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本纪第五






  解惠全 白银亮 译注

  【说明】

  这篇本纪记载的是秦氏族从兴起、发展到称霸天下、秦始皇统一全国之前的历史。

  秦本为地处偏远的西方的一个部落,其远祖多以驯兽驾车见长,从虞舜到周代屡屡有功:柏翳(yì,益)佐禹治水,舜赐姓嬴氏;费昌为汤驾车败桀于鸣条,中潏(jué,决)在西戎为殷保西部边境,造父(fǔ,甫)为周缪(mù,穆)王架车,日驱千里以救周乱,其族由此为赵氏,周宣王时秦仲为西垂大夫,襄公救周难,又率兵护送周平王东迁,被封为诸侯,建立了秦国。秦国本为西方一个小国,各方面都比较落后,到后来相当强大了,还被中原各国视为戎狄,不让它参与盟会。但秦国一方面在戎族地区扩充土地,一方面与中原各国来往,通婚,吸取中原文化,逐步发展成为强国。

  这篇本纪主要取材于《左传》、《国语》和《战国策》,通篇以秦为中心,同时把周王室和其他各诸侯国的情况穿插进去,条分缕析,勾勒出了春秋战国时代的政治军事形势和社会概貌。秦国的发展与强盛,起关键作用的是有几代励精图治、开明能干的君王,而作者正是抓住了这些人的事迹刻意叙写,如缪(穆)公、孝公、惠文王、昭襄王等,而且抓住了他们广招贤才、知人善任的特点,泼墨重写,这一历史时期许多著名的谋臣武将都在这篇里出现过,这不仅反映了历史的真实,也为后面有关的各篇列传提供了总的背景。在这些叙写中尤以缪公写得生动真切,如他以五张羊皮赎来百里傒(奚),百里傒又向他推荐蹇(jiǎn,简)叔;与晋惠公战于韩地,在关键时刻乡民报食马之德;秦晋殽(崤)之战后,缪公的自责、为战死的将士筑坟发丧,作誓“今后世以记余过”,以及对孟明等将领的宽容与信用;诱降由余,伐西戎,益国十二,开地千里,遂霸西戎等等,都描绘得栩栩如生,充满感情。其他如商鞅、张仪、司马错、樗(chū,初)里疾、甘茂、白起、王翦、范睢等人也都为秦国做出过重大贡献。只是由于全书的体例和安排,在本篇中虽屡提及,而没有详述。

  司马迁在《秦本纪》中,如此详细得当地叙写与描绘,着意揭示秦之由弱变强,“文势如阶级”,一层紧一层,可以说为始皇帝最后一统天下,做了令人信服的、合理的铺垫。正如李景星在《史记评议》中所说:此篇特别出色处,“中间叙缪公之霸,曲折顿挫,采用《左》、《国》,而能脱《左》、《国》之间架也。后路叙孝公之强,并列山东诸国形势,为春秋变为战国一大关键,且为秦人蚕食并吞伏根。用笔如张强弩,一丝不懈也。”

  《索隐》以为秦在始皇称帝以前只是诸侯国,不当立为本纪,而应降为世家。归有光等则以为《秦本纪》与《秦始皇本纪》本应为一篇,正如《周本纪》记事是从后稷开始一样,只是由于篇幅过长才分为两篇的。(均见《会注考证》引)我们认为后一种看法较为合理,看来司马公如此安排还是颇费了一番匠心的。

  【译文】

  秦的祖先,是颛顼帝的后代孙女,名叫女修。女修织布的时候,有一只燕子掉落一颗蛋,女修把它吞食了,生下儿子,名叫大业。大业娶了少典部族的女儿,名叫女华。女华生下大费,大费辅助夏禹治理水土。治水成功后,舜帝为表彰禹的功劳,赐给他一块黑色的玉圭。禹接受了赏赐,说:“治水不是我一个人能完成的,也是因为有大费做助手。”舜帝说:“啊!大费,你帮助禹治水成功!我赐你一副黑色的旌旗飘带。你的后代将会兴旺昌盛。”于是把一个姓姚的美女嫁给他。大费行拜礼接受了赏赐,为舜帝驯养禽兽,禽兽大多驯服,这个人就是柏翳(yì,益)。舜帝赐他姓嬴。

  大费生有二个儿子,一个名叫大廉,这就是鸟俗氏;另一个叫若木,这就是费氏。费氏的玄孙叫费昌,他的子孙有的住在中原地区,有的住在夷狄那里。费昌正处在夏桀的时候,他离开夏国,归附了商汤,给商汤驾车,在鸣条打败了夏桀。大廉的玄孙叫孟戏、中衍,身体长得很象鸟,但说人话。太戊帝听说了他们,想让他们给自己驾车,就去占卜,卦相吉利,于是把他们请来驾车,并且给他们娶了妻子。自太戊帝以后,中衍的后代子孙,每代都有功劳,辅佐殷国,所以嬴姓子孙大多显贵,后来终于成了诸侯。

  中衍的玄孙叫中潏(jué,决),住在西部戎族地区,保卫西部边疆。中潏生了蜚(fēi,非)廉。蜚廉生了恶来。恶来力气大,蜚廉善奔跑。父子俩都凭才能力气事奉殷纣王。周武王伐纣的时候,把恶来也一并杀了。当时,蜚廉为纣出使北方,回来时,因纣已死,没有地方禀报,就在霍太山筑起祭坛向纣王报告,祭祀时获得一幅石棺,石棺上刻的字说:“天帝命令你不参与殷朝的灾乱,赐给你一口石棺,以光耀你的氏族。”蜚廉死后,就埋葬在霍太山。蜚廉还有个儿子叫季胜。季胜生了孟增。孟增受到周成王的宠幸,他就是宅皋狼。皋狼生了衡父。衡父生了造父。造父因善于驾车得到周缪王的宠幸。周缪王获得名叫骥、温骊、骅(huá,华)骝(liú,留)、騄(lù,禄)耳的四匹骏马,驾车到西方巡视,乐而忘返。等到徐偃王作乱时,造父给缪王驾车,兼程驱赶回周朝,日行千里,平定了叛乱。缪王把赵城封给造父,造父族人从此姓赵。自蜚廉生季胜以来经过五代直到造父时,才另外分出来居住在赵城。春秋晋国大夫越衰(cuī,崔)就是他的后代。恶来革,是蜚廉的儿子,死得早。他有个儿子叫女防。女防生了旁皋,旁皋生了太几,太几生了大骆,大骆生了非子。因为造父受到周王的恩宠,他们都承蒙恩荫住在赵城,姓赵。

  非子居住在犬丘,喜爱马和其他牲口,并善于饲养繁殖。犬丘的人把这事告诉了周孝王,孝王召见非子,让他在汧(qiān,千)河、渭河之间管理马匹。马匹大量繁殖。孝王想让非子做大骆的继承人。申侯的女儿是大骆的妻子,生了儿子成,成做了继承人。申侯就对孝王说:“从前我的祖先是郦山那儿的女儿,她做了西戎族仲衍的曾孙胥轩的妻子,生了中潏,因为与周相亲而归附周朝,守卫西部边境,西部边境因此和睦太平。现在我又把女儿嫁给大骆为妻,生下成作继承人。申侯与大骆再次联姻,西戎族都归顺,这样,您才得以称王。希望您考虑一下吧。”于是孝王说:“从前伯翳为舜帝掌管牲畜,牲畜繁殖很多,所以获得土地的封赐,受赐姓嬴。现在他的后代也给我驯养繁殖马匹,我也分给他土地做附属国吧。”赐给他秦地作为封邑,让他接管嬴氏的祭祀,号称秦嬴。但也不废除申侯女儿生的儿子做大骆的继承人,以此来与西戎和好。

  秦嬴生了秦侯。秦侯在位十年去世。秦侯生公伯。公伯在位三年去世。公伯生秦仲。

  秦仲即位三年,周厉王无道,有的诸侯背叛了他。西戎族反叛周王朝,灭了犬丘大骆的全族。周宣王登上王位之后,任用秦仲当大夫,讨伐西戎。西戎杀掉了秦仲。秦仲即位为侯王二十三年,死在西戎手里。秦仲有五个儿子,大儿子叫庄公。周宣王召见庄公兄弟五人,交给他们七千兵卒,命令他们讨伐西戎,把西戎打败了。周宣王于是再次赏赐秦仲的子孙,包括他们的祖先大骆的封地犬丘在内,一并归他们所有,任命他们为西垂大夫。

  庄公居住在他们的故地西犬丘,生下三个儿子,长子叫世父。世父说:“西戎杀了我祖父秦仲,我不杀死戎王就决不回家。”于是率兵去攻打西戎,把继承人的位置让给他弟弟襄公。襄公做了太子。庄公在位四十四年去世,太子襄公继位。襄公元年(前777),襄公把他妹妹缪嬴嫁给西戎丰王做妻子。襄公二年(前776),西戎包围犬丘,世父反击,最后被西戎俘虏。过了一年多,西戎放还世父。七年(前771)春,周幽王因宠爱褒姒(sì,似)而废除太子宜臼,把褒姒所生的儿子伯服立为继承人,周幽王多次举烽火把诸侯骗来京师,以求褒姒一笑,诸侯们因此背叛了他。西戎的犬戎和申侯一起攻打周朝,在郦山下杀死了幽王。秦襄公率兵营救周朝,作战有力,立了战功。周平王为躲避犬戎的骚扰,把都城向东迁到洛邑,襄公带兵护送了周平王。周平王封襄公为诸侯,赐给他岐山以西的土地。平王说:“西戎不讲道义,侵夺我岐山、丰水的土地,秦国如果能赶走西戎,西戎的土地就归秦国。”平王与他立下誓约,赐给他封地,授给他爵位。襄公在这时才使秦国成为诸侯国,跟其他诸侯国互通使节,互致聘问献纳之礼。又用黑鬃赤身的小马、黄牛、公羊各三匹,在西畤祭祀天帝。十二年(前766),他讨伐西戎,到达岐山时,在那里去世了。他生了文公。

  文公元年(前765),文公住在西垂宫。三年(前763),文公带着七百名兵卒到东边去打猎。四年(前762),他们到达汧、渭两河的交会之处。文公说:“从前,周朝把这里赐给我的祖先秦嬴做封邑,后来我们终于成了诸侯。”于是占卜这里是否适宜居住,占卜的结果说吉利,就在这里营造起城邑。十年(前756),开始建造祭天地的鄜(fū,夫)畤,用牛羊猪三种牲畜举行祭祀。十三年(前753),开始设立史官记载大事,百姓大多受到教化。十六年(前750),文公派兵讨伐西戎,西戎败逃。于是文公就收集周朝的遗民归为己有,地盘扩展到岐山,把岐山以东的土地献给周天子。十九年(前747),得到一块名叫“陈宝”的异石。二十年(前746),开始设立诛灭三族的刑罚。二十七年(前739),砍伐南山的大梓树,梓树中窜出一头大青牛逃进了丰水。四十八年(前718),文公的太子去世,赐谥号为竫(jìng,静)公。竫公的长子立为太子,他是文公的孙子。五十年(前716),文公去世,埋葬在西山。竫公的儿子登位,这就是宁公。

  宁公二年(前714),宁公迁居到平阳,派遣军队征伐荡社。三年(前713),与西戎的一支亳(bō,伯)部落作战,亳王逃往西戎,于是灭了荡社。四年(前712),鲁公子翚(huī,挥)杀死了他的君王隐公。十二年(前704),宁公攻打荡氏,攻了下来。宁公从十岁开始登上王位,在位十二年去世,葬在西山。他生了三个儿子:长子武公为太子;武公的弟弟德公,与武公是同母兄弟;宁公之妾鲁姬子生了出子。宁公去世后,大庶长弗忌、威垒和三父废掉太子,拥立出子为君主。出子六年(前698),三父等人又一起派人杀害了出子。出子五岁即位,在位六年被杀。三父等人又拥立了原太子武公。

  武公元年(前697),征伐彭戏氏,到了华山下,住在平阳的封宫里。三年(前695),杀了三父等人,夷灭了他们的三族,因为他们杀了出子。郑国的高渠眯杀了他的君主昭公。十年(前688),攻打邽、冀戎两地的戎族,并开始在杜、郑两地设县,灭了小虢(guó,国)。

  十三年(前685),齐国人管至父、连称等杀了他们的君主襄公,拥立公孙无知。晋国灭了霍、魏、耿三国。齐国雍廪杀死无知、管至父等人,拥立齐桓公。齐国、晋国成了强国。

  十九年(前679),晋国的曲沃武公灭掉晋侯缗(mín,民),开始做了晋侯。齐桓公在鄄(juàn,倦)地称霸。

  二十年(前678),秦武公去世,葬在雍邑平阳。这时开始用人殉葬,给武公殉葬的有六十六人。武公有个儿子,名叫白。白没有被立为君,被封在平阳。立武公的弟弟德公做了国君。

  德公元年(前677),开始住进雍城的大郑宫。用牛羊猪各三百头在鄜畤祭祀天地。占卜居住在雍地是否适宜,占卜的结果是:后代子孙将到黄河边上去饮马。梁伯、芮(ruì,锐)伯来朝见。二年(前676),开始规定伏日,杀狗祭祀以祛除热毒邪气。德公到三十三岁才登位,在位两年去世。他生了三个儿子:长子宣公,次子成公,少子穆公。长子宣公继位。

  宣公元年(前675),卫国燕国攻打周王室,把惠王赶出朝廷,拥立王子穨(tuí,颓)为帝。三年(前673),郑伯、虢叔杀死了王子穨,送惠王返回朝中。四年(前672),秦国修建密畤。与晋国在河阳作战,战胜了晋军。十二年(前664),宣公去世。他生了九个儿子,没有一个继位,立了宣公的弟弟成公。

