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绛唇】


蹴罢秋千,[2]
起来慵整纤纤手。[3]
露浓花瘦,
薄汗轻衣透。

见有人来,[4]
袜刬金钗溜。[5]
和羞走,
倚门回首,
却把青梅嗅。


【注释】:
[1]明代杨慎编《词林万选》首标此词为李清照作,而明代杨金刊本《草堂诗余》又题作苏轼词,明代陈耀文编《花草粹编》等又作无名氏作品。
[2]蹴(cu4):踏。
[3]慵整:懒整。
[4]见有人来:一作见客入来。
[5]袜刬(chan3):穿袜行走。

【简析】:

  此词为清照早年作品,写尽少女纯情的神态。

  上片荡完秋千的精神状态。词人不写荡秋千时的欢乐,而是剪取了「蹴罢秋千」以后一刹那间的镜头。此刻全部动作虽已停止,但仍可以想象得出少女在荡秋千时的情景,罗衣轻飏,象燕子一样地在空中飞来飞去,妙在静中见动。「起来慵整纤纤手」,「慵整」二字用得非常恰切,从秋千上下来后,两手有些麻,却又懒得稍微活动一下,写出少女的娇憨。「纤纤手」语出《古诗十九首》:「娥娥红粉妆,纤纤出素手。」借以形容双手的细嫩柔美,同时也点出人物的年纪和身份。「薄汗轻衣透」,她身穿「轻衣」,也就是罗裳初试,由干荡秋千时用力,出了一身薄汗,额上还渗有晶莹的汗珠。这份娇弱美丽的神态恰如在娇嫩柔弱的花枝上缀着一颗颗晶莹的露珠。「露浓花瘦」一语既表明时间是在春天的早晨,地点是在花园也烘托了人物娇美的风貌。整个上片以静写动,以花喻人,生动形象地勾勒出一少女荡完秋千后的神态。

  下片写少女乍见来客的情态。她荡完秋千,正累得不愿动弹,突然花园里闯进来一个陌生人。「见客入来」,她感到惊诧,来不及整理衣装,急忙回避。「袜刬」,指来不及穿鞋子,仅仅穿着袜子走路。「金钗溜」,是说头发松散,金钗下滑坠地,写匆忙惶遽时的表情。词中虽未正面描写这位突然来到的客人是谁,但从词人的反应中可以印证,他定是一位翩翩美少年。「和羞走」三字,把她此时此刻的内心感情和外部动作作了精确的描绘。「和羞」者,含羞也;「走」者,疾走也。然而更妙的是「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二句。它以极精湛的笔墨描绘了这位少女怕见又想见、想见又不敢见的微妙心理。最后她只好借「嗅青梅」这一细节掩饰一下自己,以便偷偷地看他几眼。下片以动作写心理,几个动作层次分明,曲折多变,把一个少女惊诧、惶遽、含羞、好奇以及爱恋的心理活动,栩栩如生地刻划出来。唐人韩偓《竿奁集》中写过类似的诗句:「见客入来和笑走,手搓梅子映中门。」但相比之下,「和笑走」见轻薄,「和羞走」现深挚;「手搓梅子」只能表现不安,「却把青梅嗅」则可描画矫饰;「映中门」似旁若无人,而「倚门」则有所期待,加以「回首」一笔,少女窥人之态婉然眼前。

  这首词写少女情况心态,虽有所本依,但却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获「曲尽情悰」之誉。全词风格明快,节奏轻松,反用四十一字,就刻画了一个天真纯洁、感情丰富却又矜持的少女形象,可谓妙笔生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