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江仙】 杨慎(明)


《二十一史弹词》[1]
第三段──说秦汉开场词

滚滚长江东逝水,
浪花淘尽英雄。
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
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2]
惯看秋月春风。
一壶浊酒喜相逢。
古今多少事,
都付笑谈中。


【注释】:
[1]《廿一史弹词》:杨慎晚年所著历史通俗说唱之作,原名《历代史略十段锦词话》,一段相当于一回。此词系第三段开场词,后来清初的毛宗冈移置于《三国演义》卷首,结果名洋四海。
[2]江渚:江湾。

【分析】:
  时、空、人、事之间的感悟,并非人人都能把握。历史固是个镜子,倘若没有一已丰富的甚至是痛苦的残酷的人生体验,那面镜子仍或虚设,最多也只是热闹好看而已。杨慎的人生感受太多太深。他以宦家子弟,高中魁首,着实春风得意过好一阵;可到头来,七十二岁的生命却有三十五年被耗在边境戍地。太复杂了倒会转成简单,看透了人生,一切都可抛撇。当然,这种"透"是经历过痛彻入骨,心力交瘁后的自救境界,"转头空"既是消沉的又是愤慨的,无非是愤慨已臻没火气而已。 在时、空的悟解中,"青山依旧在" 是不变,"几度夕阳红"是变,"古今多少事"没一件不在变与不变的相对运动中流逝,杨慎愈老愈深悟这一点。他靠着它,从"是非成败"的纠葛中解脱出来,活了过来。所以,淡语、轻松语、超脱语,不是人人说得来,说得好,说得深刻的。淡语深刻,绝非文字技巧能获致,但又非凭借举重若轻,漫不经意似的文字功力不可。此或即所谓"无技巧"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