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王孙】


秋江送别,集古句

登山临水送将归。
悲莫悲兮生别离。
不用登临怨落晖。
昔人非。
惟有年年秋雁飞。


【简析】:

  在我国古代文学的百花园中,有不少集古人句子而成的诗词。它们虽是集古人句子而成,但作者给予了新的意境,使人读来熟悉而又陌生,自有一番情趣。从现有文学史料看,我国最早的集句诗,始于晋代傅咸的《毛诗诗》,它是集《诗经》句子而成。后继者不乏其人。著名的如宋代王安石,晚年做了许多集句诗,有达百韵者。文天祥以集杜诗著称,达二百首。集句词始于王安石。而后苏轼有《南乡子·集句》三首,且标出所集诗句的原作者。由于词是长短句,诗多五言七言的整齐句式,因此,集句词的数量就远不如集句诗多。辛弃疾的这首《忆王孙》在辛词中也是仅有的。从其内容看,大致也创作于他闲居江西上饶之时。

  本词首句「登山临水送将归」,出于宋玉《九辩》:「悲哉秋之为气也,萧瑟兮草木摇落而变衰。憭栗兮若在远行,登山临水兮送将归。」辛弃疾用它点出送别之意。自从宋玉写了《九辩》之后,悲伤的感情与萧瑟的秋景似乎结下了不解之缘,而抒写悲秋的感情,也成为历代文人的一大传统。如欧阳修的《秋声赋》。辛词既用《九辩》成句,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的悲伤,也就不言而喻了。「登山临水」,也有跋山涉水依依惜别之情。

  「悲莫悲兮生别离」,见于屈原《九歌·少司命》,它的下句是「乐莫乐兮新相知」。从本句可以推知,辛弃疾所送别的是刚刚结识的知心朋友,因此「悲莫悲兮」,格外悲伤。中国文学史上屈宋并称,辛弃疾将宋玉和屈原的词句组合一起,不仅意思连贯,而且使人读起来分外有味,可以说集得巧。

  「不用登临怨落晖」,这是杜牧《九日齐山登高》中的句子,这一联为「但将酩酊酬佳节,不用登临怨落晖」。这里「登临」二字与「登山临水」相呼应。落日斜晖,暮色降临,朋友相聚,兴犹未尽,不觉又到了分手时刻;登临送别,能不使人分外伤感吗?为此,人们常常怨恨落晖无情。另一方面,日出日落,青山绿水,本是大自然的本来面目,又有什么值得让人怨恨呢?这句意似排遣,实为深沉的离别之恨。

  「昔人非」一句,来自苏轼《陌上花》「江山犹是昔人非」的诗句。限于格律,用「昔人非」三字概括全句意思。「江山犹是」与不用怨落晖紧紧相承。「昔人非」一句寓意深刻,其中有多少世事更替、人情变幻!结句「惟有年年秋雁飞」,出自李峤《汾阴行》。《汾阴行》以汉武帝汾阴祭后土祠的盛况反衬眼前所见的凄凉。「昔时青楼对歌舞,今日黄埃聚荆棘。山川满目泪沾衣,富贵荣华能几时。不见只今汾水上,唯有年年秋雁飞。」可见,辛弃疾由送别写起,逐步扩大到人生感慨和当时朝政的失望之情。南宋偏安一隅,不思恢复北方沦陷的领土,故主张坚决抗金的辛弃疾,借此表示痛心之情。

  这首词虽是集古句而成的,但写得如此深沉,并且转接自如,表现出辛弃疾不愧为南宋一代杰出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