  成公元年(前663),梁伯、芮伯来朝见。齐桓公征伐山戎,军队驻扎在孤竹。

  成公在位四年去世。他有七个儿子,没有一个继位,立了成公的弟弟缪(mù,穆)公。

  缪公任好元年(前659),缪公亲自率兵征伐茅津,取得胜利。四年(前656),从晋国迎娶了妻子,他是晋太子申生的姐姐。这年,齐桓公攻打楚国,打到邵陵。

  五年(前655),晋献公灭了虞国和虢国,俘虏了虞君和他的大夫百里傒(xī,奚),这是由于事先晋献公送给虞君白玉和良马以借道伐虢,虞君答应了。俘获了百里傒之后,用他做秦缪公夫人出嫁时陪嫁的奴隶送到秦国。百里傒逃离秦国跑到宛(yuān,渊)地,楚国边境的人捉住了他。缪公听说百里傒有才能,想用重金赎买他,但又担心楚国不给,就派人对楚王说:“我家的陪嫁奴隶百里傒逃到这里,请允许我用五张黑色公羊皮赎回他。”楚国就答应了,交出百里傒。在这时,百里傒已经七十多岁。缪公解除了对他的禁锢,跟他谈论国家大事。百里傒推辞说:“我是亡国之臣,哪里值得您来询问?”缪公说:“虞国国君不任用您,所以亡国了。这不是您的罪过。”缪公坚决询问。谈了三天,缪公非常高兴,把国家政事交给了他,号称五羖(gǔ,谷)大夫。百里傒谦让说:“我比不上我的朋友蹇(jiǎn,简)叔,蹇叔有才能,可是世人没有人知道。我曾外出游学求官,被困在齐国,向(zhì,至)地的人讨饭吃,蹇叔收留了我。我因而想事奉齐国国君无知,蹇叔阻止了我,我得以躲过了齐国发生政变的那场灾难,于是到了周朝。周王子穨喜爱牛,我凭着养牛的本领求取禄位,穨想任用我时,蹇叔劝阻我,我离开了穨,才没有跟穨一起被杀;事奉虞君时,蹇叔也劝阻过我。我虽知道虞君不能重用我,但实在是心里喜欢利禄和爵位,就暂时留下了。我两次听了蹇叔的话,都得以逃脱险境;一次没听,就遇上了这次因虞君亡国而遭擒的灾难:因此我知道蹇叔有才能。”于是缪公派人带着厚重的礼物去迎请蹇叔,让他当了上大夫。

  秋天,缪公亲自带兵攻打晋国,在河曲与晋交战。晋国骊姬制造了内乱,太子申生被骊姬所害,死在新城,公子重耳、夷吾出逃。

  九年(前651),齐桓公在葵丘与各地诸侯会盟。

  晋献公去世。立骊姬的儿子奚齐,他的臣子里克杀了奚齐。荀息立卓子,里克又杀死了卓子和荀息。夷吾派人请秦国帮他回晋国。缪公答应了,派百里傒率兵去护送夷吾。夷吾对秦国人说:“我如果真能登位,愿意割让晋国的河西八座城给秦国。”等到他回到晋国登上了君位,却派丕郑去向秦国道歉,违背了诺言,不肯给秦国河西八座城,并且杀了里克。丕郑听说此事,十分害怕,就跟秦缪公商议说:“晋国人不想要夷吾为君,实际上想立重耳为君。现在夷吾违背诺言而且杀了里克,都是吕甥、郤(xì,细)芮的主意。希望您用重利赶快把吕甥、郤芮叫到秦国来,如果吕、郤两人来了,那么再送重耳回国就方便了。”缪公答应了他,就派人跟丕郑一起回晋国去叫吕甥、郤芮。吕、郤等人怀疑丕郑有诈谋,就报告夷吾,杀死了丕郑。丕郑的儿子丕豹逃奔到秦国,劝缪公说:“晋国君主无道,百姓不亲附他,可以讨伐他了。”缪公说:“百姓如果不认为合适,不拥护晋君,他们为什么能杀掉他们的大臣呢?既然能杀死他们的大臣,这正是由于晋国上下还是协调的。”缪公不公开听从丕豹的计谋,但在暗中却重用他。

  十二年(前648),齐国管仲、隰朋去世。

  晋国大旱,派人来秦国请求援助粮食。丕豹劝说缪公不要给,要缪公趁着晋国荒歉去攻打它。缪公去问公孙支,公孙支说:“荒歉与丰收是交替出现的事,不能不给。”又问百里傒,百里傒说:“夷吾得罪了您,他的百姓有什么罪?”缪公采纳百里傒、公孙支的意见,最后还是给晋国粮食了。水路用船,陆路用车给晋国运去粮食,从雍都出发,源源不断地直到绛(jiàng,降)城。

  十四年(前646),秦国发生饥荒,请求晋国援助粮食。晋国就此事征求群臣的意见。虢射说:“趁着秦国闹饥荒去攻打它,可以大获成功。”晋君听从了他的意见。十五年(前645)晋国发动军队攻打秦国。缪公也发兵,让丕豹率领大军,亲自前往迎击。九日壬戌日,与晋惠公夷吾在韩地交战。晋君甩下自己的部队独自往前冲,跟秦军争夺财物,回来的时候,驾车的战马陷到深泥里。缪公与部下纵马驱车追赶,没能抓到晋君,反而被晋军包围了。晋军攻击缪公,缪公受了伤。这时,曾在岐山下偷吃缪公良马的三百多个乡下人不顾危险驱马冲入晋军,晋军的包围被冲开,不仅使缪公得以脱险,反而又活捉了晋君。当初,缪公丢失了一匹良马,岐山下的三百多个乡下人一块儿把它抓来吃掉了,官吏捕捉到他们,要加以法办。缪公说:“君子不能因为牲畜的缘故而伤害人。我听说,吃了良马肉,如果不喝洒,会伤人。”于是就赐酒给他们喝,并赦免了他们。这三百人听说秦国要去攻打晋国,都要求跟着去。在作战时,他们发现缪公被敌包围,都高举兵器,争先死战,以报答吃马肉被赦免的恩德。于是缪公俘虏了晋君回到秦国,向全国发布命令:“人人斋戒独宿,我将用晋君祭祀上帝。”周天子听说此事,说“晋君是我的同姓”,替晋君求情。夷吾的姐姐是秦缪公的夫人,她听到这件事,就穿上丧服,光着脚,说:“我不能挽救自己的兄弟,以致还得让君上下命令杀他,实在有辱于君上。”缪公说:“我俘获了晋君,以为是成就了一件大事,可是现在天子来求情,夫人也为此事而忧愁。”于是跟晋君订立盟约,答应让他回国,并给他换了上等的房舍住宿,送给他牛羊猪各七头,以诸侯之礼相待。十一月,送晋君夷吾回国;夷吾献出晋国河西的土地,派太子圉(yǔ,语)到秦国作人质。秦国把同宗的女儿嫁给子圉。这时候,秦国的地盘向东已经扩展到黄河。

  十八年(前642),齐桓公去世。二十年(前640),秦国灭了梁、芮二国。

  二十二年(前638),晋公子圉听说晋君生病,说:“梁国是我母亲的家乡,秦国却灭了它。我兄弟众多,如果父君百年后,秦国必定留住我,晋国也不会重视我,而改立其他公子。”于是子圉逃离秦国,回到晋国。二十三年(前637),晋惠公去世,子圉即位为君。秦君对圉的逃离十分恼恨,就从楚国迎来晋公子重耳,并把原来子圉的妻子嫁给重耳。重耳起而推辞不肯,后来就接受了。缪公对重耳更加以礼厚待。二十四年(前636)春天,秦国派人告诉晋国大臣,要送重耳回国。晋国答应了,于是派人护送重耳回到晋国。二月,重耳登位成为晋君,这就是晋文公。文公派人杀了子圉。子圉就是晋怀公。

  这年秋天,周襄王的弟弟带,借助狄人的军队攻打襄王,襄王出逃,住在郑国。二十五年(前635),周襄王派人向晋国、秦国通告了发生祸难的情况。秦缪公率兵帮助晋文公护送周襄王回朝,杀死襄王的弟弟带。二十八年(前632),晋文公在城濮打败楚军。三十年(前630),缪公帮助晋文公包围了郑国。郑国派人对缪公说:“灭掉郑国,其结果是使晋国实力增强,这对晋国是有利的,而对秦国却无利。晋国强大了,就会成为秦国的忧患。”缪公于是撤军,返回秦国。晋国也只好撤军。三十二年(前628)冬,晋文公去世。

  郑国有个人向秦国出卖郑国说:“我掌管郑国的城门,可以来偷袭郑国。”缪公去问蹇叔、百里傒,两个人回答说:“路经数国地界,到千里之外去袭击别人,很少有占便宜的。再说,既然有人出卖郑国,怎么知道我国的人就没有把我们的实情告诉郑国呢?不能袭击郑国。”缪公说:“你们不懂得,我已经决定了。”于是出兵,派百里傒的儿子孟明视、蹇叔的儿子西乞术和白乙丙率兵。军队出发的那天,百里傒、蹇叔二人对着军队大哭。缪公听说了,生气地说:“我派兵出发,你们却拦着军队大哭,这是为什么?”二位老人说:“为臣不敢阻拦军队。部队要走了,我俩的儿子在军队中也将前往;如今我们年岁已大,他们如果回来晚了,恐怕就见不着了,所以才哭。”二位老人退回来对他们的儿子说:“你们的部队如果失败,一定是在殽山的险要处。”三十三年(前627)春天,秦国军队向东进发,穿过晋国,从周朝都城北门经过。周朝的王孙满看见了秦国的军队以后说:“秦军不懂礼仪,不打败仗还等什么!”军队开进到滑邑,郑国商人弦高带着十二头牛准备去周朝都城出卖,碰见了秦军,他害怕被秦军杀掉或俘虏,就献上他的牛,说:“听说贵国要去讨伐郑国,郑君已认真做了防守和抵御的准备,还派我带了十二头牛来慰劳贵国士兵。”秦国的三位将军一起商量说:“ 我们要去袭击郑国,郑国现在已经知道了,去也袭击不成了。”于是灭掉滑邑。滑邑是晋国的边境城邑。

  这时候,晋文公死了还没有安葬。太子襄公愤怒地说:“秦国欺侮我刚刚丧父,趁我办丧事的时候攻破我国的滑邑。”于是把丧服染成黑色,以方便行军作战,发兵在殽山阻截秦军。晋军发起攻击,把秦军打得大败,没有一个人能够逃脱。晋军俘获了秦军三位将军返回都城。晋文公的夫人是秦缪公的女儿,他替秦国三位被俘的将军求情说:“缪公对这三个人恨之入骨,希望您放他们回国,好让我国国君能亲自痛痛快快地煮掉他们。”晋君答应了,放秦军三位将军归国。三位将军回国后,缪公穿着白色丧服到郊外迎接他们,向三人哭着说:“寡人因为没有听从百里傒、蹇叔的话,以致让你们三位受了屈辱,你们三位有什么罪呢?你们要拿出全部心力洗雪这个耻辱,不要松懈。”于是恢复了三个人原来的官职俸禄,更加厚待他们。

  三十四年(前626),楚国太子商臣杀了他的父亲楚成王,接替了王位。

  秦缪公这时候再次派孟明视等率兵攻打晋国,在彭衙交战。秦军作战不利,撤军返回。

  戎王派由余出使秦国。由余,祖先是晋国人,逃亡到戎地,他还能说晋国方言。戎王听说缪公贤明,就派由余去观察秦国。秦缪公向他炫示了宫室和积蓄的财宝。由余说:“这些宫室积蓄,如果是让鬼神营造,那么就使鬼神劳累了;如果是让百姓营造的,那么也使百姓受苦了。”缪公觉得他的话奇怪,问道:“中原各国借助诗书礼乐和法律处理政务,还不时地出现祸乱呢,现在戎族没有这些,用什么来治理国家,岂不很困难吗!”由余笑着说:“这些正是中原各国发生祸乱的根源所在。自上古圣人黄帝创造了礼乐法度,并亲自带头贯彻执行,也只是实现了小的太平。到了后代。君主一天比一天骄奢淫逸。依仗着法律制度的威严来要求和监督民众,民众感到疲惫了就怨恨君上,要求实行仁义。上下互相怨恨,篡夺屠杀,甚至灭绝家族,都是由于礼乐法度这些东西啊。而戎族却不是这样。在上位者怀着淳厚的仁德来对待下面的臣民,臣民满怀忠信来侍奉君上,整个国家的政事就像一个人支配自己的身体一样,无须了解什么治理的方法,这才真正是圣人治理国家啊。”缪公退朝之后,就问内史王廖说:“我听说邻国有圣人,这将是对立国家的忧患。现在由余有才能,这是我的祸害,我该怎么办呢?”内史王廖说:“戎王地处偏僻,不曾听过中原地区的乐曲。您不妨试试送他歌舞伎女,借以改变他的心志。并且为由余向戎王请求延期返戎,以此来疏远他们君臣之间的关系;同时留住由余不让他回去,以此来延误他回国的日期。戎王一定会感到奇怪,因而怀疑由余。他们君臣之间有了隔阂,就可以俘获他了。再说戎王喜欢上音乐,就一定没有心思处理国事了。”缪公说:“好。”于是缪公与由余座席相连而坐,互递杯盏一块儿吃喝,向由余询问戎地的地形和兵力,把情况了解得一清二楚,然后命令内史王廖送给戎王十六名歌妓。戎王接受,并且非常喜爱迷恋,整整一年不曾迁徙,更换草地,牛马死了一半。这时候,秦国才让由余回国。由余多次向戎王进谏,戎王都不听,缪公又屡次派人秘密邀请由余,由余于是离开戎王,投降了秦国。缪公以宾客之礼相待,对他非常尊敬,向他询问应该在什么样的形势下进攻戎族。

