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梦令】


常记溪亭日暮,
沉醉不知归路。
兴尽晚回舟,
误入藕花深处。
争渡,争渡,
惊起一滩鸥鹭。


【简析】:

  现存李清照《如梦令》词有两首,都是记游赏之作,都写了酒醉、花美,清新别致。这首《如梦令》以李清照特有的方式表达了她早期生活的情趣和心境,境界优美怡人,以尺幅之短给人以足够的美的享受。

  「常记」两句起笔平淡,自然和谐,把读者自然而然地引到了她所创造的词境。「常记」明确表示追述,地点在「溪亭」,时间是「日暮」,作者饮宴以后,已经醉得连回去的路径都辨识不出了。「沉醉」二字却露了作者心底的欢愉,「不知归路」也曲折传出作者留连忘返的情致,看起来,这是一次给作者留下了深刻印象的十分愉快的游赏。果然,接写的「兴尽」两句,就把这种意兴递进了一层,兴尽方才回舟,那末,兴未尽呢?恰恰表明兴致之高,不想回舟。而「误入」一句,行文流畅自然,毫无斧凿痕迹,同前面的「不知归路」相呼应,显示了主人公的忘情心态。盛放的荷花丛中正有一叶扁舟摇荡舟上是游兴未尽的少年才女,这样的美景,一下子跃然低上,呼之欲出。一连两个「争渡」,表达了主人公急于从迷途中找寻出路的焦灼心情。正是由于「争渡」,所以又「惊起一滩鸥鹭」,把停栖在洲渚上的水鸟都吓飞了。至此,词嘎然而止,言尽而意未尽,耐人寻味。

  这首小令用词简练,只选取了几个片断,把移动着的风景和作者怡然的心情融合在一起,写出了作者青春年少时的好心情,让人不由想随她一道荷丛荡舟,沉醉不归。正所谓「少年情怀自是得」,这首诗不事雕琢,富有一种自然之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