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江月】


遣兴

醉里且贪欢笑,
要愁那得工夫。
近来始觉古人书,
信着全无是处。

昨夜松边醉倒,
问松我醉何如。
只疑松动要来扶,
以手推松曰:「去!」


【简析】:

  欣赏这首词,我们似乎可以这样说:品读辛弃疾的词,可从词中品出更有韵味的戏剧来,虽然在写词中,恰如其分地引入戏剧性场景并非辛弃疾发明,但是在他手上得到了发扬光大,在他的词中,这种情况十分常见。这是值得肯定的。

  「醉里且贪欢笑,要愁那得工夫。」通篇「醉」字出现了三次。难道词人真成了沉湎醉乡的「高阳酒徒」么?否。盖因其力主抗金而不为南宋统治者所用,只好借酒消愁,免得老是犯愁。说没工夫发愁,是反话,骨子里是说愁太多了,要愁也愁不完。

  「近来始觉古人书,信着全无是处。」才叙饮酒,又说读书,并非醉后说话无条理。这两句是「醉话」。「醉话」不等于胡言乱语。它是词人的愤激之言。《孟子·尽心下》:「尽信书,则不如无书。」本意是说古书上的话难免有与事实不符的地方,未可全信。辛弃疾翻用此语,话中含有另一层意思:古书上尽管有许多「至理名言」,现在却行不通,因此信它不如不信。

  以上种种,如直说出来,则不过慨叹「世道日非」而已。但词人曲笔达意,正话反说,便有咀嚼不尽之味。

  下片写出了一个戏剧性的场面。词人「昨夜松边醉倒」,居然跟松树说起话来。他问松树:「我醉得怎样了?」看见松枝摇动,只当是松树要扶他起来,便用手推开松树,并厉声喝道:「去!」醉憨神态,活灵活现。词人性格之倔强,亦表露无遗。在当时的现实生活里,醉昏了头的不是词人,而是南宋小朝廷中那些纸醉金迷的昏君佞臣。哪怕词人真醉倒了,也仍然挣扎着自己站起来,相比之下,小朝廷的那些软骨头们是多么的渺小和卑劣。

  辛弃疾的这首小词,粗看,正如标题所示,是一时即兴之作。但如果再往里仔细一看,那么会发现作者是在借诙谐幽默之笔达发泄内心的不平。如再深入研究,我们还可洞察到作者是由于社会现实的黑暗而忧心忡忡,满腹牢骚和委屈,不便明说而又不能不说,所以,只好借用这种方式,来畅快淋漓地渲泄他的真情实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