  三十六年(前624),缪公更加厚待孟明等人,派他们率兵进攻晋国,渡过黄河就焚毁了船只,以示决死战斗,结果把晋国打得大败,夺取了王官和鄗(jiāo,郊)地,为殽山战役报了仇。晋国军队都据城防守,不敢出战。于是缪公就从茅津渡过黄河,为殽山战役牺牲的将士筑坟,给他们发丧,痛哭三天。向秦军发誓说:“喂,将士们!你们听着,不要吵嚷,我向你们发誓。我要告诉你们,古人办事虚心听取老年人的意见,所以不会有什么过错。”缪公反复思考自己不采纳蹇叔、百里傒的计谋而造成的过失,因此发出这样的誓言,让后代记住自己的过失。君子们听说这件事,都为之落泪,说:“啊!秦缪公待人真周到,终于得到了孟明等人胜利的喜庆。”

  三十七年(前623),秦国采用由余的计谋攻打戎王,增加了十二个属国,开避了千里疆土,终于称霸于西戎地区。周天子派召(shào,绍)公过带着钲(zhēng,征)、鼓等军中指挥用的器物去向缪公表示祝贺。三十九年(前621),秦缪公去世,安葬在雍。陪葬的人达一百七十七人,秦国良臣子舆氏名叫奄息、仲行、鍼虎的三个人也属陪葬者之列。秦国人为他们悲痛,并为此而作了一首题为《黄鸟》的诗。君子说:“秦缪公扩展疆土,增加属国,在东方征服了强大的晋国,在西方称霸了西戎,但是他没有成为诸侯的盟主,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因为他死了就置百姓于不顾,还拿他的良臣为自己殉葬。古代有德行的帝王逝世尚且遗留下好的道德和法度,而他没有做到这些,更何况还夺走百姓所同情的好人、良臣呢?由此可以断定秦国不可能再东进了。”缪公的儿子有四十人,他的太子(yīng,婴)继承王位,这就是康公。

  康公元年(前620)。前一年,缪公去世的时候,晋襄公也去世了。晋襄公的弟弟叫雍,是秦国之女所生,住在秦国。晋卿赵盾想拥立他为君,派随会来接他,秦国派兵把雍护送到令狐。而晋国已立了襄公的儿子,反倒来攻打秦军,秦军战败,随会逃奔到秦国。二年(前619),秦攻打晋国,攻占了武城,为令狐之战报了仇。四年(前617),晋国攻打秦国,攻占了少梁。六年(前615),秦国攻打晋国,攻占了羁(jī,基)马。两军在河曲交战,把晋军打得大败。晋国人担心随会在秦国会给晋国造成祸患,就派魏雠(shòu,寿)余诈称叛晋降秦,与随会共谋返晋,用蒙骗手段笼住了随会,随会于是回到晋国。康公在位二十年去世,儿子共公继位。

  共公二年(前607),晋国的赵穿杀了他的君主灵公。三年(前606),楚庄王强大起来,向北进兵,一直深入到洛邑,询问周朝传国之宝九鼎的大小轻重,图谋夺取周朝的政权。共公在位五年去世,儿子桓公继位。

  桓公三年(前601),晋军打败秦军,俘虏了秦国的将领赤。十年(前594),楚庄王征服郑国,往北又在黄河岸上打败了晋军。就在这个时候,楚国称霸,召集各诸侯举行盟会。二十四年(前580),晋厉公刚刚即位,与秦桓公订立了以黄河为界的盟约。桓公回国后就背弃了盟约,与狄人合谋一块儿攻打晋国。二十六年(前578),晋国率领诸侯攻打秦国,秦军败逃,晋军一直追赶到泾水边上才返回。桓公在位二十七年去世,儿子景公继位。

  景公四年(前573),晋国的栾书杀了他的君主厉公。十五年(前562),秦军救郑国,在栎(lì,力)邑打败晋军。这时候,晋悼公成为盟主。十八年(前559),晋悼公强大起来,多次召集诸侯会盟,率领诸侯攻打秦国,打败了秦军。秦军败逃,晋兵在后面追赶,一直渡过泾水,追到棫林才返回。二十七年(前550),秦景公到了晋国,与晋平公订立盟约,不久就背叛了盟约。三十六年(前541),楚国公子围杀了他的君主自立为王,这就是楚灵王。秦景公的同母兄弟后子鍼(zhēn,针)得宠,而且富有,有人说坏话诬陷他,他害怕被杀,就逃奔到晋国,带着锱重车上千辆。晋平公说:“您这样富有,为什么还要逃亡呢?”后子鍼回答说:“秦君无道,我害怕被杀害。想等到他的继承人登位再回去。”三十九年(前538),楚灵王强大起来,在申地与诸侯会盟,做了盟主,杀了齐国的庆封。景公在位四十年去世,儿子哀公继位。后子鍼又回到秦国。

  哀公八年(前529),楚国公子弃疾杀了楚灵王,自立为王,这就是平王。十一年(前526)楚平王来迎娶秦女做太子建的妻子。回到楚国,平王见女子漂亮,就自己娶了她。十五年(前522),楚平王想杀死太子建,建逃跑了;伍子胥逃奔到吴国。晋国国君家族的权力削弱,范氏、中行氏、智氏、赵氏、韩氏、魏氏六个家族世代为晋卿,势力强大,想策动内战,因此好长时间秦、晋两国没有打仗。三十一年(前506),吴王阖闾(hé lǘ,合阳平吕)与伍子胥攻打楚国,楚王逃往随地,吴军于是进入郢都。楚国大夫申包胥来秦国告急求援,一连七天不吃饭,日夜哭泣。于是秦国就派兵车五百辆去援救楚国,打败了吴国军队。吴军撤走了,楚昭王才得以重回郢都。哀公在位三十六年去世。太子名叫夷公,夷公早死,没能继位,夷公的儿子继位,这就是惠公。

  惠公元年(前500),孔子代理鲁国国相的职务。五年(前496),晋卿中行氏、范氏反叛晋国,晋君派智氏和赵简子讨伐他们,范氏、中行氏逃到齐国。惠公在位十年去世,儿子悼公继位。

  悼公二年(前489),齐国大臣田乞杀了他的国君孺子,立孺子的哥哥阳生为君,这就是齐悼公。六年(前485),吴军打败齐军。齐国人杀了悼公,立他的儿子简公为君。九年(前482),晋定公与吴王夫差在黄池会盟,争做盟主,最终是让吴王占了先。吴国强盛,欺凌中原各国。十二年(前479),齐国田常杀了齐简公,立他的弟弟平公为君,田常当了国相。十三年(前478),楚国灭掉陈国。秦悼公在位十四年去世,儿子厉共公继位。孔子在悼公十二年去世。

  厉共公二年(前475),蜀人前来进献财物。十六年(前461),在黄河旁挖掘壕沟。派兵两万去攻打大荔国,攻占了大荔王城邑。二十一年(前456),开始设置频阳县。晋国攻占了武城。二十四年(前453),晋国发生内乱,智伯被杀,把智伯的领地分给赵氏、韩氏、魏氏。二十五年(前452),智开带领邑人来投奔秦国。三十三年(前444),攻打义渠戎族,俘虏了戎王。三十四年(前443),发生日食。厉共公去世,他的儿子躁公继位。

  躁公二年(前441),南郑邑反叛。十三年(前430),义渠来攻打秦国,到了渭南。十四年(前429),躁公去世,他的弟弟怀公继位。

  怀公四年(前425),庶长晁和大臣围攻怀公,怀公自杀。怀公太子名叫昭子,死得早,大臣们就拥立太子昭子的儿子为君,这就是灵公。灵公,是怀公的孙子。

  灵公六年(前419),晋国在少梁筑城,秦军攻打晋国。十三年(前412),秦国在籍姑筑城。灵公去世,儿子献公没能继位,立子灵公的叔父悼子,这就是简公。简公是昭子的弟弟,怀公的儿子。

  简公六年(前409),开始让官吏带剑。在洛水边挖了壕沟。在重泉筑城。十六年(前399),简公去世,儿子惠公继位。

  惠公十二年(前388),儿子出子出生。十三年,攻打蜀国,攻占了南郑。惠公去世,出子继位。

  出子二年(前385),庶长改从河西迎接灵公的儿子献公回国,立他为君。杀了出子和他的母亲,把他们的尸体沉入深渊。秦国在这以前频繁更换君主,君臣之间关系不协调,所以晋国的力量又强起来,夺去了秦国河西的土地。

  献公元年(前384),废止了殉葬的制度。二年(前383),在栎阳筑城。四年正月庚寅日,孝公出生。十一年(前374),周朝太史檐(dān,担),拜见献公说:“周与秦本来是合在一起的,后来秦分了出去,分开五百年后又合在一起,合在一起十七年后,将会有称霸统一天下的人出现。”十六年(前369),桃树冬天开了花。十八年(前367),栎阳上空下了黄金雨。二十一年(前364),与魏国在石门交战,杀了魏兵六万人,天子送来绣有花纹的礼服祝贺。二十三年(前362),与魏国在少梁交战,俘虏了魏将公孙痤。二十四年(前361),献公去世,儿子孝公继位,这时孝公已经二十一岁了。

  孝公元年(前361),黄河和殽山以东有六个强国,秦孝公与齐威王、楚宣王、魏惠王、燕悼侯、韩哀侯、赵成侯并立。淮河、泗水之间有十多个小国。楚国、魏国与秦国接壤。魏国修筑长城,从郑县筑起,沿洛河北上,北边据有上郡之地。楚国的土地从汉中往南,据有巴郡、黔中。周王室衰微,诸侯用武力相征伐,彼此争杀吞并。秦国地处偏僻的雍州,不参加中原各国诸侯的盟会,诸侯们象对待夷狄一样对待秦国。孝公于是广施恩德,救济孤寡,招募战士,明确了论功行赏的法令,并向全国发布命令说:“从前,我们缪公在岐山、雍邑之间,实行德政、振兴武力,在东边平定了晋国的内乱,疆土达到黄河边上;在西边称霸于戎狄,拓展疆土达千里。天子赐予霸主称号。诸侯各国都来祝贺,给后世开创了基业,盛大辉煌。但是就在前一段厉公、躁公、简公、出子的时候,接连几世不安宁,国家内有忧患,没有空暇顾及国外的事,结果晋国攻夺了我们先王河西的土地,诸侯也都看不起秦国,耻辱没有比这更大的了。献公即位,安定边境,迁都栎阳,并且想要东征,收复缪公时的原有疆土,重修缪公时的政令。我缅怀先君的遗志,心中常常感到悲痛。宾客和群臣中有谁能献出高明的计策,使秦国强盛起来,我将让他做高官,分封给他土地。”于是便发兵东进,围攻陕城,西进杀了戎族的獂(huán,环)王。

  卫鞅听说颁布了这个命令,就来到西方的秦国,通过景监求见孝公。

  二年(前360),周天子送来祭肉。

  三年(前359),卫鞅劝说孝公实行变法,制订刑罚,在国内致力于农耕,对外鼓励效死作战,给以各种奖罚。孝公认为这个办法很好。但甘龙、杜挚等人不同意,双方为此而争辩起来。最后孝公采用卫鞅的新法,百姓对此抱怨不休;过了三年,百姓反而觉得适应了。于是孝公任命卫鞅担任左庶长。此事记载在《商君列传》里。

  七年(前355),孝公与魏惠王在杜平会盟。八年(前354),秦国与魏国在元里交战,取得胜利。十年(前352),卫鞅任大良造,率兵包围了魏国安邑,使安邑归服了。十二年(前350),修造咸阳城,筑起了公布法令的门阙,秦国就迁都到咸阳。把各个小乡小村合并为大县,每县设县令一人,全国共有四十一个县。开辟田地,废除了井田制下的纵横交错的田埂。这时秦国东边的地界已经越过了洛水。十四年(前348),开始制定新的赋税制度。十九年(前343),天子赐予霸主称号。二十年(前342),诸侯都来祝贺。秦国派公子少官率领军队与诸侯在逢泽会盟,朝见天子。

  二十一年(前341),齐国在马陵打败魏国。

  二十二年(前340),卫鞅攻打魏国,俘虏了魏公子卬(áng,昂)。秦孝公封卫鞅为列侯,号为商君。

  二十四年(前338),秦国与魏军在岸门作战,俘虏了魏国将军魏错。

  秦孝公去世,儿子惠文君继位。这一年,杀了卫鞅。卫鞅刚在秦国施行新法时,法令行不通,太子触犯了禁令。卫鞅说:“法令行不通,根源起自国君的亲族。国君果真要实行新法,就要从太子做起。太子不能受刺面的墨刑,就让他的师傅代受墨刑。”从此,法令顺利施行,秦国治理得很好。等到孝公去世,太子登位,秦国的宗室大多怨恨卫鞅,卫鞅逃跑,于是定他有反叛之罪,最后处以五马分尸之刑,在都城示众。

  惠文君元年(前337),楚国、韩国、赵国、蜀国派人来朝见。二年(前336),周天子前来祝贺。三年(前335),惠文君年满二十,举行冠礼。四年(前334),天子送来祭祀文王、武王的祭肉。齐国、魏国称王。

  五年(前333),阴晋人犀首任大良造。六年(前332),魏国把阴晋送给秦国,阴晋改名为宁秦。七年(前331),公子卬与魏作战,俘虏了魏将龙贾,杀了八万人。八年(前330),魏国把河西之地送给秦国。九年(前329),秦军渡过黄河,攻占了汾阴、皮氏。秦王与魏王在应邑会盟。秦军包围了焦城,使焦城归降了。十年(前328),张仪做了秦相。魏国把上郡十五县送给秦国。十一年(前327),在义渠设县。把焦城、曲沃归还给魏国,义渠国君称臣。把少梁改名为夏阳。十二年(前326),效仿中原各国,初次举行十二月的腊祭。十三年(前325),四月戊午日,魏君称王,即魏襄王;韩君也称王,即韩宣惠王。秦君派张仪攻取陕县,把那里的居民赶出去交给魏国。

