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花阴】


薄雾浓云愁永昼,
瑞脑消金兽。
佳节又重阳,
玉枕纱橱,
半夜凉初透。

东篱把酒黄昏后,
有暗香盈袖。
莫道不消魂,
帘卷西风,
人比黄花瘦。


【简析】:

  这首词是作者婚后所作,抒发的是重阳佳节思念丈夫的心情。传说清照将此词寄给赵明诚后,惹得明诚比试之心大起,遂三夜未眼,作词数阕,然终未胜过清照的这首《醉花阴》。

  「薄雾浓云愁永昼」,这一天从早到晚,天空都是布满着「薄雾浓云」,这种阴沉沉的天气最使人感到愁闷难捱。外面天气不佳,只好待在屋里。「瑞脑消金兽」一句,便是转写室内情景:她独自个儿看着香炉里瑞脑香的袅袅青烟出神,真是百无聊赖!又是重阳佳节了,天气骤凉,睡到半夜,凉意透入帐中枕上,对比夫妇团聚时闺房的温馨,真是不可同日而语。上片寥寥数句,把一个闺中少妇心事重重的愁态描摹出来。她走出室外,天气不好;待在室内又闷得慌;白天不好过,黑夜更难挨;坐不住,睡不宁,真是难以将息。「佳节又重阳」一句有深意。古人对重阳节十分重视。这天亲友团聚,相携登高,佩茱萸,饮菊酒。李清照写出「瑞脑消金兽」的孤独感后,马上接以一句「佳节又重阳」,显然有弦外之音,暗示当此佳节良辰,丈夫不在身边。「遍插茱萸少一人」,怎叫她不「每逢佳节倍思亲」呢!「佳节又重阳」一个「又」字,是有很浓的感情色彩的,突出地表达了她的伤感情绪。紧接着两句:「玉枕纱厨,半夜凉初透」。丈夫不在家,玉枕孤眠,纱帐内独寝,又会有什么感触!「半夜凉初透」,不只是时令转凉,而是别有一番凄凉滋味。

  下片写重阳节这天赏菊饮酒的情景。把酒赏菊本是重阳佳节的一个主要节目,大概为了应景吧,李清照在屋里闷坐了一天,直到傍晚,才强打精神「东篱把酒」来了。可是,这并未能宽解一下愁怀,反而在她的心中掀起了更大的感情波澜。重阳是菊花节,菊花开得极盛极美,她一边饮酒,一边赏菊,染得满身花香。然而,她又不禁触景伤情,菊花再美,再香,也无法送给远在异地的亲人。「有暗香盈袖」一句,化用了《古诗十九首》「馨香盈怀袖,路远莫致之」句意,暗写她无法排遣的对丈夫的思念。她实在情不自禁,再无饮酒赏菊的意绪,于是匆匆回到闺房。「莫道不消魂」句写的是晚来风急,瑟瑟西风把帘子掀起了,人感到一阵寒意。联想到刚才把酒相对的菊花,菊瓣纤长,菊枝瘦细,而斗风傲霜,人则悲秋伤别,消愁无计,此时顿生人不如菊之感。以「人比黄花瘦」作结,取譬多端,含蕴丰富。

  从天气到瑞脑金兽、玉枕纱厨、帘外菊花,词人用她愁苦的心情来看这一切,无不涂上一层愁苦的感情色彩。

  以花木之「瘦」,比人之瘦,诗词中不乏类似的句子,这是因为正是「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这三句,才共同创造出一个凄清寂寥的深秋怀人的境界。「莫道不消魂」,直承「东篱把酒」以「人拟黄花」的比喻,与全词的整体形象相结合。「帘卷西风」一句,更直接为「人比黄花瘦」句作环境气氛的渲染,使人想象出一幅画面:重阳佳节佳人独对西风中的瘦菊。有了时令与环境气氛的烘托,「人比黄花瘦」才有了更深厚的寄托,此句也才能为千古传诵的佳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