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奴娇】


春情

萧条庭院,
又斜风细雨,
重门须闭。
宠柳娇花寒食近,
种种恼人天气。
险韵诗成,
扶头酒醒,
别是闲滋味。
征鸿过尽,
万千心事难寄。

楼上几日春寒,
帘垂四面,
玉阑干慵倚。
被冷香销新梦觉,
不许愁人不起。
清露晨流,
新桐初引,
多少游春意。
日高烟敛,
更看今日晴未?


【简析】:

  根据词意,这首词当作于南渡之前。明诚出仕在外,词人独处深闺,每当春秋暇日,一种离情别绪便油然而生。这首词写的就是春日离情。

  「萧条庭院」句写词人所处的环境,给人以寂寞幽深之感。庭院深深,寂寥无人,令人伤感;兼以细雨斜风,则景象之萧条,心境之凄苦,更觉怆然。一句「重门须闭」,写词人要把门儿关上,实际上她是想关闭心灵的窗户。

  「宠柳娇花寒食近,种种恼人天气」,这两句由斜风细雨,而想到宠柳娇花,既倾注了对美好事物的关心,也透露出惆怅自怜的感慨。「萧条庭院」句在遣辞造句上,也显示了词人独创的才能。「宠柳娇花」是以和易安名句」绿肥红瘦」相比美,以其字少而意深,事熟而句生,足见锤炼功夫。其中可以引申出这么一些意思:春近寒食时节,垂柳繁花,犹得天宠,人来柳阴花下留连玩赏,花与柳便也如宠儿娇女,成为备受人们爱怜的角色。其中又以人之宠爱为主体奈何临近寒食清明这种多雨季节,游赏不成,只好深闭重门,而花受风雨摧残,也在「恼人」之列。

  「险韵诗成,扶头酒醒,别是闲滋味」,由天气、花柳,渐次写到人物。「险韵诗」,指用冷僻难押的字押韵做诗。「扶头酒」是饮后易醉的一种酒。风雨之夕,词人饮酒赋诗,借以排遣愁绪,然而诗成酒醒之后,无端愁绪重又袭上心头,「别是闲滋味」。一「闲」字,将伤春念远情怀,暗暗逗出,耐人寻味。「征鸿过尽」句点上片主旨,是虚写,实际上是用鸿雁传书的典故,暗寓赵明诚走后,词人欲寄相思,而信使难逢。「万千心事」,关它不住,遣它不成,寄也无方,最后还是把它深深地埋藏心底。

  「楼上几日春寒」句拓开一层,然仍承「万千心事」意脉。连日阴霾,春寒料峭,词人楼头深坐,帘垂四面。「帘垂四面」,是上阕「重门须闭」的进一步发展,既关上重门,又垂下帘幕,则小楼之幽暗可知;楼中人情怀之索寞,亦不言而喻了。「玉阑干慵倚」,刻画词人无聊意绪,而隐隐离情亦在其中。征鸿过尽,音信无凭,纵使阑干倚遍,亦复何用!阑干慵倚,楼内寒深,枯坐更加愁闷,于是词人唯有恹恹入睡了。可是又感罗衾不耐春寒,渐渐从梦中惊醒。心事无人可告,唯有托诸梦境;而梦乡新到,又被寒冷唤回。其辗转难眠之意,凄然溢于言表。「不许愁人不起」,多少无可奈何的情绪,都包含在这六字之中,词人为离情所折磨而痛苦不堪,又因明诚外出而实有此情,并非虚构。虚虚实实,感人至深。

  从「清露晨流」到篇终,词境为之一变。此前,词清调苦,婉曲深挚;此后,清空疏朗,低徊蕴藉。「清露晨流,新桐初引」写晨起时庭院中景色。从「重门须闭」,「帘垂四面」,至此帘卷门开,顿然令人感到一股盎然生意。日既高,烟既收,本是大好晴天,但词人还要「更看今日晴未」,说明春寒日久,阴晴不定,即便天已放晴,她还放心不下;暗中与前面所写的风雨春寒相呼应,脉络清晰。以问句作结,更有余味不尽的意味。

  这首词选本题作「春情」或「春日闺情」。全词从上片的天阴写到下片的天晴,从前的愁绪萦回到后面的轩朗,条理清晰,层次井然。词中感情的起伏和天气的变化相谐而生,全篇融情入景,浑然天成。是一首别具一格的闺怨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