  十四年(前324),改为后元元年。二年(前323),张仪与齐国和楚国的大臣在啮(niè,聂)桑会盟。三年(前322),韩国、魏国的太子前来朝见。张仪担任魏国国相。五年(前320),惠文王巡游到北河。七年(前318),乐池作了秦相。韩国、赵国、魏国、燕国、齐国带领匈奴一起进攻秦国。秦国派庶长疾与他们在修鱼交战,俘虏了韩国将军申差,打败赵国公子渴和韩国太子奂(huàn,换),杀了八万二千人。八年(前317),张仪再次担任秦相。九年(前316),司马错攻打蜀国,灭掉了蜀国。攻占了赵国的中都、西阳。十年(前315),韩国太子苍来作人质。攻占了韩国石章。打败了赵国的将军泥。攻占了义渠的二十五座城邑。十一年(前314),秦将樗(chū,初)里疾攻打魏国焦城,使焦城降服了。在岸门打败了韩军,杀了一万人,韩将犀首逃跑。公子通被封为蜀侯。燕军把君位让给他的大臣子之。十二年(前313),秦王与梁王在临晋会盟。庶长疾进攻赵国,俘虏了赵国将军庄。张仪任楚相。十三年(前312),庶长章在丹阳攻击楚国军队,俘虏了楚将屈丐,杀了八万人;又攻入楚国的汉中,夺取了六百里土地,设置了汉中郡。楚军包围了朝国的雍氏,秦国派遣庶长疾帮助韩国向东攻打齐国,又派到满帮助魏国攻打燕国。十四年(前311),攻打楚国,攻占了召陵。戎族的丹国、犂国向秦国称臣,蜀相陈庄杀死蜀侯前来投降。

  惠王去世,儿子武王继位。韩国、魏国、齐国、楚国、赵国都归服秦国。

  武王元年(前310),武王与魏惠王在临晋会盟。杀了蜀相陈庄。张仪、魏章都离开秦国往东到魏国去了。秦军攻打义渠国、丹国、犂国。二年(前309),开始设置丞相,樗里疾、甘茂分别担任左右丞相。张仪死在魏国。三年(前308),秦王与韩襄王在临晋城外会盟。南公揭去世,樗里疾担任韩相。武王对甘茂说:“我想开一条哪怕只能容车子通过的路,到达洛阳,看一看周王的都城,即使死了也不遗憾了。”那年秋天,派甘茂和庶长封攻打宜阳。四年(前307),攻占了宜阳,杀了六万人。渡过黄河,在武遂筑城。魏国太子来朝见。秦武王有力气,喜好角力,所以大力士任鄙、乌获、孟说(yuè,悦)都做了大官。武王说孟说举鼎比力气,折断了膝盖骨。八月,武王去世;孟说被灭族。武王娶魏国女子做王后,没有生儿子。武王死后,立了他的异母弟弟,这就是昭襄王。昭襄王的母亲是楚国人,姓芈(mǐ,米),称为宣太后。武王死时,昭襄王在燕国做人质,燕国人送他回国,他才得以继位。

  昭襄王元年(前306),严君疾担任相。甘茂离开秦国到魏国去了。二年(前305),彗星出现。庶长壮和大臣、诸侯、公子造反,都被杀,牵连到惠文王后也不得善终。悼武王后离开秦国回魏国了。三年(前304),昭襄王举行冠礼,与楚王在黄棘会盟,把上庸还给楚国。四年(前303),攻占了蒲阪。彗星出现。五年(前302),魏王来应亭朝见,秦国又把蒲阪交还给魏国。六年(前301),蜀侯煇(huī,辉)反叛,司马错平定了蜀国。庶长奂攻打楚国,杀了两万人。泾阳君被抵押在齐国做人质。那一年发生了日食,白昼有如黑夜一样昏暗。七年(前300),攻占了新城。樗里子去世。八年(前299),派将军芈戎攻打楚国,攻战了新市。齐国派章子,魏国派公孙喜,韩国派暴鸢(yuān,渊),一块儿进攻楚国的方城,俘获唐眛。赵国攻破了中山国,中山国君出逃,最后死在齐国。魏公子劲、韩公子长被封为诸侯。九年(前298),孟尝君薛文来秦国当丞相。庶长奂攻打楚国,攻占了八座城,杀了楚将景快。十年(前297),楚怀王来秦朝见,秦国扣留了他。薛文因为金受在昭王面前说了坏话,被免了相职。楼缓担任了丞相。十一年(前296),齐国、韩国、魏国、赵国、宋国、中山五国共同攻打秦国,军队开到盐氏就退了回去。秦国送给韩国、魏国黄河北边以及封陵的土地,与韩、魏讲和。这一年出现了彗星。楚怀王逃到赵国,赵国不敢收留,又让他回到秦国,不久他就死了,秦国把他送还给楚国安葬。十二年(前295),楼缓被罢免,穰(ráng,瓤)侯魏冉担任丞相。秦国送给楚国五万石粮食。

  十三年(前294),向寿进攻韩国,攻占了武始。左更白起攻打新城。五大夫吕礼出亡逃到魏国。任鄙担任汉中郡守。十四年(前293),左更白起在伊阙攻击韩国和魏国,杀了二十四万人,俘虏了公孙喜,攻克五座城。十五年(前292),大良造白起攻打魏国,攻占了垣城,又还给了魏国。进攻楚国,攻占了宛城。十六年(前291),左更错攻占了轵城和邓城。魏冉被免除丞相职务。把公子市(fú,伏)封在宛,公子悝(kuī,亏)封在邓,魏冉封在陶,他们都成了诸侯。十七年(前290),城阳君来朝见,东周国也来朝见。秦国把垣城改为蒲阪、皮氏。秦王到了宜阳。十八年(前289),左更错攻打垣城、河雍,折断桥梁攻占了两地。十九年(前288),秦昭王称西帝,齐闵王称东帝,不久都又取消了帝号。吕礼回来自首。齐国攻破宋国,宋王逃到魏国,死在温地。任鄙去世。二十年(前287),秦王前往汉中,又到了上郡、北河。二十一年(前286),左更错进攻魏国河内。魏国献出了安邑。秦国赶走城中的魏国居民,然后招募秦国人迁到河东地区定居,并赐给爵位,又把被赦免的罪人迁到河东。泾阳君被封在宛。二十二年(前285),蒙武攻打齐国。在河东设置了九个县。秦王与楚王在宛城会盟,秦王与赵王在中阳会盟。二十三年(前284),都尉斯离与韩国、赵国、魏国及燕国一起进攻齐国,在济水西岸打败齐军。秦王与魏王在宜阳会盟,与韩王在新城会盟。二十四年(前283),秦王与楚王在鄢城会盟,又在穰城会盟。秦国攻取魏国的安城,一直打到国都大梁,燕国、赵国援救魏国,秦军撤离。魏冉被免去丞相职务。二十五年(前282),秦攻占赵国两座城。秦王与韩王在新城会盟,与魏王在新明邑会盟。二十六年(前281),赦免罪人,把他们迁往穰城。侯魏冉恢复丞相职位。二十七年(前280),左更错攻打楚国。赦免了罪犯并把他们迁往南阳。白起攻打赵国,夺取代地的光狼城。又派司马错从陇西出发,通过蜀地攻打楚国的黔中,攻占下来。二十八年(前279),大良造白起进攻楚国,攻占了鄢城、邓城,赦免罪人迁往那里。二十九年(前278),大良造白起进攻楚国,攻占了郢都,改为南郡,楚王逃跑了。周君来秦。秦王与楚王在襄陵会盟。白起被封为武安君。三十年(前277),蜀守张若进攻楚国,夺取巫郡和江南,设置黔中郡。三十一年(前276),白起攻打魏国,攻占了两座城。楚国人在江南反秦。三十二年(前275),丞相穰侯进攻魏国,一直攻到大梁,打败暴鸢,杀了四万人,暴鸢逃跑了,魏国给秦国三个县请求讲和。三十三年(前274),客卿胡阳进攻魏国的卷城、蔡阳、长社,都攻了下来。在华阳攻打芒卯,打败了他,杀了十五万人。魏国把南阳送给秦国请求讲和。三十四年(前273),秦国把上庸给了韩国和魏国,设立一个郡,让南阳被免罪的臣民迁往那里居住。三十五年(前272),帮助韩国、魏国、楚国攻打燕国,开始设置南阳郡。三十六年(前271),客卿灶进攻齐国,攻占了刚、寿两地,送给了穰侯。三十八年(前269),中更胡阳进攻赵国的阏(yān,烟)与,没有攻下。四十年(前267),悼太子死在魏国,运回国葬在芷阳。四十一年(前266)夏天,攻打魏国,攻占了邢丘、怀两地。四十二年(前265),安国君立为太子。十月,宣太后去世,埋葬在芷阳郦山。九月,穰侯离开都城到陶地去了。四十三年(前264),武安君白起攻打韩国,攻下九座城,杀了五万人。四十四年(前263),进攻韩国的南阳,攻了下来。四十五年(前262),五大夫贲(bēn,奔)攻打韩国,攻下了十座城。叶阳君悝离开都城前往封国,没有到那里就死了。四十七年(前260),秦国攻打韩国的上党,上党却投降了赵国,秦国因此去攻打赵国,赵国出兵反击秦军,两军相持不下。秦派武安君白起攻击赵国,在长平大败赵军,四十多万降卒全部被活埋。四十八年(前259)十月,韩国向秦献出垣雍。秦军分为三部分:武安君率军回国;王龁(hé,和)带兵攻打赵国的皮牢,攻了下来;司马梗率军向北,平定太原,全部占领了韩国的上党。正月,军队停止战斗,驻守在上党。这年十月,五大夫陵进攻赵国的邯郸。四十九年(前258)正月,增加兵力帮助五大夫陵。陵作战不力,被免职,王龁替代他带兵。这年十月,将军张唐攻打魏国,蔡尉把防守的地盘丢了,张唐回来就斩了他。五十年(前257)十月,武安君白起犯了罪,被免职降为士兵,贬谪到阴密。张唐进攻郑,攻了下来。十二月,增派军队驻扎在汾城旁边。武安君白起有罪,自杀而死。王龁攻打邯郸,没打下来 ,撤军离去,返回投奔驻扎在汾城旁的军队。两个月以后,攻打魏军,杀了六千人,魏军和楚军落水漂流死在黄河中的有两万多人。又进攻汾城。接着又跟随张唐攻下了宁新中,把宁新中改名为安阳。开始修造蒲津桥。

  五十一年(前256),将军摎(jiū,纠)进攻韩国,攻占了阳城、负黍,杀了四万人。攻打赵国,攻占了二十多个县,斩获首级九万。西周君武公背叛秦国,和各诸侯订约联合率领天下的精锐部队出伊阙进攻秦国,使得秦国与阳城之间的交通被阻断。秦国于是派将军摎进攻西周。西周君跑到秦国来自首,叩头认罪,愿意接受惩处,并全部献出他的三十六个城邑和三万人口。秦王接受了这些城邑和人口,让西周君回西周去了。五十二年(前255),周地的民众向东方逃亡,周朝的传国宝器九鼎运进了秦国。周朝从这时候起就灭亡了。

  五十三年(前254),天下都来归服。魏国落在最后,秦国就派将军摎去讨伐魏国,攻占了吴城。韩王来朝见;魏王也把国家托付给秦国听从命令了。五十四年(前253),秦王在雍城南郊祭祀上帝。五十六年(前251)秋天,昭襄王去世,儿子孝文王登位。追尊生母唐八子为唐太后,与昭襄王合葬一处。韩王穿着孝服前来祭吊,其他诸侯也都派他们的将相前来祭吊,料理丧事。

  孝文王元年(前250),大赦罪人,论列表彰先王的功臣,优待宗族亲属,毁掉王家的园囿。孝文王服丧期满,十月己亥日登位,第三天辛丑日去世,儿子庄襄王继位。

  庄襄王元年(前249),大赦罪人,论列表彰先王的功臣,广施德惠,厚待宗亲族属,对民众施以恩泽。东周君与诸侯图谋反秦,秦襄王派相国吕不韦前去讨伐,全部兼并了东周的土地。秦国没有断绝周朝的祭祀,把阳人聚这块地盘赐给周君,让他来祭祀周朝的祖先。秦王派蒙骜进攻韩国,韩国献出成皋、巩县。秦国国界伸展到大梁,开始设置三川郡。二年(前248),秦王又派蒙骜攻打赵国,平定了太原。三年(前247),蒙骜进攻魏国的高都、汲县,攻了下来。蒙骜又进攻赵国的榆次、新城、狼孟,攻占了三十七座城。四月间发生日食。王龁攻打上党,开始设置太原郡。魏将无忌率五国的军队反击秦军,秦军退到黄河以南。蒙骜打了败仗,解脱围困撤离了。五月丙午日,庄襄王去世,儿子嬴政登位,这就是秦始皇帝。

  秦王嬴政登位二十六年才并吞了天下,设立三十六郡,号称始皇帝。始皇五十一岁去世,儿子胡亥登位,就是二世皇帝。三年(前207),诸侯纷纷起来反叛秦朝,赵高杀死二世,拥立子婴为皇帝。子婴即位一个多月,诸侯杀了他,于是灭掉了秦朝。这些都记载在《始皇本记》中。

  太史公说:“秦国的祖先姓嬴。他的后代分封各地,各自以所封国名作为姓氏,有徐氏、郯(tán,谈)氏、莒(jǔ,举)氏、终黎氏、运奄氏、菟(tú,途)裘氏、将梁氏、黄氏、江氏、修鱼氏、白冥氏、蜚廉氏、秦氏。而秦国因为它的祖先造父封在赵城,所以是赵氏。

