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梦令】


昨夜雨疏风骤,
浓睡不消残酒。
试问卷帘人,
却道海棠依旧。
知否?知否?
应是绿肥红瘦。


【简析】:

  这首小令,有人物,有场景,还有对白,充分显示了宋词的语言表现力和词人的才华。

  「昨夜雨疏风骤」指的是昨宵雨狂风猛。疏,正写疏放疏狂,而非通常的稀疏义。当此芳春,名花正好,偏那风雨就来逼迫了,心绪如潮,不得入睡,只有借酒消愁。酒吃得多了,觉也睡得浓了。结果一觉醒来,天已大亮。但昨夜之心情,却已然如隔在胸,所以一起身便要询问意中悬悬之事。于是,她急问收拾房屋,启户卷帘的侍女:海棠花怎么样了?侍女看了一看,笑回道:「还不错,一夜风雨,海棠一点儿没变!」女主人听了,嗔叹道;「傻丫头,你可知道那海棠花丛已是红的见少,绿的见多了吗!?」

  这句对白写出了诗画所不能道,写出了伤春易春的闺中人复杂的神情口吻,可谓「传神之笔。

  作者以「浓睡」、「残酒」搭桥,写出了白夜至晨的时间变化和心理演变。然后一个「卷帘」,点破日曙天明,巧妙得当。然而,问卷帘之人,却一字不提所问何事,只于答话中透露出谜底。

  真是绝妙工巧,不着痕迹。词人为花而喜,为花而悲、为花而醉、为花而嗔,实则是伤春惜春,以花自喻,慨叹自己的青春易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