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鱼儿】


淳熙己亥,自湖北漕移湖南,同官王正之置酒小山亭,为赋。

更能消、几番风雨?
匆匆春又归去。
惜春长怕花开早,
何况落红无数。
春且住。
见说道、天涯芳草无归路。
怨春不语。
算只有殷勤,画檐蛛网,
尽日惹飞絮。
长门事,准拟佳期又误。
蛾眉曾有人妒。
千金纵买相如赋,
脉脉此情谁诉?
君莫舞,
君不见、玉环飞燕皆尘土!
闲愁最苦。
休去倚危栏,
斜阳正在、烟柳断肠处。


【简析】:

  这是辛弃疾四十岁时,也就是宋孝宗淳熙六年(1179年)暮春写的词。辛弃疾自绍兴三十二年(1162年)渡淮水投奔南宋,十七年中,他的抗击金军、恢复中原的主张,始终没有被南宋朝廷所采纳。自己抗金杀敌收拾山河的志向也无法实现,只是作一些远离战事的闲职,这一次,又是被从荆湖北路转运副使任上调到荆湖南路继续当运副使。转运使亦称漕司,是主要掌管一路财赋的官职,对辛弃疾来说,当然不能尽快施展他的才能和抱负。何况如今是调往距离前线更远的湖南去,更加使他失望。他知道朝廷实无北上雄心。当同僚置酒为他饯行的时候,他写了这首词,抒发胸中的郁闷和感慨。

  上片主要抒发作者惜春之情。

  上片起句「更能消、几番风雨?匆匆春又归去。」说如今已是暮春天气,禁不起再有几番风雨,春便要真的去了。「惜春长怕花开早」二句,揭示自己惜春的心理活动:由于怕春去花落,他甚至于害怕春天的花开得太早,这是对惜春心理的深入一层的描写。「春且住」三句,对于正将离开的「春」作者深情地,对它呼喊:春啊,你且止步吧,听说芳草已经长满到天涯海角,遮断了你的归去之路!但是春不答话,依旧悄悄地溜走了。「怨春不语」,无可奈何的怅惘作者无法留住春天,倒还是那檐下的蜘蛛,勤勤恳恳地,一天到晚不停地抽丝网,去粘惹住那象征残春景象的杨柳飞花。如此,在作者看来,似乎这殷勤的昆虫比自己更有收获,其情亦太可悯了。

  下片一开始就用汉武帝陈皇后失宠的典故,来喻指自己的失意。自「长门事」至「脉脉此情谁诉」一段文字,说明自古便有娥眉见妒的先例。陈皇后因招入妒忌而被打入冷宫──长门宫。后来她拿出黄金,买得司马相如的一篇《长门赋》。希望用它来打动汉武帝的心。但是她所期待的「佳期」却迟迟未到。这种复杂痛苦的心情,对什么人去诉说呢?「君莫舞」二句的「舞」字,因高兴而得意,忘形的样子。「君」,是指那些妒忌别人进谗言取得宠幸的人。意思是说:你不要太得意忘形了,你没见杨玉环和赵飞燕后来不是都死于非命吗?「皆尘土」,是用《赵飞燕外传》附《伶玄自叙》中的语意。伶玄妾樊通德能讲赵飞燕姊妹故事,伶玄对她说:「斯人俱灰灭矣,当时疲精力驰骛嗜欲蛊惑之事,宁知终归荒田野草乎!」「闲愁最苦」三句是结句。闲愁,作者指自己精神上的不可倾诉的郁闷。危栏,是高处的栏干。后三句是说不要用凭高望远的方法来排消郁闷,因为那快要落山的斜阳,正照着被暮霭笼罩着的杨柳,远远望去,一片迷蒙。这样的暮景,会使人见景伤情,更加悲伤。

  这首词上片主要写春意阑珊,下片主要写美人迟暮。有些选本以为这首词是作者借春意阑珊来衬托自己的哀怨。这恐怕理解得还不够准确。这首词中当然有作者个人遭遇的感慨,但「春将逝更多的是他对南宋朝廷暗淡前途的担忧。作者一生忧国忧民,这里也是把个人感慨纳入国事之中。春意阑珊,实兼指国势如春一样一日日渐衰,并非象一般词人作品中常常出现的绮怨和闲愁。

  上片第二句「匆匆春又归去」的「春」字,当是这首词中的「词眼」。接下去作者以春去作为这首词的主题和总线,精密地安排上、下片的内容把他心中感慨心绪曲折地表达出来。他写「风雨」,写「落红」,写「草迷归路」,……对照当时的政治现实,金军多次进犯,南宋朝廷在外交、军事各方面都遭到了失败,国家处于风雨飘摇之中。而朝政昏暗,奸侫当权,蔽塞贤路,志士无路请缨,上述春事阑珊的诸种描写件件都是喻指时政且无一不贴切?蜘蛛是微小的动物,它为了要挽留春光,施展出全部力量。在「画檐蛛网」句上,加「算只有殷勤」一句,意义更加突出。作者实有意自拟为蜘蛛。尤其是「殷勤」二字,突出地表达作者对国家的耿耿忠心。这里作者表达了虽然位微权轻,但为报图,仍然「殷勤」而为。

  上片以写惜春为主。下片则都是写古代的历史事实。两者看起来好象不相关联,其实不然,作者用古代宫中几个女子的事迹,来比自己的遭遇,进一步抒发其「蛾眉见妒」的感慨。这不只是个人仕途得失。更重要的是志士仁人都如「娥眉见妒」关系到宋室兴衰的前途,它和春去的主题并未脱节,而是相辅相成的。作者在过片处推开来写,在艺术技巧上说,正起峰断云连的作用。

  下片的结句甩开咏史,又回到写景抒怀上来。「休去倚危栏,斜阳正在、烟柳断肠处」二句,以景语作结,含有不尽的韵味。除此之外,这两句结语还有以下的作用:

  第一,刻画出暮春景色的特点。李清照曾用「绿肥红瘦」四字刻画它的特色,「红瘦」,是说花谢;「绿肥」,是说树荫浓密。辛弃疾在这首词里,他不说斜阳正照在花枝上,却说正照在烟柳上,这是从另一角度描暮春景色写有着与绿肥红瘦不同的意味。而且「烟柳断肠」,还和上片的「落红无数」、春意阑珊相呼应。如果说,上片的「更能消几番风雨?匆匆春又归去」开篇,那么下片的「斜阳正在、烟柳断肠处」结尾。两相对映,显得结构严密,章法井然。

  第二「斜阳正在、烟柳断肠处」,是暮色苍茫中的景象。这是作者在词的结尾处饱含韵味的一笔,旨在点出南宋朝廷日薄西山、前途暗淡的趋势也抒发自己尚未见用的郁闷。这和这首词春去的主题紧密相联的。宋人罗大经在《鹤林玉露》中说:「辛幼安晚春词:『更能消几番风雨』云云,词意殊怨。『斜阳烟柳』之句,其与『未须愁日暮,天际乍轻阴』者异矣。……闻寿皇(指宋孝宗)见此词颇不悦。」可见这首词流露出来的对国事、对朝廷的耽忧怨望之情是何等强烈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