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歌子】


天上星河转,
人间帘幕垂。
凉生枕簟泪痕滋,
起解罗衣聊问、夜何其?

翠贴莲蓬小,
金销藕叶稀。
旧时天气旧时衣,
只有情怀不似、旧家时!


【注释】:
【简析】:

  这首《南歌子》所作年代不详,但从抒发国破家亡之恨来看,似为流落江南后所作。

  「天上星河转,人间帘幕垂」,以对句作景语起,但非寻常景象,而有深情熔铸其中。「星河转」谓银河转动,一「转」字说明时间流动,而且是颇长的一个跨度;人能关心至此,则其中夜无眠可知。「帘幕垂」言闺房中密帘遮护。帘幕「垂」而已,此中人情事如何,尚未可知。「星河转」而冠以「天上」,是寻常言语,「帘幕垂」表说是「人间」的,却显不同寻常。「天上、人间」对举,就有「人天远隔」的含意,分量顿时沉重起来,似乎其中有沉哀欲诉,词一起笔就先声夺人。此词直述夫妻死别之悲怆,字面上虽似平静无波,内中则暗流汹涌。

  前两句蓄势「凉生枕簟泪痕滋」一句。至直泻无余。枕簟生凉,不单是说秋夜天气,而是将孤寂凄苦之情移于物象。「泪痕滋」,所谓「悲从中来,不可断绝」,至此不得不悲哀暂歇,人亦劳瘁。「起解罗衣聊问夜何其」,原本是和衣而卧,到此解衣欲睡。但要睡的时间已经是很晚了,开首的「星河转」已有暗示,这里「聊问夜何其」更明言之。「夜何其」,语出《诗·小雅·庭燎》:「夜如何其?夜未央」、「夜如何其?夜未艾」、「夜如何其?夜绣(向)晨」,意思是夜深沉已近清晨。「聊问」是自己心下估量,此句状写词人情态。情状已出,心事亦露,词转入下片。

  下片直接抒情「翠贴莲蓬小,金销藕叶稀」为过片,接应上片结句「罗衣」,描绘衣上的花绣。因解衣欲睡,看到衣上花绣,又生出一番思绪来,「翠贴」、「金销」皆倒装,是贴翠和销金的两种工艺,即以翠羽贴成莲蓬样,以金线嵌绣莲叶纹。这是贵妇人的衣裳,词人一直带着,穿着。而今重见,在夜深寂寞之际,不由想起悠悠往事。「旧时天气旧时衣」,这是一句极寻常的口语,唯有身历沧桑之变者才能领会其中所包含的许多内容,许多感情。「只有情怀不似旧家时」句的「旧家时」也就是「旧时」。秋凉天气如旧,金翠罗衣如旧,穿这罗衣的人也是由从前生活过来的旧人,只有人的「情怀」不似旧时了!寻常言语,反复诵读,只觉字字悲咽。

  以寻常言语入词,是易安词最突出的特点,字字句句锻炼精巧,日常口语和谐入诗。这首词看似平平淡淡,只将一个才女的心思娓娓道来,不惊不怒,却感人至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