  【原文】【注解】

  秦之先,帝颛顼之苗裔孙曰女修。女修织,玄鸟陨卵①,女修吞之,生子大业。大业取少典之子②,曰女华。女华生大费,与禹平水土。已成,帝锡玄圭③。禹受曰:“非予能成,亦大费为辅。”帝舜曰:“咨尔费④,赞禹功⑤,其赐尔皂游⑥。尔后嗣将大出⑦。”乃妻之姚姓之玉女。大费拜受,佐舜调驯鸟兽,鸟兽多驯服,是为柏翳⑧。舜赐姓嬴氏。

  ①玄鸟:燕子。玄:黑色。按:秦之祖先为吞燕卵所生的传说,与《殷本纪》所记商之祖先的传说类似。②取:同“娶”。子:指女儿。③锡:赐,赐予。玄圭:黑色的玉圭。舜赐玄圭事见《夏本纪》。④咨:叹词。尔:你。⑤赞:帮助。⑥其:表示劝勉,可不译。皂游(liú,流):旌旗上的黑色飘带。游,同“旒”。⑦后嗣:后代。出:显,指昌盛。⑧柏翳(yì,益):即伯益。

  大费生子二人:一曰大廉,实鸟俗氏;二曰若木,实费氏。其玄孙曰费昌,子孙或在中国①,或在夷狄。费昌当夏桀之时,去夏归商,为汤御②。以败桀于鸣条。大廉玄孙曰孟戏、中衍,鸟身人言。帝太戊闻而卜之使御③,吉,遂致使御而妻之。自太戊以下,中衍之后,遂世有功,以佐殷国,故嬴姓多显,遂为诸侯。

  ①或:有的。中国:指黄河流域中原地区。②御:驾车。③卜之使御:为让他们驾车这件事而进行占卜。

  其玄孙曰中潏①,在西戎,保西垂②。生蜚廉。蜚廉生恶来。恶来有力,蜚廉善走,父子俱以材力事殷纣。周武王之伐纣,并杀恶来。是时蜚廉为纣石北方③,还,无所报,为坛霍太山而报④,得石棺,铭曰“帝令处父不与殷乱⑤,赐尔石棺以华氏⑥”。死,遂葬于霍太山。蜚廉复有子曰季胜。季胜生孟增。孟增幸于周成王⑦,是为宅皋狼⑧。皋狼生衡父,衡父生造父。造父以善御幸于周缪王⑨,得骥、温骊、骅骝、騄耳之驷⑩,西巡狩(11),乐而忘归。徐偃王作乱,造父为缪王御,长驱归周,一日千里以救乱。缪王以赵城封造父,造父族由此为赵氏。自蜚廉生季胜已下五世至造父(12),别居赵。赵衰其后也。恶来革者,蜚廉子也,蚤死(13)。有子曰女防。女防生旁皋,旁皋生太几,太几生大骆,大骆生非子。以造父之宠,皆蒙赵城(14),姓赵氏。

  ①中谲:《集解》引徐广曰:“一作‘仲滑’。”②垂:边境。③此句“石”或“使”字之误。《会注考证》引梁玉绳曰:“《水经·汾水注》述此事云‘飞廉先为纣使北方’,《御览》引《史记》亦曰‘时飞廉为纣使北方’,传写误使为石。”④为坛:筑祭坛。⑤铭:刻,这里指石棺上刻着的字。帝:天帝。处父(fǔ,甫):蜚廉的字。与:参加,参与。⑥华氏:使氏族显耀。华,显贵,显要。⑦幸:宠幸。⑧宅皋狼:名号。《正义》曰:“孟增居皋狼而生衡父。”皋狼,县名,在今山西离石县西北。⑨周缪王:即周穆王。⑩骥、温骊、骅骝、騄耳:都是良马名。驷:同驾一辆车的四匹马。(11)巡狩:帝王巡察诸侯或地方官治理的地方叫巡狩。(12)已:同“以”。(13)蚤:通“早”。(14)蒙:受,承。

  非子居犬丘,好马及畜,善养息之①。犬丘人言之周孝王,孝王召使主马于汧渭之间②,马大蕃息③。孝王欲以为大骆适嗣④。申侯之女为大骆妻,生子成为适。申侯乃言孝王曰:“昔我先郦山之女⑤,为戎胥轩妻,生中潏,以亲故归周,保西垂,西垂以其故和睦。今我复与大骆妻⑥,生适子成。申骆重婚⑦,西戎皆服,所以为王。王其图之。”于是孝王曰:“昔伯翳为舜主畜,畜多息,故有土,赐姓嬴。今其后世亦为朕息马,朕其分土为附庸⑧。”邑之秦⑨,使复续嬴氏祀,号曰秦嬴。亦不废申侯之女子为骆适者⑩,以和西戎。

  秦嬴生秦侯。秦侯立十年,卒。生公伯。公伯立三年,卒。生秦仲。

  ①息:繁殖。②主:掌管,主管。③蕃息:繁殖。“蕃”“息”同义。④适嗣:即嫡子,正妻所生的儿子。按:非子不是嫡子,本不能做继承人。⑤郦山之女:娘家住郦山的女子。⑥与大骆妻:意思是把女儿嫁给大骆为妻。⑦重婚:再次联姻。⑧附庸:附属于诸侯的小国。⑨邑之秦:赐他秦地做封邑。⑩申侯之女子:申侯女儿的儿子。

  秦仲立三年,周厉王无道,诸侯或叛之。西戎反王室,灭犬丘大骆之族。周宣王即位,乃以秦仲为大夫,诛西戎①。西戎杀秦仲。秦仲立二十三年,死于戎。有子五人,其长者曰庄公。周宣王乃召庄公昆弟五人②,与兵七千人,使伐西戎,破之。于是复予秦仲后③,及其先大骆地犬丘并有之,为西垂大夫。

  ①诛:讨伐。②昆弟:兄弟。③予:给,给与。

  庄公居其故西犬丘,生子三人,其长男世父。世父曰:“戎杀我大父仲①,我非杀戎王则不敢入邑②。”遂将击戎。让其弟襄公。襄公为太子。庄公立四十四年,卒,太子襄公代立③。襄公元年,以女弟缪嬴为丰王妻④。襄公二年,戎围犬丘,(世父)世父击之,为戎人所虏。岁余,复归世父。七年春,周幽王用褒姒废太子⑤,立褒姒子为适,数欺诸侯⑥,诸侯叛之。西戎犬戎与申侯伐周,杀幽王郦山下。而秦襄公将兵救周,战甚力,有功。周避犬戎难,东徙雒邑,襄公以兵送周平王⑦。平王封襄公为诸侯,赐之岐以西之地。曰:“戎无道,侵夺我岐、丰之地,秦能功逐戎,即有其地。”与誓,封爵之⑧。襄公于是始国⑨,与诸侯通使聘享之礼⑩,乃用骝驹、黄牛、羝羊各三(11),祠上帝西畤(12)。十二年,伐戎而至岐,卒。生文公。

  ①大父:祖父。②不敢:不应,不能。③代:接替,继任。④丰王:当是指占据丰地的西戎之地的西戎之王。⑤用:因。⑥数欺诸侯:具体所指幽王数举烽火,戏弄诸侯,取悦褒姒事。详见《周本纪》。⑦以兵:率兵。⑧封爵之:赐给他封地、授给他爵位。⑨国:指使秦成为诸侯国。⑩聘享:聘问献纳。诸侯之间通向修好为聘,诸侯向天子献纳方物为享。(11)骝驹:黑鬃赤身的小马。羝(dī,低)羊:公羊。(12)祠:祭祀。西畤:在西县所筑的祭天地之处。畤,祭处,祭祀天地五帝的祭坛。

  文公元年,居西垂宫。三年,文公以兵七百人东猎。四年,至汧渭之会①。曰:“昔周邑我先秦嬴于此,后卒获为诸侯。”乃卜居之,占曰吉,即营邑之②。十年,初为鄜畤③,用三牢④。十三年,初有史以纪事⑤,民多化者。十六年,文公以兵伐戎,戎败走。于是文公遂收周余民有之,地至岐,岐以东献之周。十九年,得陈宝⑥。二十年,法初有三族之罪⑦。二十七年,伐南山大梓,丰大特⑧。四十八年,文公太子卒,赐谥为竫公。竫公之长子为太子,是文公孙也。五十年,文公卒。葬西山。竫公子立,是为宁公。

  ①会:会合处。②营邑:营造城邑。③鄜(fū,夫)畤:在鄜县所筑的祭天地之处。④三牢:指牛、羊、猪。牢,祭祀用的牺牲。⑤史:史官。⑥陈宝:传说中的一块异石。《索隐》引《汉书·郊祀志》云:“文公获若石云,于陈仓北阪城祠之,其神来,若雄雉,其声殷殷云,野鸡夜鸣,以一牢祠之,号曰陈宝。”又引苏林云:“质如石,似肝。”⑦三族:所指说法不一。《集解》引张晏曰:“父母、兄弟、妻子也。”又引如淳曰:“父族、母族、妻族也。”⑧“伐南山”二句:丰,丰水。特,公牛。这是一个传说。《正义》引《括地志》云:“大梓树在岐州陈仓县南十里仓山上。《录异传》云:‘秦文公时,雍南山有大梓树,文公伐之,辄有大风雨,树生合不断。时有一人病,夜往山中,闻有鬼语树神曰:“秦若使人被发,以朱丝绕树伐汝,汝得不困耶?”树神无言。明日,病人语闻,公如其言伐树,断,中有一青牛出,走入丰水中,使骑击之,不胜。有骑堕地复上,发解,牛畏之,入不出,胡置发头。汉、魏、晋因之。武都郡之怒特祠,是大梓牛神也。’”又《会注考证》云:“大梓、丰、大特,盖戎名。”

  宁公二年,公徙居平阳。遣兵伐荡社①。三年,与亳战,亳王奔戎,遂灭荡社。四年,鲁公子翚弑其君隐公。十二年,伐荡氏,取之。宁公生十岁立,立十二年卒,葬西山。生子三人,长男武公为太子。武公弟德公同母,鲁姬子生出子②。宁公卒,大庶长弗忌、威垒、三父废太子而立出子为君③。出子六年,三父等复共令人贼杀出子④。出子生五岁立,立六年卒。三父等乃复立故太子武公。

  ①荡社:《索隐》:“西戎之君号曰亳(bó,勃)王,盖成汤之胤(后裔)。其邑曰荡社。”②今据《会注考证》引林柏桐说以“鲁姬子生出子”为句。鲁姬子是宁公之妾。③威垒:《会注考证》引冈白驹曰:“大庶长、威垒,官名;弗忌、三父,人名。”《新证》云:“威垒,疑官名,冈伯驹之说是也。”今据以标点、翻译。④贼杀:刺杀,杀害。

  武公元年,伐彭戏氏,至于华山下,居平阳封宫。三年,诛三父等而夷三族,以其杀出子也。郑高渠眯杀其君昭公。十年,伐邽、冀戎,初县之①。十一年,初县杜、郑。灭小虢。

  ①县:置县,设立县。

  十三年,齐人管至父、连称等杀其君襄公而立公孙无知。晋灭霍、魏、耿。齐雍廪杀无知、管至父等而立齐桓公。齐、晋为强国。

  十九年,晋曲沃始为晋侯。齐桓公伯于鄄①。

  二十年,武公卒,葬雍平阳。初以人从死②,从死者六十六人。有子一人,名曰白。白不立,封平阳。立其弟德公。

  ①伯(bà,霸):同“霸”。②从死:殉葬。

  德公元年,初居雍城大郑宫。以牺三百牢祠鄜畤。卜居雍。后子孙饮马于河①。梁伯、芮伯来朝。二年,初伏②,以狗御蛊③。德公生三十三岁而立,立二年卒。生子三人,长子宣公,中子成公,少子穆公。长子宣公立。

  宣公元年,卫、燕伐周,出惠王④,立王子穨。三年,郑伯、虢叔杀子穨而入惠王⑤。四年作密畤与晋战河阳,胜之。十二年,宣公卒,生子九人,莫立⑥,立其弟成公。

  成公元年,梁伯、芮伯来朝。齐桓公伐山戎,次于孤竹⑦。

  成公立四年卒。子七人,莫立,立其弟缪公。

  ①“后子孙”句:这是占卜之辞,即占卜的结果。后世子孙可以到黄河边上去饮马,暗示秦国势力将日益强盛,国土将从雍扩展到黄河。②初伏:开始规定伏日,即把暑天分为三伏。《正义》:“六月三伏之节,起秦德公为之,故云初伏。伏者,隐伏避盛暑也。”③以狗御蛊(gǔ,古):杀狗以祛除热毒邪气。蛊,本指毒虫,这里指伤人的热毒邪气。《正义》:“蛊者,热毒邪气,为害伤人,故磔(zhé,折。分裂祭牲)狗以御之。”④出:使出京城,即赶出京城的意思。⑤入:使入京城,就是使返回京城的意思。⑥莫:没有人,没有哪一个。⑦次:临时驻扎和住宿。

  缪公任好元年,自将伐茅津,胜之。四年,迎妇于晋①,晋太子申生姊也。其岁,齐桓公伐楚,至邵陵。

  五年,晋献公灭虞、虢②,虏虞君与其大夫百里傒,以璧马赂于虞故也③。既虏百里傒,以为秦缪公夫人媵于秦④。百里傒亡秦走宛⑤,楚鄙人执之⑥。缪公闻百里傒贤,欲重赎之,恐楚人不与,乃使人谓楚曰:“吾媵臣百里傒在焉,请以五羖羊皮赎之⑦。”楚人遂许与之。当是时,百里傒年已七十余。缪公释其囚⑧,与语国事。谢曰:“臣亡国之臣,何足问!”缪公曰:“虞君不用子,故亡,非子罪也⑨。”固问,语三日,缪公大说,授之国政,号曰五羖大夫。百里傒让曰:“臣不及臣友蹇叔,蹇叔贤而世莫知。臣常游困于齐而乞食人⑩,蹇叔收臣。臣因而欲事齐君无知,蹇叔止臣,臣得脱齐难€,遂之周。周王子穨好牛,臣以养牛干之。及穨欲用臣,蹇叔止臣,臣去,得不诛(13)。事虞君,蹇叔止臣。臣知虞君不用臣,臣诚私利禄爵,且留。再用其言(14),得脱;一不用,及虞君难:是以知其贤。”于是缪公使人厚币迎蹇叔(15),以为上大夫。

