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重山】


春到长门春草青。
江梅些子破,未开匀。
碧云笼碾玉成尘。
留晓梦,惊破一瓯春。

花影压重门。
疏帘铺淡月,好黄昏。
二年三度负东君。
归来也,著意过今春。


【简析】:

  这首词闲适淡雅,表惜春之情,为作者早期作品。

  「春到长门春草青」一句,写作者晨起所见。「长门」,汉代长安离宫名,汉武帝陈皇后失宠,曾居此。「江梅」,遗核所生,非经人工栽培,又句直脚梅,也称野梅,初春开红白色花。梅可以说是早春的标志。「些子」犹言一些,即少量之意。「未开匀」谓还未普遍开放。惟其「未开匀」,所以特别新鲜可爱,使人感觉到春天已经来临。这三句初春美景,寄寓着作叹春之情。下面接写饮茶。宋人将茶制成茶饼,饮用时须用茶碾碾成细末,然后煮饮。「碧云笼碾」即讲碾茶。「碧云」指茶叶之色。「笼」指茶笼,贮茶之具。「玉成尘」既指将茶碾细,且谓茶叶名贵。「一瓯春」意即一瓯春茶。晓梦初醒,梦境犹萦绕脑际,喝下一杯春茶,才把它驱除。春草江梅,是可喜之景,小瓯品茗,是可乐之事,春天给作者带来无限欢乐。上片主要作者茗茶赏景的欢愉之情,轻松优雅。

  下片一下过到黄昏,重点写月。「重门」即多层之门。天刚黄昏,月儿即来与人作伴,淡淡的月光,照在稀疏的门帘上,花影掩映,飘散出缕缕幽香,春日的黄昏,是这样恬静,这样香甜,难怪作者止不住要热烈赞叹:「好黄昏!」这是「有我之境」,这个「我」就是词人。正是她,此刻正在花前月下徘徊留连,沐浴着月之清辉,呼吸着花之清香。末尾三句点题。「东君」原为日神,后来演变为春神。农历遇闰年,一年中首尾常有两个立春日的情况。「二年三度」加重表现痛惜之情。「负东君」,这里特就汴京之春而言。京师的春光是这样迷人,即使一年一度辜负了它,也非常可惜,何况两年中竟有三度把它辜负,这该令人何等痛惜呢!正因为如此,所以此次归来,一定要用心地好好度过汴京今年这个无比美好的春天。下片着重写作者叹春又惜春的心情。

  这首词写景如画,意境淡远。最为人称道的是「疏帘铺淡月,好黄昏」一句,《疏帘淡月》后成为词牌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