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香子】


七夕

草际鸣蛩,惊落梧桐。
正人间天上愁浓。
云阶月地,关锁千重。
纵浮槎来,浮槎去,不相逢。

星桥鹊驾,经年才见,
想离情别恨难穷。
牵牛织女,莫是离中。
甚霎儿晴,霎儿雨,霎儿风。


【简析】:

  这首词具体创作年代不详,大约是词人同丈夫婚后又离居的时期。主要借牛朗织女的神话传说,写人间的离愁别恨,凄恻动人。

  「七夕」是中国传统节日之一,每年七月七日夜里,人们遥望天上的织女星和牵牛星,想起关于他们的美丽传说,无不感叹。在这样的日子里,正受别离之苦的词人,感触更深。「草际鸣蛩,惊恐梧桐」。写的是凄清之景:夜是那么静,草丛中蟋蟀的叫声是那么清晰,连梧桐的叶子掉在地上也能听到。这两句从听觉入手,不仅增强了下句的感伤情调,而且给全词笼罩上一层凄凉的气氛。「正人间天上愁浓」是作者仰望牵牛、织女发出的悲叹。「天上」暗点出牵牛、织女。七夕虽为牛、女相会之期,然而相会之时即为离别之日,倾诉一年来的别离之苦,想到今夜之后又要分别一年,心情更痛苦。「人间」包括作者和一切别离中的男女。想到牛、女今夜尚能相见,自己却无此机会,内心的悲愁,可见一斑。「愁浓」二字,写尽辛酸。

  「云阶目地,关锁千重。纵浮槎来,浮槎去,不相逢。」句意思:望着银河,望着云、月,在幻觉中进入了想象中的天上世界。「槎」是用竹木编成的筏子,可以渡水。据说乘着它从海上出发,航行十余天,到了天上,可以见有城郭房舍,非常壮丽,望见织女在宫中织布,牵牛在天河岸边饮牛。天宫以月为地,以云为阶,重重关锁,即使她象昔人那样乘槎去到天上,又乘槎回来,也不能同织女、牵牛相逢。这几句字面虽写天上,用意则在人间。「关锁千重」,极言阻隔之深,致使有情男女不得会合团聚,其中寄托词人个人的别恨。

  下片仍是作者仰望银河双星时浮现出来的想象世界。传说夏历七月七日夜群鹊在银河衔接为桥渡牛、女相会,称为「鹊桥」,也称「星桥」。分别一年,只得一夕相会,离情别恨,自然年年月月永无穷尽。「想」意「讨想」、「想像」等包含着对牛、女的痛惜、体贴和慰藉意,还有启下的作用。正当人们悲慨牛、女常年别离时,刚刚相会的他们,又要别离了。「莫是离中」的「莫」为猜疑之词,即大概,大约之意。结尾三字用一「甚」字总领,与上片末三句句式相同,为此词定格。「甚」这里是时间副词,作「正当」「正值」的「正」解释。「霎儿」是口语,指短暂的时间,意思是一会儿。天这么一会儿晴,一会儿雨,一会儿又刮风,大约织女、牵年已在分离了吧?叠用三个「霎儿」,逼肖烦闷难耐声口,写得幽怨不尽。牵牛、织女正是人间别离男女的化身,对他们不幸遭遇的叹恨,正是对人间离愁别情的叹恨。这几句语意双关,构思新颖,用天气的阴晴喻人间的悲喜,贴切生动。

  这首词由人间写起,先言个人所见所感,再据而继之天上神话世界。通篇以牛女传说为寄托,境界奇丽,曲径通幽,写透了青年男女的离愁别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