齐桓公。

  ①要:总计。②谥:古代帝王、诸侯死后依其一生所行事迹给予的称号。如下文的“昭(昭德有劳曰昭)”、“孝(慈惠爱亲曰孝)”等、但往往多溢美之辞,并不真实。

  六年春,齐伐宋,以其不同盟于齐也①。夏,宋襄公卒。七年,晋文公立。

  ①《集解》引服虔曰:“鲁僖公十九年(齐孝公二年),诸侯盟于齐,以无忘桓公之德。宋襄公欲行霸道,不与盟,故伐之。”

  十年,孝公卒,孝公弟潘因卫公子开方杀孝公子而立潘,是为昭公。昭公,桓公子也,其母曰葛赢。

  昭公元年,晋文公败楚于城濮,而会诸侯践土,朝周,天子使晋称伯①。六年,翟侵齐。晋文公卒。秦兵败于殽。十二年,秦穆公卒。

  ①伯:通“霸”,诸侯的盟主。

  十九年五月①,昭公卒,子舍立为齐君。舍之母无宠于昭公,国人莫畏。昭公之弟商人以桓公死争立而不得,阴交贤士,附爱百姓,百姓说。及昭公卒,子舍立,孤弱,即与众十月即墓上弑齐君舍,而商人自立,是为懿公。懿公,桓公子也,其母曰密姬。

  ①十九年:应从《十二诸侯年表》为“二十年”。

  懿公四年春,初,懿公为公子时,与丙戎之父猎,争获不胜①,及即位,断丙戎父足,而使丙戎仆。②庸职之妻好,公内之宫③,使庸职骖乘。五月,懿公游于申池,二人浴,戏。职曰:“断足子!”戎曰:“夺妻者!”二人俱病此言,乃怨。谋与公游竹中,二人弑懿公车上,弃竹中而亡去。

  ①获:猎获物。②仆:驾车的驭手。古代驾车有驭手一人,骖乘一人。驭手在车左,骖乘在车右。③内:同“纳”。

  懿公之立,骄,民不附。齐人废其子而迎公子元于卫,立之,是为惠公。惠公,桓公子也。其母卫女,曰少卫姬,避齐乱,故在卫。

  惠公二年,长翟来①,王子城父攻杀之,埋之于北门。晋赵穿弑其君灵公。

  ①长翟:即“长狄”。

  十年,惠公卒,子顷公无野立。初,崔杼有宠于惠公,惠公卒,高、国畏其逼也,逐之,崔杼奔卫。

  顷公元年,楚庄王强,伐陈;二年,围郑,郑伯降,已复国郑伯。

  六年春,晋使郤克于齐,齐使夫人帷中而观之①。郤克上,夫人笑之②。郤克曰:“不是报,不复涉河!”归,请伐齐,晋侯弗许。齐使至晋,郤克执齐使者四人河内,杀之。八年,晋伐齐,齐以公子强质晋,晋兵去。十年春,齐伐鲁、卫。鲁、卫大夫如晋请师,皆因郤克。晋使郤克以车八百乘为中军将,士燮将上军,栾书将下军,以救鲁、卫,伐齐。六月壬申,与齐侯兵合靡笄下。癸酉,陈于鞌③。逄丑父为齐顷公右④。顷公曰:“驰之,破晋军会食⑤。”射伤郤克,流血至履。克欲还入壁⑥,其御曰⑦:“我始入,再伤,不敢言疾,恐惧士卒,愿子忍之。”遂复战。战,齐急,丑父恐齐侯得,乃易处,顷公为右,车絓于木而止⑧。晋小将韩厥伏齐侯车前,曰:“寡君使臣救鲁、卫。”戏之。丑父使顷公下取饮,因得亡,脱去,入其军。晋郤克欲杀丑父。丑父曰:“代君死而见僇⑨,后人臣无忠其君者矣。”克舍之,丑父遂得亡归齐。于是晋军追齐至马陵。齐侯请以宝器谢,不听;必得笑克者萧桐叔子,令齐东亩⑩。对曰:“叔子,齐君母。齐君母亦犹晋君母,子安置之?且子以义伐而以暴为后,其可乎?”于是乃许,令反鲁、卫之侵地。