  ①迎(旧读yìng,映):迎亲。②晋献公灭虞、虢:公元前655年,晋向虞国借道伐虢,虞君不听大夫公之奇有劝阻,借道给晋,晋灭虢后,在回师经过虞国时,灭了虞国。事见《左传·僖公五年》及《晋世家》。③赂:赠送(财物)。④媵(yìng,映):古诸侯女儿出嫁时随嫁或陪嫁的人。⑤亡:逃亡。⑥鄙:边境。⑦羖(gǔ,古)羊:黑色的公羊。⑧释:放开,解除。囚:监禁,禁锢。⑨子:对人的尊称,相当于您,多指男子。⑩常:通“尝”,曾经。游:外出求学,求官。€齐难:指雍禀匀无知、管至父等而立齐桓公事。干:求,指求取禄位。(13)得不诛:能不被杀掉。指在郑伯、虢叔杀王子颓而入惠王时幸免于难。(14)再:两次。(15)厚币:重币,厚礼。币,用作礼物的玉、马、皮、帛等。

  秋,缪公自将伐晋,战于河曲。晋骊姬作乱①,太子申生死新城,重耳、夷吾出奔。

  ①骊姬作乱:指骊姬害死太子申生,迫使公子重耳、夷吾出走。事详《晋世家》及《左传·僖公四年》、《僖公五年》。

  九年,齐桓公会诸侯于葵丘①。

  ①会:会盟,盟誓。

  晋献公卒。立骊姬子奚齐,其臣里克杀奚齐。荀息立卓子,克又杀卓子及荀息。夷吾使人请秦,求入晋①。于是缪公许之,使百里傒将兵送夷吾。夷吾谓曰:“诚得立,请割晋之河西八城与秦。”及至,已立,而使丕郑谢秦②,背约不与河西城,而杀里克。丕郑闻之,恐,因与缪公谋曰:“晋人不欲夷吾,实欲重耳。今背秦约而杀里克,皆吕甥、郤芮之计也。愿君以利急召吕、郤,吕、郤至,则更入重耳便。”缪公许之,使人与丕郑归,召吕、郤吕、郤等疑丕郑有间③,乃言夷吾杀丕郑。丕郑子丕豹奔秦,说缪公曰:“晋君无道,百姓不亲,可伐也。”缪公曰:“百姓苟不便,何故能诛其大臣?能诛其大臣,此其调也④。”不听,而阴用豹⑤。

  ①求入晋:请求秦派兵送他回晋国即位。②谢:道歉。③间:离间,这里指诈谋。④调:协调。⑤阴用豹:暗中任用丕豹。这是说缪公不公开听丕豹之计,却暗中重用他,目的是使晋国放松警惕。

  十二年,齐管仲、隰朋死。

  晋旱,来请粟。丕豹说缪公勿与①,因其饥而伐之②。缪公问公孙支,支曰:“饥穰更事耳③,不可不与。”问百里傒,傒曰:“夷吾得罪于君,其百姓何罪?”于是用百里傒、公孙支言,卒与之粟。以船漕车转④,自雍相望至绛。

  ①说:劝说,说服。②因:趁。饥:饥荒,年成不好。③穰:丰收。更事:交替出现的事。④漕:水运。

  十四年,秦饥,请粟于晋。晋君谋之群臣。虢射曰:“因其饥伐之,可有大功。”晋君从之。十五年,兴兵将攻秦。缪公发兵,使丕豹将,自往击之。九月壬戌,与晋惠公夷吾合战于韩地。晋君弃其军①,与秦争利,还而马②。缪公与麾下驰追之③,不能得晋君,反为晋军所围。晋击缪公,缪公伤。于是岐下食善马者三百人驰冒晋军④,晋军解围,遂脱缪公而反生得晋君。初,缪公亡善马⑤,岐下野人共得而食之者三百余人⑥,吏逐得,欲法之⑦。缪公曰:“君子不以畜产害人⑧。吾闻食善马肉不饮酒,伤人。”乃皆赐酒而赦之。三百人者闻秦击晋,皆求从,从而见缪公窘,亦皆推锋争死⑨,以报食马之德。于是缪公虏晋君以归,令于国,“齐宿⑩,吾将以晋君祠上帝”。周天子闻之,曰“晋我同姓(11)”,为请晋君(12)。夷吾姊亦为缪公夫人,夫人闻之,乃衰绖跣(13),曰:“妾兄弟不能相救,以辱君命(14)。”缪公曰:“我得晋君以为功,今天子为请(15),夫人是忧(16)。”乃与晋君盟,许归之,更舍上舍(17),而馈之七牢(18)。十一月,归晋君夷吾,夷吾献其河西地,使太子圉为质于秦(19)。秦妻子圉以宗女(20)。是时秦地东至河。

  ①弃其军:指甩下部队独自向前冲。②还(xuán,旋):通“旋”。(zhì,志):马负重难行的样子。《索隐》:“,谓马重而陷之于泥。”③麾下:部下。④冒:不顾险恶。⑤亡:丢失。⑥野人:乡下人。食善马事见《吕氏春秋·爱士篇》。⑦法之:法办他们。⑧畜产:牲畜。⑨推:举。锋:指兵刃。争死:争着为缪公而献身。⑩齐(zhāi,斋)宿:斋戒独宿。齐,通“斋”。€同姓:周与晋同为姬姓。为(wèi,畏),因此。请晋君:为晋君请,替晋君求情。(13)衰(cuī,崔)绖(dié,迭):泛指丧服。衰,古代用粗麻布制成的毛边的丧服。绖,古代服丧期间结在头上或腰间的葛麻布带。跣(xiǎn,显):赤脚。(14)辱君命:意思是让您下命令是使您受屈辱了。(15)为请:等于说“为之而请”,替他求情。(16)是忧:等于说“忧是”,为这事忧虑。(17)更舍:改住。上舍:上等房舍。(18)馈(kuì,溃):赠送食物。七牢:牛、羊、猪各一头叫做一牢。七牢是指规格很高的饮食。 (19)为质:做抵押。(20)妻:嫁给。宗女:同宗族的女儿。

  十八年,齐桓公卒。二十年,秦灭梁、芮。

  二十二年,晋公子圉闻晋君病①,曰:“梁,我母家也,而秦灭之。我兄弟多,即君百岁后②,秦必留我,而晋轻,亦更立他子。”子圉乃亡归晋。二十三年,晋惠公卒,子圉立为君。秦怨圉亡去,乃迎晋公子重耳于楚,而妻以子圉妻。重耳初谢,后乃受。缪公益礼厚遇之③。二十四年春,秦使人靠晋大臣,欲入重耳。晋许之,于是使人送重耳。二月,重耳立为晋君,是为文公。文公使人杀子圉。子圉是为怀公。

  ①子圉(yǔ,语)的母亲是梁伯的女儿。②即:如果。百岁后:死的委婉说法。③遇:待。

  其秋,周襄王弟带以翟伐王,王出居郑①。二十五年,周王使人告难于晋、秦②。秦缪公将兵助晋文公入襄王,杀王弟带。二十八年,晋文公败楚于城濮。三十年,缪公助晋文公围郑。郑使人言缪公曰:“亡郑厚晋③,于晋而得矣,而秦未有利。晋之强,秦之忧也。”缪公乃罢兵归。晋亦罢。三十二年冬,晋文公卒。

  ①王出居郑:事详见《周本纪》。②人:指郑大夫烛之武。事详《左传·僖公三十年》。③厚晋:使晋厚,意思是加强了晋国的实力。

  郑人有卖郑于秦曰①:“我主其城门,郑可袭也。”缪公问蹇叔、百里傒,对曰:“径数国千里而袭人②,希有得利者③。且人卖郑,庸知我国人不有以我情告郑者乎④?不可。”缪公曰:“子不知也,吾已决矣。”遂发兵,使百里傒子孟明视,蹇叔子西乞术及白乙丙将兵。行日,百里傒、蹇叔二人哭之。缪公闻,怒曰:“孤发兵而子沮哭吾军⑤,何也?”二老曰:“臣非敢沮君军。军行、臣子与往;臣老,迟还恐不相见,故哭耳。”二老退,谓其子曰:‘汝军即败,必于殽阨矣。”三十三年春,秦兵遂东,更晋地⑥,过周北门。周王孙满曰:“秦师无礼,不败何待⑦!”兵至滑,郑贩卖贾人弦高⑧,持十二牛将卖之周,见秦兵,恐死虏,因献其牛,曰:“闻大国将诛郑,郑君谨修守御备,使臣以牛十二劳军士。”秦三将军相谓曰:“将袭郑,郑今已觉之,往无及已⑨。”灭滑。滑,晋之边邑也。

  ①卖郑于秦者:《郑世家》记载是郑司城缯贺。而《左传·僖公三十二年》记载是戌守郑国的秦大夫杞子。②径:经过,穿行。③希:同“稀”,少。④庸:何,怎么。⑤沮(jǔ,举):阻止。⑥更:经过。⑦“周王孙满曰”三句:《左传·僖公三十三年》云:“秦师过周北门,左右免胄(指摘下头盔)而下,超乘(下车立即又跳上车)者三百乘。王孙满尚幼,观之,言于王曰:‘秦师轻而无礼,必败。”杜预注云:“王城北门也。谓过天子门不卷甲束兵。超乘,示勇也。”⑧贾(gǔ,古)人:商人。⑨已:语气词,同“矣”。

  当是时,晋文公丧尚未葬。太子襄公怒曰:“秦侮我孤,因丧破我滑①。”遂墨衰绖②,发兵遮秦兵于殽,击之,大破秦军,无一人得脱者。虏秦三将以归。文公夫人③,秦女也,为秦三囚将请曰:“缪公之怨此三人入于骨髓,愿令此三人归,令我君得自快烹之④。”晋君许之,归秦三将。三将至,缪公素服郊迎⑤,向三人哭曰:“孤以不用百里傒、蹇叔言以辱三子,三子何罪乎?子其悉心雪耻⑥,毋怠。”遂复三人官秩如故⑦,愈益厚之。

  ①我滑:据《史记》上文,滑乃晋边邑;据《左传》,滑乃晋的同姓与国。②墨衰绖:染黑丧服。此时襄公居丧,应穿丧服,但丧服是白色的,不利行军作战,所以染成黑色。③文公夫人:文嬴,晋文公在秦时缪公所妻之秦国宗女,晋襄公之嫡母。④快:痛快。⑤素服:穿白色丧服。⑥悉心:全心,尽心。⑦官秩:官爵与俸禄。

  三十四年,楚太子商臣弑其父成王代立。

  缪公于是复使孟明视等将兵伐晋,战于彭衙。秦不利,引兵归。

  戎王使由余于秦①。由余,其先晋人也,亡入戎,能晋言②。闻缪公贤,故使由余观秦。秦缪公示以宫室、积聚。由余曰:“使鬼为之,则劳神矣③。使人为之,亦苦民矣。”缪公怪之,问曰:“中国以诗书礼乐法度为政,然尚时乱④,今戎夷无此,何以为治,不亦难乎?”由余笑曰:“此乃中国所以乱也。夫自上圣黄帝作为礼乐法度,身以先之⑤,仅以小治。及其后世,日以骄淫。阻法度之威⑥,以责督于下⑦,下罢极则以仁义怨望于上⑧,上下交争怨而相篡弑,至于灭宗,皆以此类也。夫戎夷不然。上含淳德以遇其下,下怀忠信以事其上,一国之政犹一身之治,不知所以治⑨,此真圣人之治也。”于是缪公退而问内史廖曰:“孤闻邻国有圣人,敌国之忧也。今由余贤,寡人之害,将奈之何?”内史廖曰:“戎王处辟匿⑩,未闻中国之声(11)。君试遗其女乐(12),以辰其志(13);为由余请,以疏其间(14);留而莫遣,以失其期。戎王怪之,必疑由余。君臣有间,乃可虏也。且戎王好乐,必怠于政。”缪公曰:“善。”因与由余曲席而坐(15),传器而食,问其地形与其兵势尽察,而后令内史廖以女乐二八遗戎王。戎王受而说之(16),终年不还(17)。于是秦乃归由余。由余数谏不听,缪公又数使人间要由余(18),由余遂去降秦。缪公以客礼礼之,问伐戎之形。

  ①使由余:“派由余出使。②能晋言:能说晋国话(晋方言)。③“使鬼”二句:这些宫室积蓄,如果是叫鬼神建造,就会使鬼神感到劳累。下二句仿此。④时:时常,常常。⑤身以先之:等于说“以身先之”,意思是亲自带头去实行。⑥阻:恃,凭仗。⑦责督:要求和监督。⑧罢极:疲惫。罢,通“疲”。极,也是疲的意思。怨望:怨恨。“怨”“望”同义。⑨所以治:治理的方法。⑩辟匿:指偏僻之地。(11)声:指音乐。(12)遗(wèi,畏):赠送。女乐:歌舞伎女。(13)夺其志:意思是改变他的心志。(14)疏其间:使他们的间隔加大。即使他们相互疏远的意思。(15)曲席:连席,座席相连接。(16)说(yuè,悦):同“悦”。(17)不还:《韩非子·十过》作“不迁”,下有“牛马半死”一句。译文参用《韩非子》。(18)间:暗中,秘密。要:通“邀”,邀请。

