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心动】 阮逸女(北宋)


仙苑春浓,小桃开,
枝枝已堪攀折。
乍雨乍晴,
轻暖轻寒,
渐近赏花时节。
柳摇台榭东风软,
帘栊静,幽禽调舌。
断魂远,闲寻翠径,
顿成愁结。
此恨无人共说。
还立尽黄昏,
寸心空切。
强整绣衾,
独掩朱扉,
枕簟为谁铺设。
夜长更漏传声远,
纱窗映、银缸明灭。
梦回处,
梅梢半笼残泪。


【简析】:

  这是一首闺妇春恨词。

  上片写少妇在花香鸟语的初春景色中所生发的无限春愁。「仙苑春浓」三句,将一幅春花初绽的画面,展现在人们的眼前。小桃是桃花的一个品种,上元前后即开花,妆点着浓郁的春意,一枝枝花光彩照人,含露欲滴,正是已堪攀折的小桃,震颤了抒情女主人公的情弦,使她产生了缠绵悱恻的情思。「乍雨乍晴」三句,既是眼前景,又回映当年事。在这样的「赏花时节」,她们曾经徘徊在花径柳下,互诉衷曲,互相祝愿,而现在却是桃花依旧,故人千里,自然是难以为怀的。偏偏那无力的东风,摇曳着花台月榭的垂柳;柳浪深处,传来了「幽禽」的软语,使她感到更加难以为情。「断魂远」以下的结语,自然而有神韵,是上文蓄势的结果。「翠径」,是芳草杂花丛生的小径。小桃依旧,幽禽如故,而往日的芳踪,当年的旧梦,已不可复寻,怎不让人愁肠百结!真是一步一态,一态一变,丽情密藻,尽态极妍,构成了美丽的画面,组成了丰富的内容。

  下片写少妇独处深闺,幽梦难寻,灯尽梦回,更觉寂寞难堪。过片「此恨无人共说」,紧承「顿成愁结」。「此恨」是指春色恼人,幽禽调舌,引起她的千种幽情、百端离恨。黄昏是离人最难为怀的,它是「倦鸟归巢」的时候,也是「月上柳梢头」的时候。所以历来的词人往往以黄昏为背景,来描写少妇的哀怨。此处,写少妇立尽了黄昏,而游子犹在天涯,使得她不得不怀着绝望的心情去「强整绣衾,独掩朱扉」,一想到眼前的形单影只,枕冷簟寒,便又心灰意冷起来,发出到底「为谁铺设」的怨语。一句话,把这个少妇刹那间的矛盾心情充分揭示了出来。那漫漫的长夜、那声声的更鼓,从远处传到了她的耳中,惊醒了她片时的春梦。她打开惺忪的睡眼,只见碧纱窗下,乍明乍灭的残灯在那里眨眼。这个凄凉的夜、孤寂的夜,使人感到「春色迷人恨更赊」。「梦回处,梅梢半笼残月」,结句情景交融,余味无穷,让抒情主人公的丝丝哀愁,缕缕离恨,在这隐约凄迷的景色中流露出来,比起一般的直抒胸臆,更有一种动人心魄的艺术魅力。全词用铺叙的手法,从寻梦到梦回,层层敷衍,节节转换,情景交融,刻画入微,把写景、叙事、抒情打成一片,而又前后呼应,段落分明,成功地反映了一个少妇独处深闺的寂寞心情,是长调中富有韵味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