  ①夫人:指齐顷公之母萧桐叔子。②郤(xì,戏)克是残疾人,所以萧桐叔子笑。郤克之残,《晋世家》说驼背,《谷梁传·成公元年》说瞎一目,《左传·宣公十七年》杜预注说跛足。无定说。③陈:同“阵”,列阵。④右:即车右,古代战车上位于御手右边的武士。⑤会食:聚餐。⑥壁:营垒。⑦御:战车的驭手。⑧絓(guà,挂):阻碍。⑨僇:通“戮”。⑩东亩:使田垅成为东西方向。晋国在齐国之西,若齐地田垅为东西方向,则晋国战车得以方便驰入齐国。

  十一年,晋初置六卿,赏鞌之功。齐顷公朝晋,欲尊王晋景公①,晋景公不敢受,乃归。归而顷公驰苑囿②,薄赋敛,振孤问疾,虚积聚以救民③,民亦大说。厚礼诸侯。竟顷公卒,百姓附,诸侯不犯。

  ①尊王:用朝见天子的礼节进见。②苑囿:古代封闭起来,供君王打猎游玩的山林。③虚:使空虚,即拿出。

  十七年,顷公卒,子灵公环立。

  灵公九年,晋栾书弑其君厉公。十年,晋悼公伐齐①,齐令公子光质晋。十九年,立子乐为太子,高厚傅之,令会诸侯盟于钟离。二十七年,晋使中行献子伐齐②。齐师败,灵公走入临菑。晏婴止灵公,灵公弗从。曰:“君亦无勇矣!”晋兵遂围临菑,临菑城守不敢出,晋焚郭中而去③。

  ①晋、宋、鲁、卫等国伐宋,齐未参加联军,晋国于攻克宋之彭城后,转而伐齐。②齐侵鲁国北境,故晋、鲁数国伐齐。郭:外城。内城为城,外城为郭,城郭之间为郭中。此战《左传·襄公十八年》记载极详,可参看。

  二十八年,初,灵公娶鲁女,生子光,以为太子。仲姬、戎姬。戎姬嬖①,仲姬生子牙,属之戎姬。戎姬请以为太子,公许之。仲姬曰:“不可。光之立,列于诸侯矣,今无故废之,君必悔之。”公曰:“在我耳。”遂东太子光②,使高厚傅牙为太子。灵公疾,崔杼迎故太子光而立之,是为庄公。庄公杀戎姬。五月壬辰,灵公卒,庄公即位,执太子牙于句窦之丘,杀之。八月,崔杼杀高厚。晋闻齐乱,伐齐,至高唐。

  ①嬖:受宠。②东:迁太子于齐国东部。

  庄公三年,晋大夫栾盈奔齐,庄公厚客待之,晏婴、田文子谏,公弗听。四年,齐庄公使栾盈间人晋曲沃为内应①,以兵随之,上太行,入孟门。栾盈败②,齐兵还,取朝歌。

  ①间入:秘密进入。据《左传·襄公二十三年》载,齐庄公用送媵妾于晋侯的车,将栾盈混入其中送至曲沃。②栾盈之败可参看《左传·襄公二十三年》。

  六年,初,棠公妻好,棠公死,崔杼取之。庄公通之,数如崔氏,以崔杼之冠赐人。侍者曰:“不可。”崔杼怒,因其伐晋,欲与晋合谋袭齐而不得间①。庄公尝笞宦者贾举,贾举复侍,为崔杼间公以报怨。五月,莒子朝齐,齐以甲戌飨之。崔杼称病不视事。乙亥,公问崔杼病,遂从崔杼妻。崔杼妻入室,与崔杼自闭户不出,公拥柱而歌。宦者贾举遮公从官而入,闭门,崔杼之徒持兵从中起。公登台而请解,不许;请盟,不许;请自杀于庙②,不许。皆曰:“君之臣杼疾病,不能听命。近于公宫。陪臣争趣有淫者③,不知二命④。”公逾墙,射中公股,公反坠,遂弑之。晏婴立崔杼门外,曰:“君为社稷死则死之,为社稷亡则亡之。若为己死己亡,非其私暱,谁敢任之⑤!”门开而入,枕公尸而哭⑥,三踊而出⑦。人谓崔杼:“必杀之。”崔杼曰:“民之望也,舍之得民。”

  ①间:空子、机会。②这是拖延时间,等待救援的缓兵之计。③争趣(qū,趋):竞相追赶。一说,又作“扞掫(zōu,邹),”巡夜打更之意,亦通。④二命:除崔杼命令外的其他命令。如解围、盟约、自杀于庙等。⑤任之:指为齐庄公殉死献身。⑥把庄公的尸体枕在自己大腿上,抚尸而哭。详见《左传·襄公二十五年》。⑦踊:哭丧时必须顿足跳跃以示哀痛之情的一种仪节。《礼记·丧大记》说“凡凭尸(抚尸而哭),兴必踊(起身时必须顿足跳跃)”。

