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萨蛮】


归鸿声断残云碧,
背窗雪落炉烟直。
烛底凤钗明,
钗头人胜轻。

角声催晓漏,
曙色回牛斗。
春意看花难,
西风留旧寒。


【简析】:

  这首词作于作者南渡以后的最初几年,以寻常词语抒发作者曲折多致的心绪变换,是一首写乡愁的作品。

  「归鸿声断残云碧,背窗雪落炉烟直」,一写外景,一写内景,外景辽阔高远,在我们面前展示了广袤无垠的空间;内景狭小偪窄,在我们面前呈现了静谧岑寂的境界。「归鸿声断」,是写听觉;「残云碧」是写视觉,短短一句以声音与颜色渲染了一个凄清冷落的环境气氛。那嘹嘹亮亮的雁声渐渐消失了,词人想寻觅它的踪影,可是天空中只有几朵碧云。听归鸿,望碧云,在古诗词中往往寄托着旅愁;望归鸿而思故里,见碧云而起乡愁,似乎已成定规。词人在这里借归鸿碧云抒发的就是自己怅然若失的情绪。稍顷,窗外飘下了纷纷扬扬的雪花,室内升起了一缕炉烟。雪花与香烟内外映衬,给人以静而美的印象。「炉烟」下着一「直」字,形象更为鲜明,似乎室内空气完全静止了,香烟垂直上升,纹丝不动。此处以窗外的雪花作室内香烟的背景,匠心独运,活写气氛之静与王维名句「大漠孤烟直」有异曲同工之妙。

  「烛底凤钗明,钗头人胜轻」,描写作者形容服饰,只见在烛光的映照下她头上插戴着凤钗,以及凤钗上所装饰的用彩绸或金箔剪成的人胜或花胜。「人胜」、「花胜」都是古代妇女于人日(正月初七)所戴饰物。而词人的一腔哀怨,却通过它们传递给读者。一个「明」字和一个「轻」字,看似愉快,却给人以哀愁的感觉。在雁断云残、雪落烟升的凄清气氛中,人物的情绪自然不会欢畅;而烛底的凤钗即使明,也只能是闪烁着微光;凤钗上的人胜即使轻,也只能是颤巍巍的晃动。

  从「残云碧」到「凤钗明」再到「曙色回牛斗」,既表明空间从寥廓的天宇到狭小的居室以至枕边,也说明时间从薄暮到深夜,以至天明。角声是指军中的号角,漏是指古代的计时器铜壶滴漏,引申为时刻、时间;着一「催」字,似乎是一夜角声把晓色催来,反映了词人彻夜不眠的苦况。这里词人通过客观景物的色彩、声响和动态,表现主人公通宵不寐的神态。

  转眼已到了白天,阳光明媚春意盎然,报春的梅花想是开放了。词人不禁产生一股游兴。然而此念方生,即已缩回。「春意看花难」,何以难呢?因为时在早春,西风还留有余威,外出看花,仍然受到料峭春寒的威胁,所以词人说「西风留旧寒」词人如今人既憔悴,心亦凄凉,不欲看花,其原因何止畏寒一端这「旧寒」不只是天寒,而且是心寒。既想赏花,又怕春寒这是曲笔,表现了婉约词特有的情致,增强了抒情力度。

  这首词运用曲笔,以浅淡之语写深挚之情,意味隽永,值得用心玩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