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鹊桥仙】 蜀妓(南宋)


说盟说誓,
说情说意,
动便春愁满纸。
多应念得脱空经,
是那个先生教底?

不茶不饭,
不言不语,
一味供他憔悴。
相思已是不曾闲,
又那得功夫咒你。


【简析】:

  陆游的一位门客,从蜀地带回一妓,陆游将她安置在外室居住,这位门客每隔数日去看望她一次。客偶然因患病而暂时离去,引起了蜀妓的疑心,客作词解释,妓和韵填了这首词以作答。见周密《齐东野语》卷十一。

  蜀妓疑团虽已得释,但怨气犹在,故开端三句写道:「说盟说誓,说情说意,动便春愁满纸。」这定是针对客词的内容而发的,所以故意以恼怒的口吻,嗔怪其甜言密语、虚情假意。连用四个「说」字,是为了加强语气,再加上「动便」二字,指明他说这些花言巧语已是惯技,不可轻信。其实她此时心头怒火已熄,对其心爱之人并非真恨真怨,只不过是要用怨语气气他,以泄心头因相思疑心而产生的郁闷,而这恰恰也是对他深爱和怕真正失去他的一种曲折心理的表现。

  对对方情急盟誓和申辩,这位职明灵巧、心地善良的女子终以半气半戏之笔加以责怪:「多应念得脱空经,是那个先生教底?」脱空,是指说话不老实、弄虚作假。宋代吕本中《东莱紫微师友杂记》说:「刘器之(安世)尝论至诚之道,凡事据实而言,才涉诈伪,后来忘了前话,便是脱空。」「脱空」当是宋人俗语,她借此讽其所爱之人的殷殷的盟誓之言是念的一本扯谎经,不过是骗她而已。再补上一句「是那个先生教底?」以俏皮的口吻出之,至此,蜀妓佯嗔带笑之态活现在读者眼前了。

  下阕蜀妓回过口气来,申说自己相思之苦:「不茶不饭,不言不语,一味供他憔悴。」连用四个「不」字,「不茶,不饭,不言,不语」,与上阕四个说相对的深重,而「一味供他(为他)憔悴」,更见其痴爱。这正化用了情思柳永《蝶恋花》中「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尽管她精神上遭到难以忍受的痛苦和折磨,而情意仍诚挚不变:「相思已是不曾闲,又那得功夫咒你。」连爱都来不及,那还有时间去咒你,这表现得极为真切入微!这是舍不得咒,不忍心咒呵!从这至爱的深情,可知其上阕对客的责怨。也全出于爱之过甚。一个生活在社会下层的妓女,被人轻视,求偶极难。「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这是多少烟花女子切身痛苦的体验。而一旦得一知心人,又是多么害怕失去他。故蜀妓此时所表现的又气又恼、又爱又痴的情态是极真实而又具有典型意义的。

  全词感情发自肺腑,出之自然。语言通俗,文意浅白,几乎全用口语,不假雕饰,更不隐晦完全出于真情实感不但使人物性格更加鲜明、更加个性化,且使全词生动活泼,富有生活气息。张耒在《贺方回乐府序》中说:「文章之于人,有满心而发,肆口而成,不待思虑而工,不待雕琢而丽者,皆天理之自然,性情之至道也。」蜀妓词之至妙,恰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