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词话》】 (61-64 完)


六一

诗人必有轻视外物之意,故能以奴仆命风月。又必有重视外物之意,故能与花鸟共忧乐。


六二

「昔为倡家女,今为荡子妇。荡子行不归,空床难独守。[1]」「何不策高足,先据要路津?无为守穷贱,轗轲长苦辛。[2]」可为淫鄙之尤。然无视为淫词、鄙词者,以其真也。五代北宋之大词人亦然。非无淫词,读之但觉其亲切动人。非无鄙词,但觉其精力弥满。可知淫词与鄙词之病,非淫与鄙之病,而游词[3]之病也。「岂不尔思,室是远而。」而子曰:「未之思也,夫何远之有?[4]」恶其游也。

【注释】:
[1] 【古诗十九首】第二:「青青河畔草,郁郁园中柳。盈盈楼上女,皎皎当窗牖。娥娥红粉妆,纤纤出素手。昔为倡家女,今为荡子妇。荡子行不归,空床难独守。」

[2] 【古诗十九首】第四:「今日良宴会,欢乐难具陈。弹筝奋逸响,新声妙入神。令德唱高言,识曲听其真。齐心同所愿,含意俱未申。人生寄一世,奄忽若飙尘。何不策高足,先据要路津?无为守穷贱,轗轲长苦辛。」

[3] 金应圭《词选》后序:「规模物类,依托歌舞。哀乐不衷其性,虑欢无与乎情。连章累篇,义不出乎花鸟。感物指事,理不外乎酬应。虽既雅而不艳,斯有句而无章。是谓游词。」

[4] 《论语·子罕》:「唐棣之华,偏其反而。岂不尔思,室是远而。子曰:未之思也,夫何远之有?」


六三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平沙[1]。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此元人马东篱【天净沙】小令也。寥寥数语,深得唐人绝句妙境。有元一代词家,皆不能办此也。

【注释】:
[1] 按此曲见诸元刊本《乐府新声》卷中、元刊本周德清《中原音韵定格》、明刊本蒋仲舒《尧山堂外纪》卷六十八、明刊本张禄《词林摘艳》及《知不足斋丛书》本盛如梓《庶斋老学丛谈》等书者,「平沙」均作「人家」,即观堂《宋元戏曲史》所引亦同。惟《历代诗余》则作「平沙」,又「西风」作「凄风」,盖欲避去复字耳。观堂此处所引,殆即本《诗余》也。


六四

白仁甫《秋夜梧桐雨》剧,沈雄悲壮,为元曲冠冕。然所作《天籁词》,粗浅之甚,不足为稼轩奴隶。岂创者易工,而因者难巧欤?抑人各有能与不能也?读者观欧秦之诗远不如词,足透此中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