  丁丑,崔杼立庄公异母弟杵臼,是为景公。景公母,鲁叔孙宣伯女也。景公立,以崔杼为右相,庆封为左相。二相恐乱起,乃与国人盟曰:“不与崔庆者死!”晏子仰天曰:“婴所不获①,唯忠于君利社稷者是从!”不肯盟。庆封欲杀晏子,崔杼曰:“忠臣也,舍之。”齐太史书曰:“崔杼弑庄公”,崔杼杀之。其弟复书,崔杼复杀之。少弟复书,崔杼乃舍之。

  ①获:能。

  景公元年①,初,崔杼生子成及强,其母死,取东郭女,生明。东郭女使其前夫子无咎与其弟偃相崔氏。成有罪,二相急治之,立明为太子。成请老于崔(杼)②,崔杼许之,二相弗听,曰:“崔,宗邑③,不可。”成、强怒,告庆封。庆封与崔杼有郤④,欲其败也。成、强杀无咎、偃于崔杼家,家皆奔亡。崔杼怒,无人,使一宦者御,见庆封。庆封曰:“请为子诛之。”使崔杼仇卢蒲嫳攻崔氏,杀成、强,尽灭崔氏,崔杼妇自杀。崔杼毋归,亦自杀。庆封为相国,专权。

  ①应从《十二诸侯年表》及《左传·襄公二十七年》改,作“二年”。②老:不再出仕。③宗邑:宗庙所在的封邑。④郤:通“隙”,嫌隙矛盾。

  三年十月,庆封出猎。初,庆封已杀崔杼,益骄,嗜酒好猎,不听政令①。庆舍用政,已有内郤。田文子谓桓子曰:“乱将作。”田、鲍、高、栾氏相与谋庆氏。庆舍发甲围庆封宫②,四家徒共击破之。庆封还,不得入,奔鲁。齐人让鲁,封奔吴。吴与之朱方,聚其族而居之,富于在齐。其秋,齐人徙葬庄公,僇崔杼尸于市以说众③。

  ①听:处理。②为了保卫庆封之家。③僇:通“戮”,指陈尸示众。

  九年,景公使晏婴之晋,与叔向私语曰:“齐政卒归田氏。田氏虽无大德,以公权私①,有德于民,民爱之。”十二年,景公如晋,见平公,欲与伐燕。十八年,公复如晋,见昭公。二十六年,猎鲁郊,因入鲁,与晏婴俱问鲁礼。三十一年,鲁昭公辟季氏难②,奔齐。齐欲以千社封之③,子家止昭公,昭公乃请齐伐鲁,取郓以居昭公。

  ①权:变。以公权私,指田氏借公事行私德,用小斗收租税,用大斗发贷粮,参见《田敬仲完世家》。②辟:同“避”。③社:二十五家为一社。

  三十二年,慧星见①。景公坐柏寝②,叹曰:“堂堂!谁有此乎③?”群臣皆泣,晏子笑,公怒。晏子曰:“臣笑群臣谀甚。”景公曰:“慧星出东北,当齐分野④,寡人以为忧。”晏子曰:“君高台深池,赋敛如弗得,刑罚恐弗胜,茀星将出⑤,慧星何惧乎?”公曰:“可禳否⑥?”晏子曰:“使神可祝而来,亦可禳而去也。百姓苦怨以万数,而君令一人禳之,安能胜众口乎?”是时景公好治宫室,聚狗马,奢侈,厚赋重刑,故晏子以此谏之。

  ①见:同“现”。古人认为慧星出现是不吉之兆。③柏寝:齐景公新建之台,在今山东广饶县境。③景公恐怕灾祸将至,自己不能长久享乐,所以叹息堂皇的柏寝台不知落入谁手。④分野:古代天文学把天上十二星次之域与地上州、国位置对应,相对某星次的地面位置叫分野。⑤茀(bèi,倍)星:又作“孛星”,其出为客星相侵,不吉。如《天官书》载:“朝鲜之拔,星茀于河戌;兵征大宛,星茀招摇。”⑥禳:除邪消灾的祭祀。

