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绛唇】


寂寞深闺,
柔肠一寸愁千缕。
惜春春去,
几点催花雨。

倚遍阑干,
衹是无情绪。[1]
人何处,
连天芳草,[2]
望断归来路。


【注释】:
[1]衹:音只,仅仅。
[2]芳草:芳香的青草。

【简析】:

  这是一首借伤春写离恨的闺怨词。全词情词并胜,神韵悠然,层层深入揭示了抒情女主人公心中无限愁情。

  首先词人将「一寸」柔肠与「千缕」愁思相提并论,使人产生了一种强烈的压抑感,仿佛她愁肠欲断,再也承受不住。「惜春」两句,不复直言其愁,却在「惜春春去」的矛盾中展现女子的心理活动。淅沥的雨声催逼着落红,也催逼着春天归去的脚步。唯一能给深闺女子一点慰藉的春花也凋落了,那催花的雨滴只留下几声空洞的回响。惜春,惜花,也正是惜青春、惜年华的写照。

  下片写凭阑远望。在中国古典诗词中,常用「倚阑」表示人物心情悒郁无聊。这里词人在「倚」这个动词后面缀以「遍」字,活画出一深闺女子百无聊赖的烦闷苦恼。下句中又以「只是」与「倚遍」相呼应,衬托出因愁苦而造成的「无情绪」,这就有力地表现了愁情深重,无法排解。结尾处,遥问「人何处」,点明凭阑远望的目的,同时也暗示了「柔肠一寸愁千缕」、「祇是无情绪」的根本原因。在这里,词人巧妙地安排了一个有问无答的布局,却转笔追随着女子的视线去描绘那望不到尽头的萋萋芳草,正顺着良人归来时所必经的道路蔓延开去,一直延伸到遥远的天边。然而望到尽头,唯见「连天芳草」,不见良人踪影。

  这首词写出了让人肝肠寸断的千缕浓愁:寂寞愁、伤春愁,伤别愁以及盼归愁。结尾「望断」二字写尽盼归不能的愁苦,此时感情已积聚至最高峰,全词达到高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