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恋花】


离情

暖雨晴风初破冻。
柳眼梅腮,
已觉春心动。
酒意诗情谁与共?
泪融残粉花钿重。

乍试夹衫金缕缝。
山枕斜攲,
枕损钗头凤。
独抱浓愁无好梦,
夜阑犹剪灯花弄。


【简析】:

  这是一首思妇之词,也是易安词中的另类,有较变的闺阁之气,为宋闺秀词之冠。

  这首词的母题是婉约词家常用的良辰美景和离怀别苦,然而经过作者的一番浓缩醇化,却酿出了新意。「暖雨晴风初破冻」点出时为景色宜人后初春。紧承破题的「柳眼梅腮」,也可以称得上「易安奇句」,此句意蕴丰富,一语双关,既补充起句的景语,又极为简练地刻画出了一个思妇的形象。正是这个姣好的形象,被离愁折磨得坐卧不安如痴如迷。

  从「酒意诗情谁与共」一句推断,所思之人,必定是其丈夫了。李清照的首词是说,即使柳萌梅绽,景色诱人,作者也无心观赏,面对大好春光,没有亲人陪伴,只得独自伤心流泪。宜人的美景、华贵的服饰,她全然不顾,在「暖雨晴风」的天气里,意无情无绪地斜靠在枕头上,任凭「泪融残粉花钿重」、「枕损钗头凤」这首词的感情真挚而细腻,形象鲜明而生动,真切地表达了闺中少妇的思夫之情。

  结句「独抱浓愁无好梦,夜阑犹剪灯花弄」,被称为「入神之句」,词意含蓄传神,思妇形象清晰肖妙,颇有意趣。相传灯花为喜事的预兆。思妇手弄灯花,比她矢口诉说思念亲人的心事,更耐人寻味,更富感染力。盼人不归,主人公自然会感到失望和凄苦,这又可以加深上片的「酒意诗情谁与共」的反诘语意,使主题的表达更深沉含蓄。

  这是一首正宗的婉约派词作,特别是「泪融残粉花钿重」以及「乍试夹衫金缕缝,山枕攲斜,枕损钗头凤」等句可以和最典型的婉约词相类。不过,这首词写得蕴藉而不攲靡,妍婉而不任巧,不失易安词的清新浅易之风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