  四十二年,吴王阖闾伐楚,入郢。

  四十七年,鲁阳虎攻其君,不胜,奔齐,请齐伐鲁。鲍子谏景公①,乃囚阳虎。阳虎得亡,奔晋。

  ①鲍子谏辞大意是:鲁国上下还算和睦,又无天灾,伐鲁难以取胜。阳虎亲富不亲仁,纵容他必害齐国。详见《左传·定公九年》。

  四十八年,与鲁定公好会夹谷。犁曰:“孔丘知礼而怯,请令莱人为乐,因执鲁君,可得志。”景公害孔丘相鲁①,惧其霸,故从犁之计。方会,进莱乐,孔子历阶上,使有司执莱人斩之,以礼让景公②。景公惭,乃归鲁侵地以谢,而罢去。是岁,晏婴卒。

  ①害:担心。②让:责备。

  五十五年,范、中行反其君于晋,晋攻之急,来请粟。田乞欲为乱,树党于逆臣,说景公曰:“范、中行数有德于齐,不可不救。”乃使乞救而输之粟。

  五十八年夏,景公夫人燕姬適子死①。景公宠妾芮姬生子荼,荼少,其母贱,无行,诸大夫恐其为嗣,乃言愿择诸子长贤者为太子。景公老,恶言嗣事,又爱荼母,欲立之,惮发之口,乃谓诸大夫曰:“为乐耳,国何患无君乎?”秋,景公病,命国惠子、高昭子立少子荼为太子,逐群公子,迁之莱。景公卒,太子荼立,是为晏孺子。冬,未葬,而群公子畏诛,皆出亡。荼诸异母兄公子寿、驹、黔奔卫,公子驵、阳生奔鲁。莱人歌之曰:“景公死乎弗与埋,三军事乎弗与谋②,师乎师乎③,胡党之乎④?”

  ①適:通“嫡”、菡子:正妻所生之子。②此二句意为:景公葬礼五公子未能参加,国家军事五公子未能参与策划。是讽刺晏孺子及高、国迫害群公子。③师:众,指五公子的追随者。④党:处所。本句意为:五公子逃亡了,他们的追随者到何处去呢?。

  晏孺子元年春,田乞伪事高、国者,每朝,乞骖乘,言曰:“子得君,大夫皆自危,欲谋作乱。”又谓诸大夫曰:“高昭子可畏,及未发,先之。”大夫从之。六月,田乞、鲍牧乃与大夫以兵入公宫,攻高昭子。昭子闻之,与国惠子救公。公师败,田乞之徒追之,国惠子奔莒,遂反杀高昭子。晏圉奔鲁。八月,齐秉意兹①。田乞败二相,乃使人之鲁召公子阳生。阳生至齐,私匿田乞家。十月戊子,田乞请诸大夫曰:“常之母有鱼菽之祭②,幸来会饮。”会饮,田乞盛阳生橐中③,置座中央,发橐出阳生,曰:“此乃齐君矣。”大夫皆伏谒④。将与大夫盟而立之,鲍牧醉,乞诬大夫曰:“吾与鲍牧谋共立阳生。”鲍牧怒曰:“子忘景公之命乎⑤?”诸大夫相视欲悔,阳生前,顿首曰:“可则立之,否则已。”鲍牧恐祸起,乃复曰:“皆景公子也,何为不可!”乃与盟,立阳生,是为悼公。悼公入宫,使人迁晏孺子于骀,杀之幕下⑥,而逐孺子母芮子。芮子故贱而孺子少⑦,故无权,国人轻之。

  ①齐秉意兹:据《左传·哀公六年》,应为“齐秉意兹奔鲁”。②常之母:田尝菽的母亲,即田乞的妻子。鱼菽之祭:比较菲薄的祭祀,无三牲珍鲜之供,只有齐国土产的鱼、豆等。古代家中祭事由主妇备办,所以说“常之母有鱼菽之祭”。③橐(tuó,驼):无底的口袋。④伏谒:古人席地而坐,就地伏身拜见叫伏谒。⑤景公之命:指景公临终命立少子荼。⑥幕:帐幕。据《左传·哀公六年》载,流放晏孺子并未到达目的地骀,在半路上设置帐幕,将其杀死在幕中。⑦故:本来。

  悼公元年,齐伐鲁,取、阐。初,阳生亡在鲁,季康子以其妹妻之。及归即位,使迎之。季姬与季鲂侯通,言其情,鲁弗敢与,故齐伐鲁,竟迎季姬。季姬嬖,齐复归鲁侵地。

  鲍子与悼公有郤,不善。四年,吴、鲁伐齐南方,鲍子弑悼公,赴于吴。吴王夫差哭于军门外三日①,将从海入讨齐。齐人败之,吴师乃去。晋赵鞅伐齐,至赖而去。齐人共立悼公子壬,是为简公。