  三十六年,缪公复益厚孟明等,使将兵伐晋,渡河焚船①,大败晋人,取王官及鄗,以报殽之役②。晋人皆城守不敢出③。于是缪公乃自茅津渡河,封殽中尸④,为发丧,哭之三日。乃誓于军曰:“嗟士卒!听无,余誓告汝。古之人谋黄发番番⑤,则无所过:“以申思不用蹇叔、百里傒之谋⑥,故作此誓,令后世以记余过。君子闻之,皆为垂涕⑦,曰:“嗟乎!秦缪公之与人周也⑧,卒得孟明之庆。”

  ①焚船:即破釜沉舟的意思,表示死战的决心。②报:报复,报仇。③城守:在城墙上守卫。④封:筑坟,给坟添土。⑤黄发番(pó,婆)番:指老年人。黄发,老年人的头发白了以后还会变黄,故用黄发借指年纪很老的人。番番,白发苍苍的样子。番,通“皤”⑥申思:反复思考。申,重复⑦垂涕:落泪。涕,眼泪⑧与:帮助。

  三十七年,秦用由余谋伐戎王,益国十二,开地千里,遂霸西戎。天子使召公过贺缪公以金鼓①。三十九年,缪公卒,葬雍。从死者百七十七人,秦之良臣子舆氏三人名曰奄息、仲行、鍼虎,亦在从死之中。秦人哀之②,为作歌《黄鸟》之诗③。君之曰:“秦缪公广地益国,东服强晋④,西霸戎夷,然不为诸侯盟主,亦宜哉。死而弃民,收其良臣而从死。且先王崩⑤,尚犹遗德垂法⑥,况夺之善人良臣百姓所哀者乎⑦?是以知秦不能复东征也。”缪公子四十人,其太子代立,是为康公。

  ①金鼓:古代军队中用以指挥发信号的用具。金,指金属制成的钲,鸣金表示止兵;鼓是战鼓,擂鼓表示进击。②哀:同情。③《黄鸟》之诗:“见《诗经·秦风》。④服强晋:使强大的晋国服从。⑤先王:指古有德之王。⑥遗德垂法:留下来的道德和法度。垂,流传,留下。⑦之:那。

  康公元年。往岁缪公之卒,晋襄公亦卒;襄公之弟名雍,秦出也①,在秦。晋赵盾欲立之,使随会来迎雍,秦以兵送至令狐。晋立襄公子而反击秦师,秦师败,随会来奔。二年,秦伐晋,取武城,报令狐之役。四年,晋伐秦,取少梁。六年,秦伐晋,取羁马。战于河曲,大败晋军。晋人患随会在秦为乱②,乃使魏雠余详反③,合谋会,诈而得会,会遂归晋。康公立十二年卒,子共公立。

  ①秦出:指秦女所生。②患:忧虑,担心。③详(yáng,佯):通“佯”假装。

  共公二年,晋赵穿弑其君灵公。三年,楚庄王强,北兵至雒,问周鼎①。共公立五年卒,子桓公立。

  ①问周鼎:指图谋夺取周王朝的政权。周鼎,相传禹收天下之金铸成九鼎,象征天下九州,后成为象征国家政权的传国之宝。商汤迁之于商邑,周武王迁之于洛邑。

  桓公三年,晋败我一将①。十年,楚庄王服郑,北败晋兵于河上,当是之时,楚霸,为会盟合诸侯。二十四年,晋厉公初立,与秦桓公夹河而盟。归而秦倍盟②,与翟合谋击晋。二十六年,晋率诸侯伐秦,秦军败走,追至泾而还。桓公立二十七年卒,子景公立。

  ①一将:据《晋世家》记载,这一年晋俘虏了秦将赤。②倍:同“背”,背弃。

  景公四年,晋栾书弑其君厉公。十五年,救郑,败晋兵于栎。是时晋悼公为盟主。十八年,晋悼公强,数会诸侯,率以伐秦,败秦军。秦军走,晋兵追之。遂渡泾,至棫林而还。二十七年,景公如晋,与平公盟,已而背之。三十六年,楚公子围弑其君而自立,是为灵王。景公母弟后子鍼有宠,景公母弟富①,或谮之②,恐诛,乃奔晋,车重千乘③。晋平公曰:“后子富如此,何以自亡?”对曰:“秦公无道,畏诛,欲待其后世乃归④。”三十九年,楚灵王强,会诸侯于申,为盟主,杀齐庆封。景公立四十年卒,子哀公立。后子复来归秦。

  ①景公母弟富:《会注考证》云:“枫、三、南本无‘景公母弟’四字。”②谮(zèn,去声怎):说坏话诬陷别人。③车重:辎重,辎重车。④后世:后嗣,后代。

  哀公八年,楚公子弃疾弑灵王而自立,是为平王。十一年,楚平王来求秦女为太子建妻。至国,女好而自娶之。十五年,楚平王欲诛建,建亡;伍子胥奔吴。晋公室卑而六卿强①,欲内相攻,是以久秦晋不相攻。三十一年,吴王阖闾与伍子胥伐楚,楚王亡奔随,吴遂入郢。楚大夫申包胥来告急②,七日不食,日夜哭泣。于是秦乃发五百乘救楚,败吴师。吴师归,楚昭王乃得复入郢。哀公立三十六年卒。太子夷公,夷公蚤死,不得立,立夷公子,是为惠公。

  ①公室:指诸侯家族。六卿:晋国有范氏、中行氏、智氏、赵氏、韩氏、魏氏六个家族,世代为卿,称六卿。②申包胥为求救兵,立倚秦庭墙哭七日七夜。事见《左传·定公四年》。

  惠公元年,孔子行鲁相事。五年,晋卿中行、范氏反晋,晋使智氏、赵简子攻之,范、中行氏亡奔齐。惠公立十年卒,子悼公立。

  悼公二年,齐臣田乞弑其君孺子,立其兄阳生,是为悼公。六年,吴败齐师。齐人弑悼公,立其子简公。九年,晋定公与吴王夫差盟,争长于黄池,卒先吴①。吴强,陵中国②。十二年,齐田常弑简公,立其弟平公,常相之。十三年,楚灭陈。秦悼公立十四年卒。子厉共公立。孔子以悼公十二年卒③。

  ①先吴:让吴占先了。②陵:欺压。③以:于,在。

  厉共公二年,蜀人来赂。十六年,堑河旁①。以兵二万伐大荔,取其王城。二十一年,初县频阳。晋取武成。二十四年,晋乱,杀智伯②,分其国与赵、韩、魏。二十五年,智开与邑人来奔。三十三年,伐义渠,虏其王。三十四年,日食。厉共公卒,子躁公立。

  ①堑:壕沟。这里是挖壕沟的意思。②杀智伯,韩、赵、魏三家分晋,列为诸侯,为战国的开始。事在公元前403年,《左传》记事至此为止。

  躁公二年,南郑反。十三年,义渠来伐,至渭南。十四年,躁公卒,立其弟怀公。

  怀公四年,庶长晁与大臣围怀公,怀公自杀。怀公太子曰昭子,蚤死,大臣乃立太子昭子之子,是为灵公。灵公,怀公孙也。

  灵公六年,晋城少梁①,秦击之。十三年,城籍姑。灵公卒,子献公不得立,立灵公季父悼子,是为简公。简公,昭子之弟而怀公子也。

  ①城少梁:在少梁筑城。

  简公六年,令吏初带剑①。堑洛。城重泉。十六年卒,子惠公立。

  ①带剑:《正义》:“春秋官吏各得带剑。”带剑是表示威仪。

  惠公十二年,子出子生。十三年,伐蜀,取南郑。惠公卒,出子立。

  出子二年,庶长改迎灵公之子献公于河西而立之。杀出子及其母,沈之渊旁。秦以往者数易君,君臣乖乱①,故晋复强,夺秦河西地。

  ①乖乱:混乱,不协调。

  献公元年,止从死。二年,城栎阳。四年正月庚寅,孝公生。十一年,周太史儋见献公曰:“周故与秦国合而别,别五百岁复合,合(七)十七岁而霸王出①。”十六年,桃冬花②。十八年,雨金栎阳③。二十一年,与晋战于石门,斩首六万,天子贺以黼黻④。二十三年,与魏晋战少梁⑤,虏其将公孙痤。二十四年,献公卒,子孝公立,年已二十一岁矣。

  ①“周故与”三句:这是太史儋(dān,丹)所说的一段预言吉凶祸福的谶(chèn,趁)语,在《史记》中曾四次出现,不可信。详见《周本纪》烈王二年注。

  ②冬花:冬天开花。③雨金:天上落金,古人以为是吉兆。④黼黻(fǔ fú,斧福):古绣有花纹的礼服。黼,黑白相间如斧形的花纹。黻,黑青相间如形的花纹。⑤魏晋:即魏。秦献公九年(前376),韩、赵、魏三家全部瓜分晋地,废晋静公,晋亡。因魏国本是晋的一部分,所以称之为魏晋。

  孝公元年,河山以东强国六①,与齐威、楚宣、魏惠、燕悼、韩哀、赵成侯并。淮泗之间,小国十余②。楚、魏与秦接界。魏筑长城,自郑滨洛以北③,有上郡。楚自汉中,南有巴、黔中。周室微,诸侯力政④,争相并。秦僻在雍州,不与中国诸侯之会盟,夷翟遇之⑤。孝公于是布惠,振孤寡⑥,招战士,明功赏。下令国中曰:“昔我缪公自岐雍之间,修德行武,东平晋乱,以河为界,西霸戎翟,广地千里,天子致伯,诸侯毕贺,为后世开业,甚光美。会往者厉、躁、简公、出子之不宁,国家内忧,未遑外事⑦,三晋攻夺我先君河西地,诸侯卑秦⑧,丑莫大焉⑨。献公即位、镇抚边境,徙治栎阳,且欲东伐,复缪公之故地,修缪公之政令。寡人思念先君之意,常痛于心。宾客群臣有能出奇计强秦者⑩,吾且尊官€,与之分土。”于是乃出兵东围陕城,西斩戎之獂王。

  ①河山:黄河与殽山。②小国十余:指鲁、宋、卫、邾、腾、薛等国。③滨洛以北:沿洛水往北。④力政:以武力相征伐。政:通“征”。⑤夷翟(dí,狄)遇之:像对待夷狄一样对待秦国。翟,通“狄”。⑥振:同“赈”,救济。⑦未遑(huáng,皇):无暇顾及。遑,闲暇。⑧卑秦:轻视秦国。⑨丑:耻。⑩强秦:使秦强盛。尊官:提高他的官职。分土:指赐给封地。分,颁。

  卫鞅闻是令下,西入秦,因景监求见孝公①。

  ①因:通过。景监:名叫景的宦官。监,宦官。

  二年,天子致胙①。

  三年,卫鞅说孝公变法修刑,内务耕稼,外劝战死之赏罚②,孝公善之③。甘龙、杜挚等弗然④,相与争之⑤。卒用鞅法,百姓苦之;居三年,百姓便之⑥。乃拜鞅为左庶长。其事在《商君》语中⑦。

  ①致胙(zuò,作):送来祭肉。胙:祭肉。②劝:鼓励,勉励。③善:以为善,认为好。④弗然:不以为然。认为不对。⑤争之:为此而争辩。⑥便之:以之为便,认为它合适。⑦“其事”句:是说这件事记载于《商君列传》中。

  七年,与魏惠王会杜平。八年,与魏战元里,有功。十年,卫鞅为大良造,将兵围魏安邑,降之①。十二年,作为咸阳,筑冀阙②,秦徙都之。并诸小乡聚③,集为大县,县一令,四十一县。为田开阡陌④。东地渡洛⑤。十四年,初为赋⑥。十九年,天子致伯。二十年,诸侯毕贺。秦使公子少官率师会诸侯逢泽,朝天子。

  ①降之:使安邑降服。②冀阙:也叫象魏、象阙,古代廷外公布法令的门阙。③乡聚:乡邑和村落。乡,一万二千户为乡。聚,村落。

  ④“为田”句:意思是说开辟农田,废除井田制度下的纵横交错的田埂。

  ⑤东地渡洛:东部地界过了洛水。⑥初为赋:开始制定新的赋税制度。

  二十一年,齐败魏马陵。

  二十二年,卫鞅击魏,虏魏公子卬。封鞅为列侯,号商君。

  二十四年,与晋战雁门①,虏其将魏错。

  孝公卒,子惠文君立。是岁,诛卫鞅。鞅之初为秦施法,法不行,太子犯禁。鞅曰:“法之不行,自于贵戚②。君必欲行法,先于太子。太子不可黥③,黥其傅师。”于是法大用,秦人治。及孝公卒,太子立,宗室多怨鞅,鞅亡,因以为反,而卒车裂以徇秦国④。

  ①晋:指魏。雁门:据《索隐》考证,“雁”恐为“岸”之误。②贵戚:与国君同姓的亲属。③黥:墨刑,以刀刻面涂墨。④车裂:也叫磔(zhé,折),古代酷刑之一,把犯人绑在几辆车上,拖裂肢体。徇:示众。

  惠文君元年,楚、韩、赵、蜀人来朝。二年,天子贺。三年,王冠①。四年,天子致文武胙。齐、魏为王。

  五年,阴晋人犀首为大良造。六年,魏纳阴晋,阴晋更名宁秦②。七年,公子卬与魏战,虏其将龙贾,斩首八万。八年,魏纳河西地。九年,渡河,取汾阴、皮氏。与魏王会应。围焦,降之。十年,张仪相秦。魏纳上郡十五县。十一年,县义渠。归魏焦、曲沃③。义渠君为臣。更名少梁曰夏阳。十二年,初腊④。十三年四月戊午,魏君为王⑤,韩亦为王⑥。使张仪伐取陕,出其人与魏。

  ①冠:古代贵族子弟年满二十岁行加冠仪式,表示已成年。②更名:改名。③归:归还。④初腊:初次举行腊祭。腊,古代阴历十二月举行的一种祭祀,本为中原地区的风俗,此时秦国开始效仿之,故云“初腊”。⑤魏君:《正义》以为指魏襄王。又梁玉绳以为“魏君”为“秦君”之误。(见《会注考证》引)⑥ 韩亦为王:指韩宣惠王。

