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枝香】 王安石(北宋)


登临送目。
正故国晚秋,
天气初肃。
千里澄江似练,
翠峰如簇。
征帆去棹残阳里,
背西风酒旗斜矗。
彩舟云淡,
星河鹭起,
画图难足。

念往昔,繁华竞逐,
叹门外楼头,
悲恨相续。
千古凭高对此,
谩嗟荣辱。
六朝旧事随流水,
但寒烟衰草凝绿。
至今商女,
时时犹唱,
后庭遗曲。


【简析】:

  此词抒发金陵怀古人之情,为作者别创一格、非同凡响的杰作,大约写于作者再次罢相、出知江宁府之时。词中流露出王安石失意无聊之时颐情自然风光的情怀。

  全词开门见山,写作者在南朝古都金陵胜地,于一个深秋的傍晚,临江揽胜,凭高吊古。他虽以登高望远为主题,却是以故国晚秋为眼目。「正」、「初」、「肃」三个字逐步将其主旨点醒。

  以下两句,借六朝谢家名句「解道『澄江净如练』,令人长忆谢玄晖」之意,点化如同已出。即一个「似练」,一个「如簇」,形胜已赫然而出。然后专写江色,纵目一望,只见斜阳映照之下,数不清的帆风樯影,交错于闪闪江波之上。细看凝眸处,却又见西风紧处,那酒肆青旗高高挑起,因风飘拂。帆樯为广景,酒旗为细景,而词人之意以风物为导引,而以人事为着落。一个「背」字,一个「矗」字,用得极妙,把个江边景致写得栩栩如生,似有生命在其中。

  写景至此,全是白描,下面有所变化。「彩舟」、「星河」两句一联,顿增明丽之色。然而词拍已到上片歇处,故而笔亦就此敛住,以「画图难足」一句,抒赞美嗟赏之怀,颇有大家风范。「彩舟云淡」,写日落之江天;「星河鹭起」,状夕夜之洲渚。

  下片另换一幅笔墨,感叹六朝皆以荒淫而相继亡覆的史实。写的是悲恨荣辱,空贻后人凭吊之资;往事无痕,唯见秋草凄碧,触目惊心而已。「门外楼头」,用杜牧《台城曲》句加以点染,亦简净有力。

  词至结语,更为奇妙,词人写道:时至今日,六朝已远,但其遗曲,往往犹似可闻。此处用典。「商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此唐贤小杜于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时所吟之名句,复加运用,便觉尺幅千里,饶有有余不尽之情致,叹之意,千古弥永。