  ①诸侯间哭吊死者的礼节。

  简公四年春,初,简公与父阳生俱在鲁地,监止有宠焉。及即位,使为政①。田成子惮之,骤顾于朝②。御鞅言简公曰:“田、监不可并也,君其择焉。”弗听。子我夕③,田逆杀人,逢之,遂捕以入。田氏方睦,使囚病而遗守囚者酒④,醉而杀守者,得亡。子我盟诸田于陈宗⑤。初,田豹欲为子我臣,使公孙言豹,豹有丧而止。后卒以为臣,幸于子我。子我谓曰:“吾尽逐田氏而立女,可乎?”对曰:“我远田氏矣⑥。且其违者不过数人,何尽逐焉!”遂告田氏。子行曰:“彼得君,弗先,必祸子。”子行舍于公宫。

  ①为政:主持政务。②在上朝时屡屡回头看监止(子我)。表示田成子(常)对监止的戒备之心很重。③夕:古代早朝叫朝,晚朝叫夕。④囚:指田逆。囚徒病了,看守就会放松警惕,家属借控监之机,送酒给看守喝。⑤陈宗:田氏族长之家。田氏即陈氏,田、陈音近而通。⑥远田氏:是田氏疏远的旁支。言外之意是:“我不能成为田氏的宗长。”这是婉言辞绝子我。

  夏五月壬申,成子兄弟四乘如公。子我在幄,出迎之,遂入,闭门。宦者御之,子行杀宦者。公与妇人饮酒于檀台①,成子迁诸寝②。公执戈将击之,太史子余曰:“非不利也,将除害也③。”成子出舍于库④,闻公犹怒,将出⑤,曰:“何所无君!”子行拔剑曰:“需⑥,事之贼也⑦。谁非田宗⑧?所不杀子者有如田宗⑨。”乃止。子我归,属徒攻闱与大门⑩,皆弗胜,乃出。田氏追之。丰丘人执子我以告,杀之郭关⑾。成子将杀大陆子方,田逆请而免之。以公命取车于道,出雍门⑿。田豹与之车,弗受,曰:“逆为余请,豹与余车,余有私焉。事子我而有私于其雠,何以见鲁、卫之士。”

  ①檀台:台名,其址在今山东淄博市东北。②寝:寝宫,君主的正式居所。③言外意为:不需要抵抗,并非要谋害国君。④库:古代收藏武器兵车的处所。⑤出:逃亡国外。⑥需:迟疑犹豫。⑦事之贼也:指害事。⑧本意是:我们这些起事的人,都是田氏族人。言外意是:你逃亡了我们大伙儿怎么办呢?⑨这句是发誓的话,其意为:(你自己逃亡,抛下大家不管,)我如不杀死你,田氏祖宗会看见(而惩罚)我的。⑩属:聚结集合。闱:宫中小门。⑾郭关:齐郭门。⑿雍门:齐都临淄城北门。

  庚辰,田常执简公于俆州。公曰:“余蚤从御鞅言①,不及此。”甲午,田常弑简公于俆州。田常乃立简公弟骜,是为平公。平公即位,田常相之,专齐之政,割齐安平以东为田氏封邑②。

  ①蚤:通“早”。②封邑:国君赐给卿大夫的封地。

  平公八年,越灭吴。二十五年卒,子宣公积立。

  宣公五十一年卒,子康公贷立。田会反廪丘。

  康公二年,韩、魏、赵始列为诸侯。十九年,田常曾孙田和始为诸侯,迁康公海滨①。

  ①据《田敬仲完世家》,迁康公于海滨事在康公十四年。

  二十六年,康公卒,吕氏遂绝其祀①。田氏卒有齐国,为齐威王,强于天下。

  ①绝其祀:祭祀灭绝。喻指政权结束。

  太史公曰:吾适齐,自泰山属之琅邪①,北被于海②,膏壤二千里,其民阔达多匿知③,其天性也。以太公之圣,建国本,桓公之盛,修善政,以为诸侯会盟,称伯,不亦宜乎?洋洋哉④,固大国之风也!

  ①属:连接。②被:到。③知:同“智”。匿智:深沉多智。④洋洋:盛大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