  十四年,更为元年①。二年,张仪与齐、楚大臣会啮桑。三年,韩、魏太子来朝。张仪相魏。五年,王游至北河。七年,乐池相秦。韩、赵、魏、燕、齐帅匈奴共攻秦。秦使庶长疾与战修鱼,虏其将申差,败赵公子渴、韩太子奂,斩首八万二千。八年,张仪复相秦。九年,司马错伐蜀,灭之。伐取赵中都、西阳。十年,韩太子苍来质。伐取韩石章。伐败赵将泥。伐取义渠二十五城。十一年,里疾攻魏焦,降之。败韩岸门,斩首万,其将犀首走。公子通封于蜀。燕君让其臣子之②。十二年,王与梁王会临晋。庶长疾攻赵,虏赵将庄。张仪相楚。十三年,庶长章击楚于丹阳,虏其将屈丐,斩首八万;又攻楚汉中,取地六百里,置汉中郡。楚围雍氏,秦使庶长疾助韩而东攻齐,到满助魏攻燕。十四年,伐楚,取召陵。丹、犁臣③,蜀相壮杀蜀侯来降④。

  惠王卒,子武王立。韩、魏、齐、楚、越皆宾从⑤。

  ①元年:指后元元年(前324)。②让:指让位。事详《燕召公世家》。③丹、犁:戎族的两支,属西南夷。④“蜀相壮”句:《张仪列传》及《战国策·秦策》记载,司马错伐蜀后,蜀王改称蜀侯,以陈庄为蜀相。据此,这里“蜀相壮”即陈庄,“蜀侯”当是原蜀王或蜀王之子。(参用《会注考证》说)⑤越:《集解》引徐广曰:“一作赵。”宾从:归服。

  武王元年,与魏惠王会临晋。诛蜀相壮。张仪、魏章皆东出之魏。伐义渠、丹、犁。二年,初置丞相,里疾、甘茂为左右丞相。张仪死于魏。三年,与韩襄王会临晋外。南公揭卒,里疾相韩。武王谓甘茂曰:“寡人欲容车通三川①,窥周室,死不恨矣②。”其秋,使甘茂、庶长封伐宜阳。四年,拔宜阳,斩首六万。涉河,城武遂。魏太子来朝。武王有力好戏,力士任鄙、乌获、孟说皆至大官。王与孟说举鼎,绝膑③。八月,武王死。族孟说④。武王取魏女为后,无子。立异母弟,是为昭襄王。昭襄母楚人,姓芈氏,号宣太后。武王死时,昭襄王为质于燕,燕人送归,得立。

  ①容车通三川:《战国策·秦策》无“容”字。又《会注考证》引安井衡曰:“车通三川者,欲容车之广,通三川之路也,不必须广。”据此,则“容车”指能容车通过的窄路。三川,三川郡,当时属韩国,境内有河、洛、伊三条河流,故名三川。东、西周在三川郡中,所以这里“三川”实际是指周都洛阳,所以下句说“窥周室”。②恨:遗憾。③膑:膝盖骨。④族:灭族,满门抄斩。

  昭襄王元年,严君疾为相。甘茂出之魏。二年,慧星见。庶长壮与大臣、诸侯、公子为逆,皆诛,及惠文后皆不得良死①。悼武王后出归魏。三年,王冠。与楚王会黄棘、与楚上庸②。四年,取蒲阪。慧星见。五年,魏王来朝应亭,复与魏蒲阪。六年,蜀侯辉反③,司马错定蜀。庶长奂伐楚,斩首二万。泾阳君质于齐。日食,昼晦。七年,拔新城。里子卒。八年,使将军芈戎攻楚,取新市。齐使章子,魏使公孙喜,韩使暴鸢共攻楚方城,取唐眛。赵破中山,其君亡,竟死齐。魏公子劲、韩公子长为诸侯④。九年,孟尝君薛文来相秦。奂攻楚,取八城,杀其将景快。十年,楚怀王入朝秦,秦留之。薛文以金受免⑤。楼缓为丞相。十一年,齐、韩、魏、赵、宋、中山五国共攻秦⑥,至盐氏而还。秦与韩、魏河北及封陵以和。慧星见。楚怀王走之赵,赵不受,还之秦,即死,归葬。十二年,楼缓免,穰侯魏冉为相。予楚粟五万石。

  ①及:连及,牵连。良死:好死,善终。②与:给,这里是归还的意思。③蜀侯辉(huī,辉)反:《索隐》:“《华阳国志》曰:‘秦封王子辉为蜀侯祭,蜀侯祭,归胙于王,后母疾之,加毒以进,王大怒,使司马错赐辉剑。’此辉不同也。”④为诸侯:指受到魏、韩的分封。《索隐》:“别封之邑,比之诸侯,犹商君、赵长安君然。”⑤以金受免:《正义》以为“金受”是秦丞相之姓名。《会注考证》引方苞、张文虎说,以为“金受”或为“受金”之倒。又引梁玉绳曰:“考《孟尝君传》:秦昭王以为相。人或说昭王曰:“孟尝君相秦,必先齐而后秦,秦其危矣。”于是昭王乃止囚孟尝君。’疑金受是说昭王之人。”今姑从梁说。⑥中山:《正义》:“盖中山此时属赵,故云五国也。”一说:当为衍文。

  十三年,向寿伐韩,取武始。左更白起攻新城。五大夫礼出亡奔魏。任鄙为汉中守。十四年,左更白起攻韩、魏于伊阙,斩首二十四万,虏公孙喜,拔五城。十五年,大良造白起攻魏,取垣,复予之。攻楚,取宛。十六年,左更错取轵及邓。冉免。封公子市宛,公子悝邓,魏冉陶,为诸侯。十七年,城阳君入朝,及东周君来朝。秦以垣为蒲阪、皮氏①。王之宜阳。十八年,错攻垣、河雍②,决桥取之。十九年,王为西帝,齐为东帝,皆复去之。吕礼来自归③。齐破宋,宋王在魏,死温。任鄙卒。二十年,王之汉中,又之上郡、北河。二十一年,错攻魏河内。魏献安邑,秦出其人,募徙河东赐爵,赦罪人迁之。泾阳君封宛。二十二年,蒙武伐齐。河东为九县,与楚王会宛。与赵王会中阳。二十三年,尉斯离与三晋、燕伐齐,破之济西。王与魏王会宜阳,与韩王会新城。二十四年,与楚王会鄢,又会穰。秦取魏安城,至大梁,燕、赵救之,秦军去。魏冉免相。二十五年,拔赵二城。与韩王会新城,与魏王会新明邑。二十六年,赦罪人迁之穰。侯冉复相。二十七年,错攻楚。赦罪人迁之南阳。白起攻赵,取代光狼城。又使司马错发陇西,因蜀攻楚黔中,拔之。二十八年,大良造白起攻楚,取鄢、邓,赦罪人迁之。二十九年,大良造白起攻楚,取郢为南郡④,楚王走。周君来。王与楚王会襄陵。白起为武安君。三十年,蜀守若伐楚,取巫郡,及江南为黔中郡。三十一年,白起伐魏,取两城。楚人反我江南。三十二年,相穰侯攻魏,至大梁,破暴鸢,斩首四万,鸢走,魏入三县请和。三十三年,客卿胡(伤)[阳]攻魏卷、蔡阳、长社,取之。击芒卯华阳,破之,斩首十五万。魏入南阳以和。三十四年,秦与魏、韩上庸地为一郡,南阳免臣迁居之⑤。三十五年,佐韩、魏、楚伐燕⑥。初置南阳郡。三十六年,客卿灶攻齐,取刚、寿,予穰侯。三十八年,中更胡(伤)[阳]攻赵阏与,不能取。四十年,悼太子死魏,归葬芷阳。四十一年夏,攻魏,取邢丘、怀。四十二年,安国君为太子。十月,宣太后薨,葬芷阳郦山。九月,穰侯出之陶。四十三年,武安君白起攻韩,拔九城,斩首五万。四十四年,攻韩南(郡)[阳],取之。四十五年,五大夫贲攻韩,取十城。叶阳君悝出之国,未至而死。四十七年,秦攻韩上党,上党降赵,秦因攻赵,赵发兵击秦,相距。秦使武安君白起击,大破赵于长平,四十余万尽杀之。四十八年十月,韩献垣雍。秦军分为三军。武安君归。王龁将伐赵武安、皮牢,拔之。司马梗北定太原,尽有韩上党。正月,兵罢,复守上党。其十月,五大夫陵攻赵邯郸。四十九年正月,益发卒佐陵。陵战不善,免,王龁代将。其十月,将军张唐攻魏,为蔡尉捐弗守⑦,还斩之。五十年十月,武安君白起有罪,为士伍⑧,迁阴密。张唐攻郑⑨,拔之。十二月,益发卒军汾城旁。武安君白起有罪,死。龁攻邯郸,不拔,去,还奔汾军。二月余⑩,攻晋军(11),斩首六千,晋楚流死河二万人(12)。攻汾城,即从唐拔宁新中,宁新中更名安阳。初作河桥(13)。

  ①为:《索引》以为是“易”字之误。②攻垣:《正义》:“盖蒲阪、皮氏又归魏,魏复以为垣,今重攻取之也。”③归:投案自首。④取郢为南郡:夺取楚都郢,沦为秦的南郡。⑤“秦与魏、韩”句:此句语意不顺,疑有脱误。免臣,指被赦免罪过的臣民。⑥佐韩、魏、楚伐燕:梁玉绳据《战国策》以为此次伐燕的是齐、韩、魏三国,燕使太子请救于楚,楚王使景阳救之。《史记》记载有误。(见《会注考证》引)⑦捐:弃,丢失。⑧为士伍:意思是剥夺官爵,降为士兵。士伍,指士兵。古代军队以五人为伍。⑨郑:梁玉绳《史记志疑》:“疑是‘鄚’字之讹,赵地讹。”⑩二月余:指其后两个多月。(11)晋军:指魏军。(12)“晋、楚流死河”句:《会注考证》云:古钞本“河”下有“者”字。又引梁玉绳云:楚即救赵邯郸之楚军,因秦伐魏,楚军转而又去救魏。(13)河桥:即蒲津桥。

  五十一年,将军摎攻韩,取阳城、负黍,斩首四万。攻赵,取二十余县,首虏九万①。西周君背秦,与诸侯约从,将天下锐兵出伊阙攻秦,令秦毋得通阳城。于是秦使将军摎攻西周。西周君走来自归,顿首受罪,尽献其邑三十六城,口三万②。秦王受献,归其君于周。五十二年,周民东亡,其器九鼎入秦。周初亡。

  ①首虏:所获敌人的首级。②口:指人口。

  五十三年,天下来宾①。魏后,秦使摎伐魏,取吴城。韩王入朝,魏委国听令②。五十四年,王郊见上帝于雍③。五十六年秋,昭襄王卒,子孝文王立。尊唐八子为唐太后,而合其葬于先王。韩王衰绖入吊祠④,诸侯皆使其将相来吊祠,视丧事⑤。

  ①宾:服从,归顾。②委:托付。③郊:在国都南郊祭天。④吊祠:吊唁祭祀。⑤视:料理,治理。

  孝文王元年,赦罪人,修先王功臣①,褒厚亲戚②,弛苑囿③。孝文王除丧④,十月己亥即位,三日辛丑卒,子庄襄王立。

  ①修:推举,论列。②褒厚:厚待,优待。③弛:废,毁。

  ④除丧:除去丧服,即服丧期满。

  庄襄王元年,大赦罪人,修先王功臣,施德厚骨肉而布惠于民①。东周君与诸侯谋秦,秦使相国吕不韦诛之,尽入其国。秦不绝其祀,以阳人地赐周君②,奉其祭祀。使蒙骜伐韩,韩献成皋、巩。秦界至大梁,初置三川郡。二年,使蒙骜攻赵,定太原。三年,蒙骜攻魏高都、汲,拔之。攻赵榆次、新城、狼孟,取三十七城。四月日食。(四年)王龁攻上党。初置太原郡。魏将无忌率五国兵击秦,秦却于河外。蒙骜败,解而去。五月丙午,庄襄王卒,子政立,是为秦始皇帝。

  ①骨肉:指至亲。②阳人:即阳人聚。地名。

  秦王政立二十六年,初并天下为三十六郡,号为始皇帝。始皇帝五十一年而崩①,子胡亥立,是为二世皇帝。三年,诸侯并起叛秦,赵高杀二世,立子婴。子婴立月余,诸侯诛之,遂灭秦②。其语在《始皇本纪》中③。

  ①五十一年而崩:《会注考证》引张文虎曰:“疑本作‘年五十而崩’,衍‘一’字,又误倒耳。”译文依此。②遂灭秦:《索隐》:“秦自襄公至二世,凡六百一十七岁。”《秦始皇本纪》:“襄公至二世,六百一十岁。”《会注考证》引张文虎曰:“秦襄元年甲子至二世三年甲午,凡五百七十一年。《索隐》‘六’当作‘五’,‘一’‘七’二字当互易。”③“其语”句:是说详细情况记载于《秦始皇本纪》中。

  太史公曰:秦之先为嬴姓。其后分封,以国为姓,有徐氏、郯氏、莒氏、终黎氏、运奄氏、菟裘氏、将梁氏、黄氏、江氏、修鱼氏、白冥氏、蜚廉氏、秦氏①。然秦以其先造父封赵城,为赵氏②。

  ①终黎氏:《集解》引徐广曰:“《世本》作‘钟离’。”②赵氏:秦为嬴姓,以赵为氏。上古时,姓氏有别,姓为族号,氏为姓的分支。战国以后,人们以氏为姓,姓、氏逐渐合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