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楼春】[1]


绿杨芳草长亭路。[2]
年少抛人容易去。
楼头残梦五更钟。[3]
花底离愁三月雨。

无情不似多情苦。
一寸还成千万缕。[4]
天涯地角有穷时,[5]
只有相思无尽处。


【注释】:
[1]词牌一作《木兰花》。
[2]长亭:古代十里建一长亭,供送别、休息用。
[3]五更钟:天快亮时敲响的钟声。
[4]一寸:指心。
[5]天涯地角:指天地尽头。

【分析】:
  此首述相思之情。起句点春景。次句言人去。「楼头」两句,写人去后之境,凄楚不堪,而缀语亦精练无匹。下片,纯用白描,直抒胸臆,作意自后主词「一片芳心千万绪,人间没个安排处」来。但觉忠厚之至,而无丝毫怨怼。

【备注】:
  此词抒写人生离别相思之苦,寄托了作者从有感于人生短促、聚散无常以及盛筵之后的落寞等心情生发出来的感慨。整首词感情真挚,情调凄切,抒情析理,绰约多姿,有着迷人的艺术魅力。作者在抒发人生感慨时成功地使用了夸张手法,更增添了词的艺术感染力。

  上片首句写景,时间是绿柳依依的春天,地点在古道长亭,这是旅客小休之所,也是两人分别之处。「年少」句叙述临行之际,闺女空自泪眼相看,无语凝咽,而「年少」的他却轻易地弃之而去。年少,是指思妇的「所欢」,也即「恋人」,据赵与时《宾退录》记载,「晏叔原见蒲传正曰:『先君平日小词虽多,未尝作妇人语也。』传正曰:『绿杨芳草长亭路,年少抛人容易去,岂非妇人语乎?』叔原曰:「公谓年少为所欢乎,因公言,遂解得乐天诗两句:欲留所欢待富贵,富贵不来所欢去。』传正笔而悟。余按全篇云云,盖真谓所欢者,与乐天『欲留年少待富贵,富贵不来年少去』之句不同,叔原之言失之。」这是晏几道为其父此词「年少」语所作的无谓辩解。实际上,本词写思妇闺怨,用的的确是「妇人语」。

  「楼头」两句,把思妇的思念之意生动地描绘出来,从相反方面说明「抛人去」者的薄情。白昼逝去,黑夜降临,她转辗反侧,很久之后才悠悠进入睡乡,但很快就被五更钟声惊破了残梦,使她重又陷入无边的失望;窗外,飘洒着春雨,那些花瓣像是承受不住,带着离愁纷纷落下。「残梦」和「落花」在这里都是用来曲折地抒发怀人之情,语言工致匀称。陈廷焯《白雨斋词话》称其「婉转缠绵,深情一往,丽而有则,耐人寻味」。

  下片用反语,先以无情与多情作对比,继而以具体比喻从反面来说明。「无情」两句,用反语以加强语意。先说无情则无烦恼,因此多情还不如无情,从而反托出「多情自古伤离别」的深衷;「一寸」指心,柳丝缕缕,拂水飘绵,最识离怀别苦。两句意思是说,无情怎似多情之苦,那一寸芳心,化成了千丝万缕,蕴含着千愁万恨。词意来自李煜「一片芳心千万绪,人间没个安排处」(《蝶恋花》)。

  末两句含意深婉。天涯地角,是天地之尽头,故云「有穷时」。然而,别离之后的相思之情,却是无穷无尽的,正所谓「只有相思无尽处」。这里通过比较来体现出因「多情」而受到的精神折磨,感情真切而含蓄,对于那个薄幸年少,却毫无埋怨之语。《蓼园词选》赞曰:「末二句总见多情之苦耳。妙在意思忠厚,无怨怼口角。」

  本词写闺怨,颇具婉转流利之致,词中不事藻饰,没有典故,除首两句为叙述,其余几句不论是用比喻,还是用反语,用夸张,都是通过白描手段反映思妇的心理活动,亦即难以言宣的相思之情,收到了很好的艺术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